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扒游侠电动车的来龙去脉:互联网造车路漫漫

这个事情还是从头说起吧,黄同学搞这个电动车,大约是改了一辆二手酷派之后开始宣传的。跑了几百米,然后亮了一张设计图,就要造车了,时间应该是一年前。

文/maomaobear

我关注这个事情,是当时我在知乎关注的一个媒体人发了他的消息。我在知乎挂的签名是“懂点消费电子和汽车”。这些领域关注都有段时间了,写过一些东西,对于怎么造车好歹有点基本的概念。

所以,看到黄同学有个图就想要造车这个事情,还是惊呆了。恩,2014年,创投大跃进还到今天这么疯狂。什么身价6亿的哈佛天才还没敢出来。所以,当时看到这种设计个游戏图就敢造车的行为还是很超出认知的。

然后就找了黄同学的一些资料,恩,黄同学从上学的时候就不消停,干点什么都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在知乎回答的内容,其实一年前都写过。

这次, 我扒完了黄同学,一个黄同学以前的合作人主动加了我,告诉我,这两天他被刷爆了,都问是不是他把黄同学的历史抖出来的。

我2014年写的文章还是相对比较客气的,全文如下:

一、引子

今天在媒体上看到一个要山寨特斯拉的新闻,还发在大媒体,然后各家转载。大意是一个传媒大学的文科生黄同学要山寨特斯拉。

看了一下内容,这位传媒大学生之前涉足了5个互联网项目,然后去年10月决定造车。拿了300万的风投,买了两辆现代轿车,号称用铅酸电池改了能跑的车。然后就是一堆互联网思维的名词云云。

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创业没钱是不行的,所以我给员工2万的工资,来的人大多是互联网企业,还要做车机OS云云。

因为我个人对汽车和消费电子行业都有一定的了解,我知道造一辆传统汽车和一辆电动车的过程有多么复杂,感觉这条新闻不是很靠谱。整篇新闻只有一个图,所以就去搜索了一下。

二、一段访谈

首先,我去搜索看了一下主页,发现没有内容,是正在备案中。但是域名申请了,网页还没做有点说不过去,去年 10 月到现在有段时间了,按照黄同学创办公司的节奏,这段时间一个公司的生命周期都结束了,不应该啊。

看到这位老兄开过几个网站,我去搜了一下这个老兄的名字,结果这个老兄还是很有点意思的。

在不同的网站能搜索出来不同的结果。我们来看一下。

黄修源,2009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网络传播专业,大二时创办了“俺自己电子杂志专卖网”,大四进入豆瓣网担任兼职设计师,毕业前,番茄树正品鞋购物网站正式运作上线。

这是2009年一个采访的信息,里面提到:

刘思伽:第一个创业的项目其实是做一本电子杂志,给我们介绍一下怎么想到要做这个项目的?

黄修源:当时的时间是这样的,看到……它刚被Googe收购了,16.5亿美金,所有的web2.0都会觉得做分享是未来的趋势,当时我们就想说电子杂志那个东西很好,能不能做一个平台,大家所有人都能做自己的电子杂志传上来,别人也可以在这下载。当时觉得挺好,然后当时就做了。

黄修源:对,当时我有个机会见到高冉,他跟我讲说,这个东西做不成。当时我们就很有激情,就有当头一棍的那种感觉,特别特别沮丧,那一天觉得特别难过。

刘思伽:你有没有跟他辩论呢?你觉得能做成。

黄修源:我跟他讲了,我说我觉得这东西可以。然后他说,那你试试看吧。但是他之前的话已经说得很冷了,就很受打击。

刘思伽:文章当中这么写的“我走到宿舍,眼泪哗地就流了下来”,是吗,脑子里很乱。

黄修源:对,很乱。

刘思伽:从那以后还是坚持了一段时间。

黄修源:对,我们坚持了一段时间,坚持了差不多一年,可是我们的流量一直不高,然后来的人很少,后来没有办法就停掉这个东西了。

刘思伽:停掉的时候是什么日子?

