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西资本创始人桂鑫:他想活成光源

桂鑫,维西资本创始人

投资案例:全峰快递、易极拍、职多多、591结婚网

投资阶段:早期和成长初期

投资领域:共享经济、企业级市场、工业升级、新品牌等

他起于安徽的小城,野蛮生长在北京的胡同,对时代和国情,有着不同于精英式的理解。从他的投资案例里也能看出,这是个活跃的野心家、审慎的实干家,他不仅懂得商业逻辑,还理解市井人情,不仅有胆量往偏僻处走,也有情怀往这个国度的贫困线上走。

谈话间又依稀看到了那个年轻人,在拥堵的房间里,背负着重力一跃而起,想要抓住了那一束光。只是在跟资本的角力间,跟创业者的磨合里,桂鑫从费力抓光的人,活成了光源。

文/倪一宁 (局ju 微信号:jointheju)

「野孩子闯四方 」

有句话叫“好孩子找天堂,坏孩子走四方”,这话可以拿来形容桂鑫。

2004年,他考入安徽省内的唯一一所在县城办学的二本学校-安徽科技学院。在中国,不同层次的高校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态环境,顶尖高校的学生享受着最好的师资和平台,勤勤恳恳地读四年后,会有就业向导、留学顾问、直研名额等,他们被许诺了一个光明的出口,排着队走,就能被金子般阳光洒遍全身。但普通学校的情况不是这样的。光从狭窄的窗口泄进来,只有小小的一束,你得敏捷地抓住它,它才有可能变成绳索,带你逃离所有的浑浑噩噩,奔向未知可能。

桂鑫是抓住了那束光的人。

还在本科阶段,他就瞅准当时的牛市,代理了一款炒股的软件,通过电话、网络销售。一口气赚了几十万,成为学生“首富”。桂鑫把这个做法,解释为“穷则思变”,他说也有同学在县城里给中学生做家教,一个月撑死200,最多补贴下生活,面里卧个荷包蛋,饭里扣点红烧肉。他做过几次家教,去学生家里替他补习一个月,月底结算,家长撇着嘴,从钱包里点出200块钱给他,还小声念叨:“哎,实在是挤不进X老师的补课班……只能这么将就下……”

桂鑫低着头,拿钱走人。他原本也可以继续挣扎的,从一个月200块挣扎到500块,成为小城里的“桂老师”,但他想起北京、上海的同学说,他们做一小时家教就是200块。

面对区域的发展不平衡,有人会泄气,桂鑫却被点醒。

他意识到,想做大,就得挑不受区域限制的项目做,比如股市,他形容当时的盈利模式是:“后来就干脆不卖股票软件,直接把手里的客户转化为自己的投资人,最高峰时期我代管的账户市值超过千万元,卖掉一只股票收益部分二八开。”

这么一个“闹腾”的人,毕业后理所当然地来了北京。那年碰上熊市,很多股票客户跟他说,我这里有很多煤矿,帮忙在北京找一些买家。因为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人开始低价收购资产,上市公司都在收购矿权,价格已被炒得特别高。顺应时势,桂鑫做起了矿权中介。

桂鑫为我详细描述了当时的“创业”场景:“我们在方庄子小胡同里租了个房间,说是35平,其实内部也就18平左右。拼命想找买家,还列了无数个表格,各种山西的、内蒙的煤矿,它的勘探储量、采矿权面积、品位、煤层厚度、报价多少,都列得非常具体,一家煤矿一份表格。当时我只是个信息的传递者,对买卖双方情况都不熟悉,还曾经把矿权推荐给国际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红杉资本。你别笑,从这个想法可以看出,我当时对风险投资一窍不通,红杉又是做什么的,哈哈。”

但时代会引导人成长。

十年磨一剑,2009年10月30日,伴随着创业板开市钟声的敲响,桂鑫觉得在国内做人民币创业投资(风险投资即VC)的机会来了,所以就开始筹备“维西资本”,英文名VCWILL采用VC和Will的合成单词,即VC将要来了。他一直坚信中国的创业板、新三板、科创板(筹)会像美国的纳斯达克那样铸就中国最伟大的科技公司,同时也会产生一批杰出的人民币VC。

「低调的隐形冠军」

2009年,刚毕业的桂鑫再度摸准了时代的脉搏。兴起了自己做人民币VC的念头。这个摸索的过程自然是艰难的,桂鑫回忆说: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VC怎么投项目,就找了各种项目推荐给各类VC,慢慢做起了FA中介的生意。”

桂鑫为自己构建的崭新的投资场景,出现在2013年。这两年,他每年平均投资2、3家公司,但投的项目与市场主流始终有些差别。他举例说,汽车后市场现在很热,被投的公司超过50家以上,既费脑又烧钱,他的视角转而投向“孪生领域”——二手工程车。

