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健康方案:专业级移动医疗的新玩法

健康,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热点话题。以Jawbone和Fitbit智能手环为首的可穿戴设备的兴起,使人们越来越热衷跟踪自己的健康数据。可是,追踪却不等同于了解。如果要知道自己的确切身体状况,人们仍然需要去医院做检查,而看病难和不菲的费用常另一些人望而却步——从记录健康到真正得知健康程度之间仍然有着不小的距离。如何将两者相结合,让人们既能跟踪、又能自己更早地测量身体基本情况,仍然是健康与医疗之间不可忽视的障碍。

文/张小依妮

而现在,已经有研究在打破这一隔阂——在拥有全球最大的医学中心的休斯顿,科学家们正开发将健康与医疗结合起来的新设备,不仅操作简易而且量产方便,他们称之为: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量化健康方案)

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德克萨斯医学中心(Texas Medical Center)是世界上最大的医学中心,每年接收着来自全美甚至世界各地超过七百万位病人,其中还坐落着全美最杰出的医学院之一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紧邻这样得天独厚的先进资源,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作为美国著名的工程院校,这里的科研小组们也正持续为德克萨斯医学中心提供科技支持。

在可穿戴和移动设备大热的今天,莱斯大学电子工程学院的AshutoshSabharwal教授和他的团队们正与医学中心的专家们合作,致力于从用户可自测的健康入手,研究新型移动医疗设备。前几日,我有幸采访到Sabharwal教授,为大家这展示这一领域的最新进展,以及开发者们对新兴医疗方式的展望。

  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的产生:踩在医疗与健康的痛点上

  从移动设备,完善传统医疗方式

在科技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我们的现有医疗模式却仍然延续着与1960年代类似的方法:预约,挂号,去看病,再通过各种仪器检查患者的基本指标,进行进一步诊断。在这之中,一些无法在医院之外进行的检测成为了人们不得不来到医院的原因之一,而那些笨重又精贵的检测仪器,在为医院赚取了高昂的检测费用之外,也花费着不菲的维修费用和人力物力。

Sabharwal教授表示,从这样的背景出发,如果有病人自己在家就可以进行一些基本检测,直接带着结果去医院,便可以减少很多繁琐程序,节约治疗时间。而移动医疗设备就能很好地改善这样的问题,可以让病人在到达医院之前就能对自己的症状有很好的了解。所以说,医疗设备的移动化是医患双方对更有效的就医方式的期待结果——也是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产生的动力。

  从关注慢性病,切入可测量的健康

慢性病由于没有有效的预防方法以及现在的技术也无法根治,尤其需要长期并且定期的监测与跟踪,以控制病情和预防并发症,而反复去医院进行检查往往阻碍了人们及时控制病情。然而移动医疗设备的便携度和随时随地的专业检测则能够很好地改善这一现象。所以,糖尿病和哮喘这样的常见慢性病成为了Sabharwal教授的研究组在这一领域的主要切入点。

糖尿病已经困扰着人们30多年。患者平时只能通过反复测量血糖,通过血糖值判断自己的病情是否需要去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测,及时防治并发症。而在一系列的并发症中,眼部疾病首当其中,糖尿病人最终患眼盲的概率是普通人的25倍,并且病程越长,眼盲的几率越大。但是仅仅通过血糖值和患者的主观感受却不能有效知道眼球的健康状况。与此同时哮喘也是如此。一旦受到外界刺激,哮喘患者很容易发病,严重影响患者的行动能力和意识。所以,持续服药和根据病情及时调整药量,并且发现问题接受治疗对慢性病患者来说便非常必要。

于是,在ScalableHealth Initiative,从关注糖尿病人的眼部问题,到追踪哮喘病人的用药情况,研究人员正在开发相应的便携设备,让人们从简单地收集锻炼数据、消耗卡路里到能够真正衡量身体状况。提起目前的研究成果,Sabharwal教授表示非常愿意将现有的进展与大家分享,也希望能够引起业界对健康与医疗的关注,下文将简单介绍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的五项研究。

  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的现有研究

  1、mobileVision:可以测量视网膜状况的手持相机

通过相机和特殊的图像处理软件给视网膜照相,进行视网膜图像配准、融合和拼接,让人们在家也可以进行视网膜自测。对于视力下降和受损的人,比如糖尿病人,mobileVision能将“视力模糊”的概念量化为视网膜图像表现,让人们可以不用凭借主观感受和依赖医院里笨重又昂贵的设备,随时随身关注眼球健康。

