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小米扎堆低端: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冲动

昨日,锤子千元机品牌坚果发布,899/999元的售价让国产千元机市场又增加了一位强劲的竞争者。如果仔细看这两个月甚至是这一年来国产手机市场的大变局,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诡异的现象:

互联网手机厂商纷纷在低端市场销量大增,千元低端机在产品层面上甚至中高端机,成为名副其实的“真旗舰”。 以致于评测圈一直有这样一些笑话“小米Note被红米Note 2完爆”、“魅族MX 5被魅蓝Note 2反杀”。

文/吴俊宇 (公众号:深几度)

自媒体人康斯坦丁将这一现象成为——旗舰保形象,低端保市场,国产手机发展陷入畸形态势。但笔者更愿意将其看成,这是以小米、魅族、锤子为代表的国产手机“披着硬件厂商外衣,行互联网之实”战略的必然结果,靠千元机走量正是互联网公司追寻高估值的驱动力。

  小米、魅族、锤子的互联网本质

在魅族、锤子转型之前,只有小米是互联网公司。但在魅族、锤子从小而美转型追寻市场走量之后,从本质来讲,小米、魅族、锤子目前都是互联网公司。

雷军早在小米诞生之初就宣,小米所做的事情虽然依附于手机,但实际上却是基于互联网这个平台,小米目前是中国第三大电子商务企业,并且已经打造基于MIUI的移动互联网平台,手机只是一个载体。

从去年魅族转型时高层的发现我们也可见一斑。黄章表示,“MX4打算不赚钱卖”。在黄章看来,魅族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利用融资扩大规模,用规模发展互联网服务,用互联网服务推高公司股票让股东和员工得到回报。而李楠总结称,公司开始接触资本,改变以往通过自身产品利润反哺研发,通过融资提高发展速度;员工持股使得公司变成大众化、股份化的公司;从追求小而美变成规模优先。

锤子也是如此。今年1月份极客公园大会上,我们对锤子放弃过去的纯硬件路线,转型互联网道路也能窥见一斑。老罗在对话主持人张鹏时表示:

有大量的人希望用我们的操作系统,他们喜欢我们的软件超过硬件,这是我们非常高兴的,因为我们一直都是软件驱动的企业。我们甚至不排除授权一些厂商用我们的操作系统。

  狂推低端机背后的估值冲动

小米、魅族、锤子都转型互联网,那么问题来了。三者的估值实际上都是由软件出货量决定的。

作为软件互联网公司,估值都靠用户量,即出货量。大力气涉足低端机几乎成了必然之举。所以我们看到,小米、魅族的估值都是随着出货量的铺开而不断提升的。

小米保持着每年完成一次融资的节奏。几乎每一轮融资完成后,它的身价都会“三级跳”。2010年4月,雷军及团队、晨兴创投、启明创投投资创立小米;2010年底又完成一轮新的融资,投资方多了IDG,公司估值2.5亿美元,全年累计融资4100 万美元;2011年12月,小米获9000万美元融资,估值10亿美元;2012年6月底,小米宣布融资2.16亿美元,估值40亿美元;2013年8月,小米新一轮融资估值100亿美元。2014年,小米的估值超过400亿美元,与2010年时相比增长了160倍。2015年,小米凭借450亿美元的估值融得11亿美元,这一估值已经达到世界顶尖科技公司的级别。

从小米的出货量来看,2011年40万台,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2014年则为6000万台。我们从出货量可以看到,小米的估值增长曲线几乎是按照出货量的增长曲线同步上扬的。这里还有个十分关键的时间结点,2013年7月红米推出后,小米的融资和出货量走上了一个快车道。

另根据极客公园报道,小米的米3和米4都是在产品周期末段才突破千万台,最终的销量也不过2000万台。而千元价位的红米和红米Note都是发售后短则半年,长则9个月便突破了千万。目前红米系列销量已经超过4000万台。今年7月数据统计显示,红米2A三个月多的出货量已经达到了510万台。也就是说,小米的估值很大程度就是由红米系列铺开的出货量组成的。

魅族同样如此。2015年上半年魅族销量为890万台,同比增长540%,超过以往魅族全年销量总和。890万数据中,魅蓝6个月销量为500万台,销量占了大半。而从融资和估值来看,魅族2014年7月估值为20亿元,到了11月估值则为60亿元。黄章正式复出一年后的2015年2月,魅族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和海通开元基金向魅族投资6.5亿美元。这是魅族历史上第一次引入战略投资,融资额超过了小米手机迄今六轮融资中前四轮的总和。今年7月,魅族首轮融资已于6月完成,估值突破200亿元。而这正是魅族全面转型互联网之后的取得的显著成绩。

  中高端定位与低端走量估值的错位

互联网公司和高端之间的这种定位实际是相错位的。互联网公司走量必须价格压低,但高端又和走量的这种需求相违背。这种错位实际上也造成了目前国产手机市场中所谓的“旗舰保形象,低端保市场”的怪圈。

从市场现状来看,千元机市场正在向百元机下探,小米红米系列2013年原本799元的价格正在逐步下探到699、599甚至499。这样的局面同样蔓延到了原本各家默契坚守的2000元档位。今年4月,国产手机2000元档位出现松动迹象,魅族率先降价,小米、荣耀、一加等中端机价格纷纷下探到1500元左右价位,带了了国产中端机市场的集体跳水。

回过头来看昨晚的锤子。可以肯定的是,锤子科技推出千元机,转型互联网的背后,更多的还是投资人的驱动作用。

正如老罗在极客公园大会上说的:

我们现在的投资方,希望我们不要利润地去卖这个产品。所以,其实我倒不一定要横向比较他们跟我们的价格。而是当我不要利润的时候,跟他们的价格基本就差不多了。

在老罗嘴中,过去的那个专注硬件的公司变成了“我们一直都是软件驱动的企业”,锤子科技也成为了罗永浩昨晚说过那句话:披着硬件壳子的软件公司。

———分割线————

本文作者吴俊宇。慢几步,深几度。互联网产品观察者,只在灵感爆发时写作。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期待交流沟通。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张超:一场小米勉为其难的发布会

小米为何成功?参与感,互联网思维?别逗了

杨中奇:因为天生骄傲,所以不买坚果手机

盘点:中国武侠的商业价值经典案例

潘谈会:潘石屹、俞敏洪牵手为创业者服务!创业就是人生不甘平庸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