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诉网易云音乐侵权:为什么要闹到武汉去

如果说2014年是中国数字音乐版权混战的元年,那么这场战争在2015年必定会愈加激烈。原因有三,首先是一系列的并购重组,抱团取暖,资源合并;其二是黑马愈盛,老牌产品压力愈大,慌不择路;其三是版权方手上资源得到哄抢后,议价权更大。

在2014年领衔版权大战的腾讯QQ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一直成为行业最为关注的两款音乐产品,一个是从PC时代崛起的传统音乐产品,一个是移动原生的新兴宠儿,两者之间的对抗似乎成为了音乐互联网行业发展中,传统与新生之间冲突的一个缩影。两家也是一路彼此转变着原告与被告的角色,你来我往地交手,就在昨日(4月20日),腾讯诉网易云音乐侵犯网络著作权案一审在武汉中院知识产权庭开庭,涉及金额1246万元。这次庭审邀请了大批媒体参与,这次从上午9点持续到晚上9点的庭审(最终并未当庭宣判),也揭开了版权之争冰山下不为人知的故事。

到底有没有侵权行为?

这是一个是与否的问题,却很难有一个是与否的回答,因为音乐版权有它自己的历史发展轨迹和相关的法律法规界定,其中会存在诸多复杂的情况,甚至有时候关于版权的问题,连所谓的音乐版权方都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答案。在腾讯列举了状告网易云音乐所侵权的音乐作品中,存在着数十张并没有完全获得国家相关法规手续的作品,这样的音乐资源也可以称之为非法出版物。所以也就是腾讯引入了一批非法出版物,然后再以这批非法出版物来状告别人侵权,侵犯了自己引入的非法出版物的权益,这个连所谓的版权方都不想跳出来告知天下的事,却被腾讯拉出来游街了,本身资源就非常不想让自身的状况公诸于世,更别说以此维权的资质了。这种所谓的“版权”在此次两家对簿公堂的涉及作品中可能数量不多,但是在行业中还是大量存在的。

那除了这批作品之外,腾讯列举的其他作品中,网易云音乐是否侵权呢?在庭审中网易云音乐给出了这样的反驳证据:中国电信出具的协议证明。这个协议中证明了允许网易云音乐使用链接的方式播放中国电信所拥有音乐版权的作品。这种类似于“调用”的音乐播放模式,也是合法使用版权的一种方式,不同于转授权,采用的是一种合法链接的方式。至于网易云音乐与中国电信之间是如何达成这种协议的不得而知,但是在法律层面上,是说得通的。

侵了谁的权?

腾讯此次号称是侵犯自己相关作品的独家权益,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数字音乐领域,由一方是不可忽视的,那就是三大运营商,曾几何时,在互联网的起步初期,三大运营商是数字音乐最大的买单者,就算在如今,他们手上仍然掌控着大量的音乐版权资源。唱片公司在与音乐应用签订的授权协议中也都是保留了三大运营商的版权权益。例如腾讯,从唱片公司所取得的并不是独家授权,而仅仅是普通授权,因为运营商依然拥有这些版权的使用权。因此,腾讯所取得的实际上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独家授权,而仅仅是普通授权。而普通被授权人是无权提起诉讼和申请禁令的。但是尽管如此,依然有法院受理了相关案件,一个连法院都可以模棱两可地打着擦边球的行业状况,“侵权”,又该如何定义?

另外再说正版。在昨天,也就是4月20号的时候,武汉中院开庭审理腾讯和网易云音乐的版权纠纷,其中就有腾讯说的来自台湾华研国际音乐的歌曲版权,但实际上,腾讯在今年2月28号,其关于华研的音乐版权已经到期,之后再3月3号,阿里旗下的天天动听正式对外宣布与华研合作,享有华研唱片在大陆地区所有数字音乐的独家版权,也就是说腾讯在拿着阿里的版权告网易,而更为讽刺的是QQ音乐上现在仍在播放、提供下载华研歌曲(代表歌手SHE\林宥嘉等),和之前一样的是,腾讯的这些歌曲,依然还是来自第三方。

第三方到底是个什么概念?简单地说,可以这么理解“第三方”:歌曲资源是我在网上抓取的,侵权也不是我侵权,要找去找我抓取的“第三方”。打脸的是,这次腾讯和网易当庭对质中,网易云音乐方现场演示了如何辨别腾讯QQ音乐上所谓的“第三方”实际存储处在哪。

0201151244.jpg

这些所谓的“第三方”,实际就是在腾讯自己的服务器上,通过浏览器自带的软件抓包功能就能看到文件的存储地址,下面那个框就是通过审查元素,其中的qq.com就是QQ自己服务器的标识。网易云音乐当庭就演示了这个辨别结果,当着数十家媒体的面,不知道腾讯又作何感受。

为什么要闹到武汉去?

个人觉得,这是腾讯与网易云音乐关于版权之争所向外界展现出的冰山下最大的世界。在说这个事情前,需要先介绍个法律名词——诉前禁令。诉前禁令就是在未开庭审理判决之前,先依据一方的要求,给予另一方下达禁令。腾讯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大战,则正是由武汉中院依据腾讯要求对网易下达了诉前禁令开始的。

通过上述的名词解释我们可以知道,诉前禁令对法院方是具有一定风险的,因为是未开庭受审的情况下下达禁令,一般的法院是不敢贸然使用的。所以我们的问题要渐渐浮出水面了,网易在广州、杭州、北京、上海都有办事处,腾讯的老家在深圳,但是却为何跑到武汉去起诉?据内部人士了解,其实腾讯有在广州、北京、上海寻求能够下达诉前禁令的法院,但是无果,而武汉中院则敢冒风险,它有可能将这次案件看成了一次机会,受理腾讯和网易这两家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的纠纷案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自身背书。

所以当腾讯的被告名单中有“湖北联通”的时候,也就不足为奇了,理由也有些荒诞,起诉原因是因为湖北联通为网易云音乐提供了试听音乐的“流量包”——当然,尽管理由牵强甚至毫无逻辑,但能够让武汉中院作为被告所在地法院有权管辖本案,也便是目的达到了。湖北联通只是让此次案件能够落地武汉的桥梁,况且腾讯也不好触怒运营商,所以后来撤销了对湖北联通的赔偿要求。可是按照相关法规,如果腾讯方对被告方无实质诉讼请求,法院是理应不对案件进行受理的,意外的是,还是开庭了。

所以,你还觉得音乐版权之争,只是件简单的是与否的问题吗?

另外一个更为明显的差异性对待,在腾讯给网易云音乐下达了诉前禁令后,网易云音乐也给腾讯下达了诉前禁令,但是武汉中院只将腾讯对网易申请的诉前禁令案件向最高院申报“中国知识产权10大案例”,而没有将网易对腾讯申请的诉前禁令同时申报,并且武汉中院之前专门发稿宣传腾讯申请的禁令,而对于网易申请的禁令只字不提。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武汉中院是非常清楚谁是自己的甲方。

在腾讯华研的音乐版权到期之后,QQ音乐不甘心地发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声嘶吼,但是不知道天天动听看着自己刚签下来的版权被QQ音乐拿去告别人又是一种什么感受,倘若之后天天动听拿着这同一批音乐版权去武汉中院告腾讯侵权的时候,武汉中院又该如何面对?

想看清数字音乐版权,只看到冰山上的世界是不够,冰山下的世界,往往会颠覆你的认知。

文/虎秀,是虎是猫,拉出来秀一嗅。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