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炬:网络霸凌、收费阅读和内容创业

上次说过和菜头把槽边往事变成了一个完全收费才能看的服务。这算不算内容创业?Keso今天写了一篇文章,认为内容收费不算内容创业。我赞同Keso的说法,写作本身是不具备资本增值的意义的,因为产出是有限的。要产生资本增值,就只能在其他路子上做文章,而不仅仅是靠把内容做好。

霍炬:网络霸凌、收费阅读和内容创业

不过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谈,为什么免费的好文章会越来越少,以及为什么创造好内容的人逐渐把自己包裹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在我看来,互联网从一切免费的田园牧歌时代走到今天的封闭和收费,有两个主要问题。一个是网络霸凌,或者叫做语言冷暴力,另外一个就是盗版。

今天我们主要来说第一个问题,关于网络霸凌。

网络霸凌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这个词是Cyber bullying的意译和音译组合。传统上一般认为bully是发生在学校里面,小孩之间。但是今天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凡是受到一定关注的人,就必须面对和正视这个问题。

2015年1月,在Twitter发布上一年第四季度财报之前的电话会议中,面对缓慢的用户增长率,其CEO Dick Costolo发表了一番令人大跌眼镜的言论,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不断流失核心用户,因为我们没能处理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喷子问题。“
“我们对于自己平台上的辱骂和喷子处理上做的太烂了,而且我们很多年在这方面一直这么烂。“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真的有。众所周知,Facebook比Twitter封闭的多,Facebook可以更好的设置隐私,让你不喜欢(或者不喜欢你)的人看不到你的内容,但Twitter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Twitter更开放,虽然有Block和Mute功能,但仍然很难做到把对方关在你的世界之外。Twitter甚至发布了一段官方视频,教给用户多多使用Mute和Block,以及举报功能,防止自己受到语言暴力的伤害。

喷子们竟然改变了两家互联网公司的命运,这是非常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其实在这次电话会议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这个现象。2014年底,英国最大的报纸,《每日电讯》发表了一篇文章,历数那些因为网络暴力而关闭Twitter帐号的名人,从美国明星Zelda Williams,到英国著名导演、演员Stephen Fry,都是受害者。特别像Stephen Fry这种抑郁症患者,他甚至觉得周围充满了负面情绪,相信在公开在互联网上活动,对他已经成为巨大的灾难。

顺便说一句,我也是因为实在不喜欢这种情绪,才几乎不再用Twitter的,虽然它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互联网服务。去年,我开始把帐号加锁,并且不间断的拉黑人,从关注普通用户到关注媒体和我们本地服务帐号,比如市政厅、消防局、路况信息。这确实让我的Twitter干净了很多。

在微信帐号的写作者里面,冯大辉、和菜头这两位著名作者,都有在评论中羞辱读者和拉黑的行为,和菜头说,他在新浪微博有55万关注者,假设一个2000关注者的人攻击他。那么如果每天遭受攻击的次数是1%,和菜头会收到5500次攻击,而对方是20次。前者就算在豁达,也不可能完全忽视这种暴力,于是,时而他就会心态平和的回击一次。在我看来,这简直是对后者的一种体验教育,当他攻击和菜头的微弱声音,被和菜头放到几十万读者眼前的时候,大概他可以稍微理解一点和菜头被他攻击的心情。同样的道理,冯大辉会放出来一些评论,挨个回复“傻逼”。同样的道理,大咕咕咕鸡会用“挂人”的方式公开羞辱一部分令他不爽的人。

但是,攻击者实在太多了,靠这种办法根本对付不过来。更麻烦的是,你的读者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感受,就算是喜欢你的那些人,可能也会觉得“你有点过分了”,“你膨胀了”,“你怎么这么小心眼”…

下面是我这几天的亲身经历,请看大屏幕:

这位royxy我是认识的,并且早在2014年就已经明确互相表示了不喜欢对方。但是我上一篇文章,就是关于“社会要宽容那些少数派,不要以宗教/传统的名义煽动仇恨”,又不幸被他看到了。于是这位和粘在鞋底的口香糖一般,无论你在沙地上蹭,水泥地上蹭,砖头上蹭,甚至砂轮上蹭,都怎么也蹭不掉的爷就又要发表一番评论。

我想我前一篇文章的意思很明确,我不会对一些人和所谓社会传统不符的行为进行干涉,也不会去“网络霸凌”嘲讽他们。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有讨厌人,我所讨厌的人是一个个体,并不是因为某种属性而划分的群体。我不会因为一个人是同性恋就讨厌他,也不会因为他出生于某个城市就讨厌他,也不会因为他的社会地位而讨厌他。但,对于某一个特定的个体,我讨厌你,请你滚蛋,这完全是个人之间的事,也是合情合理的。我又没说过你打我左脸,我会把右脸递过去。但是,他非要曲解我的意思,写一句自以为有趣的话来让人不爽一下,这种自以为聪明的嘲讽法更是令人讨厌。

