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悬崖边上的粉红经济 需要一场自内而外的革命

最近在各大媒体上“粉红经济”被反复提及,被瞩目程度,一时无两。什么是粉红经济?粉红色是同志群体的象征,所谓粉红经济就是指由LGBT(女同、男同、双性恋、跨性别者的统称)群体的口味和需求而带动的经济。说起粉红经济,就必须提下曾经盛极一时的星巴克撑同事件。

文/同志没有圈

2012年,星巴克CEO在美国公开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受到美国反同性婚姻组织“全国维护婚姻组织”(NOM)抗议,这种抵制扩大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和地区。于是中国的同志机构、公益组织联合发起了“同志反抵制力挺星巴克”的行动,号召同志们去星巴克消费,并在其门店拍照上传微博,以支持这家公司的态度。

且不论断是与非,这些消费者自发的支持活动,给星巴克直接带来了业绩上的增长。也是通过这次事件,国内开始真正关注LGBT群体巨大的消费潜力。LGBT资本公司(LGBT Capital)创始人保罗·汤普森估计,中国的同性恋市场价值高达3000亿美元,仅次于欧洲和美国。看到这里,估计很多人肾上腺素分泌都骤升了,总理讲万民创业,这么大一片蓝海,我也赶紧投身粉红经济大潮吧。但实际情况如何呢?

  表面风光,实则危机四伏的同志社交APP市场

按照世界公认的数据,即同性恋人口占人口总数的4%至6%的比例,中国大概有7000W同志群体,其中男同4500W,女同2500W。一直很关注同志圈APP产品,简单统计发现其中同志社交APP占了90%以上。做的最好的一家男同社交应用在2年的时间内吸引了1500万用户,获得了硅谷风投公司DCM Ventures 3000万美元的投资。听起来是组很漂亮的数字,但抛开同志社交不谈,作为一个社交APP,2000W用户只是一个初级门槛。换句话说,同志社交APP中做的最好的一个也只是才勉强进了初级门槛,而且已经遇到了用户数量的瓶颈。其它的产品就不用讲了,尤其是女同交友应用,这种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做的比较好的几家,都获得了风投资金支持。然后就陷入到了产品更迭——烧钱圈用户——产品再更迭这个循环。包括投资方,更多关注的是微信、陌陌的成功案例,美玉在前,反而忽视,或者说刻意忽视了很多问题,都沉浸在做大上市的臆想中。基本所有的同志社交APP都陷入到一种惯性思维,因为拿到投资,不着急盈利,先做用户,到最后成为业内的No1了,再慢慢采集需求,沉淀做商业模式探索。但他们真的有沉淀做商业模式探索的机会吗?

我想没有人可以否认微信巨大的商业潜力,在2015年第一季度末,微信每月活跃用户已达到5.49亿,又是BAT嫡系部属。微信也一直在进行商业方面的探索,包括微信游戏、微信购物等等。但我们现在打开手机看下微信,朋友圈被微商广告刷屏,公众号被鸡汤文霸占,再加上新增的朋友圈广告。当微信越来越多的承载自身的盈利使命的时候,姑且不提商业模式探索的成效如何,单纯对于用户来讲,此微信,已早非彼时微信。如果现在出现一款和微信一样的产品,可以替代微信在我们社交生活中的作用,而且没有广告,没有垃圾微商,那会有多少人选择卸载微信?

我想没有哪个同志社交APP敢说自己用户比微信多,资金比微信雄厚吧。但兵强马壮的微信尚且存在这样的“中年危机”,更何况很多尚未成年的同志社交APP。如果只是一味的圈用户,不用心沉淀做好产品,深入挖掘核心竞争力,那所谓的“等积累了用户再沉淀做商业模式探索”就纯粹只是运营方自欺欺人的意淫罢了。

