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战略投资人蒋文:有内容,才任性

蒋文:小米战略投资人

投资案例:全民奇迹、纪念碑谷

投资阶段:早期、中期

投资领域:影视、游戏

他想打造的,是一个健康、全面的小米生态圈,这里面有精美如纪念碑谷的游戏,也有轻松诙谐如全民奇迹的项目。他还特意提到了一个词,叫“和光同尘”,就是把光荣的和渺小的事物,用同样的眼光去对待。就像他的梦想,是让苹果的中产阶级用户,农村的山寨贴牌机用户,都能在小米生态园里,找到他们喜欢的软件。

文/王雪 (局ju 微信号:jointheju)

「 出走的语音学博士 」

2011年,蒋文在香港中文大学念语音识别的博士,功课不多,成绩优良,就这么念下去,可能过两年就能评上讲师职称。

也是2011年,香港风靡着一款名为talk box的软件,你可以直接用它语音对话,免去了打电话的麻烦,也节省了话费。那年1月,该软件的ios版本面世,等到5月份,它就能支持安卓手机了。

哦,你想起来了,就是那一年,智能机开始普及。我们手里捏着的小玩意,从cell phone,进化成了smart phone。我那时高二,学校里当然没WiFi,上课时有男生忍痛用流量看澳网直播,女生拍照时对着美颜相机熟练地微笑收下巴。

还是2011年,一波创业公司崛起,投资人的名字开始流传于街头巷尾的咖啡店,App从小小的手机端腾空而起,沉默着改变了生活格局。后来我们用“移动互联网元年”来标注那个年份,概况了大脑对时代趋势的感性总和。

当然那年的蒋文并不知道风要起了,至少不确定。27岁的他只是很急切地想做些实事,来证明自身对社会的价值。在朋友的鼓动下,他回到了北京。

蒋文在北京做的,是一个叫“创业影院”的项目,它迄今仍是北京地区最著名的第三方创投平台。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电影院”,一位投资人提供了场地,蒋文和他的伙伴们,就把它打造成了创业者和天使投资等早期投资人项目展示、创意交流、高端演讲和商务合作的场合。蒋文记不清那两年到底做了多少场创投活动,他这样解释项目的意义:“当时创业潮刚起,创业者在找投资人,投资人呢,也想找项目,我们就想打破信息不对称的局面,做一个聚合地点。但光做中介还不够,我们还想输出一些有效经验,所以呢,常邀请一些投资人过来,帮正在路上的创业者学习基本的创投常识,掌握融资动态。”

可以说,蒋文一开始,做的就是个“非典型”的创业项目,因为要接洽大量的投资人,他得以早早地进入了创投圈,因为打造了第三方平台,他用冷静客观的视角,见证了许多项目的早夭和转型。举办活动的过程,也是他摸索行业规律的过程,可以说,打一开始,他就站到了leading的定位。

「有碰撞,也有蛮撞」

但“看”和“投”,毕竟是两回事。

在创业影院那两年,蒋文隐约窥见了互联网行业的全貌,但他知道,商业领袖们说的只是最简单最容易让别人理解的基本规则,而当你真的去执行和实施,真的去决策和深入思考的时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就像外行看一幅画就是一幅画,看不到画家背后付出的艰辛。

他渐渐认识到,和那些投资人交流的时候发现自己和他们都在云上,思维都是一个高度,云雾散去之后,他们下面踩着高峰,而自己根基尚且不稳。
辗转一番后,蒋文来到了小米创投部。

蒋文是个很典型的文科生,本科在华师大念中文,他有文科生显著优点:脑补能力丰富,整个人天马行空。他现在主投的是影视和游戏板块,侧重于内容,对于投资思路,蒋文的介绍是:“百分之49的技术分析,百分之51的情感认同。这个情感共鸣来源于对新的商业模式、创业逻辑的认可,甚至是一些无法言明的契合。”

因为主打早期投资,项目能提供财务数据很少,蒋文在衡量案子的价值时,更多的,是基于对人的判断,以及对事物将来发展的脑补。在经验的浸润,以及想象力的加持下,蒋文总能挑中那些或有长期运营价值,或能击中用户需求的项目。但到底什么样的案子能让他眼前一亮呢?

