keso:互联网怎样改变保险 张马丁的抗癌公社与沈鹏的水滴互助

7月中旬,我在大弓收到一个付费提问,提问者是抗癌公社的创办人张马丁。他的问题是这样的:

我的项​目抗癌公社,旨在以互联网的方式解决人们大病医疗费问题,我称之为众保模式。人们免费注册成社员,度过等待期,如果有人发生大病,其他人必须分摊最高35万费用。不参与就自动退出。至今已经发展5年,44万社员,帮助十起。现在模仿者也非常多。希望您从您的角度评论下抗癌公社。谢谢!网址kags.com

2013年5月1日摄于北京通州运河文化广场

2013年5月1日摄于北京通州运河文化广场

说实话,之前并不了解抗癌公社,浏览过他们的网站之后,被他们的理念感动了。我很清楚重大疾病对中低收入的中国家庭意味着什么,因病致穷,甚至放弃治疗,在中国是一种极其普遍的现象,我能感受到抗癌公社为那些病患家庭带来的希望。张马丁所说的众保模式,其实就是一种民间互助保险,它所保障的是社保无法保障的大病和买不起商业保险的中低收入人群。

在张马丁的个人网站上,他这样介绍自己:

草根创业者。热爱生活。热爱互联网。热爱保险、证券、金融。誓以低成本寿险业服务大众。追求真善美,追求公平与正义。

我的目标,是发起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寿险公司,通过电子商务手段实现保险公司的低成本运作,通过高效率的运作,让更多人享受到更多保险带来的好处,改变保险在人们心中的不佳印象,为人们提供切实保障。使更多人享受更多低成本高效率的保障。

对张马丁除了敬佩,也有一些疑问。

很明显,抗癌公社运作5年,已发展了44万社员,却仅有10起救助案例,效率似乎不高。无救助不交费,有救助后交费模式,固然可以保持公社的纯公益性质,让社员的进入门槛很低,但当社员急等用钱的时候,资金汇集的时间也会比较长。我的问题是,如果这种大病互助模式真的是社会需要的,为什么不能让它更规范、更有效率的运作,甚至成为一个真正的保险机构?

后来我才从他的个人网站上了解到,他是在努力创办保险公司无望的情况下,才发起抗癌公社,并称“这是一个可以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部分实现了他的低成本保障型互联网寿险的梦想。

去年,做了4年的抗癌公社微信认证公众号被取消了认证,理由是该公众号涉及医疗服务,但却不具有医疗相关资质。张马丁感到冤枉,同时也让抗癌公社的募资操作陷入困难(微信禁止非认证公众号跨账号支付)。他一次次申诉,一次次被拒。我从未见过他,但我眼前浮现的是一个不断碰壁,但矢志不移的理想主义者的形象。

仔细读张马丁关于互联网寿险的构想,我发现,这个构想似乎更接近保险的本义。维基百科关于“保险”是这么定义的:

保险,在法律和经济学意义上,是一种风险管理方式,主要用于经济损失的风险。保险被定义为通过缴纳一定的费用,将一个实体潜在损失的风险向一个实体集合的平均转嫁。

其实通俗地讲,就是一旦加入某个团体,就“一人有难,大家平摊”,是以货币形式平摊的社会风险转嫁机制。

今天的保险公司似乎大都对原本的以保障为目的的保险业务兴趣不大,它们用各种严苛的条款,将真正需要保险的人排除在外。相比保险业务,保险公司通常更热衷于理财投资业务,保险公司只是一个持有保险牌照的资金融通平台。宝能系举牌万科,安邦在全世界买买买,背后体现的都是保险公司的融资能力。至于“一人有难,大家平摊”的保险本义已经被淡忘很久了,保险推销基本上成为骚扰电话的别名。而所谓的互联网保险,不过是把互联网当成一个保险销售渠道,简言之,网上卖保险。

很明显,保险业需要互联网+,需要用互联网来重塑保险业务,让保险成为保险,在更高的层次上和更广的范畴内。正是在这一点上,不管是出于无奈,还是性格使然,我觉得抗癌公社还是把一件大事做小了。

去年初,保监会发布了《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根据办法的规定,要成为一个相互保险组织,必须经保监会批准,在工商部门注册,并且有不低于1亿元的初始运营资金。这已经比成立一家保险公司的条件放宽了很多,这就意味着要想成为合乎规定的互相保险组织,抗癌公社必须公司化运营,只是门槛并不低。

在张马丁向我提问的第二天,水滴互助的创始人沈鹏约我到望京SOHO的咖啡馆聊聊。

沈鹏读书的时候就是王兴的铁杆粉,跟随王兴从校内、饭否一直到美团,跟随的目的据他自己说是学习创业。加入美团时,沈鹏大学还没毕业,是美团的第十号员工,今年4月从美团外卖创始总经理的位置上离职创办水滴互助。沈鹏也非常敬佩张马丁,尊敬抗癌公社五年来的公益努力。跟张马丁不同的是,沈鹏不希望水滴互助只是个松散的小型公益组织,他更希望利用技术和商业的助力,让水滴互助更高效地惠及更多的人。《水滴互助沈鹏:我离职新美大这一个月都做了什么?

