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瀚:创业圈虚假繁荣难见真正创新,击败互联网浮躁的工匠精神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互联网创业圈的文化开始变得奇怪,大家似乎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一个又一个创富的机会,所有人几乎都会讲马云、马化腾、雷军的成功,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去讲他们多年的积累。似乎互联网界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几个年轻人带着一个互联网的idea,就去找天使投资人了,在天使的帮助下快速地进行AB轮的迭代,然后很快的就将公司想办法卖出去,这已然成为了一种风气,乃至于从创投界延伸到互联网界,所有人都在想一夜致富,都在寻找那个风口幻想有一天像猪一样在上面腾飞。但是,却没有发现我们的互联网多数还停留在理念,也许仅仅是一个APP,还没弄明白自己的未来发展规划是什么?就贸然的烧钱,引流量,通过这样的模式建立起虚假的繁荣,但是真正的创新却难见踪影。

在互联网圈忙着“找猪找风口”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互联网作为高科技产业,虽然有飞速发展成功的先例,但是真正由独角兽公司变成产业巨头的哪个不是走过由茧化蝶的嬗变,苹果如此,谷歌如此,Facebook、腾讯、阿里又有哪家不是如此呢?但是,现在的互联网圈似乎并不看重这个,只要能赚钱,只要能引来流量,只要能实现财务自由,多么浮躁的产品都不重要,这种浮躁由O2O热潮再演变成网红的崛起,所有人都想一夜成名,成为像Papi酱一样的网红,但是却少有人真正专注于自己产品或者内容的内涵,缺乏对于真正精品的专注,可以说在这个浮躁的世界下正缺乏一种真正的工匠精神的回归。

说到工匠精神,想必所有人都会想起日本和德国,尤其是作为我们一衣带水邻邦的日本,正如受到各大管理学大师追捧的丰田精神、精益管理一样,仅以丰田为例,如《丰田文化》一书中所说的:丰田的成功不仅是精益管理和六西格玛程序,这些都只是术,只有对产品日积月累的改善,对于员工持之以恒的成长,才是真正丰田文化的精髓。一直有人在质疑,在互联网这样高度创新的市场上,来自工业时代的制造业文化能否适用?诚然,对于精益管理、六西格玛程序能否在互联网产业中良好适用至今仍未得到有效验证,但是来自于文化层面的工匠精神,却是互联网最缺乏的一剂良药。

何谓工匠精神,以丰田文化为案例去分析,就是专注于少数几款产品,把事情做到极致,关键不是在于数量,在于速度,而是在于对事物追求至善至美过程的愉悦。在工匠精神的反面正是我们互联网问题的根源,如今的互联网追求的是短期的经济效益,追求的是“短平快”的互联网速度,赚的是快钱而不真正的成长。一个真正追求发展的企业,追逐的应该是长期的共同繁荣,而不是短期的眼前利益,这就是工匠精神真正的内涵。但是在当下浮躁的氛围之中,要做到这一点可谓是难于登天,

在互联网领域谈工匠精神,需要问两个非常关键的问题?第一我的企业存在的目标是什么?第二我的员工为什么而工作?这两个问题虽然简单,但是却是互联网创业企业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互联网追求烧钱高速发展的模式,让大部分的企业都变的非常急功近利,不会安下心来考虑什么才是真正的企业发展问题?因此,在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面前,企业存在的目标就被高度简化为盈利,简化为只为眼前的利润报表给投资人,而真正丢失了企业发展的目标。对于中国互联网产业而言,所谓工匠精神需要的是两个领域的重塑。

一、风险投资理念的重塑

互联网企业少有能在自有资本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多数采用的是风险投资的资金,天使投资与风险投资的存在让大量怀有梦想的青年人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自己对于互联网、对于万众创业的梦想,但是同样不少的风投基金也逐渐的变成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这就是风险投资追逐的是取得利益,追逐的是企业迅速的发展起来,从而可以在合适的时机撤出资本,实现风险投资的收益,这种模式必然导致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在投资人的影响下创业型企业越来越追逐利润的最大化,为了让财务报表更加好看,更加满足投资人的需要,企业往往会选择更加激进的发展模式,于是我们常常能看到,疯狂烧钱的创业企业在跑马圈地,但就像一丁等所谓独角兽企业一样,钱烧完了企业也基本上陷入了倒闭的边缘。这就是风险投资理念急功近利的一面。