这样的商业模式下可能催生新的上市企业,但无法催生新的商业模式,因为换汤不换药,它还是程咬金的那三板斧,只是受众群体从异性恋变成了同性恋而已。而且在盲目扩大用户的过程中,会发生很多状况,比如春节期间涉及有人利用监管漏洞,在某个同志社交软件上非法贩毒的事件,就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只是一个小的缩影,其它潜在隐患,包括伪装同志实施诈骗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快速的发展固然能掩盖很多问题,但问题客观存在,如果只是盲目扩张,后果可想而已。可能还没等到做商业探索,产品就已经垮掉了。

  任何不以粉红出发的经济,都是资方掩耳盗铃的自嗨

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案例,年前有家公司做了一个形婚APP,并拿到了风险投资。运营团队的真实目标姑且不讲,但对出钱的投资方来讲,如何利益最大化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资方可能并不了解也不关心同志群体的真实生活状态,同志群体对他们来讲,可能也只是一个可以牟利的小众垂直群体而已。

从当下的商业角度看,同志圈的形婚需求一直客观存在,表面看来并无问题,反而帮助有需求的用户解决了形婚问题。但一个只要做过几天同志公益志愿者的人都可以很明显的得出结论,对整个同志群体而言,这个应用的面市,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从短期利益上讲,它的确满足了一部分受众的需求,但从长期看,这种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形婚越容易,越简单,那真正敢于出柜,勇敢做自己的人就越困难。假设你只要安装一个APP,找个形婚对象就可以瞒天过海,苟且偷生。那还有多少人会真正为了做自己,而去坚持和抗争。这样的应用越多,整个同志公益事业就越退步,直到重新回到柜子里。那个时候“粉红”都没有了,何谈经济?

  为别人做嫁衣?虎视眈眈的BAT

一直有个疑问,同志社交APP的存在意义到底在哪里。如果说是为同志群体提供一个交友途径,这个是无问题的,但只是这一个点,是远不足以支撑一个商业形态的。假设现有的这些同志社交软件翻山越岭的终于把市场培育成熟,但这时候BAT入局,那是不是全都为别人做嫁衣?这绝对不是杞人忧天,因为BAT已经低调表达对“粉红市场”的兴趣。今年2月14日,淘宝和Blued共同举行了一次活动,选出10对同性恋伴侣去美国洛杉矶结婚,阿里承担所有费用。腾讯则在为Apple Watch设计的版本中,提供了象征同性恋的“彩虹旗”选项,这也被外界解读为默认支持同性恋社交。

我们假设同志仅仅作为一个附加标签,逐渐被主流社会接纳,那么作为一个同志,如果我有交友需求,我只需要在QQ/微信上给自己增加一个标签“同志”,然后加入适合自己的群组就可以完成需求,完全没必要再安装一个同志交友软件。

做个简单的测试,假设我是山东人,我现在有交友需求。第一种方法,我登录现有的QQ,去QQ群里搜索“山东人交友”,很轻松的就可以找到几百个群组。第二种方法,我下载安装一个“山东人交友”的APP,然后各种完善个人资料信息,进行交友。很明显只要我不是实在闲得无聊,我肯定会选择第一种,因为:

a. QQ平台的功能和技术实力肯定是强过这个“山东人交友”的APP,在QQ上我能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

b. QQ平台上有更具黏性的社交网络,我的朋友都在这里,如果能在当前环境解决需求,我完全没必要舍近求远,再下载安装另一个APP

c. QQ平台上我的资料信息都很完善,我只需要一键搜索就OK,省去了重新完善资料的时间。

纵观整个世界的同志运动进程,同志群体被主流社会接纳,是大势所趋。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婚姻平等机构MPRME发布2014上半年婚姻平等辖区人口数据,统计表明,截止到2014年7月1日,全球约7亿2500万人生活在婚姻权利完全平等的国家和地区,同性婚姻合法化地区居民总数已超全球总人口的10%。

未来的某天,当我们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可能会说,我是同志,就像现在我们会说,我是山东人一样稀松平常。这个时间,或早或晚,但这一天,是必然会到来的。到那个时候,上边这些假设,都会变成现实。如果在这之前,同志社交APP不主动破局,那估计就只剩下被吞并or被坑杀这两条路了。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如何破局?我们解构分析下,粉红经济其实有两个关键词,粉红和经济。上文我们一直着重谈经济,那么粉红在哪里?

