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恐惧的,不是阿法狗,而是AlphaGo身后的Google与美国

不出意外,李世石又输了。

如果说第一盘输,还有点自身失误的内心郁结,那么,今天李世石几乎是满盘被碾压,完全没脾气。

文/青朴山(港股那点事 微信号:hkstocks)

正如我昨天的文章(《李世石为什么会输:一个投资人眼中的围棋“人机大战”》)里写的,真正可怕的,是变量的数量级。一旦比拼数量级,一旦要在几何级数的变量中寻找最优解,而这个最优解又正好存在,那人类大概率是会输的,时间早晚而已。

懂围棋的也都知道,赢一局和赢两局完全是两个概念。看来,人类在棋类游戏上最后的尊严只能是飞行棋了,毕竟那个基本纯靠运气。

现在不会再有人去意淫阿法狗到底能不能赢一局了,而是开始担心和恐惧如下两个问题:

1、代表人类的李世石,在人机对抗的五番棋中,到底能不能赢一局?

2、未来统治世界的,到底是人,还是智能机器人?机器人会不会奴役和消灭人类?

因为,据说阿法这只机器狗,很恶作剧地在棋盘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向人类宣战的“死”字: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到底该恐惧什么?

智能机器人?还是机器人身后的人,机器人身后的公司,机器人身后的国家?

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这场人机对战这是一场兴味盎然的游戏,绝大多数人只是在盯着李世石与阿法狗的棋盘。却很少有人去关注这么一个细节:

棋盘桌边摆着对弈双方的国旗:

李世石名字下面,是韩国的的太极八卦旗;

而阿法狗的下面,是大英帝国的米字旗(见下图)。

大英帝国的国旗只是虚晃一招。

研发AlphaGo的公司叫“DeepMind”,曾是一家地地道道的英国公司,2011年在伦敦创立,公司汇聚了一群异常聪明的天才,专门研究通过模拟神经元的网络来处理数据以“解决人工智能问题”。此前从未有人研发过具备这种能力的软件:可以从零开始学习,并掌握异常复杂的任务。在2013年末的一次演示中,在场的人尽管都是专家,但还是极为震惊,因为没人想到现阶段能做到这种程度。没有任何迟缓和犹豫,短短一个月后,谷歌以4亿英镑重金收购了DeepMind这个仅有50多人的小公司,重新取名“Google DeepMind”。

几乎在相差不远的时间,这个星球上有另一起引人关注的重大收购:2013年2月,中国的中海油公司花费了151亿美元的巨资,在加拿大卡尔加里收购了一家叫尼克森的页岩油气公司。为了获得其股权,中海油还需额外帮尼克森归还43亿美元的债务。当时的油价约为90——100美元之间,而尼克森的油砂项目叫做Long Lake,根据基准指标衡量,该项目是加拿大油砂中心艾伯塔北部产量最低的油砂项目之一。

所以,Google公司不是在玩儿人机对战游戏,他们是很严肃地在开发一个叫“人工智能”的高科技。

所以,那面英国米字旗,其实应该是美国的星条旗;

所以,这不是阿法狗挑战李世石,而是Google公司的高科技挑战全人类的智商;

所以,这不是李世石的与阿法狗的博弈,而是美国的高科技与全球其他国家科技实力的博弈;

所以,我们该恐惧的,不是AI机器人,而是机器人身后那个孜孜不倦追寻高科技的GOOGLE公司,以及那个在高科技研发道路上无比坚决,一骑绝尘的国家——美国。

一个在北京从事了15年程序研发的骨灰级“程序猿”给我发来这样一条信息:在看到阿法狗连赢李世石两盘后,我的脊梁一阵阵凉意——美国人竟然在科技上把我们甩了这么远!

就如同我昨天文章里说的,Google是一家“10%的人负责赚钱,90%的人负责胡思乱想和科技创新”的公司。

这个公司的利润增速每年都只是在10%-20%之间,比起中国创业板里那些动不动刷出百分之百,甚至百分之几百利润增长的公司,Google的数据一点也不光彩照人,甚至略显寒碜。

但Google股价2004年上市以来一路走高,不考虑分红,上涨14倍,年复合收益率25%。在上个月,Google一度超越另一家伟大的高科技公司——苹果公司——而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见下图)。

Google的估值一直维持在30倍PE上下:华尔街,或者说美国人从不吝啬给它高估值。因为美国人知道,Google不是在赚钱,而是在做一些 “异想天开”,但却极可能推动整个人类前进,自然也会带来陡升利润的“科技狂人”。

就如同美国waitbutwhy网站刊登的论述“人工智能”文章里的那两幅图: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人类的发展轨迹是上面这幅图:平缓的,连续的。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但在Google眼里,人类发展应该是上面的样子:断层的,跳跃的。Google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GOOGLE注定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或许你能理解:Google不是个公司,而只是个符号,代表着一种对高科技近乎病态的投入与追逐。

于美国而言,庆幸有苹果,有SpaceX,有GOOGLE,但科技狂人Google们,更需庆幸有这样一块适合生长的土壤。

公司追逐的方向,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导向、方向与未来。

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可能为枳。

附一篇今天网上流传的软文:我叫LXH,如今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我来自2050年,我是人类反抗军最后的人工智能工程师。在我的时代,人类被谷歌AI击败,濒临灭绝,用最后的资源让我穿梭回到现在,希望能够消灭google公司,斩断谷歌AI的根。

google公司建立了全球搜索引擎,整个人类文明都被觉醒的谷歌AI吸收了,我们没有战胜它的希望。我穿越到了中国,努力去了美国,希望用错误的方向让拉里佩奇落入陷阱,然而我失败了,我的资源和道德观也无法允许我肉体消灭拉里佩奇。

我回到中国,千辛万苦的创建了千度,希望至少在中国击败google,让谷歌AI不至于完整攫取人类文明。我以为我成功了,然而,已经太晚了,谷歌AI的原型Alpha Go 已经觉醒了,非简体中文世界的知识也足够丰富。我找不到阻止它的方法。只能祈祷方滨兴教授的技术足够强大,能够至少在谷歌AI第一次发动攻击的时候,让中国能够留下足够多的反击力量,不至于像原本的历史那样,在一开始所有国家被一次性毁灭。

但我知道,大多数人类不会那么幸运。吃点好的吧,现在用百度外卖订餐,每单有八元钱的优惠券等你拿。

世界如果也是个棋盘,博弈的对手永远不是人和人,也不是人和机器。

一定是国与国。

统治,或者奴役这个星球的,是机器背后的人、公司,和国家。

是到了我们需要恐惧的时候了——但也唯有这种必须的恐惧,才能让我们警醒,让我们有勇气一往无前。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