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医疗业:互联网没那么容易进来

当互联网杀入传统行业的领地时,业务逻辑其实并不复杂,大部分时候是相同质量比价格,或相同价格比质量。在互联网低边际成本的技术优势下,这样的战术非常有效。例如,电商和线下商场比,很容易就做到了相同质量价格更低;叫车和专车的APP和招手即停的出租车相比,也很容易做到了相同价格质量更优。

文/理财实验室  微信公众号:理财实验室(微信号:MoneyLab)

那么问题来了,当互联网试图进入医疗行业的时候,眼望着患者和医生都怨声载道的庞大市场,相同的业务逻辑还能不能发挥作用呢?作为现在的医生家属,以及曾在宿迁医改时期对卫生经济学下过些功夫的小硕,认为这样原本很正常的市场化思路在极度扭曲的医疗体系中完全行不通,只能硬啃难题最核心的硬骨头。

  当前医疗市场最大的扭曲行为,是本应成为医疗体系金字塔尖的公立三甲医院们,成了不管大病小病都可以直接蜂拥而入的基础医疗提供者。

如果我们把医疗这个产品分为价格、服务和水平三个维度,就可以发现三甲医院的高水平医疗服务,被人为扭曲为低价格、差服务。很难说清究竟低价格和差服务究竟谁是因谁是果,但可以肯定的是,按照当前中国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工作强度,不可能提供患者心目中那种既费时间又费钱的优质服务。

近十多年来,很难让患者、医生和政府满意的医疗体系改革也证明了这一点。假设我们认为三甲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价格高服务差,那么民营医院本该可以实现相同价格下更好的服务,或相同服务下更好的价格,可惜扭曲的体系创造出了更为扭曲的结果,医患矛盾比十年前显著恶化。

莆田系医院提供了与三甲医院价格相仿的医疗服务,但整体医疗水平非常低,不仅差到高水平的医生不愿意和莆田系沾上关系,连莆田系老板也不希望自己的医院被贴上莆田系的标签,很多员工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为莆田系医院工作。

私立医院能够吸引高水平的医生加盟,提供与三甲医院相仿的高水平医疗,但是和睦家等医院的价格远远超出三甲医院,价格不太贵的深圳港大医院则两年就亏掉10亿元。单个病人享受的医护人员服务增多,自然感觉更舒心,但这样的高成本不是人口基数庞大的中国能够承担。

这就是高度管制下扭曲的医疗体系现状。没错,是有数量众多的病人哭喊着医疗费用太高,可惜在国家不增加投入补贴医保的前提下,被搞成基础服务提供者的三甲医院的价格已经被扭曲压低。低价格、差服务的结果可以看成一种国家强制福利。本该是整个医疗体系中承担各种难题的金字塔尖,被强扭成了基础医疗服务主力军,这样做的结果不仅导致三甲之外的基层医院全面萎缩,还为试图扭转局面的新入行者造成了巨大的障碍。

互联网进入医疗行业能够理顺这样的扭曲现状吗?从目前的互联网医疗项目看,最终落地仍然集中在开诊所上。从网上咨询开始拥有庞大医生和用户群的春雨医生,现在打算自己开诊所了;长期以来为医生服务并在医疗和生物行业耕耘的丁香园,也打算自己开诊所了;除此之外还有占据全国80%民营医院的莆田系,以及大量等着进入医疗和养老市场的内资外资,目标同样是开诊所。

  公立三甲医院是当前整个医疗体系的核心所在不去把三甲医院的价格、功能和职责理顺,无论是拉出高水平的医生自由执业开诊所,还是帮助现有公立医院成为高科技的智慧云医院,都没有办法让整个医疗体系增加供给,反而是更耗费人力的优质服务会减少总的医疗供给。在不打算对三甲医院进行实质改革的前提下,指望互联网等外部力量倒逼改革,恐怕只能在扭曲的医疗体系下创造出更为扭曲的结果。

医疗领域前途光明,这个市场大到让无数互联网企业和资本蜂拥而入。同时,这个领域又是如此让人捉摸不定,影响力巨大的长期政策难以明确,已经掏出真金白银的人也未必能看清未来的道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由计划生育政策加持的老龄化浪潮,留给我们改造中国医疗体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