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台乱战:音频版权的野蛮时代将结束

文/举个栗子

如果不是这次互揭老底的撕逼大战,也许网络音频的版权问题一直会停留在真真假假,互喷口水的阶段。

整个故事回环曲折,堪比反转剧。4月17日,多听FM被NewRadio播客因版权问题控诉而下架,荔枝FM也下架了,其自称控诉者是喜马拉雅FM,后者认为前者传播其重金购买的郭德纲相声。

故事还没完,去年喜马拉雅FM因著作权问题被央广之声告上法院,且最终支付赔偿。而蜻蜓FM被考拉FM起诉侵权其版权节目《二货一箩筐》和《野史三国》。

乱么?昨天,喜马拉雅FM又跟多听FM因为一款车载“随车听”硬件产品掐上了。多听FM认为喜马拉雅FM抄袭了其产品。

很快,一篇关于喜马拉雅FM利用各种手段ASO(苹果商店优化排名)的内容在知乎上被热评围观,文章指出喜马拉雅利用改名字、更换运营商、刷评论、刷流量等各种方式在苹果体系内刷存在感,导流、增加用户。这样做的结果是,即使用户要搜QQ视频,万能的喜马拉雅FM都可能进入榜单。这种做法堪称App Store作弊大全,可惜很多Bug已经被修正,无法再使用。

言归正传,据公开消息显示,本次口水战层级之高前未所有,各个公司负责人利用微博、朋友圈作为阵地互相站台、骂架,更呈现出纵横捭阖的战国态势。让人仿佛看到了血海厮杀的团购时代,或者群魔乱舞的视频网站PK时代,当然,音频产品因为涉及到版权,跟后者更像。

争来争去,大多落在版权上,所有的FM产品都想发展,但并不是都愿意为版权买单,至少目前是这样。而随着版权问题逐渐浮出水面,野蛮生长的红利即将用尽,网络音频的版权野蛮时代应该有结束的迹象。毕竟,之前很多网络音频产品版权意识薄弱,是因为其品牌区分度低,影响力不够大,被侵权方甚至懒得追责。但这些会慢慢变成历史

不知掺水几何,蜻蜓FM与喜马拉雅FM都对外宣称其用户已经达到1.5亿,二者百度搜索指数也相差不远,二者比其余后来者品牌占据了暂时领先的优势。

该打的仗要打,该喷的口水要喷,但随着行业发展和参与竞争公司格局的逐渐成型,所有的网络音频产品都应该意识到,版权问题将越来越重要,原因如下:

  第一,尽管会经历动荡,波折,但任何一个行业最后还是需要走入规范化发展,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当年视频网站大战的时候,位于三流地位的乐视网有先见之明,以极低的价格囤积了一批版权,等其他视频网站反应过来必须购买版权的时候,乐视躺着赚了版权分销的钱。当然,历史不可能一模一样回放一遍,但随着传统广播电台影响力降低,网络音频势力的崛起,正规化是必经之路。

  第二,从媒介本质来说,只有持续提供有价值的内容,才能取得持续关注,即所谓内容决定受众,受众决定价值,然而好内容终究是稀缺资源。目前,业内领先的内容生产人大部分还是在传统广播电视系统、部分业内品牌人物手中。

只有通过购买版权才能获得这些好内容,才能给用户提供持续的吸引力。如果能有幸购买一个爆单就真是拣着了,比如乐视依靠甄嬛传吸引了百亿流量。

  第三,自媒体是一波内容红利,但最终要走向专业和商业,届时版权同样会成为重点。自媒体的兴起让很多平台有了不需要版权也能生存的错觉,但这波红利同样会成为历史。

如果内容生产者没有收入,肯定无法持续生产好内容,如果内容生产者做出爆品,成为品牌,那么自媒体将转型为郭德纲这种类型的产品,平台同样需要为其影响力买单。

就拿微信朋友圈的自媒体来说,虽然在红利期发展起来很多依靠转发为生的账号,但微信近期都在推进原创保护功能,正视版权问题。另外虽然自媒体看着热闹,但真正能产出好内容的还是专业人士,柴静还是柴静,范铭还是范铭,其在体制外就成为自媒体,而专业人士也是需要吃饭的。

“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现在这种野蛮竞争的态势已经愈演愈烈,千万不要让内讧为各位FM们唱起挽歌。既然版权迟早得重视,那晚不如早。既然战斗不打不行,那下黑手互相口水不如光明正大购买版权。毕竟,商业本身是最大的善意,UGC同样需要版权保护。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