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互联网创业新热土:消灭兼职“黑中介”

黑中介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虚假信息、拿钱跑路……继互联网租房之后,校园兼职市场也掀起了一股“去中介化”的互联网创业潮。

文/韩佩  来源:钛媒体

大学生市场已经成了一块肥肉:外卖起家于校园市场,分期贷押宝大学生市场,创业公司们紧盯着学生们口袋的那点钱,他们的消费欲望让创业者感到心满意足。

然而问题是大多数大学生并没有收入来源,他们的消费欲望和其消费能力并不是完全对等的。谁来帮他们赚钱?另外一类专注于大学生兼职的创业公司站了出来,他们希望可以帮助大学生赚钱。

校园兼职之痛

对于大学生而言,读书、社团、做兼职可谓是生活标配,校园里你随处可见“招聘兼职促销员,80/天”这样的小广告,一旦到了节假日,这样的需求还会变得更多。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统计数据,我国普通、网本专在校人数总量4428.3万,其中普通本专科在校人数达2468.1万。由于大学生素质较高、工作积极性强、劳动力又较为廉价,因此企业在有临时性用工需求的时候非常愿意来雇佣大学生,而学生往往也希望借助兼职可以提前接触社会、锻炼自己,同时还可以赚点儿零钱——两端都存在非常大的需求。

但由于传统的黑中介往往采用先收会费再安排工作,压价、甚至拿钱跑路的手段,让校园兼职市场变得信息极其不对称,学生的利益根本无法进行保障。

创业公司们瞄准了这个痛点,他们利用互联网信息透明的特点,去改造这个行业。在产品上上,有的承担了信息中介、有的成为了商家和学生的对接平台,有的则是传统中介积极拥抱互联网转型而来,高校市场高频、高客单价、市场潜力大的优势正在吸引着更多新玩家的进入。

“兼职猫”是较早起家于校园市场的一家创业公司,顾名思义就是帮助大学生找兼职。在其创始人成为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南海的“座上宾”之后,“兼职猫”迅速火爆,短短几个月,用户量翻了一番,并且完成了300万美金融资,也成为市场当中最先拿到A轮融资的创业者。

除了兼职猫之外,你还可以在校园市场里见到“探鹿”、“同学帮帮”、“一米兼职”、“职有我”等等一大堆兼职信息的提供平台。

这些创业公司大多本着去中中介化的目的,对企业和学生实行完全免费的模式,学生在注册账号时,只需要简单填写身高、姓名、性别、兼职经历等基本信息,即可浏览和接收到平台推送的兼职信息,这些信息即可以基于LBS推送,也可以进行个性化定制。

各家模式争奇斗艳

“我们经过市场调研发现,二三线城市的学生更喜欢做兼职一些,也因为二三线院校会更多点的原因,我们第一个开通的城市选择了郑州。”探鹿的创始人周文华告诉钛媒体,郑州、西安、武汉等这样的二线城市,高校林立,市场需求显然会更大一些。

兼职猫恰恰相反,其创始人王锐旭告诉钛媒体,他们更偏爱一线城市。二者产生对城市选择产生一定偏向的原因在于,这两家创业公司背后有着不一样的运行体系。

王锐旭表示,他们目前已经覆盖了75个城市,是市场上发展最快的玩家。而他们采用的是“轻模式”的信息抓取和分发,类似于58、赶集等信息展示平台,然后针对用户的浏览习惯进行个性化的推送服务。因其模式较轻,商家准入门槛也相对较低一些,但交易和服务实是在线下进行的,虽然这种模式复制的更快、跑马圈地之后的学生口碑和服务质量还是比较难以监管。

探鹿的周文华,则将兼职平台的发展,比作了淘宝。“如果交易是在线下进行,平台上没有数据把控的话,交易的服务质量是很难把控的。”他对钛媒体表示,探鹿在产品上加入了线上支付和双方互评的环节,希望构成“信息—服务—支付—评价”的生态闭环。而为了保证学生的利益,探鹿支持用户打工薪资随时提现,并且推出了先行赔付,此前九年中劳网(专注于蓝领招聘)的创业经验让周文华深谙临时工用工之道。

而同学帮帮、一米兼职采用的都是“深入服务”的体系,为学生提供“奶妈式”的服务。一米兼职甚至还提出了“保送”的服务,推出报名即可入职的活动,利用电商特卖抢购的方式,将岗位“卖出去”。

怎样留住用户?

尽管创业可以选择的模式众多,但信息筛选和保障用户利益才是最为关键的环节。黑中介不正是因为虚假信息和乱收费才被学生们深恶痛绝的么?

借助互联网兴起的校园兼职产品,在本质上仍然承担着“中介”的角色,但58、赶集的信息分发模式已经不能适用于当下的兼职市场,所以这些创业公司为了建立自己的信誉,就必须对商家的准入进行严格的要求。“先行垫付”、“事故赔偿”、“线上交易闭环”,这些都是创业公司想要获得信任而推出的服务。

此外,为了提高用户的黏性,创业公司们除了在数据方面努力提高岗位信息的匹配度之外,还推出了其他的一些功能。比如,兼职猫推出了“旅行兼职”,为用户提供各种旅游景点的客栈、青旅的义工招聘信息,抓住了“文艺青年”囊中羞涩、又渴望旅行的需求。跑跑兼职设立了社交板块,希望以高频社交带动用户活跃度。

从2014年底开始,这个领域创业公司频起。不过,市场仍处于成长的阶段,大多数公司也仅仅只进行了天使轮的融资。那么作为平台来说,对于服务双方都不收费,他们如何进行盈利呢,周文华表示,之后可能会针对商家方面推出会员增值服务作为收入的一部分。

另一个有趣的关联是,钛媒体此前报道过的“大学生分期”市场的众多创业公司(见钛媒体报道《银行抛弃的“大学生分期”,却是创业公司争抢的肥肉》)为了提高学生们的还款能力和欲望,往往会在提供分期服务的同时也提供兼职服务,而这类兼职服务平台恰好为校园贷的创业者们提供了优良的接口。

资本也表示了对市场的看好。如蓝驰创投的投资总监曹巍所说,大学生兼职市场少说有几百亿的规模,并且具有频率高、客单价高、利益链条清晰的独特优势。“从校园兼职这个高频点切入,纵向可以渗透到千亿级的社会兼职市场,乃至更大的蓝领招聘市场,横向则可以拓展到整个大学生市场,是为数不多的大风口,目前很多顶级投资机构都在关注。”他表示。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李克强鼓励大学生创业:敢为人先 跌倒了重新再来

陈九霖:剔除大学生创业的三重壁垒

京东Intel信息部联合启动智能硬件创新创业挑战赛 助学子创业

俞敏洪:大学生创业项目里95%没创新

曾响铃:创业者竞相追逐的校园市场其实是个坑

邓力,85后的创业中国梦

王小川自述:清华东门守望17年,我如何保持创业激情?

中国特色创业者:热衷平台,二次创业很少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