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照耀中国,揭秘腾讯史无前例社交游戏的“幕后团队”

我在夜里抵达深圳的时候,这座沉睡的城市正经历多年来罕见的低温。气温骤降至10摄氏度以下,天空阴沉,细雨连绵。

文/小饭桌(微信号:xfz008)新媒体主编 袭祥德

这样的天气,不禁让人觉得,与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团队的会面略显仓促。

这个简称FiT的业务线在腾讯内部低调而神秘,于2015年9月将原来的基础支付、理财、征信等业务合并后组建而成,是未来整个腾讯互联网金融的载体。相比估值45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外界对腾讯的这支互联网金融力量知之甚少。

此时,正是腾讯与支付宝红包大战的最后时刻。就在几周前,支付宝出人意料拿下了猴年央视春晚的独家合作,并公布了春节红包的各种新玩法,显示出由支付向社交渗透的强烈决心。

腾讯方面,无论微信红包还是QQ红包,并没有急于在市场合作上贴身肉搏,而是在内部严阵以待,秘密做出了一系列部署。一向在社交方面拥有优势的腾讯似乎对这场红包大战的结果从来没有怀疑过。

“红包这一招,没有社交,就不会裂变。没有裂变,就玩不起来。”一位腾讯内部人士对小饭桌说,除夕当天业界对微信红包收发总量的预估是超过百亿次,这个数字是2016年元旦红包收发次数的近10倍。

微信支付的风控安全、QQ钱包、腾讯理财通、财付通、信用卡还款、跨境支付、支付行业应用、腾讯征信……,在腾讯由社交向支付场景全面进攻的路径上,腾讯FiT正是所有这些产品的技术后台和支撑能力之所在。

面对瞬时的高并发,腾讯到底能不能保证交易处理的顺畅体验与安全性?腾讯这次开放了相关团队负责人,超过15位核心人员接受了访问,揭秘腾讯这架高速运转的社交机器背后,那些不为外界所知的一面,以及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巨大野心、产品逻辑和实现路径。

银行人员“天天到腾讯上班”

见到陈起儒的时候,他刚刚开完另外一个有关红包的会。最近三四个月,尤其是这两周,作为腾讯FiT支付平台产品负责人和腾讯少有的P4产品专家,他一直在忙着与100多家银行一起做压力测试,测试银行一秒能支撑多少笔支付,以应对春节红包的巨大洪峰。

对腾讯的红包业务来说,一端连着银行,支付的能力和速度决定了可以支持多大的业务量;另一端连着用户,红包业务系统对瞬时业务的处理能力决定着用户体验。

为了接入腾讯的快捷支付(财付通),以便让客户绑定的银行卡可以发红包,大量中小银行找上门来。“有一家银行的部门负责人,上飞机之前给我打电话说,马上上飞机了,肯定是要来的,你看着办,我们行长说了,如果接不上的话不让我回去上班,天天到腾讯上班。”陈起儒说,他第一步就是筛选相对优质的银行。

陈起儒2006年加入腾讯,今年是第十年

陈起儒2006年加入腾讯,今年是第十年

但接入一家银行,并不是草率的事情,需要非常繁杂的测试环节,比如需要每家银行都有几条专线,这样才能保证数据在相对安全的链路上传输,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一个月。

对于银行来说,有两个能力非常关键,一个能力是支付并发量,一秒钟到底能同时支付多少次,这是一个关键数据,还有一个关键数据是用户拿到红包以后,希望第二天提现,一天能付多少笔,这又是一个能力指标。

其中的挑战在于,传统银行IT系统设计并非建立在互联网之上,支付要么是代扣、要么代付,要么是柜台业务,属于异步通信,对时间的要求不高。

“但移动支付就是这一秒要发生的事,成或者败,不存在一个未知状态,实时性的要求非常之高。”陈起儒需要保证的就是支付的速度,以及每秒钟可以支撑1万笔还是10万笔,一旦银行系统挂了,红包的收发就会出现问题。