采访中一直咳嗽的蒋文嗓音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就是你跟这个创业者,还有他的团队接触的时候,你看他们的东西,看有没有能让你觉得很好玩,很有趣,甚至说……很惊奇,觉得这个还能这么做。你会跟创业者的灵感发生碰撞,这个bang一声,它本来就是很奇妙的,非常exciting。”他语速很快,声音绷得很紧,像是在给一个局外人解释,他是怎么样跟一个女孩一见钟情。

身为战略投资人,蒋文会碰上一些“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事,比如大学时代,他是南派三叔的死忠粉,读过整一套盗墓笔记。但小米投资部签下三叔后,蒋文成了他的partner,他们一同讨论怎么把一个天量级的IP,改编为电视剧或者游戏,怎么去迎合观众的口味,又不让老读者的幻想落空。在策划的过程中,蒋文时常会有幸福的晕乎感:“当时怎么能想到呢?际遇真是太奇妙。”
他很工整地,把运气,称之为际遇。这是文科生的自我修养,也是谦逊。

那只要激情就够了吗?也不是。投资人显然不会拿钱撒狗血,蒋文自认勤奋,他像烘焙师培养手感一样,培养对项目的直觉:“你要看足够多的案子,才会理清头绪,迅速分辨出这个可以,那个不行。通常我在投一个案子前,会把同一领域内的类似项目都过一遍,做好背景调查,看看这个创业团队之前有没有做过东西,反响怎么样。你一段时间不看就会生疏的,就会产生印象偏差,这不行。”

「生态不看 一时」

作为一名战略投资人,蒋文看待项目的眼光,比一般人温吞些。他说他考察的时候,会相对多维度,不追求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反而看辨识度,看可持续性,看是否对构建小米生态圈有所裨益。

蒋文提到他最近做的一个项目,采购海外影视版权,把国外一些优质内容带过来。这个事情很多机构在做,但大家都想挑最热门的,卡司最大的,蒋文呢,他选择了一些内容精良,但目前还在积累观众和口碑的片源。蒋文不急,他觉得质量把控比抢热门重要,觉得长期效益比短期收益重要,而输入好内容,比什么都重要。

那,挑选好内容的标准是什么呢?

蒋文认为是兼容并包。小米投资部投过很多接地气的项目,比如全民奇迹,一款风靡整年度的RPG多人在线手游,但他们同样也瞄准了艺人经纪,譬如复旦法语系毕业的尚雯婕。蒋文说,这两个都是他们重点推行的项目,风格迥异,期望却是相同。

他甚至透露说,最近他们看上的一个案子,是想把游戏做成电影的音效,把声光电都做到极致的恢弘。

这是要彻底洗脱小米的屌丝气质吗?

蒋文倒不这么想。他想打造的,是一个健康、全面的小米生态圈,这里面有精美如纪念碑谷的游戏,也有轻松诙谐如十万个冷笑话的项目。他还特意提到了一个词,叫“和光同尘”,就是把光荣的和渺小的事物,用同样的眼光去对待。就像他的梦想,是让苹果的中产阶级用户,农村的山寨贴牌机用户,都能在小米生态园里,找到他们喜欢的软件。

在阶级日渐板结化的中国,游戏和影视,或许是最“雅俗共赏”的东西了。蒋文想用优质的,有黏性的内容,来捕获各个年龄段和收入层的用户,这是理想,也是他在做的事。

作为一个战略投资人,他对短期效益并不十分敏感,面对所谓的“资本寒冬”,也表现出了一贯的温和:“有夏天才会有冬天,是上半年的创业潮过热,人们才不习惯现在回潮后的气温骤降。我觉得这是资本市场的正常调节手段,不必过分担忧。”

停顿了下,他又补充说:“如果你做的,确实是有价值的事情,那你就要相信你是在创造价值,不要被泡沫破灭的情形吓到。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也是在寒冬里,人们才能确认,到底是谁在为社会,烧一把有意义的火。”

这是蒋文对创业者的忠告,却也像自勉。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IDG副总裁张建斌:零失败率下的投资故事

精益创业精益投资:专访中沃投资合伙人易理华

海派投资⼈吴⽂蔚:人要学着给自己打折

创新工场陈悦天:二次元的造梦者

新浪副总裁葛景栋:门户不老 ,新浪更新!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