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汉化」互联网,我们正在从汉化时代,步入原创时代

互联网是个十足的怪物,一个没有中央、没有权威、没有层级,仅靠一组标准网络协议,就将世界各地不同的网络和设备连接成一个单一逻辑整体,并有效运行的怪物。伟大的中华文化中永远都不可能原创出这样的无领导、无计划、无组织、无纪律、完全自由主义的怪物。这个后来被称为互联网的东西,它最初的思想火花,绝不可能诞生于被集权主义浸淫了几千年的灿烂文化之中,它惟一可能的来源只能是平等的灵魂和自由的意志。

题图2016年6月11日摄于长岛至蓬莱的渡轮上

题图2016年6月11日摄于长岛至蓬莱的渡轮上

我们奉行拿来主义,或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对待我们不懂的疾病和健康问题时,不少人信中医,相信世界是有机联系,相生相克的,但对待外来的东西,我们从来都不认为自由、平等和民主其实是互联网天然的、有机的组成部分,不不,我们不要「整体」,我们只要有效成分。所以我们打开窗户,放苍蝇进来,把新鲜空气关在外面。自由、平等这些糟粕,有害于中国人的敏感体质。

这就好比说原生Android并不适合中国人,我们必须把Android「汉化」成MIUI、EmotionUI和Smartisan OS等不同的版本,以适应我们悠久的历史和复杂的现实。

今天的网民可能多数都不知道,上世纪末曾出现过一个高举「挑战互联网」大旗的中国人自己的网络——中国C网。按照中国C网的构想,这个民族网络有效避免了互联网的所有弊端,分层分级,可管可控,安全有序,完全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君臣父子的文明传承。不过很可惜,由于运营中国C网的企业发生激烈内斗,该网络未能实现打败互联网的宏伟愿望,以致今天我们不得不继续用着粗鄙简陋一身臭毛病的互联网。

有人问我,中国互联网公司最突出、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运营能力。或者说,中国人对互联网最杰出最具创造性的汉化,就是为互联网添加了强大的中国式运营能力。

大概四年前,豆瓣CEO杨勃曾说,豆瓣的社区运营,就是「不运营」,需要运营的事情通过产品手段实现:

豆瓣社区里面通常意义上运营想做的事情我们都是用产品手段来表达的,比如说我如果解决一些问题,要想做一些引导,推动一些事情,我们都通过把一个按纽从上面移到下面,用这样的方式实现,而不是说,找些人来做社区运营。因为社区首页都是算法自动算出来的,我们从来不在社区里面做话题或者是炒作的事情,所以我们社区其实没有编辑,到现在一个都没有。

你看,豆瓣的不运营理念相当不中国,而且,由于豆瓣的趋于沉寂,「不运营」的运营理念似乎失去了其并未有过的光泽。在中国,运营不但是一个文化选择,还是一个经济选择。互联网行业在中国属于劳动力密集行业,如果你的公司没有成千上万人,你肯定没能好好利用「中国优势」。或许最初,用人来解决产品和服务与用户交互的问题,是最快捷、最省钱的办法,慢慢地,运营被中国互联网公司运用得越来越纯熟,越来越老道,已臻化境。从此,运营不再是一种手段,它已升华为中国公司的竞争优势。

与不运营的豆瓣日趋沉寂不同,强运营的代表淘宝,则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让运营能力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种基本能力,甚至,强有力的运营和密密麻麻的网站首页一起,成为独特的东方文化的杰出代表。每次打开淘宝首页,就像打开了一个人声鼎沸的澡堂子,你仿佛听到一个女声在其中尖叫着:五折!五折!

八大山人画作《鱼石图》

八大山人画作《鱼石图》

这正是最令我困惑的事情。中华文化最讲究含蓄,空灵,留白,若有若无,意境深远,怎么到了互联网时代,变得这么密集、迫切、露骨、不容喘息?反倒是美国那些网站,好像传承了更多中华神韵,比如Google的极简首页。当年新浪定下了密不透风的首页标准之后,不断被后来者发扬光大,连电商网站也走向了又臭又长密不透风。密不透风的网站,是中国汉化互联网的另一大成就,在「汉化互联网20周年成就展」上,它一定占据了很大的一个展位。我知道,密不透风的网站首页带来了更多的「可运营」资源,更多的可运营资源带来了更多的营收机会。

