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姑娘,媒体里没有老师,千万不要投身媒体实现新闻理想

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时代。

在男权社会里成长起来的大叔们欣然享受着男权带来的诸多福利,恰如其分的名位再加上一点点财富,让这种好时光看似可以延续直到永久。但是,当大叔们遭遇家境良好,在平权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小姑娘时,曾经的福利很可能变成吊死人的绞索。

和菜头:姑娘,媒体里没有老师,千万不要投身媒体实现新闻理想

没错,我说的就是这几天网上沸沸扬扬的《南方日报》记者强奸女实习生一事。之所以起了那么大风波,主要还是因为双方都很错愕。年轻的同学们惊愕了:老师,原来您也有兽欲?这个世界怎么了?老师们也惊愕了:睡实习生怎么能算是强奸呢?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这个世界没怎么,只不过是新鲜人打破了不成文的缄默法则而已。来我这里看文章的记者编辑并不少,有一个算一个,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我就问一句:贵单位/贵司里编辑记者睡年轻的实习生,属于极为常见还是极为罕见的情况?我再问一句:事发之后,你们的媒体群里,有几个不是淫笑着讨论这个话题的?我最后问一句:在你们的群讨论里,有几个群不是把责任归结在女实习生一方的?

记得在一个多月前,微博上有个新闻系的男生问我,他要投身媒体,实现新闻理想,要我谈谈自己的看法。当时我回答说:

千万不要去!
千万不要去!
千万不要去!

许多人看了表示不理解,甚至表示了对我的愤怒,认为我存在行业偏见。我哪里有偏见?正如强奸完别人,塞上2000块钱,给钱了就不算是强奸了。我这是批发式歧视全行业,怎么能算是偏见呢?我对谁都说千万不要去媒体,怎么能算是偏见呢?

媒体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加V(木子美)老师当年非常生动地给我上过一课。当时,和不加V老师上过床的人里,其中不乏她的前媒体同事、同行,这些人后来被不加V老师曝光是曝得最惨的。无论是尺寸、续航、技巧和礼仪,都纷纷创下评分新低。而与此同时,统计和调查可以得知,不加V老师的床伴名单远远不止放出来的这些社会贤达。为什么不加V老师对某些人大张旗鼓地加以嘲笑鞭挞,但对另外一些人保持了可贵的沉默呢?

分析一下那些曝光文本就知道,不加V老师虽然长得不美,但并不傻。别人把她当做是个女人,还是当做一个物件,她非常清楚其间的差异。凡是把她当做个物件用于泄欲,或者当她是个免费营妓来占便宜的同业同行,一定逃不脱她的键盘。而只要数数不加V老师点过名的媒体同行,就知道这个行业里都是什么货了。

媒体从来就是性别歧视的重灾区。越是谈到才华,越是谈到文笔,对于女性的蔑视也就越是严重。这是因为中国文人在传统上就认为:女性因为仰慕自己才华而主动献身(术语:自荐枕席)是天经地义的。比较现代一点的解释是:因为才华没有变现能力,所以,就会想尽办法用其他方式来折现,比如说肉体。在这个行当里,只有两种关系:狼和狼的同志关系,狼和小白兔们的食物链关系。

但许多媒体老师没有意识到时代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了。新生代的孩子们,出生在城市里,属于二、三代甚至是四代移民。和靠文笔起家的村炮不同,别人真见过世面,名人、明星是现代都市生活里的标配,说不得自己家的亲戚朋友就是。所以,老师们,不要太把自己的名位当做一回事。你又不是宋江,人人听闻大名就得纳头便拜,高呼:叔叔艹我!

小朋友才出生,爷爷奶奶一套房,外公外婆一套房,爸爸妈妈一套房。也就是说,别人如果是在北京、上海、广州,落地就是大几千万的身家。所以,强奸完别人扔几千块钱当做封口费老师您也好意思?不是说一个人只要能拿红包、领车马费、收广告回扣、发软文勒索,有个几百万身家,就可以玩用钱摆平受害者的纨绔范儿。老师们,人家纨绔起码会封店请妹子挑爱马仕包包,您们这种总想用才华和情怀骗免费炮打,打不了就直接强奸的路数那是村级流氓干的事。

和菜头:姑娘,媒体里没有老师,千万不要投身媒体实现新闻理想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是我无法解决的—无法说服小姑娘们不要主动去给某个行业上光环效果。我只能说:

1、所有的行当都是解决吃饭问题。吃饭和吃饭只有姿势上的区别,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没有谁比谁更高尚,没有谁比谁更神圣。

2、到今天中国依然是个男权社会,男权渣滓并不会因为学识、收入、名望高低而有所不同。

3、走上社会以后,不妨把35岁以上的男人都视为潜在的强奸犯看待。这样,人生或许会有惊喜。

4、和你聊人生、理想、情操的人,要么是想你免费干活,要么是想免费干你。二者必居其一。

5、语言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当你称一个是“老师”的时候,你迟早会相信他就是“老师”,以至于卸下了自己的防护罩。所以,我们不要轻易称什么人为“老师”。

6、媒体里存在老师的概率是最低的。

7、老师睡学生、上司睡下属、正式工睡实习生,都是利用职务权力和行为上的不平等实施性压榨,应该统一以强奸罪论处。

8、根据第7,辞职之后就不再存在这个问题了。“老师们”,敢么?