我们看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其投资理念是非常显著的长线投资,不追求眼前的利益,就能够引导其投资的公司沉下心来发展产品,满足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这样的发展反而又极大的提升了企业的投资回报率,虽然双赢但是却考察的是投资者的鉴别水平,如何能够大浪淘沙选出最为合适的企业与产品,从而用心孵化,安心培养,真正的改变风险投资为求快却忽视了企业发展的理念,才是需要企业考虑的问题。

二、互联网企业理念的重塑

在投资理念之后需要改变的是企业理念,一个互联网企业需要明白自己到底能为消费者、为员工、为企业自身做什么。正如丰田文化中反复提到的一个理念,作为一个企业,希望赚钱这事企业的本职,但是这不是企业所追求的最终目标,企业的最终目标是如何更好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实现所有员工和事业伙伴的长期共同繁荣。因为一个企业,不仅仅是要给予每个企业员工实现工资和绩效,更是需要再积极的环境里促进企业中每个人的发展,让员工可以不断地学习、培养新的能力,从而实现员工与企业的共同成长。因此,互联网企业需要实现以下三个理念的重塑:

一是对于员工理念的重塑。对于互联网企业、乃至创业企业,其员工是有别于传统企业的,在企业中有着两极分化的两类人,一类是企业合伙人,他们拥有着企业的大多数权利,第二类是企业雇员,可以说正是这种泾渭分明的企业分类,让企业员工的归属感并不强,互联网企业跳槽是家常便饭。因此,实现工匠精神的第一个要点就是给员工以归属感,与其通过高薪留人,不如是让员工在企业得到更多的锻炼,实现更多的成长,真正实现企业的事业留人,这是互联网企业践行工匠精神的基础。

二是追求品质的新文化。在互联网时代,所有人似乎都习惯了不完美的产品,自诩为我用的是快速迭代方法实现产品完美,我用的是小米的参与感营销实现产品升级,的确小米的快速迭代和参与感是实现了产品的完善,但是这个的前提是小米已经拥有了一个真正追求品的企业文化和创新理念。互联网企业似乎一直都在学习BAT、小米等先辈的术,却没有学到其发展的精髓的道。摆在互联网公司面前的重点,往往不是如何宣传,如何利用病毒营销,而是如何提升产品的品质,让尽可能少的出现bug,让用户的用户体验更加流畅,越是直击痛点流畅使用的产品,往往才能成为大浪淘沙中真正生存下来的互联网产品,因此,我们看到开心网逝去、MSN退出,留下来的只有QQ与微信,这就是大浪淘沙的品质力量。

三是企业文化的植根。如果说在互联网企业由创业企业到独角兽企业的过程中,企业文化往往是保持的最好的,也是工匠精神发展的最流畅的,但是随着企业规模的壮大,企业的文化传递就开始变得扭曲,企业的浮躁精神也就开始抬头,这就是多少初创企业的独角兽之殇,而真正值得学习的工匠精神,就如丰田所说的精益文化,这是一种由来自于创始人的文化传递,通过规范与企业管理成为融入企业价值观的东西,最终形成每个企业员工基本的隐性修养。这个过程很长,但是这却是每一个互联网企业由初创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

工匠精神不是一种泛泛而谈的口号,而是一种直击当下互联网喧嚣的文化精髓,它需要从风险投资与企业管理两个角度双管齐下,真正的实现互联网企业的创新与持续发展。

【作者:江瀚,战略研究员、专栏作家,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多个985高校MBA客座讲师,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说人话,在上周的融创乐视战略投资发布会上。

    从前他的发布会有多浮夸你们是知道的。三句话不离开生态,两张PPT就要友商窒息,一言不合就要化反。

    如果说人去了阿里要洗脑,996不在话下,价值观要记牢。去乐视那就叫洗澡了,连发朋友圈的画风都要变微商范儿了。

    但是这次乐视和融创的战略发布会,在孙宏斌面前,贾布斯乖得像个孩子,有一说一,说到着急的时候还会像噎住了一样停下来,然后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继续说。

    FBI的犯罪调查手册里说,频繁眨眼睛的人是在说谎。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贾跃亭这次大部分的演讲,说的是真话。双方本来是谈卖大楼的,结果一见如故变成卖股份了,孙宏斌给了很多建议,贾跃亭是真的心悦诚服。

    1

    川普觉得交易的艺术在于隐藏自己的真实目的,但是真正交易的艺术在于双方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对于贾跃亭来说,关键时刻续上的这枚大力丸,充分说明了搞同乡会比同学会、战友会靠谱。

