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做为弱智时代的异化符号到底还能红多久?

文章开头我先见个故事,若干年前,正值黄仁宇的“大历史学”大热,我和旺才隔周要去一次北京,参加关天茶舍一帮人张罗的公民半月谈,那次请来的是秦晖老师,会后有小餐馆的聚餐,我觍着脸拿着小板凳坐到秦老师边上,忍不住问了一句,秦老师,您对黄仁宇的大历史怎么看?秦老师低头沉默了半天,回答了两个字:通俗。

文/曹轶宁 一宁评论(微信号:yiningclub)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文化界的于丹有人不停的批,而财经界的吴晓波就一直被捧为大师,少有杯葛呢?

直到有一天,去机场,在高速公路旁的大幅广告栏里,隔着浓厚的雾霾,看到了吴晓波老师的可爱大头像,那是一个楼盘的广告。一下子恍然大悟!

“聚焦XXX,对话吴晓波,2015如何破解财富焦虑,专题演讲”,旁边还有一行红字“11月14日公开发售”。

是不是能看出一些门道来?

我试着来回答一下文章开头的提问:

1、 吴晓波的受众人群集中在江浙沪这些中产阶级和企业家群体而于丹的麻烦在于,作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其主要传播是在文人荟萃的北方为肇始,别说于丹没什么本事,就算有什么本事,文人自古相轻,也很容易被人攻击;但是徐晓波的粉丝多半是生意人,商人自古轻别离,对他们而言,和气生财,万物万事皆为利益,即便有啥破绽,也没兴趣指出。

2、吴晓波及其文章的受捧,是弱智时代,商人群体和伪中产阶级群众媾和的产物。吴晓波的铁粉们,将在淘宝上选购产品的法术,转移到对社会理论的选择上,那就是看已购人数,和好评数来确定他们是否要下单。

3、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吴晓波之流的滥潸,与于丹的国学热相比,其危害更甚。于丹只是在重复历史,虽然失之浅薄,但吴晓波贩卖的伪经济学,则是让读者们放弃独立思考为代价的。吴晓波也乐得在每个社会热点上发声,用其左右摇摆、不倒翁式的诗话语句丢出一个个伪经济学论点,貌似中肯,十足无用。

这段时间,我认真的翻了翻吴晓波频道的公众账号,吴晓波频道基本上每天更新,但是基本上他的原创不多,也容易看得出来,内容团队的自怜与良苦用心,但凡是吴晓波的文章,则一定加有“吴晓波”作为前缀,由此,我摘录最新的几篇题目,分别是《如果你确定要嫁给一个企业家》、《姚老师给我们上课了》、《预见2016》、《邓小平是如何打好“转型牌”的》。。。

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深邃的思考和有经济学价值的东西,除了,吴晓波诗意的文字,还有他可爱的表情。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百度怎么介绍吴大师:财经作家,《激荡三十年》作者,1968年生人,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曾任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9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年度“中国青年领袖”。

代表作品 《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

很庆幸,没有把《吴敬琏传》放进去,因为这本书被吴敬琏的前助理柳红怒斥为羞耻,并一直起诉吴晓波抄袭了她《吴敬琏》一书。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百度,自行解读,自行判断。

不客气的讲,吴晓波的文章就是一碗碗加了足够分量鸡精的心灵鸡汤,而吴晓波的书就是一本本剪刀加浆糊的杂烩作品。

我在这里就还要特别拎出吴晓波的一篇文章《跟王林合影是多糗的事》(这篇基本上是我对他反感的开始),该文拉拉杂杂给他的精英人士朋友们写了一堆辩护词,总结下来,吴晓波就是想说一句话:跟王林合影的人不该被嘲笑。文章里特别写到:一个国家的智力底线,是社会的宽容能力和理性判断力。这一句话非常学术化,也很拗口,简单点来说,就是:(你们)要宽容啊,要理解啊,精英们(我们)虽然做错了什么,但那是他们的智力底线,你们一帮下里巴人就不要乱骂了。

其实写到这里,我已经可以做一个小结了,那就是吴晓波,作为当下弱智社会的代表性人物,他的层次高低与受欢迎程度的多寡,基本上就可以视为弱智社会的参考标准,当然,如果能加上郭敬明、韩寒、于丹等人,可以有更多的可信度。

所以,我们也不难分析,为什么低分却高票房的“烂俗”电影会层出不穷了。韩寒曾经有篇文章(或者是采访)嘲笑郭敬明的粉丝大多数是城乡结合部的出身。现在来看,其实我们整个中国的文化市场,都是城乡结合部综合体。

一部部烂片、口水剧,一本本心灵鸡汤读本、成功学录像带弥漫在我们周围。这当然首先要有赖于我们的教育,再其次也要归功于我们的生活压力。当然,类似吴晓波之流,乘着浑水摸鱼者,也是功不可没。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这么说,韩寒其实就是另外一个模式的郭敬明,吴晓波其实就是另外一个模式的于丹。

哲学家斯宾诺莎曾经有一句话,不要哭,不要笑,先要理解。是的,我当然能够理解吴晓波老师能够像郭敬明的《小时代》大卖多少个亿一样,将其书、公众号、文章一顿顿作为速肥食料塞给普通大众,我只是有一点点小疑问,一点点不甘心:

吴晓波,你做为弱智时代的异化符号到底还能红多久?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吴晓波:敢死队犹在,特种兵已死

吴晓波骂传统媒体:我消费了你,还一笑而过

吴晓波:如果邓小平是企业家

吴晓波十年敢想:保持对时代的好奇心

吴晓波:唯一生生不息的,是野草和青年人的梦想

吴晓波:预见2016(吴晓波频道年终秀演讲整理稿)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