对银行而言,就需要适应互联网小额、高频、大并发的特征,在系统方面做出改造。

业内人士表示,根据以往的经验,大多数情况下红包发不出去,其实是因为运营商、银行系统网络的问题,也包括微信和财付通平台系统的运维问题,但后者的几率比较少。

压力测试是个苦差事。为了应对马上要来的猴年春节,腾讯FiT各个部门已经做了几百次压力测试,每次都需要用真实的上万张银行卡来做,在线上真实的环境下做测试,来验证银行系统的支撑能力,“这种测试不能影响到正常业务,所以一般安排在凌晨一两点。”陈起儒说。

按照腾讯的目标,春节期间后台系统必须能够支撑每秒十几万次的支付量,“我们会按照比例算到每家银行头上,拿着这些目标跟他们谈。”腾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小饭桌,一般的情况下腾讯提的目标,银行只能完成1/2或者是1/3,这就需要提前几个月要求对方去扩。

银行系统扩容后,FiT部门还要在那家银行办理几百张甚至是上千张银行卡,真实环境中进行测试,很高的频率一起扣钱,验证对方能力是不是达到要求。

据了解,目前压力测试已经结束,合作银行总体性能较去年提升了4倍左右,部分银行的提升幅度达5-8倍,保证了财付通的支付交易每秒可以支撑10万笔以上。

一万台服务器与70毫秒

在节日里,每个扔到群里的红包,就像一枚核弹,一个裂变成多个,一变十、十变百几何级爆发,高峰期量非常大,一般的系统很难接住。

几个月前,腾讯FiT各部门就开始预测春节红包的规模,从而做出系统容量的评估,申请更多服务器来支撑业务能力。如果按照业内人士估计除夕当天的收发规模可能超过百亿次,这意味着每秒钟的业务处理需求会超过10万次。

为应对这种超大规模的并发,腾讯支持红包业务的服务器已经超过1万台,而每一台机器后面还都有备用的机器,比例是1:10(整个腾讯拥有50万台服务器,这简直天文数字)。

这些系统能力保证了每笔交易的核心处理只需要几十毫秒,平均下来的数字是70毫秒。

“红包技术最大的一个挑战是它量很大,对系统的性能要求很高。”FiT支付平台研发总监李茂才说,技术上的储备,比如服务器、架构上的调整,还有春节整体峰值的预估就十分重要。

另一个问题是,当后台几千台、上万台的机器在运行的时候,难保哪一台机器不出现问题,机器出现问题或者出现网络抖动的时候,需要保证用户的资金不出错。

这背后就是立体化的监控,每一台机器都有监控的数据上报到一个集中的地方,出现异常会告警。“反应必须是秒级、分钟级的,一旦某一个地方出现抖动。”腾讯FiT支付安全系统分析负责人沈华勇说,最终目的是希望做成跨机房、跨机器的容灾,能够自动容灾,主机挂了切到备机,切换的过程中对用户的资金不会出现影响。

为此,在系统设计方面,FiT采用的是一个分布式交易系统,机房分布在深圳、上海、西安,不同的用户能够散布到不同的地方去完成交易,不同地区的机房除了备份,也会在其他设备出现故障的时候提供服务。

这还不够。FiT还设计了一个延时入账系统,一旦由于高并发量出现可能的风险,系统会先让大额的支付先进行,小额的推迟入账,以保持支付通道的畅通,“这类似于一个流量控制的保护机制”。

移动支付的安全保障

无论是微信红包还是QQ红包,背后承载红包的平台都是FiT的支付平台,正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一样,如何保证支付的安全也是FiT的应有之义。

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的副总经理许国爱还是腾讯支付安全总经理。接受采访当天,他领导的安全团队从数据中发现一个异常的9000多元微信支付请求。

这是一位姓史的用户。数据分析显示,他的账号和密码在一个其他的网站上泄露过。于是,腾讯FiT支付安全团队对支付请求进行了拦截,马上给对方打电话,确认账户是否被盗,最终拦下了这笔钱。

许国爱说,很多安卓手机用户都收到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短信,比如“你丈夫的艳照”,“我是小三”,“你孩子的成绩是怎样的,请点开看”,由于非苹果系统设计的缺陷,一点就有可能种一个恶意的木马在手机上,会把用户的短信和银行卡了解的东西全部抓走。把用户的手机黑掉,黑掉以后控制这台手机,把钱通过支付工具转移到他自己的账号。