    “关键时刻贵人都是山西老乡啊”,回想起六年前乐视登陆创业板前后的峥嵘岁月,不知道贾跃亭会不会怀念自己的令一位老乡。

    对于孙宏斌来说,一个月的尽职调查,把乐视手里能挣钱的和不能挣钱的业务择干净了。然后150亿拿到了创业板第一互联网公司的核心、有盈利预期的资产。

    要不融创的人怎么说,投资不贵,不就是一两个楼盘的钱吗?这口气比王健林的5亿小投资还气派。

    手里拿着乐视的牌子,以后管地方政府拿地也是手到擒来。乐视通过创业板上市这几年在地方政府和二三线城市居民中积累的影响力远超我们互联网圈的想象,他们目前手里已经有浙江莫干山和北京亦庄的万亩良田。

    你看,最后还是房地产救了互联网。

    2

    融创救了乐视,别的创业公司谁来救呢?

    孙宏斌说的“乐视战略行,就是缺钱”这句话,可以用在几乎所有骑虎难下的创业公司身上。

    骑虎难下指的是在过去三年的泡沫时期像乐视一样获得了很高估值,创始人像贾跃亭一样已经出来PR了一轮又一轮想把自己包装成梦想家和改变世界的人,业务也像乐视一样从一个较小的领域切入刚站稳脚跟就要四面出击烧钱证明自己能占领一个很大的市场。

    然后桄榔,资本寒冬来了,钱烧不下去了。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摸着自己脑袋说,你们战略行,就是缺钱,该多好啊。

    1000万就能救活一家明星创业公司,不就是五道口一套房子的钱吗?
    1个亿就能给一匹曾经的独角兽续命,不就是一套四合院的钱吗?
    1亿美元就能把一家公司业绩打扮得漂漂亮亮,送到创业板准备排队上市,不就是一栋写字楼的钱吗?

    孙宏斌可不只是送来了救命的150亿元人民币救急,他把老爷子柳传志和大佬卢志强都找来一起尽调,还有融创的财务管理团队和外部的会记事务所。一个月时间把乐视的业务梳理得井井有条,那些是能挣钱的,哪些是赔钱货。

    要不是孙宏斌,你把乐视账上的一块钱拿到贾跃亭面前,他都不知道这是乐视的负债还是资产。

    未来贾跃亭再想在乐视的几家公司之间挪腾资金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也有人说,乐视这次不只是找来一笔投资,还给自己要来一个爹。

    所以在中国, 创业者五行缺爹,一个孙宏斌是不够用的。

    3

    今年互联网公司的年会乏善可陈,江南Style、小苹果都已经被唱滥了,剩下一首新的PPAP放在年会上实在太冷,所以领导们索性不唱了。

    只有万达的王健林还保持着高水准,王思聪他爹在年会上一口气唱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等待》、《朋友》、《一无所有》。流行、摇滚、中国风无死角全覆盖,让人感叹房地产大佬果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今年到了年底,再没什么人出来唱互联网的经,念什么创业的方法论。马云贺雷军讲的东西没什么新意却也不谋而合,都是新零售。

    倒是被赶出了微博的任志强依然刮起了一阵他的旋风,说房价依然要涨,说今年要是没有房地产,GDP增长要跌掉两个百分点。如今没人骂任志强了,都夸他是业界良心,苦口婆心劝中产阶级买房致富的带头大哥。

    到了春节前,互联网行业在摩拜单车之后终于又出现了一匹独角兽,优客工场获得4亿元B轮融资。是前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创办的联合办公品牌。

    低价拿地卖工位,成了如今创业服务领域唯一让大家都能赚到钱的一笔生意。36氪在创业大街的孵化器,从前鼓吹免费不占股要做中国的YC,现在完全停掉了筛选项目免费入驻,愉快地在全国各地卖起了工位,据说已经是目前公司最接近上市目标的一块业务。

    我想起来当年有个段子,新浪还在理想国际大厦的时候潘石屹去做节目,见北面有一大片绿地,赶紧打电话给助理说,中关村这么黄金的地段还有这么大片空地,快看看卖了没有。

    秘书回复,潘总,那是北大。

    如果今天潘石屹还有机会再去理想国际大厦。他不往北边看,往西边看。看到一百多米外冷冷清清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估计要说中关村这么黄金的地段,怎么人流量这么低,快打电话问问,咱们拆了建个新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