我想,冯大辉大概遭遇到十倍于我的这种情况,和菜头可能甚至会有百倍于我的遭遇。但就算和菜头见多识广,当他接管了宁财神的微博帐号之后,大概也不免吃了一惊。当时,和菜头这样说:“登录了他的帐号上去看了一下,满屏都是谩骂。感觉是有好多他的亲生兄弟姐妹对他痛心疾首,而且满嘴生殖器官。我不禁为财神心疼了起来,召唤来近800万粉丝,都是什么货色啊?这些人既不会买你的小说,也不会看你的电视剧,无非是找到一个可以踩名人的机会,可以体现自己的勇气与道德,让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有那么一点盼头。”

不到这个地步,很难体会这样的感觉。做为稍微有一点点读者,但一点也算不得红的我,至少可以有一点体验,能够试图想象他们的状况,这时候会觉得真正的名人真是太不容易了。更糟糕的是这些人被认为是强势的一方,竟然大部分人们认为这些人挨几句骂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大度一点”,像冯大辉这样偶尔挨个骂回去的行为竟然还会遭到嘲讽…

要是在美国,你可以去跟心理医生倾诉一番,然后拿着诊断结果上法院。但在中国这条路走不通,以前大概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像冯大辉那样,挑出一些特别不顺眼的,放到数十万读者眼前,挨个回复傻逼,让自己稍微舒服点。这个办法有个缺点,它并不能阻止那些特别变态的人,那些家伙被骂了之后反而会觉得自己成功了,甚至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但随着和菜头开始搞收费帐号,总算是又多了一种新办法。

虽然订阅和菜头一年的文章只需花199元,对于我上面举例的这位成功企业家royxy先生,这不值一杯酒钱。但我想他会不屑于订阅我写的文章,自然也就避免了一些尴尬。假如他非愿意一年花个200块钱来找机会骂我,那也也好过看完我免费的文章再骂我。和菜头在宣布收费订阅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那些一毛不拔的大人,在消费完叔叔创造的东西之后,还要在留言里面指手画脚,丝毫不尊重叔叔的付出。于是,叔叔就变得很暴躁。”,大概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我想大部分常年在互联网上创造内容的人,对写字赚钱本身并不很在意,甚至也不在意到底有多少人阅读他们创造的内容,但是的确不想花时间在这些令人暴躁的事情上。多数情况,我们更愿意跟互相能理解的人交流,写点文章,给一些互相能理解、有默契的人看看,足够了。前几年,我不再更新可以用RSS订阅的Blog,转而走向相对封闭的微信公众号,经过这次事件,我觉得公众号已经不够了,莫名其妙就通过朋友圈扩散到那些不应该看的人那里,给双方都徒增烦恼。

图:Twitter甚至做了一段视频,鼓励用户多使用block/mute/report功能,但是等你这么做的时候,还会有一堆人说你没风度。这个视频在: https://youtu.be/cqtvWzUW9GM

图:Twitter甚至做了一段视频,鼓励用户多使用block/mute/report功能,但是等你这么做的时候,还会有一堆人说你没风度。这个视频在: https://youtu.be/cqtvWzUW9GM

当然,微信已经做的很好了,其中神来之笔是“关注才可以评论”设置。在有这个设置之前,我的评论后台是惨不忍睹的。一般有人跟我倾诉觉得社会糟糕的时候,我会给他发几张截屏,让他看看,原来社会还是可以更糟糕的,他遇到的不算啥事。但我不愿意把那些评论放出来让喜欢我的读者也跟着不爽,就自己忍着了。有了这个设置之后,想要骂我,至少要关注一下我的公众号,其中很多人骂过之后会忘记取消关注。这样我就可以从容的在后台拉黑他们,以绝后患。但是这种办法仍然无法阻止从其他渠道涌来的神经病们。比起大部分人,无论是我,还是大辉、和菜头,都已经是神经坚韧的了…最惨的受害者是那些知名度低于我们,刚刚开始试图创造内容的人,或者那些真正有抑郁症之类心理问题的人,他们轻则直接放弃创造内容这件事,重则会造成生活上的真实困扰。看标题图中那个可怜小人吗?很多人就真的是那样的状态。还好我不至于,我会拎着棍子等着他们。

当然,就算我拎出来一位打一顿,也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因为当事人会跳的更开心,甚至打出来的血迹还会引来更多苍蝇嗡嗡乱飞。不过,我骂了他们之后,多少会让我得到一些心灵上的宁静,用俗话说就是“我很开心”。

