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超:一场小米勉为其难的发布会

1. “我们意识到了自己的卑贱,逃到哪里才能避开呢?只有逃向崇高借以逃避堕落!”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参加手机发布会的时候,心情非常的激动,雷老板翻动着一页页精美的 PPT,每一张 PPT 都展示了作为一部手机令人惊叹而又精致的细节,每一个组件都代表了当今手机科技的最高技术标准,每一个功能都是那么重要又让用户感觉到方便和实用,更忘不了雷老板发自内心的话语:碉堡了。

现场的每个角落都挤满了人,我还在纳闷现场的票数是有限的为什么还能超售如此多的门票呢,前排的人基本都是站的,所以有座还是没座没有任何区别。每一张青春无敌的米粉面孔中都掩饰不住喜悦和幸福,对公布的每个手机细节都抑制不住热情洋溢的赞美和激动,每当有惊心动魄的时刻就能挠动到持久不累的基点,忘我地呐喊:碉堡了。

我也被现场这热烈的气氛所感动,克制不住作为记者应该秉持的冷静和面瘫的反应,感叹着雷老板的每一位员工都为了这部手机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和汗水,心里想着,雷老板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黑呢。然后一边用着小米手机双手颤抖地做手机微博直播,一边小声地说道,碉堡了。

此时,坐在我旁边的数码版资深记者看了我一眼,我至今也忘不了他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着平静而又一丝无奈的眼神。在我和他四目交接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了来自宇宙深处的强大感应力,最终喷发出一股激发顿悟的尘埃。我就像米兰·昆德拉小说《生活在别处》的主人公雅罗米尔在偷看女仆玛格达洗澡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卑贱,特别想要逃离那个地方,可以能逃到哪里去呢?只有逃向崇高借以逃避堕落。

于是,雅罗米尔开始寻找生活在别处的崇高,而我的“崇高”就是像一个正常的数码记者那样用一张面瘫的脸去观赏着每一场数码产品的发布会,尽管他们自己玩的很嗨,但是对于台下的我(可能还有其他记者)来说,就像是一场秀,看起来有点搞笑而又有点无聊,因为带着工作所以不得不看的一场秀,拿着一份像热情浪漫的数字尾巴的编辑一样写出的热情洋溢、激动澎湃却又没有任何用处的新闻稿,静静地去等待会后相对更重要的记者群访时间。

  2. “相信我,再也没有比一年后仍然待在同一间教室,坐在同一个凳子上更让人悲伤的了。”

手机行业已经累了,这种“累”来自于高度的同质化。我觉得根本不必为哪部新手机看起来特别像借鉴了某手机的造型而争吵,因为没有任何的意义,所有手机的造型都在抄 iPhone,或者,三星。每一代的 iPhone 都能代表着持续一到两年的设计潮流,接下来就是各种借鉴、剪切、拼接当下以及稍早之前手机的各种设计元素,于是不论新手机怎么设计,资深的数码记者一眼就看出来说“它是 iPhone 的边框,三星的外形,htc 的下巴和 moto 的后盖”。

配件也全是雷同的,因为生产配件的就那么几家并没有什么太多的选择,这就和大家都买了乐高的积木,只是拼出来的样子不一样而已。唯一能拼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材质,什么 304 铝,太空铝,奥氏体铝,三氧化二铝,四氧化三铝,八氧化七铝……阳极氧化、一次成型、高度磨砂……反正能糊弄住人感觉到特别高大上(其实说实话真的也挺不容易的),那就对了。

“这个碉堡了!”

“哦。”

“美到窒息了!”

“哦。”

“手感如婴儿般肌肤!”

“哦。”

“你除了哦还能有别的话吗?”

“嗯。”

当台上的老板用尽各种方式宣传手机每一个碉堡的细节的时候,当台下的粉丝声嘶力竭呐喊赞美的时候,媒体区一张张面瘫的脸说明了一切,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即便它也在自黑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时候。

对于手机的外形及硬件,大家都已经累了,除了资深粉丝喜欢纠结一些更细节的参数的时候,更多人在看过新闻之后都会感觉“这个感觉每什么惊喜嘛!”“这个设计和某某某手机的设计好像啊。”“XXX是傻X”……然后买了一部 iPhone。

  不管你卖出了多少只手机,一旦增速下降的时候,外界就会觉得你的末日要来临了。确实,互联网公司的效率很高,但衰老的速度也很快,一旦出现战略失误或者旧有业务停滞不前,就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大家所耻笑,也会被“新生力量”迅速抢夺市场,以前再怎么风光也无济于事。新人哪里能听得到旧人哭,即便这些新人也逐渐变成旧人的时候。

