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雄:乐视背后的人,乐迷赋予乐视生态能量

今年的北京车展注定会有些不一样,我们能在众多腰线销魂的汽车和模特之中看到一股截然不同的气息。相比那些浮夸而粗暴的商业噱头,这股气息自带真诚的亲民光环。

这股气息来自乐视。

【乐视超级汽车引爆车展】

继乐视超级电视带来的市场冲击力后,乐视正式推出乐视超级汽车LeSEE亮相4月30日的北京车展。作为第一家强势进入国内顶级车展的互联网公司,乐视又创造了某种历史,毕竟乐视超级汽车LeSEE的惊艳亮相,意味着离乐视量产汽车又近了一步。LeSEE概念车主打智能互联概念,不仅可以实现自动驾驶功能,还可实现自我学习,具备人脸识别、情绪识别、环境识别和路径识别等功能。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对乐视汽车抱有极大信心,其曾表示,乐视汽车将超越特斯拉并称“终有一天乐视汽车会免费。”毫无疑问,这种猛烈而专注的跨界势必会给传统汽车领域带去醍醐灌顶的冲击和思考。

熟悉乐视属性的人一定知道我的意思。乐视超级汽车将会和乐视的手机、电视一样具有撼动行业的破坏性,比如贴合人性的内容与服务,比如性能翻倍价格减半。随着智能科技的快速发展,各行各业都将面临变化和革新,汽车作为越来越重要的生活工具首当其冲,其自带的属性能让科技智能和生活服务完美结合。而在二者融合这一方面,乐视超级汽车的出现将是传统汽车行业整体转型的一次有力促进和良好契机。

这种颠覆传统汽车行业运作形态的破冰行为,首先表现在产品与用户的深层互动上。纵观传统车展的前世今生,人们除了一如既往地执着于卖弄超级概念与核心技术之外,变化最多的居然是模特身上的布料,乐视的出现则让这种以车模为噱头的产品展示变得尴尬而腐朽。他们既不以酷炫的科技为卖点,也不用嫩模的三围博眼球,他们只是将车展的主题回归到最初的愿望——车为人用。是的,乐视成为历史上第一家真正请自己的用户“乐迷”来做车展发布会主人的公司。在车展现场,几百名乐视的忠实用户直接将生硬无趣的产品展示会变成一场别开生面的大party。

所谓品牌辨识度,所谓核心竞争力,一目了然。

【持续颠覆传统的乐视生态体系】

我们会发现,乐视确实是从颠覆中一路走来。

乐视生态系的诞生和不断完善是颠覆的核心,也让一次又一次的成功最终成为果实,丰盛着乐视的巨树之姿。从去年9月19日乐迷节的17亿生态业绩震惊业界,一跃成为与阿里系、京东并列的第三大商城,再到刚刚过去的4月14日乐视硬件免费日,乐视商城全生态销售额突破23.2亿元。乐视用成绩斐然的事实证明了乐视生态系的强势崛起,以及对传统的颠覆,对自我的超越。

商海沉浮,优胜劣汰与变幻莫测在互联网的江湖里被放大了无数倍,我们见识过太多的不可一世转眼间便轰然倒塌。毫无疑问,每一家经过考验的公司在持续成功的背后都有鲜为人知的坚守和执拗。对乐视而言,这种成功的核心在于对用户的高度重视。

从成立之初开始,乐视就坚持做一家善于倾听并重视用户声音的公司,始终贯穿社会价值和用户价值高于企业价值的理念,做高端但不奢侈的产品,让用户真正用得起用的好。而另一方面,乐视打造“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模式,将内容和生态进行糅合,以硬件优化体验,以生态盈利补贴硬件升级,两相促进,不断完善,开创内容生态新玩法,将用户体验当作唯一王道。只要成为乐视生态体系的用户,就可通过购买乐视会员的方式,免费获得超级手机、超级电视等硬件产品。

就这样,乐视结合内容(乐视影业、、花儿传媒、乐视体育等)、服务(电视、手机、乐视云LeSEE等)以及体验(易道用车、网酒网、乐享汽车等)三大优势打造出最高的用户价值。这次乐视超级汽车的“由乐迷做主”,则进一步预示着乐视生态系以用户为本的核心理念。

