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毛一丁

优秀的前端工程师兼职比大熊猫还稀少。

毛一丁,是中关村里的老人,有多老呢?在电脑操作系统还是DOS的时候,也就是上个世纪7~80年代,能在满是英文字符的电脑屏幕上看到方块字,还是一件非常高大上的事情。

那个时候,学电脑约等于学打字。

那个时候,中关村还真的是个村子。

那个时候,在中关村街边的小楼里,聚集了一些来自各行各业的年轻人,他们想着要用自己的办法,让中国人也能在电脑上“能看能写”属于自己的文字。

这群人创造了数量众多的中文输入法,其中尤其以早期的UCDOS、依托WPS获得巨大声望的金山中文系统SPDOS、以及后期几乎一统中文输入法江湖的天汇中文输入法最为著名。毛一丁,就是当年天汇中文输入法的市场操盘手,也是中关村最早一批投身市场营销和推广领域的人。

那个时期,面对电脑这种完全不在传统认知范畴的洋玩意儿,国人充满强烈好奇的同时,也有成倍于好奇的自卑伴生。因此,中国人天生就做不好软件,等洋人做好了拿来用就好的说法甚是流行。这在今天看来实在可笑到完全无须辩驳的论调,在当时几乎就是舆论主流。关键是,那时还没有互联网,甚至家里有一部电话,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唯一的舆论阵地,就是正在野蛮生长的新兴IT媒体。于是,在大片的农田还没完全从视野中消失的中关村街头,那些蹲在电脑跟前彻夜编码的前辈码农们,在编程之余,迫不得已操起键盘,用自己做的中文输入法码字写稿,试图发出一点属于自己的,不同的声音。

毛一丁不会编程,也不是玩文字的出身。他是教武术的体育教师。但他好玩,肯学,脑子快,手更快。从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的太极码(一种生命期很短的中文输入法)开始入门,没多久他就成了中文输入法圈子里,最会说,又说的最好的那个人。于是,以他为首的一群毛头小子,与一直主导着舆论导向的衮衮诸公,以及包括微软、台湾IT企业在内的代言人们针锋相对,掀起了一场中文输入法大辩论。这场口水战,应该是中国新闻史上第一次完全起于民间,又回到民间的媒体大辩论。最终,虽然DOS的逐渐被Windows取代,老一代中文输入法市场从伴随大辩论而来的快速膨胀到逐渐消沉,最终消失在并不久远的历史里,但那次辩论的直接参与者们,却都借此成长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离开天汇的毛一丁,也加入了一个新的团队。那个团队的头,大家都叫他老求。他做的第一个产品,是在DOS下,用Bedug(一种纯字符界面的命令行机器代码调试工具)写出来的字处理软件。这软件叫WPS。老求,也就是求伯君做的公司,叫金山。他手下有几个得力干将,其中跟毛一丁搭档较多的一个,叫雷军。

金山当年在行业的影响力,一点不比今天的小米的差。但论IT行业对整个国民经济和大众生活的影响,那时却还近乎于开化早期的蛮荒时代。总是一个人摸索着干活,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那时的毛一丁很希望能找到在市场和营销方向对自己有帮助的朋友。说白了,就是找一些和他一样善于码字讲故事的哥们一起喝啤酒神侃。可惜的是,那时绝大多数的中关村企业里都没市场部这个部门编制。

企业开新闻发布会,请记者,发新闻稿这些动作,都是一个叫惠普的洋公司从国外带进中关村的。而这个公司最开始进中国的时候,居然还不是卖电脑,而是卖医疗设备的。

同样也是惠普的人,首次发现中国的新闻媒体那时完全没有独立新闻报道的概念,更没有主动报道行业、经济新闻的欲望。于是,为了刺激那些“懒惰”的报社记者更主动地刊发企业的“制式”新闻稿,惠普公司市场部门的人,“创造性”地发明了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物质刺激方式——给记者车马费。1990年代,大学毕业生到国营企业上班,一个月还拿不到100元人民币的实际收入。而北京这么大,打一次黄面的(北京最早期大规模普及的出租车,车型是面的)从城东到中关村,怎么也要1~20元。因此,一次几十上百的车马费,对记者来说,不仅必须,而且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诱惑。以至于,当时承接中关村发布会最多的友谊宾馆大宴会厅门口每天都会聚集一群揣着假名片冒充记者骗车马费的“会虫”。