按沈鹏自己的说法,他做互助保险,是基于两个原因。首先,他经历过公司内部为大病员工募捐的活动,他认为这种募捐方式效率不高,而且有可能募集不齐所需资金;其次,他自己的长辈就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保险人,他了解保险业。

让水滴互助引起广泛关注的,是沈鹏在宣布创业的同时,还宣布了5000万元天使投资到位,投资机构包括美团-大众点评、腾讯、IDG、高榕资本等。这迅速提高了水滴互助的知名度,同时也引来大量模仿者。几乎从第一天起,水滴互助就置身于一个极度危险的敏感地带。一哄而上的P2P金融殷鉴不远,一个充满希望的行业迅速做乱,触发灭火式的行业监管,盛衰一念间。

跟张马丁的过于理想主义不同的是,沈鹏知道革命要从活命开始,把理想装在心里,路径哪怕迂回些曲折些,也没问题。比如为解决信任问题,水滴互助将筹集的款项托管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你说这些钱算慈善捐款,还是个人保费?沈鹏并不在乎你怎么看待这些钱的性质,他需要的是权威机构的背书,需要降低每一处风险。

和抗癌公社一样,水滴互助也会反复强调自己的公益性质和社会价值,同时还会强调自己是一家创新驱动的技术公司,强调自己是首家利用场景化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的互联网互助保障社群。

抗癌公社5年发展了44万社员,水滴互助上线两个月就有了70万会员,商业的力量优势明显。我不知道未来它们各自会怎么发展,我想张马丁或许应该跟沈鹏携起手来,一起去改变保险业,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尽管沈鹏从来不公开说自己要改变保险业。

【文/keso(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再现三巨头决杀互联网保险,李彦宏一激动泄露了百度大健康神器

➤ 张程:“奇葩险”辈出,保险也能互联网+

➤ 互联网正在改写保险业原有格局

➤ 互联网保险将迎千亿市场蛋糕

➤ 臭名声的保险业能被互联网拯救么?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感谢keso,是一个大神级的存在,十年前就关注,对我的影响是很深的。这个评论对于我是一种鼓舞,对于您的疑问和建议也一定好好反思。感谢您!感谢keso老师的对水滴互助的建议和鼓励!水滴小伙伴们从点点滴滴做起,力争用人人付得起的费用保障亿万家庭!水滴的模式具有极大的参照性,我相信未来的保险必然是众包模式+信用模式。

  2. 有没人想过把区块链用到信托和慈善款项管理呢?细节不知道可不可行。水滴互助正在实现我儿时的梦想,全国13亿人,每人给我一块钱…“互联网互助保障本身很难维持下去,很简单的道理:健康的年轻人倾向于不参加乃至参加人人会因为持续发生的互助保障案例退出,不健康的中老年人倾向于积极参加乃至一旦参加之后不但不会退出还会吸引更多不健康的中老年人参加,这就是逆选择。最后,参加互助计划的志愿者就变成了以非健康人员为主,导致整个互助保障计划的崩溃。”

  3. 作为一个美团前员工,在外卖新生第一届培训大会上见过沈鹏,还握过手。他真的是一个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特别有激情的人。就是太瘦了,握手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骨头硌得慌。希望沈鹏老师注意身体,这是革命的本钱呐。从精算的角度而言,由于实际的发病率高于会员费/医疗费比率,后续可能需要不断的提高成员的费率,但因此很可能造成会员的减少,进一步导致费率的提升,成为一个伪命题……

  4. 一个草根和一个资本大鳄怎么比?抗癌公社能做到这样很不错了,叫我去做,没有几千万投资,做得绝对比张马丁差几百几千倍!叫马云去做,一天还差自动四十万人、七十万人?!不是这么对比的,谁是原创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宣传,谁才值得尊敬!张马丁做到了让自己的创意,让全世界知道,这就是一个平凡老百姓的伟大!

