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精神:向互联网大佬的手机情怀致敬

一个胖子的天生骄傲

2015年8月25日,伴随着现场8000名观众一波波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那个微胖的熟悉的身影又矗立在舞台上。这位从头到脚散发着“人文主义关怀”的胖子就是这次发布会的主角:罗永浩。

文/李庆

那些听着他语录的少年们如今已经到了而立之年,新一波的孩子们早已经忘记了这个做手机的相声演员其实是个教英语的老师。“尽管校园里没有风,五星红旗仍然飘扬在校园上空”,少年桀骜不驯的他自小就显得不太一样。“通过干干净净地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地赚钱是可能的,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通过改变世界让人相信改变世界是可能的,即使是在中国。”自从锤子T1手机发布,老罗这种情怀便瞬间获得不论是商人还是用户认可。但是锤子T1这款散发着人文情怀的产品由于种种问题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而并不像个商人的老罗一直坚持着他的情怀,依靠着Smartisan OS的极致用户体验来证明着他的工匠精神,超过200项改进,虽然底层是安卓,老罗认为这完整的体验应该可以叫OS了。

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上,昔日西门子砸冰箱、怒斗方舟子、舌战王自如的那个老罗已经不再桀骜不驯,锋芒褪去,我们眼中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商人。千元定位、内存容量的定价差异化、1年无息贷款,瞄准了那些青春期想证明自己不太一样的孩子们。是的,他成熟了。发布会老罗始终幽默、自信,包袱抖得恰到好处的他从头至尾只说了一句脏话:“让那些嘲笑我们土豹子的人们去死吧!”。

“好的,如你们所知,定位千元内”。

“你们老说我们该有广告了,放心,马上就来”。

“我们已经获得天使投资了”。

是的,老罗缺钱,很缺钱,他需要告诉投资人:我们没问题,我们好着呢。船小好摆尾,千元机无疑是最好的快速收回成本的方法。他需要做T2,他需要有足够的资金,所以才有了今时发生T1赠送的300元兑换券单方失效事件。

互联网时代的手机模式并不止是在电商平台卖手机,核心的盈利方式已经从卖硬件转变成卖入口,严重缺乏互联网生态链的老罗只能先以卖硬件的形式生存下来。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要急于推千元机的另外一条理由之一:先有量。

不论怎样,倒是很希望这个充满了情怀的胖子成功。

红衣教主的产品经理搞机路

自从卖了3721杀入互联网建立了360帝国,搅局者红衣教主周鸿祎就一直不太缺话题。虽然身在互联网,周鸿祎的搞机情怀一直就没有停止过。2012年和2014年,360特供机经历了两轮折戟沙场。与华为、阿尔卡特以及各种中小型企业达成了特供机联盟,以为占有了互联网入口整合了线下渠道就是占有了天下,然而都是无疾而终,AK47并未帮他打下天下。痛定思痛,事后老周自己也总结了原因:互联网手机的关键点就是利用互联网模式,就是用户体验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手机只不过是生态系统的终端入口,真正的落地还是在于系统。

老罗发布会第二天,红衣教主就挑战般宣布了他第三波特供机。众媒体收到的邀请函就显示了老周孩童版的情怀:直接拿了个初代FC的手柄作为邀请函,文字中暗示其想玩场大的游戏。童心未眠的周教主还抄了个吃豆人在手机上当做logo。呐,这就是奇酷手机的标志了。

认识老周的人都知道,老周就是口无遮拦。放在朋友中,这叫豪气,放在发布会上,这是不合时宜。

“我经常在黑暗中插不进去,强行插,用力插,插进去了,充电头坏了”。

“只有孙悟空和苍井空有能力让它一会大一会小,我们做不到”。

“我们做了一个奇酷mini小电话,本来我想叫它‘小机机’,但是大家都反对”。

“有一个员工问我:周总你是从前面解胸罩还是从后面解胸罩?我说,对不起我没解过”。

这位互联网老总当着百万观众说出这些话后,惊得我半天合不拢嘴,恍惚间以为我身在淡水。

理工科生出身的周总在口才上虽然和罗老师相去甚远,但是还是以充斥着满口的荤段子来标榜自己的桀骜不驯。明知自己情怀不足,也不忘了强行拉着老罗上位了一把“昨天晚上你看到站在台上的是老罗,但其实是老周inside”。

发布会上老周也站在产品经理的角度上大谈有用、可用、易用,连如何勾搭小三防范老婆都替用户想好了。而对友商的态度,老周也是明目张胆嘲笑。

新发布的三款手机上,老周已经把360内置到了安卓系统和用户的中间层,名曰360 OS。老周一本正经的说:有我们在,你们会更安全。他说奇酷不卖CPU、不卖参数,而是要向苹果、华为学习,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

不管怎么说,曾经做了几年产品经理的笔者还是愿意老周做起来,用互联网思维给通信行业带来一些新的玩法。

一个博士的理想主义坚持

YunOS之父王坚博士在大家眼中就是那么一个认真得有些偏执的人。对于改变世界,也许王坚博士做得更脚踏实地一些。他信誓旦旦地说,他这辈子只会执着于两件事情,一是云计算,二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YunOS。那时候大家对于他的执着只是表示不可理解,这种超前的意识仅仅只是实验室级别而已。

“自主操作系统是一个听起来很好,看起来很美,但是真正做起来则是很痛苦,需要承受太多压力的事情”。

“过去很多公司都曾提出打造自主研发操作系统,但实际从未真正进入这个领域,只有阿里巴巴是在做真正的移动操作系统”。

2010年,基于Linux的系统设计开始了,王坚用他那份充满着理想主义情怀的热忱参与开发,甚至连界面、图标都要亲自建议修改。

2011年YunOS正式亮相,先后和不少知名厂商有过合作,中间也因为竞争关系,和某大品牌厂商的联合发布会在即将开始之际被突然叫停,好在这些好像都没有动摇过王坚走这条最难走的路的决心。在去年10月发布YunOS 3.0系统时,连工信部、科技部的领导都曾出席并致辞,而基于YunOS研发的PMOS获得公安部一所认可,也正是对其安全性的高度肯定。

不过,在王坚看来,这一切也又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做YunOS并不是国家任务,而是阿里巴巴企业的需求,阿里的初衷就是做一个安全的操作系统出来”。王坚感慨,大部分用户都不知道自己使用的手机里到底运行了什么东西,只有做过操作系统的公司才明白。安全是要一步一步、涉及到各个层面的系统工程,让国人使用真正安全的系统,不再让大家的手机成为“玻璃房子”。

不同的人用着不同的方式改变着世界,让我们享受着这个世界最美好的馈赠。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没有工匠精神的互联网思维,都是耍流氓

硅谷的人文精神和思维模式

工匠精神是吹牛,互联网时代需打磨“剑锋”

周鸿祎董明珠微博之夜惺惺相惜 大谈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遭遇品质产能双重危机 锤子还要买吗

五年乔布斯模仿秀:国产手机陷演技困局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