所以,我看最好的办法还是收费订阅,这样别管流传到什么地方,没交费订阅,你还就看不了我写了什么。如果有一天微信公众号推出了收费订阅功能,我一定会使用。哪怕只有100个人订阅,我就专门为这100个人写文章,恐怕会比现在更自如点。喷子们把人们从Twitter推向Facebook,在中国的情况是把免费作者推向收费。我记得早先一段时间,有很多人讨论为什么过去的Blog作者们逐渐把Blog和自己的网站转移到封闭系统,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大的原因。我知道有人会说:“没事,你们不写,自然有人写。”前几年这个说法大概有一些道理,但看着Twitter糟糕的数据,这个想法恐怕不那么容易行得通了。并且这种行为是有示范效应的,一旦开始,就会越来越快,并且难以撤回。你看,为什么现在提供Rss的blog越来越少了?还不是一样的道理。

另外一个问题是当内容完全封闭之后,如何获得新订阅来源。一方面是如同我这样谈及起收费的《槽边往事》,令更多人知道此事。另外一方面,昨天“分答”上线了一个新功能,叫做“包场免费听”,我可以赞赏一个答案,比如花10块钱,这样获得给10位好友免费听的权利。等于是我花钱,请大家听。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模式,它表达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推荐态度,“我都花钱给你买下来推荐你听了,你好意思不听?” 在现实世界中,这类似于“这本书太好看,我买5本送朋友看”。它会是一个非常有效又精准的模式。总之,在收费阅读方面,还有太多可以探索的领域和模式,应该会很有趣。

我们可能要感谢这些喷子们。他们的行为实际上是促进了付费阅读市场的发展。在现实世界中,你要打算向一位歌手扔鸡蛋西红柿(不是面),至少得买张门票去看他的演唱会。但在网络世界上,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做到,这显然不公平。喷子们逐渐消灭了开放的、免费的内容,互联网逐渐变的封闭,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收门票。你看,Twitter CEO所说的并不是托辞,这就是看上去风平浪静的水面之下的暗流、冰山下的真相。但这股暗流最后竟然促成了收费阅读,甚至是内容创业…更没想到的是,中国特色的帐号实名制、绑定手机号、微信一个设备一个帐号等等措施反而是件好事,因为他们一个ID被拉黑之后,再注册一个成本很高。你看,Twitter现在不也强制要求绑定手机号了吗…真是所谓“祸兮,福之所倚”

【文/霍炬 歪理邪说(微信号:wxieshuo)】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魏武挥:石榴婆缺少投资价值,内容创业未来更适合生意人
南都报系副总裁苟骅离职创业“南友圈”:帮助更多媒体人完成转型
今日头条陆芳:内容创业者,你欠头条一个1000万+
从0到1,我是怎么做创业公司内容运营的
对话李竹:“清华创业圈”是怎样炼成的
果壳知乎开撕,知本经济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新e族手机美容加盟乱象看创业项目陷阱
方军:从媒体生意,到内容生意,以及平台模式
扒皮薛蛮子15分钟定投的90后美女唯唯游旅行网CEO黄惠敏
《中国蓝图——百位投资人中国梦》新书在京发布助力双创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收费有个问题,为未知的未来买单,有时候总会觉得和自己的效用无法达到均衡。比如和菜头,他的文章有的我很喜欢,有的我就不愿苟同甚至很讨厌。如果付费订阅,万一之后他推送的都是让我不喜欢的文章可怎么办?但是不订阅吧,又可能会错过一些精彩。好在前两天已经取关了,可以暂时不纠结了。

  2. 我喜欢收费的,因为网络上好的公众号太多,又有趣免费,边角料时间又是有限的,就订阅那么两三个,好好的看,仔细的体会作者的思想,在评论区又可以相互讨论。 当然对于作者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读者都变成了友好又喜欢自己的人群。另外就是可能要对读者负责了,创造出更加优质的文章。

  3. 按照现在自然语义分析的发展,一些低俗的谩骂如果想屏蔽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您文章中所提到的那位企业家所展现出来的,以目前的技术能力几乎不能完全屏蔽掉。思来想去,收费固然能够增加网络凌霸的成本,提高喷人的门槛,但是能否通过立法,给他们威慑呢,目前多国内外这方面不是很了解,只是想到这么一个途径。

  4. 爱菜头叔,但同评论中「觉得预付费不舒服」的大哥有同感,外加只为了一个人下载个专属 App 不值,所以没急着订阅叔的内容。看了你的文章,反倒觉得可以马上订阅了——不仅是为内容付费,更是为清静付费。

  5. 感谢新观点。之前,一直觉的大V挂傻逼的行为很幼稚,有种呼朋唤友来群殴的感觉,而且那个傻逼可能很惨。不过,我有时候在微博主页刷出些很坏的言论都会生气,不能想象千百条谩骂摔在脸上。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圈子越来越封闭,相同的价值观不断叠加,极端情况下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观点是主流或应该是主流。#一个纠结症的唠叨

