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辉:支付宝为什么越来越讨厌?

早起看朋友圈,不少朋友在骂支付宝,为什么骂,支付宝把用户昵称后面擅自加上了「宝宝」,理由是六一儿童节了,加了昵称就加吧,有些人看了忍受不了,去修改昵称,发现最近几天还不允许修改。

Mark Stevenson/Stocktrek/Gaopinimages

我很担心按照这个套路,父亲节会把所有男性昵称加上「爸爸」,母亲节所有女用户昵称加上「妈妈」。按照他们的大数据分析或是运营分析结果,估计会说,你看,大部分用户都没说什么,抱怨的只是少数用户。说明还是成功的,每次这种活动搞起来,活跃数据都会有新高,说明是对的啊。支付宝运营人员每个人的脑门子上都刻着几个字:亲爱的用户,我是你爹。

也有人高瞻远瞩说,快到特殊日子了,所以支付宝提前做了处理,不允许改昵称,为了你好。如果他们有这个智商的话,技术上很容易做一点折衷处理,不必强行加昵称后缀而招骂。换言之,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用户的抱怨和愤怒,他们乐于看到用户吐槽,他们或许认为挠到了用户的痒处。就跟前几天钉钉做广告马云道歉的事情一样,看似道歉,其实内心里还是很鸡贼,偷着乐。

大部分用户是沉默的,他们多数情况下会选择忍受,他们有很强的耐受性,他们选择性遗忘的能力也很强。至于那些愤怒的用户,其实你也无可奈何,被强暴之后,你还是要接受,你的抱怨无效,你的反对无效。在以后的时间里,你还是要无可奈何的打开支付宝,尽管我看到有人说,已经卸载支付宝,已经停用支付宝,我觉得还是气话,你们可能还离不开它,正因如此,这些产品才能肆无忌惮的折腾用户。

正如一部伟大的电影的台词说:

起初,你讨厌它,然后你逐渐的习惯它,足够的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

但是,人们的内心里是抗拒体制的,是讨厌体制的。这就是支付宝越来越令人讨厌的一个原因:他们在用体制化思维做事情。

题图:© Mark Stevenson/Stocktrek/Gaopinimages

【文/fenng(小道消息 微信号:WebNotes)】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大学公众号们,请停止转载内容吧
冯大辉:支付宝为什么拼了命也要做社交?
商城化的服务窗:支付宝钱包的不能承受之重
支付宝钱包刘乐君:O2O留住用户要分四步走
阿里游戏三条枪:阿里妈妈、支付宝和淘宝
支付宝推“未来医院”是表象
因不愿被宰:大批基金公司暂停与支付宝合作
在支付宝和微信面前,Apple Pay充其量就算个打酱油的?
支付宝携程宕机:互联网便利背后的危机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最近微信不是封掉了一位医疗从业者的账号,微信下面的资产貌似也被冻结了,能不能也拿出来说说?!

  2. 起初,你讨厌它,然后你逐渐的习惯它,足够的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肖申克的救赎》中最最经典的一台词。阿里现在不正是用这种方式强奸着用户吗~

  3. 学生用户,一卡通支付宝充值入口从页面上一级变成了二级,而且是在什么校园生活下面的,每次进去都看到类似朋友圈的校友发的状态…真tm无语啊 简直就是社交app里面再弄个社交app无法理解…

  4. 童样痴呆(puerilism):一种病状。病人主要表现为类似一般儿童那样幼稚的样子,比如自称为“宝宝”,学儿童说话声,自认为三岁左右,逢人就喊“叔叔”“阿姨”,多见于癔症。

  5. 盛极而衰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互联时代节奏太快,也许90后和我们的习惯完全不一样。当年的msn,moto,nokia是怎么被用户抛弃的还历历在目。也许外国和尚applepay给的警告还太温和吧

  6. 人,抗议的往往不是自己的权益被侵犯,而是觉得自己的权益没有得到自己认定的价值。要是所有人的支付宝存款翻一翻,多的只有申请支付宝跟懊悔没有把钱转进去的人吧。

  7. 靠这种逆向思维办法去搏眼球,真的行吗?小编!你的眼睛里除了嫉妒还有就是支付宝没有给你稿费吧!

  8. 我很担心按照这个套路,父亲节会把所有男性昵称加上「爸爸」,母亲节所有女用户昵称加上「妈妈」。按照他们的大数据分析或是运营分析结果,估计会说,你看,大部分用户都没说什么,抱怨的只是少数用户。 真会这么傻逼吗?