记得有人曾在知乎提问,为什么美国亚马逊的首页没有淘宝首页这么多活动?答案很简单,亚马逊尽管已有22岁高龄,技术也相当了得,但和中国的阿里巴巴比,它还没窥得运营的堂奥。

有时候,我怀疑我们的文化中或许存在某种推崇低智甚至反智的传统,这种传统以讥讽、诋毁知识和智力为乐,这种传统将某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当成智慧,这种传统崇尚以低智的方式解决问题,即使在高智商的人群中,所以那些低智甚至反智的传言总能得到广泛传播。

比如有个传言说,联合利华有条香皂生产线,常常有包装盒没装入香皂,为解决这个问题,联合利华让一个博士后带领十几个人攻关,花了几十万,运用了各种复杂技术终于搞定。而一家中国乡镇企业购买了同样的生产线,只花90块钱买了台电风扇,就完美解决了空香皂盒的问题。

另一个传言说,美国人花了数十亿美元,十年时间,终于研究出能在微重力的太空环境写字的笔。苏联人的解决方案差点把美国人气死——他们用铅笔。

这类传言的流行,或多或少反映了普遍存在的反智主义的现状。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倍受推崇的往往不是技术创新、产品创新,而是运营点子,是执行力。

很多年前,时任Google反垃圾团队负责人的Matt Cutts在解释Google如何处理搜索结果中的垃圾站点时,如此表示:

我们也可能人工处理一个确认了的垃圾网站。这个过程显然要快得多,但它并不是一个健全的方法。我们更愿意使用算法改善我们的搜索质量。

好在,不是所有互联网产品都把运营放到产品和技术之上。比如很多人会习惯性地问:为什么微信不做公众号导航?多自然、多顺理成章的事啊,哪怕是热门公众号排行榜也成啊。不管有多少资深人士出谋划策,苦心规劝,微信初心未改,不为所动。我有时候觉得,杨勃的「不运营」,说的其实是平台中立,是对平台恪守本分的坚持,是技术公司对技术的尊重。而不运营思想的最佳实践者,可能是微信。这源于微信团队的坚固的价值观,如果换个团队,微信一定不是今天这样。

或许是基于同样的原因,微信对于构建围墙花园也有着特别的痴迷。几年前我还驳斥「Web已死」的观点(点击「阅读原文」可访问),现在我不得不相信,Web正在被微信杀死,原来我在我的博文中可以插入大量外部链接,现在在微信写公号,文章正文不再被允许插入任何外部链接。微信对秩序、纯净、可控的偏执,近乎走火入魔。我觉得,这还是一种「汉化」。

我管你,约束你,限制你,全都是为你好,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父爱主义,从官员到企业,都喜欢扮演父亲的角色。父母官喜欢给你的电脑装「绿坝」,父母企业则喜欢为你营造纯洁环境。

不过,我所说的这些汉化,跟在互联网上立起界碑宣示主权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后者正在把一个更强大的中国C网,建立在互联网上。我们正在从汉化时代,步入原创时代。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文/keso(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keso:技术性今不如昔,现代科技带来的一切既不更好也不更坏
猎豹CEO傅盛:互联网时代使单点突破成为主流
世界级的科技盛会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忙合影、企业忙签约
宋金波:硅谷在中国的一百种死法  互联网20年到底改变了什么?
承载载:Evernote中国水土不服,傲慢是一种病
王冠雄:10个关键词看懂中国20年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20年:亲历互联网的繁荣与泡沫
魏武挥:互联网造就了什么——写在中国互联网20周年之际
“互联网思维”过季之后,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会是什么呢?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在我的观察里,微信尽力搭建的不仅仅是微信自己的花园围墙,其实也包括每一个人的花园围墙。它回避争执,争论,为愿意发声的个体构筑属于自己的花园围墙,个人就是自己王国的主宰—也有可能是囚室的皇帝,这个设计逻辑贯穿所有产品设计的始终,由此和以前所有的互联网产品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2. 人是科技的引领者,而不是科技的奴役。如果科技没有了人的温度,那么我们在这样的圈子里混有嘛意思?也许我们看到的互联网世界,是不是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还沉没在海水之下。我相信,世界领域的互联网是一个独立的星球,还有许多暗物质与不明的空间,对于尚且不懂的,保持敬畏,继续观察。