黄修源:应该是08年五一的时候,我们就发了一个公告,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不更新了,我们之前想错了,但是我们还会找到合适我们的项目继续创业。

黄同学的第一个项目看来是没有得到投资,于是就有了第二个。

黄修源:一开始是想卖化妆品,但是我遇到了(篱笆网)他们的一个创始人,他们现在的首席运营官叫徐江涛,我就跟他说想做化妆品,他当时跟我说做化妆品做不到,隔了好几天我跟他说,你看做鞋可不可以?他说鞋的话,我还能想出不可以的地方,你可以试一下。然后当时我们就做了这么一家网站。

黄修源:豆瓣整个网页非常好,而且流量很高,你做了一个设计能够让好多好多人都能够看到,这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而且今年年初的时候,我爸还跟我说,你要不要看一套房子,在北京买一套房子然后就生活下来了,其实在做番茄树之前,那段时间我看过几套房子,考虑说认真找一份工作,在豆瓣就这样继续工作下来了。

刘思伽:爸爸妈妈,家里的家人都支持你这样的选择吗?

黄修源:其实我是先从豆瓣辞职以后才告诉我爸,才打电话说,爸,我辞职了。

刘思伽:到现在也没有买房子,是吗?

黄修源:没有,全部拿来做番茄树了。

刘思伽:你用买房子的名义把老爸手里的钱骗过来了。

黄修源:也没有。

刘思伽:然后继续投资自己的网站了。

黄修源:这不能叫骗,因为我跟我爸讲说,我们现在想做那么一家网站,买房就先缓一缓,我爸说你已经辞职了,这也没有办法了,他说家里能支持你的肯定能支持一点。

刘思伽:没有语重心长地叮嘱你你一些什么?

黄修源:没有,他打电话很火,其实。

这是黄同学毕业后真正一次创业,把家里买房子的钱投到了电商网站上。

三、创业历程

第一次那个电子杂志,其实网络文库上有一段2007年金色年华发表的文章,把黄同学的电子杂志作为大学生创业代表。这个虽然不盈利,但是没花多少钱,还坚持了一年。

第二个电商的命运悲惨一些,我没有找到网站,但是搜索到了一篇文章《B2C之番茄树停止运营的必然性》,这是2009年10月份的文章。看来黄同学这笔创业比第一笔倒的更快。

黄同学后来的项目还有“一首歌”,应该是个音乐网站,遗憾的时候百度搜索不到什么东西了,只有爱活里面有一篇文章。《“一首歌”创始人黄修源:给用户最好的音乐体验》,爱活网发文的价格是很贵的。传媒大学毕业确实知道传媒的作用,这个网站也拿到了风投,可惜现在这个网站搜索不到了。

之后是一个视频网站——积木网,这个还能搜索到,不过看视频的点击量比较可怜。

从项目看,黄同学从“一首歌”开始成功的拿到了投资,但是能做起来盈利的还没有,团队基本也是那批人。

黄同学还有一段访谈:

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你第一个觉得可以做的想法,被自己否定了,不知道做什么。那段时间,每天下午去地坛自己静一静;清晨5点才睡着,6点钟就会醒,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星期。有时整夜睡不着,第二天也全无困意,去把36氪所有文章翻一遍,整日整夜想项目:因为所有人都在那儿闲着,没有事情可做,我们不知道做什么,非常焦虑。

这是在做视频网站之前说的,后来焦虑的结果是去做了视频网站。现在去做特斯拉,不知道是不是36氪翻出来的。

汽车要做比网站难多了,不过宣传手法是通用了,所以我看到了新浪科技的文章,去搜索,就有了这篇文章。

四、娱乐化的风投圈和创业圈

风投上市这张饼是不错,但是真正要吃到不容易。天使轮可以随便来,到了A轮B轮就要看业绩了。像汽车之家、小米这样真赚到利润,交上税的并不是很多。

现在投资和创业都进入到了一个娱乐化的怪圈。你要获得投资,有什么技术,有什么积累不重要。而是要有足够的噱头。

这两天谷歌收购了智能家居企业,就一大堆智能家居的项目去给风投看;过两天阅后即焚热闹,就一堆类似的APP出现去找风投;特斯拉热闹,创业者就去做特斯拉……

大家也都盯着几个网站,创业者琢磨,我出什么项目,风投能喜欢,能给我投钱。风投决定的时间往往很短,看团队看人看热点差不多的就给钱。

为了风投而创业,拿到钱就行成了创业者的目的。这个项目的盈利前景如何?反正互联网你得烧钱,不烧钱哪有未来?