“目前这个形势是越来越严峻了。”许国爱表示,他监测到2015年跟移动支付有关的木马增长了三倍,最容易出现的风险就是被盗和损失,用户为了方便自己的记忆基本上是通用密码,一张银行卡的密码是这个数字,所有银行卡的密码是这个数字,同时运用到微信支付和手机钱包上来,这就造成了“撞库”风险。

面对春节期间高并发量的红包和交易,风控和反欺诈的挑战也相应增加。FiT有上百号人的团队直接负责支付安全,并有其他事业群的团队300到400人进行配合。

风控方面,FIT支付安全团队首先做的是策略风控,包括几百个算法模型、超过1000个变量,以毫秒级的速度进行变量的提取和分析。

策略系统说白了,就是许多规则在后台跑,最前面有黑名单,历史上出现问题的一些帐号、银行卡或安全平台反馈过来的在黑产出现过的帐号和信息,首先进行过滤。在这个基础上,对用户的风险进行分层,形成可信层、可疑层、决策层和需要人工审核的部分,来做离线分析。

模型和策略是识别可疑,会出现误拦和漏拦,漏拦的用户会来报损。报损之后,有一个专门的团队会去核实,然后给客户赔付。对于误拦的,识别以后会进行解除限制。

腾讯安全平台部对黑色产业链研究非常深,他们对黑产的动向很熟悉,比如黑产界又曝什么库出来、有什么信息泄露的情况,这些数据会跟FiT风险管理部做对接。

QQ钱包支付安全负责人胡麟说,目前FiT业务线在风控方面拥有上千台服务器,依靠对社交大数据中上千个变量的抓取和分析,能够有效分辨是否存在账户风险和欺诈风险。

正是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微信支付的损失率控制在只有1/200万。”许国爱说,相比银行几十万分之一的损失率,已经相当安全。

从红包到场景

2016年春节的这场红包大战,外人似乎看得都很清楚,支付宝从支付向社交渗透,腾讯从社交向支付,进而向互联网金融渗透,这是一场两大平台之间的攻防战。

不过,真正见到腾讯FiT的普通员工或者部门负责人,却并没有从他们身上感受到这么明显的目标性和攻击性。正如许国爱所说,他并不觉得红包是一个金融产品,它就是一个社交化的很好玩的小工具,“让大家能够得到快乐,这个地方就蛮好了,增加和朋友之间、和家人之间的互动,这个才是我们的目的。”

“绑卡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想要的就是让大家更亲近一点。”许国爱认为,绑卡的结果更像是一个副产品。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社交基因,腾讯才把红包玩得比对手更嗨,无论是口令红包、明星红包,还是朋友圈里刷屏的模糊图片,腾讯的产品经理们将社交玩到了极致。

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副总经理闫敏认为,微信红包其实是腾讯最擅长的社交支付的一种变形,这种玩法出来之后,确实带动了很多人的绑卡。目前,微信支付绑卡用户已超过2亿,还在继续增长。

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副总经理 闫敏

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副总经理 闫敏

“在我看来,它是基于支付之上的一层非常有趣的玩法,但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金融性能,它更多的是一个社交性能。”闫敏说,红包的收发过程当中总量没有变大,也不存在用户和商家之间的价值交换。

腾讯QQ钱包总经理郑浩剑则将红包的爆发,看作获得移动支付体验的第一批用户,后面再让他们体验更多服务的门槛就会降很多。

“比如有了红包之后,转帐这一块发展速度也很快,然后话费充值用户会增加,随后发展出订餐服务、出行服务、购物服务……”郑说,腾讯现在的思路更多把红包大战当做移动支付的起始点,再逐步到更多互联网金融的服务。

腾讯QQ钱包总经理 郑浩剑

腾讯QQ钱包总经理 郑浩剑

无论支付宝从支付到社交,还是腾讯从社交到金融,外界似乎都不十分看好,仿佛社交与金融之间天然隔着一条鸿沟。不过,腾讯从红包,到支付,到场景和金融的三步走似乎更加自然一些。

