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keso:十年前,他在互联网界无人不知,五年后,他又回来了

对keso的关注,源于一张截图:

为什么一个个人主体的公众号可以改名?但在了解到keso是谁之后,便不再感觉惊讶。

4月8日,互联网圈子突然被一篇和互联网毫不相干的文章刷屏,《戒烟这件小事》作为公号“keso怎么看”(ID:kesoview)的第一篇文章,阅读量达到两万多。《戒烟》文中,蹦出一串互联网大佬的名字:知乎联合创始人黄继新、欢聚时代(YY)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学凌、互联网评论家池建强、丁香园CTO冯大辉,马化腾也在他朋友圈留言自己戒烟“一个月了”。

但是,keso是谁?这个名字似乎成了暴露年龄的一道测试题。

互联网远古洪荒时代的大神

在知乎上,“keso(洪波)是谁?”的问题下面,keso自己的回答是这样的:

一个在互联网上写字的。1996年开始上网。1997年做了第一个网站(http://softmag.com),是杂志的网络版,该网站建在纽约世贸中心楼顶的机房中,随着911的烟尘而永远消失。1998年做中国下载(http://download.com.cn),2003年公司转型后网站关闭。2001年起在Donews上写字,2003年开始写个人博客“对牛乱弹琴”(http://blog.donews.com/keso)。目前为一些公司提供咨询顾问服务。

尽管极其谦虚,但这一百个字的自我介绍还是透露出keso对互联网的热爱,似乎触网之前的人生都一笔勾销了。借助网络钩沉,keso触网前几年的人生大致如下:

Keso,真名洪波,2002年之后才以keso为人所知。他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喜爱诗歌;毕业后,到八一制片厂做纪录片编导,去过墨脱,也去过南沙,在军事化管制的八一制片厂,他却长发披肩;后来由于纪录片不景气,开始为总政歌星拍MV,包括彭丽媛;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合并了八一制片厂之后,不久辞职。

而互联网打开了keso人生新的一页。他的名声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在DoNews上的个人博客,“对牛乱弹琴”从2003年一直更新到2011年,高峰时期,几乎每天都有一到两篇更新。在互联网尚未完全大众化的年代,keso对互联网的深入观察广受追捧。在徐静蕾现象级的博客出现之前,“对牛乱弹琴”被认为是中国第一大博客,所以keso也就有了“中国头号Bloger”的称号。Google第一次请中国传媒行业人士到美国总部参观,keso就被邀请了,不过是以博主的身份。

▲cos包租婆的照片成为keso在网络上的经典形象,但现实中他是一个很低调、和蔼的人

至于keso的影响力,一位已经入行多年的互联网从业者如此评价:“产品经理每天早上先看keso昨天写了啥,属于必修功课”。

当他们怀念keso的时候,他们在怀念什么?

keso的归来之所以在短短几天传遍互联网圈,背后无疑包含着多年积累下来的拥趸对这位昔日“精神统帅”(有赞创始人白鸦的评语)的怀念。他们怀念的是什么?

年轻的时候,keso是个诗人,“年轻本身就是首诗”,他如是说。甚至到2003年,keso开始在DoNews上耕耘“对牛乱弹琴”之后,他还在博客中贴上了许多自己的诗歌,比如:

履历

在某个偶然的时间

出生在某个没有选择的地方

然后长大

花十年或更长的时间

念了一些书

受过一些奖励或处分或什么都没有

老实说

我看不出你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对诗歌的热爱,或许是keso区别于早期互联网从业者的一个特质。由于对诗歌的热爱,keso比一般码农具备更强的文字驾驭能力,更好的审美眼光。而最重要的是,在keso精神成长的漫长青春期中,诗歌滋养了他内心的理想主义以及对个人自由的极度珍视。以上种种,奠定了keso在互联网评论界独树一帜的风格:文笔好,有洞察力,注重工具背后的普世价值。

“世界触手可及的感觉”,在二十年后keso对自己最初接触互联网的诗意评价中,我们依然能读出keso之所以为keso的缘故。官方对互联网的宣传是强调宏大历史命题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学术界和业界对互联网意义的认知是信息时代的来临,商人眼中,互联网中的每一个比特都能换算成人民币。只有keso,用极具个人主观色彩的语言,将互联网的开放本质和对封闭国度的意义揭示得淋漓尽致。

此外,更让keso备受尊重的,不仅是因为他文笔好、思考深刻,而且他是“不可能被收买的人”,马化腾都说:“keso每次都很cool,很中立,从不因为请吃饭而说好话。”在“对牛乱弹琴”博客中,keso“骂过”新浪微博、阿里淘宝、百度、联想等等,中国有名一点的互联网公司几乎悉数被骂。这与keso对金钱的态度有关,“钱很重要,相当重要,但它重要得过安心和快乐吗?”虽然并非视金钱如粪土,但对keso来说,有很多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2006年,谷歌在中国的困境与本土搜索引擎百度的崛起双线并行,但故事进行到生死相搏阶段后,站队也蔓延到互联网评论圈。深爱Google的keso,当时在自己的博客中对百度的批评引发巨大的舆论争议,甚至连“汉奸”帽子都出现了。此时keso说出了那句几乎成为个人标签的话:少跟我提客观。在“对牛乱弹琴”的博客页面右侧,至今仍放着这句话:“少跟我提客观。我按我的想法写,你用你的智力读,千万别认为我有误导你的兴趣。非要认为自己被误导了的智力半残者,对不住您了。”

keso曾提到自己之所以是Googlefan的原因:“我觉得国内企业现在道德底线放的太低,不作恶只是一个基本底线,就像人不杀人这是基本要求,如果一个人连不杀人都做不到的时候,那不杀人显得非常可贵。现在国内大部分互联网企业连不作恶都做不到,我尊敬Google是因为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他们很多做法让我非常失望没有办法。”