创业者团队自身的积累,对行业的了解,行业是不是真的有前景。这些东西在快餐化和娱乐化的创业投资中反而被忽视了。

汽车之家成功,它的进入时机,媒体经验(PC数码和汽车其实有很多相通之处,一个PC发烧友很容易转变成为一个汽车发烧友)都有优势。小米成功,离不开雷军七人团队的阅历,经验,人脉。

行业有机会、团队靠谱,成功的概率大一些。娱乐化、博眼球、创业者绞尽脑汁跟热闹,猜测风投喜好,钱用来在各种媒体发文博投资者眼球。投资者不研究行业,跟着眼球投资,这种娱乐化风气对创业投资都未必是好事。

这种乱象持续久了,投资者不会一直人傻钱多下去,投资会越来越谨慎,而真正靠谱的创业者获取投资就会越难。风投本身是鼓励创新的制度,如果这种制度被异化了,鼓励创新的作用也就没有了。

当时写,就对风投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表示了担忧,不知道黄一孟老板投的时候,看没看到这篇。

后来,黄同学在知乎拉到了黄老板,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然后就是这两天的撕逼大战了。

其实,我对黄同学的态度是一致的,知乎提到黄同学的问题不少,我经常有回答。这次黄同学搞发布会玩的有点大,我就多写了点。

一辆车,哪怕是电动车,也是众多零件组成的,特斯拉的零件还是比较特殊的,一辆车拿上来,哪些零件用了特斯拉,哪些没用,一拆变知。

黄同学是不是加拿大回来的,不好查。况且就是加拿大回来的,现在留学的这么多,你在不在哈佛的名单上,有没有同学,也不难查。

你的团队一共40几个人,几个是程序员,几个是做UI的,汽车专业的一共几个人,这几个汽车专业人几个是应届生,你这个团队的人有几个有驾照的?哪年才拿到的驾照?到底有没有汽车供应链的人?你在上海又不是没招过人,一查简历清清楚楚。这些人谁能干什么,他有前同学同事,一查清清楚楚。

有个游侠的合伙人和我讨论了半天,底盘自己设计这个话被底下汽车行业的笑话,我说句公道话,他对汽车底盘是什么概念都不知道,所以才会这么说,你们笑话他是不公道的。

一个ColorOS团队出来的,你负责UI行,手机硬件你都不靠边,负责汽车硬件,电路底盘都涉及。那李紫贵是不是能造飞机了,张璇兄和刘总是不是能造一加火箭了,做什么一加手机?

黄同学在某次集会上大谈超跑的弱点,然后被开这款超跑的大佬打脸。搞了这个项目,黄同学终于换了奔驰C。

昨天,微信看了篇文,叫《一个月前,我绝不敢把“无耻”用在创业者身上》,有点意思。毕竟忽悠风投的成本低,收益高,而且大概率找一圈,碰上一个仗义的或者有特殊喜好的(黄老板就挺喜欢电动车),一本万利。

昨天看风投的问答,说黄一孟老板投这种项目未必是坏事,可以千金买马骨,这种项目都给钱,好项目自然就来找他的,我其实是给黄一孟做广告了。

我这两天在和一个本地搞智能硬件的朋友聊。这位是技术类外企混了十多年,自己卖了两套房子当启动资金,拉了人马搞创业,有产品有市场有现金流水,讲故事当然也有。

他的前同事拉到了雷军的投资做了一款目前大家都知道的智能灯,我感觉他做的东西比智能灯靠谱,类似的项目也拿到过风投。这位老兄下周准备进京融资,不知道能不能碰上黄老板这种痛快给钱的。

万众创新这个事,还是希望别劣币驱逐良币,资本反正都是退出盈利,虽然不赚钱的项目资本也可能退出,为啥不投点对社会有益的呢?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葛甲:真正好用的智能汽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一个月前,我绝不敢把「无耻」用在创业者身上

疑云重重的“一亩田”,人性贪婪的理性失控?

刘雪松:网友为何扒“中国特斯拉”的皮

国产电动汽车造梦之旅:“山寨特斯拉”的滥觞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