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勇敢地去做一个少数派

我们必须,在自己的身上,干掉这个时代。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当徐小平像一只不老的皮球那样蹦上讲台的时候,“转型之战”千人大课的现场情绪顿时达到了沸点。

这位新东方前创始人、当今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天使投资人生于1956年,就在上台的这一天,与他同龄的汪国真去世。颇有点伤感而不失激越本色的徐小平,用沙哑的嗓音朗诵了汪国真的诗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慷慨激越的徐小平

“既然选择了互联网,便只顾风雨兼程”;

“既然选择了创业,便只顾风雨兼程”;

“既然选择了转型,便只顾风雨兼程”。

徐小平的激情演绎,让现场的1056位亟待转型的企业主,感慨而亢奋。

与徐小平同样年过五旬的另一位演讲者,是e袋洗的张荣耀。

这位从事了25年洗衣业的老创业者重新出发,硬是把最不起眼的洗衣店转型成了风投趋之若鹜的互联网“家庭入口”。

在他的演讲中,你听到的词汇是“流量”、“场景”、“万物互联”、“大数据”······

我问他,由荣昌洗衣店转型做e袋洗,原有业务如何处置?

他说,原有业务估值为零,一切从头出发。

张荣耀的现场演讲

最年轻的演讲导师是1979年出生的张蕴蓝。

由她父亲创办的青岛红领集团是最为传统的服装工厂,而如今,她新创酷特品牌,在公司内探索建立3D智能定制工厂,可以为任何一个人,七天内定制出一套高质西装,在零库存的前提下,生产成本只比常规西服增加10%。

这一颠覆性的大规模定制模式,引起了制造业很大的震动,同在青岛城的张瑞敏去红领学习了九次。

另外一个做到了大规模定制的企业是顺德的尚品宅配,他们如今每天为2000个家庭定制个性特异的整套家具。

与红领一样,尚品宅配做到了:零库存、C2B、生产线再造、组织柔性化、大数据驱动,以及超过60%的年复合增长。

同样的产业,同样的市场,同样的困境,却真的有人轰隆隆地闯出了别样的天地。

作为这堂大课的发起人,我知道,坐在台下的企业主几乎全数来自所谓的传统产业,其中,全国卫浴二十强的大半当家人组团赴深听课,家具业的前十大企业有一半派员前来,服饰鞋革业和中介零售业的企业主分别超过百人。

从他们的眼里,读得出渴望的烈焰。

他们需要鼓励起不破不立的勇气,同时,也需要看到实操见效的利器。

现场听课的学员

因此,在课程策划时,我邀请了淘宝、百度的高管刘博、刘伟,他们从BAT的角度给出了建议和实例,我也邀请了吴声、刘润、曾玉波、金霞等互联网策略家,同时,我更邀请了四位来自传统产业的实践者,由此构成了系统性的授课体系。

两天课程,几无中途退场者。

此时此刻,“恐惧”是最大的生产力。

此时此刻,转型是真实的,升级是迫切的,

在两天的“转型之战”大课中,到会的一千多名学员仿佛参与了一场脑洞大开的头脑风暴游戏。

如果,你有一条年产500万台冰箱的生产线,能否为我定制一台冰箱?

如果,你是生产床垫的,它与互联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是生产洗衣机的,它有可能成为服装的导购员吗?

如果,在你生产的皮鞋里装进一块芯片,它会产生哪些功能?

如果,你生产的衣服能够测出我的体温和卡路里消耗,它还仅仅是衣服吗?

如果,在你的汽车里装进一百个传感器,它将分别衍生出哪些应用?

如果,有一天,你的车间主任是智能机器人;

如果,有一天,你的眼角膜是用3D打印机做出来的……

如果,我说的如果,

都是现在,

而不是未来。

| “转型之战”大课现场

因此,没有传统的企业,只有传统的人;

因此,互联网+不是一次营销变革,而是一场要素突变式的生态革命;

因此,没有技术升级的转型,是一场“死亡之旅”。

两天,在现场的我,颇多感慨。

就在一年前的5月8日,我以《骑到新世界的背上》开题,创办吴晓波频道。

一年以降,无数次在犯错中彷徨,在沮丧中重振,饱受转型之苦,却也试尝转型之甜。即便是此次“转型之战”深圳千人大课,也是硬着头皮小心求证,壮着胆子大胆试验。

吴老师在现场认真聆听转型观点

转型的时间窗口,绝不会一直开着,也许三年,也许五年,物种突变,天地焕然一新。

正如汤因比所发现的,每一个文明都是在异常困难而非异常优越的环境中降生的。挑战越大,刺激越强。在一个处于突变状态的环境中,多数成员被训练成机械的随波逐流者,唯有少数分子,敢于自我清零,勇于破坏和冒险突围。

在转型时期,我们只有勇敢地去做一个少数派。

我们必须,在自己的身上,干掉这个时代。

——2015年4月27日下午,

写于深圳赴北京的CA1368航班上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