  2、CameraVitals:在家也可以监测心跳。

在传统方法里,医院要监测病人的动态心跳需要让仪器和病人的皮肤进行接触,比如夹在手指的血氧饱和仪,和粘在胸上的心电导联球,它们的装取过程会对敏感的病人产生身体上的负担。而Camera Vital则不需要跟患者有任何接触,仅仅通过摄像和特殊的分析方法,就可以探测到皮肤颜色在不同心律下的细微变化,以此监测使用者的动态心跳。

  3、mobileSpiro:精确的个人肺活量检测。

肺活量不仅能反应人的基本体质,更是哮喘程度的重要指标。市面上的家用肺活量峰速仪可以进行粗略自测,但如果想要通过肺活量知道哮喘恢复情况,仍然要去医院做全面的哮喘测试。现在,MobileSpiro在测量肺活量的精确度已经达到临床标准,还改善了现有肺活量峰速仪中因为使用错误产生的误差,与之相连的手机应用可以对测量数据提供及时反馈,提供长期分析。

  4、mobileHaler:哮喘吸入器的智能辅助器。

哮喘每年影响着mobileHaler是一个低能耗的便携设备,能够被安装在哮喘吸入器外,通过相机和流量计拍摄用药情况和记录使用流量,更能用相关应用记录使用地点和时间,让患者能够衡量吸入药物的使用情况。

  5、MoodScope:从使用手机的习惯反映你的精神状态。

Scalable Health Initiavie相信,人们操作手机的方式能够反应心情。用户只需要对MoodScope模型进行一个月左右的训练,预测心情的准确率就能高达90%。

  专业人士眼中的行业未来

在新兴事物来临的时候,人们往往会考虑到对传统行业的影响。在医疗这样一个限制较多,专业性较强的行业里,移动医疗对人们健康情况的提高是毋庸置疑的,而它是否会对传统医疗有冲击,现有已经运作完善的相关产业,又是否会因为利润和产业结构的保障阻滞新的移动医疗设备发展,成为了值得关注的话题。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之前刊文关于医疗,我有一个互联网梦! 说:很多人乐观的估计了医疗行业的互联网前途,因为他们没有搞清楚,医院的核心医疗数据是不在线的,他们并不能在互联网上被获取,而不在线的数据对互联网来说就是没有意义的。那医疗行业的互联网是没前途吗?不是!是错估了!

从专业的开发者的角度,Sabharwal教授很认同移动医疗所需要的挑战,因为这意味着使用者需要习惯在这些专业的医疗设备上拥有主导权,不仅是产业的结构的转型升级,更需要观念与心态的转变。当然,他仍然对移动医疗持着非常乐观的态度,毕竟每一个行业在出现新事物的时候都要经历波动。并且在与健康相关的问题上,仍是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虽然现有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可以将一些医学仪器便携化,但这并不表明所有的设备都可以,所以并不会出现众多的移动医疗设备涌现冲击传统产业的现象。

所以现今,Sabharwal教授对移动医疗设备的定位在于对现有医疗方式的完善。它可以弥补人们因为无法去医院的不足,对因为技术和交通落后而无法得到检测的地区尤为有利,让更多人可以接触到专业的检测。值得一提的是,在Sabharwal教授的眼中,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的“Scalable”一词虽可以被理解为量化,可测量的,但它不仅表示着能够将健康如实地反应给人们,更代表着容易量产。Scalable Health Initiative的技术首先可以拉近健康与医疗的距离,而它们相应轻便、简易的设计,令这些设备随时准备在需要的时候进行大量生产,从根本上连接健康与医疗。

当然,回到健康与医疗的问题上,采访的最后,Sabharwal教授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你知道世界上一百岁以上的人口最多的是哪个国家吗?”“日本?”我回答。他笑了笑,“不是,是美国,日本是第二。在美国,90岁以上的人口正快速增长着。而他们之中,很多人并不是因为疾病而是因为自然衰老而去世。这说明了什么呢?”

我正思考着,Sabharwal教授便接着说。

“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该如何活的更好,寿命并不是靠治疗或者药物维持,平常生活中健康的生活方式更加重要。再好的药、再便捷的设备,如果人们不去及时服用和操作,也无法得到相应的效果。移动医疗设备的开发,不仅是一座桥梁,更希望能够让人对健康有切实的概念,才能让生命更有质量。”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BAT抢移动医疗先机:打造一站式医疗服务平台

足羽:BAT如何布局移动医疗?

百度总裁张亚勤:移动医疗要完成线上线下闭环

一位民营医疗高管来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挣扎

正心正举应用科学实践基地台州恩泽医疗集团挂牌

医疗的未来:谁主宰你的身体控制大权?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