9、是人就有兽欲,不要对此存有侥幸心理,更不要给别人这种机会去考验人天交战。在几千年里,天就没赢过几次。

我相信,未来类似这样的刑事诉讼会更多。人们习以为常的男权社会潜规则,会遭到拥有平权观念的新世代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没有什么比强奸犯在监狱里更受欢迎的了,也没有什么比躺在一条壮汉怀里更快学习平权的方式了。

【文/和菜头  微信号:槽边往事(ID:bitsea)】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咪蒙:那些指责受害者的,你就是强奸犯的帮凶!
曹林:为什么要拉黑劝你别报新闻系的人
和菜头:为什么好人总是会受到伤害
咪蒙:如何在这操蛋的世界里保持快乐?
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与奥斯卡《room》及社会心理应对建议
如果同理心转向电车痴汉——关于地铁摸腿门
巴西妇女网上发布裸上身照抗议强奸
人体模特苏紫紫嫁45岁画家 裸模苏紫紫人体艺术照
遇到和颐酒店这种情况,独行的女生如何学会放弃和自我保护?
咪蒙:什么样的男人最让人有安全感?
吕爱辉:女性角色有利于在国际合作中摈弃文化差异
女性终极“防性侵内裤”诞生 脱不掉也剪不破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媒体没有老师 媒体的心思现在早就不纯了 就拿实习生来说 乐视的话很多部门甚至连一个正规的合同和实习生工资都不能保证 新浪要转正比登天还难 腾讯福利不错但在北京要买房真的拉倒吧 见过了太多太多媒体人 但是用心做内容的越来越少 不像当初的动机了 就像那些所谓跟风的疫苗之殇科比之死 那些朋友圈高高挂起的蜡烛又有多少是真的给杨绛先生点燃的呢? 我想很多媒体人连杨绛是谁都不知道吧

  2. 我既是暨大新传的学生,又在南日当过实习记者。这个事情后,暨大和南日友谊的船就真的说翻就翻了,现在去南日实习就成为我们试下的梗,说小心你那个实习老师。暨大学生在南方报业实习的非常多,这个事情就像一颗老鼠屎,既恶心了暨南大学,也嗝屁了南方报业,同时对记者和南方报业的污名化也粉墨登场。其实,哪个行业没几个人渣,没有肮脏的潜规则,只不过传媒行业备受关注,更加被放大了。只希望那个学妹不要被身边人异样化,那个记者得到法律惩戒,记者不要被污名化,媒体人对社会信息交流还是很重要的,切莫坏了自己的良心!

  3. “语言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当你称一个是“老师”的时候,你迟早会相信他就是“老师”,以至于卸下了自己的防护罩。”怪不得你喜欢别人叫你爸爸!原来你是这种菜头!哼!

  4. 看评论到:“说到污名化,医生群体的敌视从哪里来?”心里猛地一动,眼泪差点流下来。返回来再赞赏一遍。作为一名医生,且不论论每件医疗事件的孰是孰非,单就为这句话,就足以让我感动好久。我觉得我有必要再赞赏一次,竟然不是为了文章,而是一句让自己莫名想哭的评论。谢谢菜头。

  5. “走上社会以后,不妨把35岁以上的男人都视为潜在的强奸犯看待。这样,人生或许会有惊喜。”嗯我是男的,我40岁,我赞同。

  6. “走上社会以后,不妨把35岁以上的男人都视为潜在的强奸犯看待。这样,人生或许会有惊喜。”嗯我是男的,我40岁,我赞同。

  7. 叔叔伯伯们醒醒,这一届的骨肉皮要睡也是睡吴亦凡,像你们这样的村炮猥琐书生不如先量量腰围

  8. 我刚毕业的时候,也是满怀抱负要当新闻记者。当时还是父母通过别人引荐找到了重庆一位大报资深老记者。老东西50几岁了,把我叫到茶楼跟我说历史,说当时一些报社大腕是怎么起来的。最后跟我说,要学会当他的尾巴,并且可以不用吊死在一棵树上,多交际都是好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想过要当记者。

  9. 我刚毕业的时候,也是满怀抱负要当新闻记者。当时还是父母通过别人引荐找到了重庆一位大报资深老记者。老东西50几岁了,把我叫到茶楼跟我说历史,说当时一些报社大腕是怎么起来的。最后跟我说,要学会当他的尾巴,并且可以不用吊死在一棵树上,多交际都是好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想过要当记者。

  10. 编者说得有点过了,你把所有35+男人都当成潜在强奸犯,意思是让我们不要相信人吗?不信人,何以被人信。三观不正,何以正人三观?