  3. “没惊喜没有改变,我已经听了三年,我告诉外婆,我不需要改变。”

汉语真是能代表中国文化精神的东西,不管你做什么事情,只要你能够把握住语言的精髓,所有对你不利的事情也能够转变成主动和优势,甚至成为一种崇高。所以,当你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时候,我就说我“做自己”,“做到极致”什么的,以及“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如果它有改变了,这些什么“做自己”之类的就忘到九霄云外了。

小米已经好久没有什么令人惊喜的改变了,几乎都是对旧设备参数的升级,我想它不是不想改变,而是手机行业本身就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改变了。小米公司自己已经把“小米模式”玩透了,别的学小米的公司也已经把“小米模式”学透了,看着荣耀/魅蓝/nubia,以及 ZUK/一加/锤子等新一轮学徒的步步紧逼。小米多年前一穷二白闹革命,打倒了三星/索尼/LG 这些洋地主,却发现更多一穷二白的人也在闹它的革命。

红米 Note 2 有惊喜吗?你说有就有,你说没有就没有,对于小米来说,这更是一场无奈的升级,如果再不升级,那些闹革命的人就拿着更锋利的刀,更精准的箭,爬到已经占据的城墙里面,掠走曾经臣服于它的人民。

MIUI 7 有惊喜吗?你说有就有,你说没有就没有,对于小米来说,MIUI 已经是最后的优势,别人一时三刻没有办法跟上的优势。光 MIUI 700 人的团队就已经抵得上很多手机公司全部的员工数目了。“大字体”还是“妈妈模式”,都是对 MIUI 系统的补充,我想在出 MIUI 1 的时候,肯定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完善这么细的细节以及老幼病残弱这些弱势群体的感受吧。

  如果说外形和硬件是一座城池的城墙,那么操作系统就是软实力,当你发现几乎所有的城池都没有实质区别的时候,哪做城池让你生活得更舒适就称为了决定性因素。

不过就 MIUI 7 的新功能来说,这些修补根本对不起这么一个大型版本号的更迭,如果说这是在某个周五我收到了 MIUI 6 开发版的更新日志,我并不会觉得奇怪。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 MIUI 在 UI 上不能有太大的改变,那么一切大版本的更新都是徒劳的,而且那些系统的优化什么的,用户会说你造就应该这么做了,一点情都不会领的。

好歹你在你的主题库中换个主题糊弄一下也好嘛!

  小米也许会觉得委屈,我其实真的很努力的,光这些更新背后就有很多的痛苦和艰辛。确实你是很努力的,但是,有些事情注定只能在背后默默无闻,你再怎么拿到前台来讲,除了能够感动你数量有限的粉丝,再不会有别人关心。

  4. “希望是有所谓有,有所谓无的。 “

你也许会说小米还是有希望的。我突然想起来 2012 年外界评价苹果发布会“乏善可陈”的时候激动地反驳说:

苹果帝国在征战的时候靠什么胜利?一个是强大的武器,对手从未见到过的恐怖武器;另外一个是iOS灵魂的贯彻,完美,完整的哲学思想让帝国的每一个战士在硬件和软件的武装下无所畏惧,奋勇杀敌。可是,武器和灵魂不能一成不变,需要改进和升级。因为对手也在不断地学习和进步,它们仿制苹果帝国赖以生存的东西以达到收复领土的目的。如果苹果帝国自身不思进取,那过时的武器和落后的思想与敌人竞争是不靠谱的。

但是很快就被打脸了,三年内,苹果真的没有再出现“对手从未见到过的恐怖武器”,依旧在“苹果不断地升级现有的产品,把自己的剑磨得更锋利,把自己的盾修补得更结实,来迎接敌人的下一次进攻。”

所以还要说小米有希望,然我也不希望在三年后再被打脸。国内厂商学小米,小米学苹果,苹果不创新,小米怎么办?

希望有所谓有,有所谓无的,真的。

对了,作为一个数码版记者,如果你老是面瘫或者吐槽,你会收不到发布会的邀请函的。

8月13日

@ST张超 于 创见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办公室 (文/张超)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乐视贾跃亭:乐视在打造闭环生态系统,小米的内容联盟很松散

让我们准备祭奠小米帝国,请雷军带着小米重新找回自己

宋玮:黎万强一年后回归,小米还是从前的小米吗?

小米:雷军的情怀、技术的傲娇和试衣间的旖旎

为什么应该抵制“新国货”小米?

王冠雄:雷军会被90后“打脸”吗?

致青春:风口教父雷军的半生缘一世情

小米不再发烧 雷军能否重新制造“饥渴”?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