在新榜的采访中,keso依然表示“我手写我口”,“表达是生理需要,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位置比较低”。当被问及是否想过讨好读者的时候,keso回答说:“读者那么抽象,为什么要去讨好,与其讨好抽象的读者,不如讨好具体的姑娘。”

时隔五年,已经临近知天命之年的keso觉得自己依然年轻。戒烟800天之后,现在的keso开始健身,并且表示最近可能要结婚了。不过作为读者,我们希望的是,复出的keso续写曾经的传奇,重新树立起互联网评论界这面旗帜。

新榜专访:表达是生理需要

新榜:您的头像有什么含义?

keso:没什么含义,当年所有的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网易微博、搜狐微博…按有关部门的要求,一夜之间全都在logo上加上了「测试版」,我就把头像也加上了「测试版」。

新榜:您当年关注了上千个博客,每天光看订阅就要花上几个小时,是真的吗?现在您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是什么?

keso:是的。关注很多,但不是每篇都认真看完,会快速浏览,筛选出值得读的内容。现在有几个信息获取渠道: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公众号订阅了几十个;纽约时报中文网客户端;百度新闻;好奇心日报;知乎日报。

新榜:有没有公号的内容是您每篇必看的?

keso:有啊,比如“小道消息”。

新榜:您公号现在多少粉丝了?您觉得要多久能赶上“小道消息”?

keso:没想赶上谁,我手写我口,就像有屎拉了才舒服。2万多点。

新榜:似乎对您来说,表达本身的愉悦远远比被认可带来的东西更加重要。

keso:认可不认可不是你能左右的,表达是生理需要,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位置比较低。

新榜:所以您写文章,从来也不会想讨好读者?无论这个读者可能是谁?

keso:读者那么抽象,为什么要去讨好,与其讨好抽象的读者,不如讨好具体的姑娘。

新榜:您提到,2011年停止写作是因为厌倦,觉得没东西可写了。那现在重新提笔,可否理解成有一些新鲜的事物让您兴奋起来?

keso:憋了几年,也会憋厌倦,不写其实也挺无聊的。其实也没什么特定的让我兴奋的东西,只是又想写了。

新榜:写了几篇下来,自我评价如何?

keso:还没完全找到状态。

新榜:在公众号上写和在博客上写,有什么区别吗?

keso:区别不大,微信公号自带传播环境,还可以赞赏,这点比博客好。微信公号的订阅/推动机制是内建的,不像博客那样需要借助第三方RSS阅读器。而且微信朋友圈也是一个自带的传播渠道。

新榜:你觉得微信能走向世界吗?

keso:中国的服务走向世界有难度,要克服更多困难。但微信还是有希望的。

新榜:从产品角度而言,你觉得微信哪里最需要改进?为什么?

keso:我觉得关键不是微信有多少地方还需要改进,而是微信怎样真正让用户放下手机,走到室外。张小龙说,一个优秀的产品,应该是让用户尽快得到答案,尽快离开。可实际上微信正在吞噬用户越来越多的时间。

新榜:但现在评价一个互联网产品很重要的指标是用户使用时长,这和张的逻辑是相悖的吗?

keso:这是产品经理和CEO之间的理念差别,当然这两者并不是决然对立的,但关注产品本身价值的人,会降低商业部分的权重。这是个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平衡的问题。

新榜:从2011年到现在,五年间,你觉得中国互联网有哪些变化是特别有意思的,或者是值得关注的?

keso:就是微信的诞生,和小米手机的诞生,这两者共同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的移动时代,并在世界范围内赢得声誉。O2O和打车服务也部分改变了原有的市场格局,但就影响的深度和广度而言,无法与微信、小米相提并论。

新榜:您有提到,目前会做一些投资方面的工作,您看好什么样的投资项目?

keso:很小很小,一点点。看好消费升级和企业服务两个大方向。

Keso经典语录:

中国其实是一个挺善于书写的国度,只不过书写被权力和权力认可的精英把持得太久了,以至于书写本身,成为一种待遇。

我一直相信,自由是惟一值得追求的东西,其它,不过是浮云。同时我也很清楚,自由是一件稀缺的东西,所以它昂贵。

无信仰,所以无追求,无欲望,所以无诱惑。钱很重要,相当重要,但它重要得过安心和快乐吗?或者换种说法,你想拿钱来买什么呢?更大的水泥盒子,还是更高级的铁皮包肉?

我厌恶过分复杂的界面,也厌恶过分复杂的生活。所以,简化它。

今天的小孩可能只有三个地方可以了解狼:童话书,动物园,以及中国企业内部。

我看得到互联网在中国的巨大发展,但我20年前所感受到的世界触手可及的那种奇妙感觉却越来越少,越来越弱,中国互联网发展得越来越像个繁华的孤岛。

【文/张恒 王国静 新榜(微信号:newrankcn)】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