【乐视的根本在于乐迷的满足】

评判一家公司的成功有很多标准,但是否伟大,在于簇拥。

乐视做过许多产品发布会,每一次发布会不只是乐视的迎风而上,更是乐迷们与乐视产品的一次欢聚。这也是乐视北京车展最终决定由乐迷来主导的原因,对乐视来说,最重要的人就应该站在最耀眼的舞台上。

在乐视超级汽车LeSEE发布会的现场,无数乐迷共襄盛举,几百人的精彩互动让北京车展几乎成为乐视的独家发布会。而在这些忠实的乐视用户中,有两位乐迷令人印象深刻。

90后乐迷寒冰,从三年前开始接触乐视的产品,直到现在成为狂热乐迷一枚。难以想象的是,在接触乐视之前他反而是友商的第一批用户。那时安卓机刚刚兴起,作为一名90后理所当然成为数码控,然后也自然成为友商第一批用户,并通过友商认识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数码爱好者,甚至自建了互助联盟。但是后来随着友商发展越来越壮大,粉丝越来越多,对米粉的重视程度也极度下降,甚至官方直接关闭了他们的互助联盟。刚好在此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寒冰发现了乐视盒子,并在使用的过程中开始关注乐视。之后又在机缘巧合中参加了乐视5.7超级电视的发布会 ,从此开始深入了解乐视,参加乐视的各种活动。而在此过程中,他越发感觉到乐视重视用户的程度远远大于友商。由于参加了不少内测的产品测试,寒冰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总能被乐视的工作人员采纳,乃至后期竟然可以直接对话乐视高管,这在友商是无法想象的。他坦言,一方面乐视吸引他的地方是对用户的重视,而另一方面作为90后,他更欣赏老贾颠覆传统,打破过去的乐视精神。

另一位乐粉则带着一丝岁月的厚重和温暖。十彩缤纷作为一名年过50的戏剧演员,在乐迷社区却有着不小的知名度。他从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关注并使用乐视的产品,当时的乐视还只是一家初出茅庐的小公司,但乐视“以用户需求为核心”的服务和“颠覆创新”的文化理念吸引了他,从那时起他就成为了乐视的铁杆粉丝。而如今乐视的崛起也证实了这位老乐粉的眼光。对于十彩缤纷而言,乐视不仅仅是一个公司名字。乐视是一种生活状态,代表着品质生活,代表着新鲜事物。乐视生态系的内容、服务和体验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高级,有趣,即使已经年过半百,心态依然年轻。所以,乐视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乐视一切,将快乐积极的生活态度分享给身边的人。十彩缤纷有一位朋友,近两年身患重病,由于身体原因,只能长期卧床。他一直说对生活没有了期待,只是焦虑而痛苦地过着每一天。于是他就时常找这位朋友聊天,为了丰富病友的生活,他开始介绍乐视的产品,让他在网站看视频,看电视,玩手机,乐视丰富的内容和贴心服务吸引了位朋友,同时也让他重新找到了生活的乐趣以及信心。他表示,真的感谢十彩缤纷给他带来这么优秀的产品,他也要分享给家人和其它朋友,让更多的人感受乐视的优秀。而他的另一位残疾的朋友在听说乐视超级汽车LeSEE的自动驾驶功能后,异常开心地向十彩缤纷表示,乐视确实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他在向往着自己驰骋的乐趣。

像这样被乐视的产品深深影响的乐粉何其多。而基本上,每一个乐粉都带代表着一段有关乐视的故事。

可以预见,乐视超级汽车LeSEE的发布会势必将带起一阵用户为王的旋风。因为乐视已经用硕果斐然的事实证明了用户的核心地位,而用户也已一种浩然姿态回馈着乐视的付出。正是由于乐视对用户价值的重视,所以用户们愿意为乐视超级汽车买单,为乐视生态服务买单。如果每一家伟大的企业都有幕后英雄,显然千千万万乐迷就是乐视背后的人。

【文/王冠雄(微信号:wang-guanxiong)】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石述思:谁是乐视真正的救世主?说道:

    在过去相当长历史时期内,毫无疑问,这个救世主是贾跃亭。
    靠着高超的资本运作手段,靠着互联网界最密集的发布会,靠着面对媒体一遍一遍对乐视生态光辉前景的描绘,贾跃亭一路高歌猛进,在北京街头巨大的广告牌上,像演艺明星那样演绎着自己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曝光。扩张。再曝光。再扩张。
    直到资金链空前紧张,潜伏的危机渐渐显露出冰山一角。手机供应链危机、体育版权的失去、裁员的传闻、无奈的债转股,坏消息接踵而至,并逐步形成一种可怕的连锁反应,宛如山洪暴发前身边的风雨交加。
    一些债主对曾经深信不疑的乐视传奇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他们等不及分享梦想成真时的想象中的红利了,踏上了抱团催款的道路。比被拖欠农民工强一些的是,他们没有爬上城市的塔吊或高楼,一个重要原因是:乐视虽然危机环饲,却仍活着。
    按照以往的惯例,过去追捧乐视的部分媒体也在调转枪口,开始操着深刻反思的腔调,去反思乐视往昔峥嵘岁月里被忽视的盲目乃至浮躁。
    罕有长久的对商业理想的认同,总是充斥着对现实成败的服从。这不是简单的势利,而是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不美好,却广受认同。
    这也再次验证了一个具有普世性的道理:无论任何行业的任何牛人,一旦被媒体过度消费,就离完蛋不远了。
    曾经的创业英雄贾跃亭头顶光芒骤然暗淡,开始踏上漫漫融资自救荆棘路。
    无论乐视危机有多么严峻,都不能将其归为欺世盗名。这个成长速度惊人的互联网新贵在其野心爆棚的掌门人带领下,在通向牛B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先编一个诱人的故事,然后用一个更诱人的故事来吸引更多的追随者一起去玩下去,直到这个故事昂贵到无人能够买单。
    假如不是互联网创投泡沫突然崩裂,或许这个乐视版的童话能够持续更久。
    可惜,在脱实向虚、急功近利风潮严重超过市场和资本负荷时,危机不期而至,多数靠着新概念、新模式、新故事的猪在天空完成一日游后,纷纷坠落。战线过长的贾跃亭那时正在进行一场豪赌:押上几乎全部身家,全力挺进新能源汽车。
    媒体披露,2016年全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管理净额为负10.68亿元,已经同比下跌了221%。
    4月26日晚间,乐视网(300104)披露了2017年一季度年报,根据前10名股东持股情况表,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已经有超过97%进行了股权质押。
    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所持有的4394.7万股乐视网股票,也有超过98%进行了质押,而由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194万股乐视网股票,也已经全部进行了质押。
    在业绩短期没有改观和股价持续低迷的状况下,这些银子只能缓解燃眉之急,对于挽救乐视是远远不够的。
    在手机供应商中持有乐视数亿元欠款的债主已纷纷转为乐视致新股东之外,贾跃亭的山西老乡孙宏斌的及时驰援则显得弥足珍贵。今年1月,战略投资者融创中国决定向乐视注资168亿,并作为二股东对乐视财务架构进行梳理。
    孙宏斌透露,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到现在都没发生改变,分别投资的是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孙宏斌说,乐视三块业务加在一起时,就是未来的一个大方向,是大文化大娱乐产业。乐视前瞻性特别好,但资源、管理都跟不上。
    如果说,在乐视过去快速扩张的日子里,考量的是贾跃亭的趋势判断力和市场拓展力,那时的姿态是进攻、进攻、进攻,而在当下,主要考量的是其防守能力,去收缩战线,降低成本,做强主业——这也是新股东们的要求。除了公司战略、组织框架、运作模式都要进行调整之外,而这个蜕变将逼迫梦想家贾跃亭完成从著名创业家向企业家的转型。
    无人能判断这场乐视的自我革命能否成功,但至少可以看到,昔日许多与贾跃亭一起站在聚光灯下向媒体布道的大牛都已各奔东西——这是好现象,毕竟公司真正需要赢得的是顾客的购买,而不是表面的万众瞩目。
    上述一切能在短期内缓解乐视的危机,但如若要推动公司凤凰涅槃,再度起飞,却远远不够。
    面对未来,贾跃亭不是救世主,孙宏斌不是救世主,新的生态和商业模式不是救世主,甚至乐视过去沉淀的忠实用户也不是。
    在这场伤筋动骨的变革中,乐视可以卖掉手机业务、体育业务甚至易到,而不可能放弃汽车——这是一个挑战巨大诱惑惊人的行业,且伴随着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的突飞猛进,在全球范围内走到了全行业变革的前夜。
    乐视的真正救世主首先是新兴的汽车消费者——2014年的一份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中国80和90后群体,希望在五年内驾驶到新能源汽车。乐视的FF能等到那一天吗?
    更重要的是,面对传统的汽车势力,即使北方城市普遍面对雾霾等灾害袭扰,政府推动新能源、无人驾驶汽车仍会遭遇各种挑战和压力——尤其是技术并未真正成熟和公共政策尚未到位的当下。
    好在乐视不是滴滴,没有户籍带来的歧视和赤裸裸地方保护的威胁。

