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君:西子湖畔,那所别样的“大学”

农历三月,西子湖畔。

落日的余晖洒向断桥,青翠的杨柳随风摇曳。湖面上的水雾将远处绿莹莹的山峰完全包裹住,像是宣纸上油墨画的浅浅水迹,远远近近、虚虚实实。整个西湖诡秘的像是魔术师,似乎一瞬间就将天下的美景尽收怀抱……

三月的西湖,瑰丽万千,但这一切却没有让任何人感到留恋,因为在同一时间,一所由马云创立的名为湖畔的大学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令人神往的大学

湖畔大学,听起来就令人神往,加上是由马云开办,这些关键词的组合,即便不能感动中国,出现在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因为,在中国大学已经几乎成为笑话的情况下,太需要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去开办一所大学,去影响和培养中国真正的人才。

马云绝对符合这个标准,一方面出身老师的他对“为人师表”的情怀绝对不会比罗永浩少,另一方面,马云的社会地位以及成功,可以让他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大学的弊端。更重要的是,如果马云开办大学,那……就算不能真正的开一所全方位的大学,开一个专门培养互联网人才的大学也行吧,阿里巴巴有足够多的具有实战经验的老师,同时学生有着广阔的实习舞台,一出门就是经验丰富的牛人,再也不用愁没有经验找不到工作了。

但是,就像是所有的故事,穷人终究很难梦想成真,想象也只能是想象而已!

就在一个多月以前,包括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微微拼车董事长王勇等36位学员接到“录取通知书”,通知书上写到:“非常荣幸能够邀请您正式成为湖畔大学第一届学生,与校董共建这所属于创业者的大学……”

至此,万众期待的湖畔大学正式开班授课,马云也正式“晋升”为马校长。不同的是,这所大学跟大家想象的似乎不太一样……

首先,这所大学校董的阵容空前豪华,除了马云之外,郭广昌、史玉柱等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商业大佬均在其列!看到这些名字,很容易让人有一种“时空”的错位感,这究竟是一个商业会所,还是一所大学?因为,实在没有老师啊。凑巧的是,如果查看湖畔大学的前身,是一个叫“江南会”的组织。呃……

其次,这所大学招收的学员也异常严苛,三年28万的学费、创业3年以上、团队超过300人……千万不要误会,这不是招聘老师,而是招收学员的标准。再看下首批学生的名字,王利芬、王勇……是不是也是声势浩大?用招聘老师的标准录取学生,嗯,希望我没理解错,大家想象中的平民入学,还是洗洗睡吧。

最后,这所大学的课程也非常奇怪,进来先学“马云语录”,然后开始学习做“木琴”,对外号称是“培养情操”。这有没有像是拍电影啊拍电影,进少林寺,先不教你武功,砍柴挑水先来半年,打下基础。这……好强烈的穿越感,没有实习,没有互联网知识,做-木-琴!大师之所以称为大师,因为套路都是一样的高深莫测,凡人只配跪下聆听。

除去这种与大家想象中的天壤之差,湖畔大学还包含了一种让人难以琢磨不透的情愫,但这种情愫与前者相比,既没有那种没有迈进大学之门的向往,也没有对过去时光的回忆,相反,这种情愫让人隐隐约约的感到一些不对劲,似乎对于湖畔大学来说,实在是……不像一所大学。对,就是这样,不是一所大学却被称之为大学。

现代文明的发展将很多之前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进行了重新定义,最典型的莫过于一些像喜大普奔、十动然拒之类的文字重组,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对于“大学”这个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有神圣含义的词是否也有了其他的意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释然了,大家也不会抱有那么高的期望了,原来是一场误会……

圈子文化荡漾到湖畔

在平静的湖面上丢进去一颗石子,由撞击而产生的波纹围绕着丢入石子的位置,一圈一圈的迅速荡漾开来,由小极大,从远到近,直至湖畔。

一如这些湖中的圈层,湖畔大学套用了“师生共建”的理念,就像马云所说,首批的36名学员,除了没有股份,其它什么都有。在《水浒传》中,像宋江这样先见之名者在招揽好汉的时候会特意挑选一些例如卢俊义、关胜之类具有江湖号召力的人物,同样,湖畔大学同样也有一个类似的规定,“之后的学员想进入湖畔大学,必须有这36位学员或者8位校董的推荐信。”

这意味着,如果你在未来想要成为湖畔大学的一员,就必须跟44位大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想都不要想?这是在教学还是交友,值得深思。但不管怎么样,马云给自己的门徒制订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子收徒,徒收孙”。可以预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马云门徒将会开始迅速的开枝散叶,一个以马云为首的圈子文化正式成型。

中国社会确实有各种各样的圈子文化,包括曾经我们认为的大学在内,都无法避免。圈子有着让人难以撇清的吸引力,学生会、入党、保研等等,这些确实有太多的圈子问题……但,这绝不应该是圈子文化走向校园的理由。如果一所大学,原本就是以某人的意志所建立,或者说原本的招生理念就是曾国藩式的“同族”方式,很难想象在未来这所大学会是什么样子。