好的东西,只要有人先做,从来都不缺追随者。市场营销这门新兴的学问传入中国,最先对此产生兴趣的,除了那些拿车马费的记者,就是当时正在风口浪尖上的众多IT企业。但是,毕竟这真的不是那种一看就会的“窍门”,而是一门真正的学问。因此,在毛一丁们还在迷茫中单打独斗,四处摸着石头过河时,另外一些有条件的巨头们,则已经开始尝试正规理论指导下的集团作战。

于是,此时的毛一丁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离开金山已经达到中高层的职位,到一家国产电脑企业的PC策划部,当了一个撰稿人。这家电脑公司叫长城电脑,这个部门的主管是陈良华。陈良华的名字圈外人很少有人知道,圈内人则直呼其博士而不名。当时村里流行的一个段子是,中关村里有很多博士,但只说博士连姓都不提的那个,一定是陈良华。

他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是长城PC策划部的创始人和组建者;

是那群还完全不知市场营销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年轻人的导师,虽然他自己也是在边学边尝试;是一家刚创建不久的公关公司的五个合伙人之一。那时大众提到“公关”想到的就是礼仪小姐,而这家叫蓝色光标的本土公关公司也还名声不显,远没有现在股市上那么万众瞩目。

陈良华和他的团队,在当时还为数不多的IT类媒体上,与长城电脑的直接对手联想针锋相对。一度全面压制联想的舆论攻势,成为市场标志性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断尝试,基本上奠定了日后一直现在,甚至延伸到互联网上的众多公关推广、营销推广的套路、手法和考核标准。用尺子量报纸上的文章版面面积,再按字号乘系数,衡量发稿成果。媒体按ABCD分类,最具有影响的按特A类算等等这些后来业内的行规,都出自白颐路东侧,气象局大院围墙外面,长城PC策划部办公

的那栋二层违章建筑里。那个时候的毛一丁,就是长城与联想对射炮弹的主要炮制者之一。可惜,好景不长。当两个企业的市场争夺处于焦灼状态时,长城电脑的老大却在1997年底,出人意料地整个裁撤了PC策划部,整个部门所有人员一夜之间全部失业。陈良华马上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为团队的每个成员安排出路。而毛一丁则有了自己的选择:学习的方法和方向已经掌握,剩下的就是看自己的悟性和运气。连邦软件连锁销售机构,成了他首次真正施展自己市场推广能力的平台。

在这之后,他操作了中国软件零售业第一个周期更新的榜单,连邦软件销售排行榜;中国第一个电子商务网站8848.net里,他担任的是市场营销的老本行;加入瑞星后,先颠覆江民杀毒,后驱逐国外杀毒软件,再进军企业级安全领域;这应该是毛一丁最辉煌的一次市场操盘案例,在他离开瑞星一段时候后,一个叫周鸿祎的人,用360免费杀毒,将个人杀毒市场彻底摧毁。但瑞星凭着在企业级市场上打下的基础,顽强地支撑到现在。

年纪渐长的毛一丁,不复当年的教武术时的苗条。但好吃,好玩依旧。走西北,去珠峰,下江南,跑南北极。玩吉普,DIY房车,甚至DIY别墅这样离谱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不光自己干,还撺掇着身边的朋友一起干。比如前不久刚离开工作多年的著名网站,加盟了另一个更著名非网站企业的某人,就是在去毛一丁的自建别墅吃饭时,一下掉进去,立马就在边上也自己建了栋房子。当然,名义上是自己建,其实到最后都是毛一丁给做的监工甚至设计。最近,老毛又招呼了一帮哥们,要团购房车。因为出去玩,总要花大把时间给老婆孩子找住处,太麻烦太浪费时间。干脆弄个房车,这样就可以撒开了玩了……

这就是我认识的那个毛一丁。

注:本文发布经过作者授权,如需转载需联系原文作者

来源:左林右狸 微信号:Left-Right-007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