  2. 孙宏斌谈贾跃亭哽咽:他失败了,我一定把乐视做好说道:

    拎着一个电脑包,戴着他标志性的深红色的领带,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出现在了公司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的现场。

    9月1日,融创中国在香港举行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高曦和首席财务官曹洪玲出席了发布会。

    孙宏斌融创中国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的现场

    在整场业绩会过程中,孙宏斌用他惯有的风趣幽默让原本枯燥的业绩会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融创资产总额为4238亿元,合同销售金额为1088.5亿元,较2016年同期增长约94.2%;收入约133.322亿元,同比增长25.9%;毛利约26.15亿元,同比增长86%;税后利润16.14亿元,同比增长1469.7%。

    孙宏斌谈贾跃亭哽咽,“我一定把乐视做成好公司”

    现场多次有投资者及媒体问及关于乐视的问题,孙宏斌表示:“乐视的事情我只说一次。今天是融创的业绩发布会。”

    从融创公布的数据来看,在利润方面,投资乐视部分亏损了约15亿元。

    孙宏斌表示,“融创这么多年坚定看多中国,我们在境外没有一笔投资,坚决支持宏观调控。我们坚信调控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宏观调控会让房地产发展更健康,我们看多下一步的消费升级。”

    此前,孙宏斌曾在多个场合对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给予支持。“贾跃亭是中国少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这一点是非常少的。企业家精神是承担风险,机会和风险是对等的。企业家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一点得承认。”孙宏斌说:“他卖股票卖了100亿,买套房子也是应该的。人有成功有失败,鼓励创新,容忍失败。”

    在谈到贾跃亭和乐视时,孙宏斌几次提到人要心怀善意。

    “当然,老贾承诺没有做到,这是信用受到了损害。就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的这么烂,这就是因为没吃过亏,吃了亏下次就知道了。”

    “我一月份的时候就跟老贾说什么叫断臂求生、破釜沉舟。但是做的哪一件事情都和这些没关系,我跟老贾说,我们这个行业是越来越贵,你们这个行业是越来越不值钱,易道用车,没有用户和资金了,那就不值钱了。我们投的100亿中有30亿是银行抵押,20亿是税,还还掉了一些零碎的帐,一共能用的是30亿。我们看帐的时候,乐视手机亏损92亿,30亿对这个是杯水车薪。很遗憾的就是处理不坚决。你看老王(王健林)。”在孙宏斌提到王健林的时候,全场发出笑声及掌声,“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在谈到新乐视的商业模式时,孙宏斌表示: “我们这种商业模式就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们把这个商业模式新乐视包括上市公司、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云,我相信这个新体系将来一定是有价值的。乐视电视,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老贾让我们有一个腾飞的基础来继续做。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视频平台这块竞争不过BAT,因为他们的流量多,那我们往后退一步,做互联网电视,这一块BAT谁都没有,不做平台去做内容,BAT都要来抢的。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

    “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孙宏斌在说到这里时瞬间哽咽,眼眶中已经有了眼泪,会场内响起掌声。孙宏斌停顿了几秒,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又打趣道:“正好现在也不让买地了。”