  3. #细思恐极#作过C网常州三级节点管理员…为了升二经代理…专门去成都总部培训过… C网就是甚于电话网的大型分级CMS系统…校园网内论文库系统的广域化……… 反互联网的互联网…幸好没成事儿…不然 没功夫网什么事儿~╭( ̄▽ ̄)╮

  4. 中华文化讲究意境没错,但中华民族也一直讲究实用,西方文明也讲实用,但更机械,作者说谷歌的界面干净整洁,颇有华夏遗风,其实未必,有可能来自是日本的禅意,有可能来自西方文明的简洁典雅和几何美,互联网在中国的土地成长自然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作者何必大惊小怪,上纲上线,说是汉化其实更像是阳春白雪嘲笑下里巴人,互联网精神本来就是平等,开放,协作,分享,你觉得淘宝里闹哄哄卖着价格低廉的商品,现实世界里你妈还得去脏兮兮湿乎乎的菜市场买菜,去臭烘烘的鸡摊子叫鸡贩子杀只鸡,再拎回来给你煲鸡汤。这就是人生啊这就是人间~多么的美好~再说了,高大上,性冷淡风格的网站,应用也不缺啊,我倒是觉得中国互联网最不缺乏的就是多样性,如果你硬是要用一种标准,价值和审美来要求互联网,是不是太专制了呢?

  5. Tim Bernard Lee(万维网之父) 所著的Weaving the Web: The Original Design and Ultimate Destiny of the World Wide Web, 非常值得一读。万维网的想法诞生于他在欧洲原子能机构工作的经历:如何更有效便捷的在各种系统之间共享信息。原子能机构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在一起共事,研究所用的计算机也有着不同的操作系统,正好是万维网的实验地

  6. 整体意思理解,就是说中国互联网公司不怎么重视技术思维和设计美感,但不应简单把运营理解为编辑首页推荐,那个应该叫内容编辑。美国人也搞活动促销,用户增长,内容建设,渠道推广啊,只不过做的更有品质而已。比如app store就是由一个编辑团队在维护精选推荐。运营是一个比较泛的统称,精益经营,维持产品运转,拉新、留存、促活、转化收入是运营的核心,甚至客服、审核、用户反馈、bd、市场推广这些工作有时也会被归为运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微信背后也有运营团队在支撑,只不过没做显性内容推荐和主动的流量分配。当然,我还是赞成用产品规则、技术创新和创意策划去推动产品运转,如果不是媒体型的应用,运营工作尽量转移到背后,多利用技术和设计解决问题。但是国内互联网竞争太激烈,产品同质化过于严重,只能各种运营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比如直播、团购、o2o……

  7. 互联网绝不可能诞生于被集权主义浸淫了几千年的灿烂文化之中,它惟一可能的来源只能是平等的灵魂和自由的意志,这句话说的太好了。 另外,看到蓬莱到长岛的船好激动,我去年这个时候也在长岛。

  8. 我替运营说句不好不坏的话:因为我也在做平台,系统也在朝着智能化方向走,但还是少不了运营支持人员,运营的本质有时候是服务,就因为有人为因素,也就难免存在各种灰色操作的空间。

  9. 中国社会阶层丰富,阶层之间缺少接触与流动,运营的作用就像三棱刀一样,垂直的穿透每个阶层,让每个阶层都流出血来,融合后流向一起。这是中性的比喻,没有贬义,互联网所做的事情也是这个。

  10. 确实是这样,为什么那么多国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遭遇滑铁卢,中国需要的是一个中国式运营。今天还和几个朋友讨论如何去做互联网,在我看来在中国互联网更多还是要靠业务运营。如果没有过人的技术而去盲目的做技术只会玩死自己,中国是圈子经济,有圈子和资源整合能力才是成功之道。

  11. “我怀疑我们的文化中或许存在某种推崇低智甚至反智的传统,这种传统以讥讽、诋毁知识和智力为乐,这种传统将某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当成智慧,这种传统崇尚以低智的方式解决问题,即使在高智商的人群中,所以那些低智甚至反智的传言总能得到广泛传播。”这个丝毫不用怀疑!

  12. 看了留言,发现好多人误解了keso所说的“不运营”,打个比方,产品角度如同从根本的制度规则层面入手,运营如同短时的手段辅助,keso是说中国好多互联网产品,是基本的制度规则有问题,甚至是价值观出错,该从产品角度入手解决,却偏偏用临时的手段去解决,眼光不够深远,思考不够彻底,并非完全否定运营。(也许这种现象和中国的浮夸风气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