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慧:前中行高管加盟,乐视互联网金融怎么玩?

乐视应该是国内上市公司中最懂“炒股”的。

早在2014年3月,乐视网COO刘弘就曾公开表示,公司已悄然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且正在申请相关牌照。随后,乐视网的股价因此被拉出几个涨停。

文/李俊慧

如今,伴随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正式加盟乐视,担任乐视高级副总裁,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表明乐视互联网金融业务预计很快将正式面世。那么,此番利好又会给乐视网的股价带来几个涨停呢?

当然,乐视网短暂的股价变动并不是乐视布局或涉足互联网金融的关键所在,问题的核心在于,在前有蚂蚁金服(网商银行、芝麻信用、蚂蚁众筹等)、腾讯(微众银行、微信支付、理财通等)等综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模式,后有陆金所等众多垂直互联网金融服务模式之下,“新生代”乐视的互联网金融到底会怎么玩呢?

  布局:乐视旗下有两家公司与互联网金融相关

乐视最早是在2014年才对外披露布局互联网金融服务的,而乐视旗下最早涉足互联网金融的子公司或关联公司成立时间也发生在2014年。

截止目前,乐视旗下有两家子公司或关联公司可能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相关。其一为“乐钻易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2日,注册资金3000万,由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代表乐视出资,该公司号称是“结合B2B2C电子交易平台 P2B的互联网金融理念,提供电子商城、在线金融、社交圈子为核心服务产品,打造集现货B2B,B2C,供应链融资,抵押贷款等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平台。”

简单说,该公司的模式基于“奢侈品电商”向上连接奢侈品供应商、零售商,向下对接奢侈品用户,其中,对上游环节构建供应链金融服务,允许有积压库存的供应商、零售商可以将钻石作为抵押、置换物提供给乐钻易宝交易平台,平台将评估这些库存的价值,不仅能够通过平台向投资人集资,也可通过自身渠道以及线上线下的各种销售渠道帮助该供应商、零售商迅速出货。

不得不说,此玩法很有特色,既依托钻石业务帮助乐视拓展了高端消费用户,还依托此平台实现对钻石供应商、零售商金融对接,只是,不知道钻石产业链相关参与方是否愿意买账。

其二为“乐视财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28日,注册资金1亿,由乐视网直接出资。

显然,结合此前乐视网COO刘弘对乐视布局互联网金融的表态时点来看,此前,乐视筹划中的互联网金融主要依托此子公司或平台。

根据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支付业务许可证》),拟在全国范围内从事支付业务的,其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亿元人民币;拟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从事支付业务的,其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3千万元人民币。

由此可见,注册资金1亿的乐视财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应该是乐视布局互联网金融用于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主体。

那么,在乐视规划中,那些互联网金融业务会成为它们率先布局的重点呢?

  战略:P2P、理财、支付等均曾被乐视考虑?

2014年,乐视网COO刘弘在谈及乐视如何布局互联网金融服务时表示,类似P2P、余额宝货币基金的产品公司现在正申请相关的牌照,包括支付牌照也在公司未来的考虑范围之内。此外,现在的好几个互联网金融方向,都是乐视网考虑的方向,P2P的信贷等等这些,乐视网也有这么多好的产品,电影等等,这些都可以提供投资的机会。

简单说,此前乐视对于具体涉足那些互联网金融领域或方向,并未完全想清楚,只是概括性的参照阿里巴巴、陆金所等主流玩法,认为这些领域乐视均可考虑。

事实上,自7月18日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后,国内互联网金融业务监管分工及方向已经基本明朗,各大互联网公司势必加快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布局。

如今,伴随前中国银行副行长加盟乐视,执掌乐视互联网金融业务,表明乐视互联网金融的方向应该已经基本确定。

首先,从长期战略来看,乐视当然希望成为类似BAT这样的平台,手里既有银行牌照,也有第三方支付牌照,还有其他金融业务领域的牌照,将自己打造成创业板中的综合互联网金融平台。

但是,实际的情况是,银行牌照申请难度很大,短时间内恐怕大范围放开,相对而言,第三方支付牌照等其他牌照应该相对较易取得。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70家公司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其次,从短期战略来看,乐视互联网金融的重点应该是尽快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同时,加快取得类似小额贷款等门槛略低且与自身业务互补较强的互联网金融牌照。

此外,对于不涉及牌照管理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比如作为第三方网络平台,开展互联网保险销售,则可尽早开展。

站在乐视的角度来看,其号称有百万规模的智能手机用户、百万规模的智能电视用户,以及千万规模的视频用户,那么,乐视的互联网该如何打通此类用户或发挥规模用户的价值呢?

要知道,互联网厂商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务,如果对主营业务没有互补性,或者主营业务优势不能嫁接至互联网金融业务板块,那么,互联网厂商完全没必要趟此浑水。

乐视互联网金融业务中面向个人用户端的,就必须与前述用户实现良好互动,比如,面向手机、智能电视以及其他智能硬件或配件(类似超级枪王)用户提供分期信用还款服务(类似京东“白条”、支付宝“花呗”),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降低用户购买乐视硬件及周边产品的门槛。

当然,推出类似余额宝对接基金公司的纯理财性质的服务,也能让乐视网、乐视手机、乐视电视等乐视用户从中获利或收益,提高用户粘度。

但是,乐视在对接各类传统金融机构时,其用户量并不可与BAT同日而语,而这也势必在“实惠”维度成为乐视互联网金融的短板或抬高自身成本。

如今,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正式加盟乐视,势必在金融专业性、行业人脉以及金融风险控制等维度给乐视可能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带来实质影响。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互联网、知识产权及电子商务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邮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号:lijunhui0602,微信公号:lijunhui0507)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陈雨露:中国金融业如何适应新常态?

孙明春:应该如何看待互联网金融

揭秘互联网巨头做银行和金融秘密

“共享经济”与“普惠金融”:互联网理财启蒙

乐视贾跃亭:乐视在打造闭环生态系统,小米的内容联盟很松散

进军互联网金融?华为的金融谋划:让传统银行可以应对BAT竞争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