  “粉红”在哪里?如何打通粉红经济的任督二脉?

一直很关注同志公益动态,每年的6月是同志骄傲月,各种骄傲游行活动紧锣密鼓的开展。很多公益社团都在尽自己的力量去发声,希望主流社会能了解、接纳同志群体。同志平权,是大势所趋。但另一方面,这些大大小小的公益社团,基本95%以上的都面临活动经费严重赤字,募捐活动效用有限,志愿者招募困难的问题。

这些社团是真的在为了整个群体努力,他们真正关注同志群体的生活状态,关注同志群体在职场中是否遭受歧视,关注同志群体的婚姻平权,关注同志群体的将来。他们做到了“粉红”,但因为没有一个稳定良性的资金支持,很难扩大规模和影响力,大多数只能困于一隅。能做到像“同性恋亲友会”那种规模的,寥寥无几。

参照上面的论述,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单纯的粉红or经济都是行不通的。只谈粉红,很难持久,只谈经济,没有未来。那什么才是粉红经济的未来?既然商业不会为公益买单,而公益又缺乏商业的支持,那么如果这些坚持公益的人,可以自主解决资金问题,或者说可以自己探索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那不亚于打通了任督二脉,公益和商业实现双赢。

  现有粉红经济的商业模式探索太过单一,产品基本全部扎堆同志社交。社交虽然是刚需,但同志圈的刚需远不止社交一个,比如国外有公司就专注于同志旅游,算是商旅的垂直细分领域,一样做到一年上千万的纯利。包括国内也有些专注做同志摄影写真的工作室,为同志群体提供线下沟通场所的同志咖啡厅等等。而这些尝试,才是粉红经济真正的“实体”。

  真正的粉红经济,是一场自内而外的革命

真正的粉红经济,绝对不是靠几个社交APP,拉几家风投,就能撑起来的。真正的粉红经济,应该是一场自内而外的革命,而不应该是自外而内的侵蚀。谁说一定要等用户都圈好沉淀完了,才能做商业探索?难道必须要先做个QQ,沉淀完用户了才能再调头去做淘宝?很明显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这两家公司都做的很成功。

基于这种思路,最近很关注新上架的同志圈APP,希望可以看到跳出圈外的解决思路。有一款专注LES购物的APP在这方面做的不错。第一时间下载测试了下,这个APP也存在一些问题,包括个别产品特性不够突出,上架货品数量有待完善填充。但很值得称赞,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她们的商业模式是很清晰且相对正确的。至少相对于那些交友APP,是相对正确。

个人比较看好这种更直接的商业模式探索,定位在同志群体,围绕他们展开周边服务。不必烧钱圈用户,只要专心做好产品,好的产品会说话,而电商APP的运营模式经过前辈们的开荒,也相对成熟。并且因为真正为同志群体提供了优质服务,她们自然更愿意买单。那些公益团体,自然也乐得和你加深合作。如此这样公益之心,商业之脑,才是粉红经济从概念沉淀到成熟商业模式的路径。

粉红经济是一片新兴的蓝海,没人知道这片大海,有多深多广。只有围绕粉红群体开展的经济模式才能真正有更多扩展和前景。有意关注这块市场的朋友,可以加我私人微信(tzmeiyouquan,同志没有圈),一起探讨粉红经济的未来。也希望这场粉红经济的革命,能真正推动社会进程,让我们可以生活在一个更加开放、多元的世界。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腾讯QQ与华谊推出星影联盟 深挖“粉丝经济”

两个罗胖子,谁还穿着粉丝经济的道德底裤?

粉丝经济的爆发:从罗辑思维到乐蜂网

陈坤首吃螃蟹,开启微信粉丝经济模式 自媒体流口水

不懂社交思维,别谈粉丝经济!

海岛旅游电商泡泡海:“媒体化”的粉丝经济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