马云门徒的影响当然不会仅限于对大学的“定义”,互联网曾经被认为是最干净的一块创业领地,因为它更多的倚靠于技术、产品,但随着互联网的向前发展,资本、资源之类的元素会越来越多,再加上无所不能的互联网+,这种纯净已经在逐渐的消失。一个帮会性质的组织,绝对会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有绝大的优势。

马云说过,希望湖畔大学能培养出真正的人才,但是,这种圈子文化本身就是在扼杀创新,压制新兴势力,维护自己统治的方式;马云还说过,希望湖畔大学能够延续300年,很难说这是不是一种在功成名就后对身后名的追逐。

看脸的时代绝不仅仅是说你需要有超高的颜值,更多的意思是你的脸足够的让大家熟悉,大家肯给面子。No,这绝对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形态。如果我们不能改变现在大学的形态,那么一个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是,我们也不应该将现有的形态拉向更为黑暗的深渊。

一群人去草原看狮子,导游告诉大家狮子很凶猛,一定要注意安全,并用车子拉上一个大的铁笼子。游客们感到好笑,一个笼子怎么能把所有的狮子都装进去。导游回答说,不能把所有的狮子装进去,但可以把游客装进去。我们宁可不要这种马云式的颠覆,维持现在大学的“肮脏”。

领袖风范的延伸

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上,与很多现在大佬站在“风口”误打误撞获取成功不同,有三个人在开始之前就有着绝对的战略前瞻:

第一个是马云,他将互联网的理念带到了中国,并且先后布局了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等多个战略性平台;第二个是陈天桥,他将互联网实现了变现,让中国互联网真正用铲车挖掘到了金矿;第三个是张小龙,他在QQ几乎垄断国内社交软件的时候,让微信横空出世,并且逐渐将虚拟社交转为现实社交,将生活搬到移动互联网上,打造真正的移动生态。

这三个人对于互联网发展的布局,每次都会引发无数人的跟风,而在这三个人中,相比目前折戟的陈天桥和委身腾讯的马化腾,马云的主导力和影响力无疑是最大的。

之所以说这个,就是因为考虑到这所湖畔大学会不会引发其它人的跟风。

众所周知,BAT的竞争目前如火如荼,这样一所以马云为中心形成的圈子,在未来势必会成为竞争的资本之一。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未来各种优质创业者都是马云门徒,百度和腾讯请问从哪能弄到优质资源。要知道,现在BAT可都是在走横向收购的路线。

一旦湖畔大学稍后成就,百度、腾讯、华为、小米……一系列互联网公司势必会仿效,那个时候,互联网的发展,圈子的从属关系一定会临驾于技术、产品、用户的因素,到那时,就像是“冷战时期”的核威胁,所有的人都会束手束脚,世界不会留下空隙给不站队的人。请问,到时候创业者应该选择上哪所大学呢?

领袖的作用到底有多大,一面镜子?一个旗手?像是蝴蝶效应那样,只不过,领袖的振翅,将会带来的影响会被无限放大几千万倍。相信谁都不希望进入一个只有在《红与黑》中才会出现的世界——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中,你不仅仅需要努力,更需要像于连那样,不停的攀附,谄媚,让整个互联网圈屁味飞扬。

Cheers!恍惚间看到了三年后湖畔大学第一届学员的毕业典礼上,已然有点微醺的马云带领着所有的校董和毕业生聚集在比现在还要美丽的西子湖畔,看着岸边的华灯倒映在湖中,西湖犹如一个可以吸纳所有荣光的宝镜,包括月亮也无法与之争锋,心中也不禁洋溢着一种自豪感,于是带头举杯:

“祝贺各位成功毕业,喝完这杯,大家都是好兄弟好战友,以后共同发财!”

文/杨君君(微信yangjunjun420)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关于青春 他是这么说哒

    马老师说,希望阿里巴巴发展102年,按照这个来算,阿里巴巴现在也才像个17岁的年轻人,有冲劲,有想法,但是也有很多的缺点。十七岁有很多的问题,也有很多前景。但这些前景需要自己不断努力改变自己,迎接挑战,解决问题才能形成。

    马老师说,阿里巴巴基本上由年轻人组成,在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在不断挑战、不断创新、不断创意,又不断重复每天很细碎的活。

    马老师说,加入一个公司,坚持五年,运气好,找到一个很残酷的老板。年轻的时候,就是找到一个管理很严格、风格很明显、要求很高的老板。

    马老师说,希望年轻人工作十年,他的收入和回报、人生的经历和体验相当于其他人的三十年。但付出的十年里的代价,也要相当于别人的三十年。要让年轻值得。

    --2016年3月马老师给新的小伙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