  5. 说实在,我前几个月也做了【米粒互助】,上个礼拜也拿到投资,我是基于我去年父亲住院期间看到很多家庭在大病面前缺钱的窘境。还有那种事后众筹的难为情。这种模式在碰到大病时候可以很有尊严的拿到一笔可观的互助金。上周做产品经理沙龙,正好第一个嘉宾就是沈鹏。沙哑的声音,瘦高的身体,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感染人心的能量。水滴互助着实让人佩服,期望未来有那么一天,保险行业,能因为我们这样的互联网人,有那么一些变化。

  6. 学生时期就加入了抗癌公社,水滴成立不到一星期就加入了,之前也了解过互助这种模式,国内有些人真的是掉钱眼里去了,有的互助平台,在我大学时打开网页的第一次就猜出是个啥东西了,不过加入水滴后,看了原来的几家网站,学聪明了,更加隐蔽了。水滴成立第一个星期,我就评论过,互助需要马丁的理想主义也需要商业的力量。可以并存,可以混合,这个行业就像p2p,大乱之后必有大治。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ps,5月份又给自己续保了,意外身亡赔付30万,不多,从我出大学就买过,这是第二年。

  7. 理想主义的商人,最好携手并进,一方在商业上努力向前走,一方做牵引,不偏轨道。在keso老师发到朋友圈的第二天我加入了抗癌公社这个组织,当时感觉马丁就是解救民用与水火之中的上帝,只后将这个组织告诉了身边的亲朋好友,结果朋友说知道有个叫水滴互助的产品,动不动就每天在今日头条做广告,广告还低俗的很~徐小平送30W保险,通过商业化把公益可以做的更好,我很认同前两天阿禅提出的观点,但是不知道为神马每当打开今日头条看到水滴互助这个产品就感觉不舒服

  8. 我在水滴投了一小笔,然后就渺无音讯了@沈鹏 能经常让会员知道我投的钱的动向吗?这样我才会有信任…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滴互助,聚滴水之恩,报之以涌泉!恒也!保保集也是众筹模式,我是保保集早期用户,也有一些充值,我们自己也买商业险,有境内的也有境外的。保保集一直给我一种信息不透明,没有赔付预期的感觉,除了每次有赔付,然后通知到我们,我反馈了好几次的赔付预算(未来一段时间内预计会赔付多少,我们要预投多少保费才不会轻易账户脱保:每种险低于三元),刚开始说没有数据依据也可以理解,这么长时间也还没有。不知道其他平台是不是也是这样?

  9. 敬佩张马丁,希望理想主义者都能成功。不论公益性或者商业性,让保险真正变得保险才是最重要的吧!起码,我知道的中国保险业跟西方是有很大差距的。大哥终于写保险了!在下以为,互联网人重视营销、用户体验,保险人关注保险产品定义、风控管理和精算,两种真正融合才能创造互联网+保险,,,对现在的保险公司很失望!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加,发现生命之脆弱,做为家庭支柱,必须要留条后路,又需要保险。 希望他们能改变保险行业或者给大家多一种选择。貌似,keso老师倾向于,剥开繁杂精密的理论,回归到本质的角度考虑问题,大道至简。即使把所谓的保险学学过之后,再看周围的朋友用一种怎样的目的去卖保险,故此还是改观不了我对保险的看法,说它是一种风险吗?然后突然觉得保险怎么变成慈善了呢??可能我所处的社会阶级,是一个还不能去染指保险的阶层,我只能这么说了。因为,眼前的苟且还未过去,怎敢去琢磨远点的风险呢?

  10. 在今日头条看见的广告,然后加入了水滴互助,后来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抗癌公社,于是,两个都加入,一个是非营利机构,一个是营利机构吧?身边一好友,父亲癌症晚期,对于农村的家庭来说是一份沉重的负担,而且我们刚刚毕业出来不久,积蓄不多,能改变的有限,每次和他聊天,说到这上面看到他无可奈何的样子,感到一阵心酸,希望抗癌社区和水滴帮助更多的人,更多的家庭,让商业化和理想主义共存,不管走多远,多不忘初心。以人为本。

  11. 公司愿景很好,国内需要这样的企业,真心希望能做强做大。可惜没招数据挖掘的岗位。难得一见的枪稿好文,互联网保险就只有看似很好却前途未卜的互助计划???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相信水滴的力量,,从前没认为保险有多重要,现在反倒觉得保险是一个硬需求。意外说来就来,如果有一个靠谱的保险能在意外降临时让人得到起码的保障,即便是要挂了也不至于挂得很凄凉,这就足够了。基于此,这情怀足以称之为伟大的。

  12. 最高35w的保险费用。感觉好高,,keso我在德国看到一个用区块连技术 搞定飞机延误险的创新产品。 飞机时刻表那边一旦延误4小时 保险立马理赔秒到。这算不算互联网颠覆保险业?其實我們需要的僅僅只是純粹的一份保障!有能力的時候交錢,沒能力了,生病的時候有人幫我們給錢。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