    孙宏斌哽咽 编者注:图片来自网络

    孙宏斌要和王健林再做20个项目

    由于融创此前和乐视以及万达的两笔百亿交易,也使得孙宏斌在任何场合都离不开大家关于这两家公司的提问。

    “一直看好消费升级的行业,大文化、大健康、大娱乐的项目。如果我们后面投资教育和医院的项目,大家也不要吃惊,下一步要和王健林合作大健康城的项目。王健林要在一个小区里面建7个医院,相信我们将来会是文化旅游产业物业最大的持有者,持有几千亿的资产。”孙宏斌透露,未来会和万达城还有新的合作,“我和老王说至少再做20个吧,融创会文化旅游文化健康教育,跟房地产有关系的,10年之后希望其他业务占到房地产业务的一半,转型到消费升级。”孙宏斌说道。

    汪孟德称,目前和万达的第二笔项目已经交接完,“今年明年后年都会有利润的贡献。所有的融资渠道沟通都是正常的,包括七八月份还有新增贷款。公司所有的融资和贷款都是正常的,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公告显示,在借贷方面,融创的借贷总额为1812亿元,其中向银行借款542亿元,其他借贷658亿元。

    关于负债率的问题,汪孟德称,从2010年上市开始投资者就关心我们的负债率,“净负债率的指标不能代表也不能够表示房地产企业现金流的问题。我们主要的现金来源是销售,而不是靠融资。我们一直保持销售的增长,在每个阶段都有现金来把握一些机会。优势之一是把握好机会,如果没有现金在账上也没用。截至6月30日,融创的现金余额为924亿元。

    截至6月30日,融创的负债总额达到3896.27亿元。对此,汪孟德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融创到了这个阶段了,并不是现金流紧张的原因。从上市到现在,融创的复合增长率超过60%,但是在未来的三年,融创的整个复合增长率较之前会降低。因为公司的基数高,增长率一定会比上一个阶段低。而且,降负债率不是靠贷款,而是靠净资产和现金流,融创现在到了释放利润和业绩的阶段。”

    高曦在介绍公司业绩的时候说道,融创未来的净负债率会持续下降,希望2018年降到90%,到2019年降到70%以内。

    “因为地拿的便宜,所以才能响应国家号召”

    在现场提问环节,在回答融创为何在目前调控政策下还能保持销售金额的大幅增长。孙宏斌扶了扶话筒,笑着说: “调控我们也有利润,调控才有需求,我们大部分房子都是一房难求。现在很多城市很多找人找不对的话,找多少人都买不到。我们的布局是很牛的,如果你布局的地方都不调控,还让你去库存,那就不对了。怎么限价都不亏钱,因为我们地拿的便宜所以我们可以响应国家的号召,房子卖的实惠。如果哪家公司的房子都在不限购的城市里,那你要小心点。”

    汪孟德表示,3000亿的目标是已经考虑到影响因素,这个指标一定只会多不会少。

    截至2017年8月底,公司实现合约销售金额1646.8亿元(其中,合同销售金额为1614.3亿元,预订销售金额为32.5亿元),同比增长111%,合约销售面积约911.6万平方米,合约销售均价约人民币18060元/平方米。

    有股东表示,感谢融创让他获得了不少利润,孙宏斌说: “你成本只有4块钱啊,厉害厉害。”在股价的问题上,孙宏斌说: “我本来今年股价的预期是10块,现在已经超出预期了,如果股价涨太快的话,你是没有机会建仓的。”

    在土地储备上,数据显示,截至8月25日,不计入收购的万达13个文旅城项目,融创的土地储备共计1.01亿平方米。

    融创此前曾多次表示公司要暂缓拿地,“暂缓拿地就是不拿地的意思,我们还有一些旧改的项目,陆续会落实,加起来大概有2亿平方米。如果开始新的拿地的时候,拿地的标准会大幅度提升,不是特别好的不要。”

    孙宏斌接着说:“那我不能暂缓一辈子,如果今年明年不拿地的话,我的负债率就变成零了,怎么也得有点负债率,要不然银行那边过不去啊。”说完这句话,不仅全场发出笑声,连孙宏斌自己也笑了起来。

    在投资者问道融创目前的风险是什么时,孙宏斌脱口而出回答道:“融创的风险是我现在失业了,我原来一直拿地,现在不知道干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