  11. 编者说得有点过了,你把所有35+男人都当成潜在强奸犯,意思是让我们不要相信人吗?不信人,何以被人信。三观不正,何以正人三观?

  12. 当年我也是个心怀新闻理想的妹子,还好我不够优秀大媒体的门槛都没摸到大一的时候也在报社实习过,是爸爸的朋友带我,中年大叔。现在想来,对于十八九岁的单纯女孩来说,确实很难意识到危险。如果当时那位叔叔带我出差采访的过程中,在外地,喝酒应酬完了以后兽性大发,我也逃不了。所以,那些问妹子为什么要进房间的朋友们,你们是站在一个成年成熟有一定社会阅历的角度来看的,而我相信这个妹子真的跟我当年差不多幼稚。她更多不是畏惧权势,很有可能是还处在安全心理状态下,即认为自己还是学生,有父母保护,老师学校保护,实习也应该有单位老师关心爱护,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危险的社会中,所以缺乏安全警惕。希望所有父母不要教儿女做乖孩子。

  13. 当年我也是个心怀新闻理想的妹子,还好我不够优秀大媒体的门槛都没摸到大一的时候也在报社实习过,是爸爸的朋友带我,中年大叔。现在想来,对于十八九岁的单纯女孩来说,确实很难意识到危险。如果当时那位叔叔带我出差采访的过程中,在外地,喝酒应酬完了以后兽性大发,我也逃不了。所以,那些问妹子为什么要进房间的朋友们,你们是站在一个成年成熟有一定社会阅历的角度来看的,而我相信这个妹子真的跟我当年差不多幼稚。她更多不是畏惧权势,很有可能是还处在安全心理状态下,即认为自己还是学生,有父母保护,老师学校保护,实习也应该有单位老师关心爱护,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危险的社会中,所以缺乏安全警惕。希望所有父母不要教儿女做乖孩子。

  14.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作为一个通过考试实习试用最后转正的女生也想说,我先后待过的单位还真没乱七八糟的事。尤其刚毕业时,同事比我大的会关照我无论男女,主编发现我实习工资发少了主动补上,我那时自己都不好意思提。然而他们对我的好,都仅仅限于工作场合对同事对下属的友好,从未有任何逾矩。哦对了,我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几千万的房产,就是普通家庭的女生读了大学自己跑去应聘的。

  15.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作为一个通过考试实习试用最后转正的女生也想说,我先后待过的单位还真没乱七八糟的事。尤其刚毕业时,同事比我大的会关照我无论男女,主编发现我实习工资发少了主动补上,我那时自己都不好意思提。然而他们对我的好,都仅仅限于工作场合对同事对下属的友好,从未有任何逾矩。哦对了,我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几千万的房产,就是普通家庭的女生读了大学自己跑去应聘的。

  16. 事件发生之后,旁观者大抵分为两种,一种声讨“老师”的禽兽不如,一种声讨“学生”的不够自爱。那么又有谁是关心事情真相的。如果是单纯的性交易,那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如果是一方胁迫另一方,那么被胁迫方又是因为什么而放弃了反抗。 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又怎么能用简单的谁是谁非来判定谁对谁错呢?

  17. 事件发生之后,旁观者大抵分为两种,一种声讨“老师”的禽兽不如,一种声讨“学生”的不够自爱。那么又有谁是关心事情真相的。如果是单纯的性交易,那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如果是一方胁迫另一方,那么被胁迫方又是因为什么而放弃了反抗。 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又怎么能用简单的谁是谁非来判定谁对谁错呢?

  18. 我们生活在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时代,动不动直男癌女权癌、口炮党实干邦,挺悲哀。凤凰评论家有句点评挺好:只要强奸事实成立,男记者自有法律伺候,舆论跟上踩再多脚,也不过是补刀,这个社会早就不缺讨伐卑劣行为的共识。舆论更该发挥作用的地方,正是对受害者心理言行的分析和探讨,只要这些探讨是善意的,是为了帮助弱势方更勇敢地面对问题、更理性地处理问题。相反,在保护受害者的政治正确下,回避他(她)们可能存在的问题,才是一种变相的冷血。因为这等于只保护却不提高受害者的免疫力;等于只把她们当受害者,而不当正常的人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