  9.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机构 商业家
    作者 由曦 节选自《蚂蚁金服》中信出版社出版

    在中国人传统的商业思维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在网上交易中,这种传统的交易模式遇到了难题。淘宝网若想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先在买家和卖家之间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

    2003年,在老苗(倪行军)刚入职时,解决用户之间的信任问题是淘宝网面对的第一个难题。

    在淘宝网创办之初,团队充满了灵动和率性,大家拼劲儿十足,整个网站也很活跃,有很多用户在论坛上发帖,用户咨询业务也很热情,但就是没有交易,这当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即买卖双方之间缺乏信任。

    在中国人传统的商业思维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在网上交易中,这种传统的交易模式遇到了难题。卖家担心货发出去了而没收到钱,买家担心钱付出去了而没收到货。用户对于全程线上交易这种模式很谨慎,而当时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骗子收了钱不发货并逃之夭夭的现象。

    受此影响,淘宝网早期的很多交易是在同城进行的。比如,杭州的买家在网上拍下了同城卖家的货,之后双方约定线下见面成交,这时沿用的依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传统交易模式。为了降低用户上当受骗的风险,淘宝网当时也鼓励这种“线上下单,线下成交”的方式,但这种交易方式的局限性很大。比如,一个广州的买家和一个杭州的卖家之间很难实现交易。

    因此,淘宝网若想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先在买家和卖家之间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

    淘宝网的负责人孙彤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想办法解决问题,他看了很多关于网上安全支付方面的资料,还让团队不断地收集信息,了解国外同行PayPal的支付方式,但发现这并不能解决问题。他也曾想到模仿腾讯Q币搞出一个淘宝币,后来发现也不行。

    用孙彤宇的话说:“越想越复杂,越想越钻进了牛角尖儿。”

    一次,孙彤宇在逛淘宝网论坛时发现,不仅淘宝网团队为此头疼,淘宝社区中的买家和卖家也在讨论这个问题,他就主动发帖和这些用户讨论。一来二去,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孙彤宇想,既然用户最关心的是钱,那么只要保证资金安全,用户就敢用淘宝网了。因此,如果能在淘宝网推出一种基于担保交易的支付工具,问题就解决了。

    所谓“担保交易”,是指买家在下订单之后,将钱先打入一个由银行托管的第三方账户(淘宝网在银行的对公账户),淘宝网收到买家的付款信息后,通知卖家发货,在买家收到货物并确认货物与描述相符时,淘宝网才会将钱打给卖家。

    其实,这种担保交易的模式曾在阿里巴巴B2B的交易中尝试过,但企业和企业之间的交易远比个人之间的交易复杂得多,付款方式和物流方式均有明显的不同,所以这种模式在B2B的交易中并没有得到推广,但是淘宝网的创业团队觉得这种交易模式在C2C的交易上可能会有用武之地。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建立信任关系一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因为它关乎贸易的开展和人类的协作。以色列学者尤瓦尔·赫拉利在其畅销书《人类简史》中写道:“如果没有信任,就不可能有贸易,而要相信陌生人又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今天之所以有全球贸易网络,正是因为我们相信一些虚拟实体,例如美元、联邦储备银行,还有企业的商标。而在部落社会里,如果两个陌生人想要交易,往往得先借助共同的神明、传说中的祖先或图腾动物建立信任。”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M].林俊宏,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36

    淘宝网的这些年轻人无意间的探索,触碰到了金融的本质。金融的基础是交易,交易的本质就是信任机制,担保交易正好提供了这样一种信任机制。有了信任,陌生人之间才可以做买卖,商业的行为才会突破地域的限制,其作用不容小觑。很多国家的电商之所以发展不起来,就是因为缺少创新机制。直到今天,淘宝网依然维持着担保支付的交易模式,它已经成为淘宝网安身立命的基础,没有人敢想象缺少了担保交易的淘宝网会是什么样的。

    从产品角度看,担保交易不是一个重大的创新,只是一个交易流程的改变,但有时突破性的创新就是从不起眼儿的小创意开始的,这个微小的改变开辟了中国电子商务的新时代,成为支付宝创业的起点。

    正如哈佛商学院欧内斯特·L.阿巴克尔工商管理教席教授罗莎贝斯·莫斯·坎特所说:“有些公司在创新时采取了错误的策略,认为只有新产品才算创新,没有把新服务和流程改进当作创新,拒绝那些乍看上去并不起眼儿的机会。但实际上,很多小创新会给公司带来巨额利润和实质性的改变。”

    当时,孙彤宇等人为这个点子绞尽脑汁,淘宝网团队还采纳了论坛上用户的意见。担保交易的创新就是淘宝网所有人集思广益的成果。孙彤宇回忆说:“支付宝是大家讨论出来的,而不是某个人的灵感。”

    后来,淘宝团队把这个基于担保支付的服务取名为“支付宝”。说到这里,有必要提及“支付宝”这个名字的来历。淘宝团队的阿珂(花名)最早想到“支付宝”这个名字,当时她的这个提议获得了团队成员的一致肯定。有意思的是,阿珂是个取名达人,淘宝网的名字也是她取的。那时知道支付宝的用户还很少,客服接到用户电话时,常有人把“支付宝”听成“吃不饱”,把“阿里巴巴支付宝”听成“阿里爸爸吃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