在线上,理财通产品经理张文静率领的团队,已经让理财通拥有了3000万用户,交易额过千亿,并且在红包——零钱——理财之间建立了极强的转化路径。为了做好这款产品,她曾经自己购买过100多款理财产品,去寻找其中的感觉。

在QQ钱包行业应用方面,施明带领的团队已经覆盖全国接近200个城市的水电煤、固化宽带和电视的缴费,以及十来个城市的一卡通手机充值。“在QQ钱包城市服务这一块,会更注重有支付场景的产品合作和接入。”他说。

在跨境支付方面,负责人向陶带领的团队已经可以支持8-9种币种的结算,将微信支付落地到韩国、日本等海外重点商户,与支付宝在海外掀起了一场争夺战。

在信用卡还款方面,腾讯FiT基础支付运营与应用负责人何永新率领的团队在不断搭建支付场景,包括充话费、转账、缴费,指纹支付、还款支付等,已经拥有3500万用户,并在征信、贷款等方面探索商业模式。

在QQ钱包方面,产品经理代星星率领的团队,除了不断创新各种QQ红包玩法,也在将QQ钱包推向线下许多年轻人聚集的特定场所。

相比于支付宝,腾讯在购物支付方面是弱项,未来在线下生活服务场景的争夺上就显得至关重要。

“如果把整个金融体系看下来,最下面是微信用户、手Q用户,用户之上是数据,数据再往上是IT系统,是金融。再往上就是各种模块,最重要的是支付模块,未来的手Q支付模块,微信支付,还有风控和征信,以及各种对外的商务合作。”闫敏说,这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金融。

腾讯的野心

红包催化了腾讯的金融梦,但对刚刚组建不久的FiT事业线来说,要搭起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框架,还需要一段时间探索。

不过,有一点几乎是确定的,腾讯互联网金融的策略与支付宝不同,它更加注重两个方面,一是与社交结合,二是与大众结合的普惠金融。

陈起儒举了一个例子,FiT刚刚成立了支付平台和金融事业线,其中一个考虑就是,农村地区铺设备成本太高,银联都无法铺到农村,但农村手机普及率蛮高。

这意味着,随着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普及,这两种支付方式可以在农村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如果大家手里有手机,这个设备就成为天然的支付结算的终端,也许能做的事情会很多,不仅仅是发红包,未来如果能够和央行顶层建一套标准,我们又有那么多海量用户,就可以把这个平台做一个升级。”他说,比如农民没有现金了,在旁边小卖店做个扫码就可以提现,它就变成了银行,这可以极大提升普惠金融的便利性。

目前,腾讯FiT正在尝试和三四五六线城市开展互联网+金融的合作,目的是和当地政府、金融机构、当地行业协会联合起来,以围绕当地经济转型升级的方式把QQ钱包加入进去。如此一来,QQ钱包将在当地金融生态中扮演更重要角色。

实际上,无论是理财通,还是微粒贷,在腾讯众多金融类产品中,都能够看到普惠金融的影子。

在这方面,最官方的回答来自腾讯副总裁、FIT业务线负责人赖智明,他说,“以支付为基础,融合社交优势,是腾讯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的特色”,要作为一个“连接器”搭建起互联网金融时代的新型基础设施。

说了这么多,马上就是除夕了,红包大战的结果怎么样,很快就能见分晓。

不过,对于腾讯FiT部门很大一部分员工来说,在除夕夜加班恐怕不可避免。许国爱可能又要在办公室度过一个不眠之夜,2013年、2014年,他两个春节都在公司值班。

好消息是,每逢这个时候,小马哥会到加班群里给员工们发红包,据说2015年春节小马哥的红包发了20多万。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马继华:微信重装能否逆转腾讯战场颓势?

腾讯内部赛马?不如手Q守家,微信打天下

微信电商是谁的菜?仅仅是腾讯!

腾讯汤道生:微信的内部挑战者

中移动和腾讯首次破冰:利用微信推流量红包

微信电商再袭,腾讯这是要革淘宝C店的命?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