这是家工程机械的二手交易平台,市场规模与二手汽车相差无几,这个领域的无底价拍卖才刚起步,有约8亿的交易额。这个行业目前还是以线下场地交易为主,公司也在尝试线上拍卖与二手机金融。桂鑫很看好这个行业,立马投了1000万。

他同时还关注蓝领招聘,中国制造业的一个巨大难题就是招工,譬如富士康,招不到人,好不容易招到工,还跳楼了。白领行业有很多招聘平台,但蓝领就相对很少,58赶集但还都是广告模式,平台无法确认招工信息的真实性,也很难去落实工人是否入职。实质上,蓝领领域的工厂蓝领,招工产品标准化,富士康每天都在批量化招工。所以桂鑫对这个领域格外有信心:

“在欧美国家,蓝领的社会地位与收入与普通白领不相上下,随着越来越多80s、90s进入蓝领就业,新蓝领领域的创业机会也将会越来越活跃。”

桂鑫毫不避讳地公开自己的投资喜好:“我们比较喜欢找行业里的隐形冠军,比如我们投的二手工程车,可能在投资界大家对它很陌生,但在工程机械行业,无论是主机企业还是代理商讨论最多的创新公司。这就是我们偏爱的角色,低调、强劲、有能量。”

「投资人、发现者、挖掘机」

桂鑫可能是最不按常规出牌的投资人,他看过二手汽车领域超过20余家创业公司,却投了一家在工程机械领域做二手车交易的易极拍:

“汽车后市场是近些年VC重点投资的方向之一,但工程机械二手车领域还是一片投资处女地。对做二手车交易的公司而言,14亿人都是它的潜在用户,营销成本高,换车频次却很低,但是工程机械行业就截然不同,买二手汽车还有面子问题,但挖掘机是生产工具而非消费品属性,买二手挖掘机的更看重的是投资回报率。其次全国汽车的保有量是1.5亿辆,而工程机械车辆全国才600多万辆,更小众,也就意味着后市场不会存在那么多创业机会和公司。”

这也隐约透露出了桂鑫的思路——要炒冷饭,不挤热锅。作为一名投资圈的新人,他在一开始就意识到,得往偏僻处去,这过程中会有权衡也有犹疑,但渐渐的,在投资过程里,桂鑫完善了自己的理念:通过对热门投资领域的大量跟踪观察,找出对应或类似但偏冷的其他行业或公司。

桂鑫从来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所以他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新想法,譬如他对投资的蓝领招工APP职多多的解读:

“两年前,看过几个工业机器人项目,了解到随着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制造业工厂希望通过机器人替代部分人工,但同时也发现到企业招工难、工人流动性强的问题,而2.8亿蓝领招聘市场一直缺少一家互联网平台,所以我们投了职多多,今年累计成交4万人次”

“蓝领相对于白领的确更换工作的周期要短,但仍然还是一个低频行为,那些让工友装个APP就能找工作的项目在我看来都是伪命题,职多多在全国发展了300多家线下就业服务站。”

对社会这样细致入微的体验,显然是一个摸爬滚打过好些年的人才能说出来的。因为相对同龄人更丰富的阅历,所以桂鑫在看人上,也会有更老辣的眼光:“我认为创业的最佳时间是30-38岁,09年看创业板上市公司的时候,我就观察到一个数据,那些创业者普遍是33-35岁开始起步,38、39岁上市。创业原本是个极孤独、极其苦逼的事儿,但现在的创业,显然太过热闹了,你20几岁就出来创业。”

那,投项目时会特意针对创始人吗?

此时桂鑫反倒显示出一丝不羁:“还真没有太多的标准,就是关注行业,首先去看它的商业逻辑经不经得起推敲,第二是团队,看核心的创始人、有没有格局。我投资判断很慢,对一个团队的考察期通常要3-6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你能观察到它讲的东西有没有兑现,又经历了那些困难,是怎么面对的。就像是谈恋爱,得先相处一下,再做决定。”

桂鑫始终认为,做一个长期投资者,用耐心和低频投资,投资的过程不是被创业者说动,而是长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

他起于安徽的小城,野蛮生长在北京的胡同,对时代和国情,有着不同于精英式的理解。从他的投资案例里也能看出,这是个活跃的野心家、审慎的实干家,他不仅懂得商业逻辑,还理解市井人情,不仅有胆量往偏僻处走,也有情怀往这个国度的贫困线上走。

谈话间又依稀看到了那个年轻人,在拥堵的房间里,背负着重力一跃而起,想要抓住了那一束光。只是在跟资本的角力间,跟创业者的磨合里,桂鑫从费力抓光的人,活成了光源。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小米战略投资人蒋文:有内容,才任性

IDG副总裁张建斌:零失败率下的投资故事

精益创业精益投资:专访中沃投资合伙人易理华

海派投资⼈吴⽂蔚:人要学着给自己打折

创新工场陈悦天:二次元的造梦者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