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辉:走马观花看日本,马桶文化的震撼及器物之美

据说第一次去日本的人无不被日本的马桶来一下「文化震撼」,我也不例外。

冯大辉:走马观花看日本,马桶文化的震撼及器物之美

抽水马桶

虽然这次在日本停留了六七天,每天出没的场景其实挺单一,没看到题图那样的洗手间,但也有跟这个类似的,基本上,这样的厕所会照顾到所有人,从设计上看,并不「简约」也不「侘寂」。按乔布斯的理念,绝对是蠢设计,干嘛弄这么多按钮?

冯大辉:走马观花看日本,马桶文化的震撼及器物之美

一般洗手间标配是这样的:

冯大辉:走马观花看日本,马桶文化的震撼及器物之美

这个倒是简约了一点点。说明:无意给马桶品牌做广告,反正这个品牌倒也算得上是马桶行业的苹果了。

有人问日本的一些网站为什么是上个世纪的设计风格,日本一些大型的网站那设计简直了,看起来非常落伍,用户体验也一般。问了一些在日本做这一行的朋友,跟公共场所马桶的思路还有些关系。因为要照顾到更多用户,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有很高比例的用户是中老年人,一些服务必须兼顾到这些人,而因为要考虑这个,有些用户习惯就会一直保留下去,久而久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是标准答案么?我不知道,但是一个可以解释得通的说法,供诸君参考吧。

创业公司与孵化器

去日本之前,没听过日本有什么创业公司,想必日本创业公司非常之少。实际情况呢?创业公司的确不多,日本创业公司为什么少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略微总结一下:

日本社会有所谓「一亿总中流」之说,贫富差距比较小,不少人老老实实在大企业干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需要总抓住所谓的最后「阶层上升通道」。

不需要那么多创业者。日本社会各种服务设施已经很完善了,所以根本不像我们这里能涌现出来那么多 O2O 项目。

年轻人没我们这儿这么不浮躁,过于循规蹈矩,这可能也不是好事。对比之下,我们好像不创业就不行了。

当然也可能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特有的社会环境等,也不是我走马观花就能搞清楚的,期待读者发表对此问题的看法。

当然也有创业的,我们有遇到中国人在日本创业,然后把公司成功出售的,也有遇到在创业的做医疗互联网的中等规模的本土团队,还有在孵化器里的小团队。

提起孵化器,不得不提去参观的 DMM.make AKIBA,日本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善的硬件创新孵化器。为什么要强调设备最完善呢?因为我也看过国内的一些所谓硬件孵化器,其实就是提供个办公空间,然后把一些团队弄进去就得了,而这个孵化器提供各种各样的硬件设备,从各种型号的电子示波器到车床,甚至还有缝纫机,可谓一应俱全。这次交流看了四个团队的产品路演,各有特点。这个孵化器里有几个很牛的团队,做出来很酷的硬件产品,有一个软银在卖,但这次不太凑巧没遇到该团队的人。

这楼大厅里是这样的:

冯大辉:走马观花看日本,马桶文化的震撼及器物之美

然后进了孵化器是这样的:

日本孵化器

以及这样的:

日本孵化器

硬件设备甚至包括这个:

日报硬件设备

DMM.make AKIBA 就在秋叶原的附近,为什么硬件孵化器安排在这里,大概也是因为买硬件更方便吧,什么都可以买到,虽然价格不便宜。车一开到秋叶原,发现路两旁的广告牌画风突变。

冯大辉:走马观花看日本,马桶文化的震撼及器物之美

这一天中午吃饭也是在这里解决的,传说中的「女仆咖啡厅」,不过我对这个评价是:差评,几乎是这一次体验最差的一顿午饭。饭很难吃,女仆长的…怎么说呢,也还算可爱吧。吃饭的过程中不可以乱拍照,吃完饭可以合影,然后照片他们会修好图之后打印给你。咖啡馆图片欠奉。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我看地图信息,AKB48 剧场就在这旁边。

日本的网页虽然设计很一般,但他们设计和创意能力实际上又非常出色,路上看到的广告牌和地铁里的平面广告都很精致,可以驻足欣赏。我们参观的 teamLab 就是一家聚集了很多数字领域的跨界人士,向我们展示了不少他们做过的创意项目,很吸引人。

器物之美

另一个值得写的是器物。各种小碟子、小碗,小物件儿,做得精美极了。拿在手里把玩,让我爱不释手。可惜没法带这类东西回来,包装起来太麻烦,多少有点遗憾,以后有机会应该多看看这一类物品。

这些东西能做得如此细致,大概就是所谓的「工匠精神」的体现吧。

这一行值得说的一些其他方面的细节(或是他人眼里的见怪不怪):

街上确实没有垃圾桶,也很少见到有人拎着瓶水边走边喝。
周五醉酒的人没有闹事的,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东倒西歪,也没看到有人吐,很奇怪,这些醉酒的人不吐,难道是练出来的?或是我没看到。
东京的人每天要走多少路啊… 都是行色匆匆的步行者。如果有人统计东京居民的平均每日步行数据,应该会是惊人的数字。
看到过好几次北野武的广告牌,代言 DMM.make 的。
日本的网速其实并不是特别快,酒店里的 Wi-Fi 比我预想的慢多了。我的锤子 T2 启用了红茶移动,挺方便。
至少在特定场景找到了微信、12306 的问题各一个。
很少有看到二维码,实际上可能全世界只有中国随处可见二维码,我猜的。
每家居酒屋里都有 Line 的宣传广告,在日本具有统治力。
日本互联网公司也有地推团队,比如 Recruit 公司有上千人的地推团队,Recruit 这次我们也去了,时间很短,但 XNode 周炜强调了很多次 Recruit 是日本最独特的互联网公司,所以还是印象很深。
一直以为日本寸土寸金,会像香港一样局促,发现其实并不是。香港面积 1100 多平方公里,东京 2100 多平方公里,当然香港多山,但香港实际上还有大量空地。
日本会说英语的真很少,但对中国人来说,公共场所的文字基本可以猜出来。
满大街的便利店真是很便利。
如果你是个设计师,一定要去日本看看那些招牌上的汉字之美。

好了,我只是客观的描述一下去日本的一些点滴见闻,希望不要被骂做「汉奸」,我还没说我冒死去「靖国神社」看了一圈儿(此处省去 3000 字),解决了长久以来的一个困惑: 为什么每一届日本首相都会去参拜? 他们不去参拜不行吗? 刚好这个时间「游就馆」有个特别展览,看到了日本是怎么样从自己的立场阐述历史,出来之后我们几个纷纷感慨,心情复杂。注意这地方是可以参观的,别以为我去参拜去了。

最后还是要感谢这次活动的几家主办方,极客邦科技、七牛云以及 XNode 武士阵,排名不分先后。 XNode 武士阵在日本人脉很广,带我们参观了好多企业。

【文/冯大辉 (小道消息 微信号:WebNotes)】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罗辑思维:日本人的“日本梦”
➤  冯大辉:免于恐惧的自由
➤  郑静:“日本Style”的家用品
➤  为什么中国人一听“日本制造”就上当
➤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
➤  日本之行:免税店巨头如何掏空中国人钱袋
➤  张家鹏:细节日本丨一生悬命
➤  冯大辉:创业公司的这些问题…其实是常态
➤  冯大辉:我为什么讨厌「饿了么」们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