  6. 你说得有道理,但并不认同你全部观点。人的趋同性还是比较强,比较容易相信和选择自己认为对的事。无端谩骂固然不对,观点相左确实太平常不过罢了。又如何判断这之中尺寸,人的主观意识还是占据了大部分。人自然不喜欢跟自己观点相左的,天性使然。还有我一直认为互联网的免费开源是互联网的本质,是他发展壮大的基础。分答,值呼,还有甚至所谓的收费阅读,不过是资本的逐利,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我始终觉得这是当前社会太浮躁,每个人都想投机,每个人都想一夜暴富,而不在踏实的向前。而这些产品设计确为巧妙,利用了人的心理,真是佩服,这点上我赞同caoz老师的观点。

  7. 嗯嗯,这篇文章有趣。收费或许就是为了提高些门槛,把那些舍不得花钱喷人的喷子挡在外面 而大部分喷子都是路人喷而已。当然不惜花钱去喷的那些人,不是职黑就是真黑粉了,那也是满满的爱啊

  8. 作者费尽心思写了一篇文章,如果他/她的观点你不同意,或者写的很烂,你可以指出来,我想作者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于那些无脑喷子,和菜头在微博上挂照片,在微信上拉黑,我只能默默的说:干的漂亮!

  9. 但这样又会陷入社交网络的另一个坑里,那就是社交圈进一步同类化,你的读者中认同你的观点的人占的比重会越来越大,导致你的观点传递不出去,你的读者本来和你观点就趋向于一致,那些应该从你的文章获得新观点和不同思维方式的人又看不到你的文章。而且社交圈趋同很可能会令你高估你的观点被接受的广泛程度。

  10. 可能是我从来不写社会问题,受众又都是技术圈子,加上自己是个mm,很多你说的在自己写作过程中并不能体会。不过看你写的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对收费阅读也有了新的理解。感谢!另外,从各个层面来说,我觉得你和大辉和菜头的声音都影响了很多人,对你们的支持略超越理智了(就是情感)。

  11. 我非常同意和喜欢的就是旅行千万不做计划。我认为旅行就是放松和放空的一个过程,注重内心体验的一个过程,只有随心而动,才能真正有一个极致的旅游体验。

  12. 我曾经在微博上与一群持有“对不礼貌甚至不文明的人应该永远保持礼貌”(也是大v挂傻逼之后有人说大v小气,不懂得保持风度)的人提出过反对意见“对不礼貌甚至不文明的人不用保持礼貌”,结果后来那群倡导一定要“保持礼貌”的人拉帮结派来把我这种“不需要保持礼貌”的人骂了一天。

  13. 可能我能理解你们一点,以前我作为个人的心里的一些想法发布到QQ空间,难免有时候人家会说你可能过于抑郁或者什么的,后来我把这些资料全部删除,放入到小号(只有一个人),反而想写的愿望会随着灵感一点点记录下来。我更希望理性一些的人去理解,但事实上,真的很少。霍炬先生,加油,喷子只是喷子,他们智商始终是硬伤,有理解的人有鼓励的人就好。

  14. 虽然收费阅读对一些囊中羞涩的阅读者有些困难,但是另一方面倒也可以促进人们更慎重选择阅读的内容,也更珍惜自己选择的内容。如果都免费,虽然个人阅读量可能大些,但是深入思考的程度和次数就可能难免减轻和减少了。虽然目前我也还没有开始挣钱养活自己,但是如果有一天真的我喜欢的文章需要收费,我还是会考虑减少其他方面的开支来阅读它们的。我也喜欢通过文字表达自己,所以也关注版权和网络霸凌问题,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

  15. 我认为喷子有三种: (1)不赞成所看到的言论,而自身修养和胸怀有限,只能用比较低俗的语言来表达反对意见的,这种窃以为可以体谅,咱们不赞成粗俗,但也应该有胸怀包容粗俗。 (2)无脑喷,见人喷,为了喷而喷,随便打开任何一个BBS,点开任意一个帖子,都可以看到这种人对生殖器官强烈的兴趣,这种纯粹为了满足个人恶趣味,为喷而喷,窃以为可以无视,盖因此种喷子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破坏力极其有限。 (3)高级喷子会翻来覆去的把内容反复研究然后利用各种偷换概念,指鹿为马等手段偷天换日,把不是当理说,可能你在这类人的评论里甚至看不到脏字,但是…但是!此类人言语诛心,其文化误导能力极其强悍,对一些三观未形成完整的年轻人伤害极大。 最后:其实还有一种,就是那种端起碗来叫爹,放下筷子骂娘的人,这种人说喷子太文雅,只能说是粪便制造机……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