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决总理吐槽的”网速慢费用高”献计建言

 文/maomaobear

  日前,在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上,除了讨论经济形式,李总理令人意外的提到了网速问题。李总理说:“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网络带宽,这方面我们的潜力很大,空间也很大。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

他在现场对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

其实一个多月前的3月5日,李克强也曾就“网速”问题作出相似的表态。他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经济、农业界联组讨论时说自己到一些国家访问时发现,“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网速都比北京快”。

中国的互联网接入速度慢,收费高的问题已经说了很多年,但是被国家总理拿到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谈,还是第一次。

为何网速和费用问题被提到这个高度?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呢?

  一、互联网+时代的变化

互联网的出现冷战背景下产物,为了保证核战争下的通信需求,发展出来互联网的雏形。此后,出现了门户网站,搜索引擎,视频网站,网络游戏、社交软件,电商、移动互联网……一直到今天的BAT。

虽然互联网发展迅速,但是在电商出现之前。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的距离还是比较远的,互联网仅仅是一个媒体或者娱乐、通讯工具,有互联网或者没有互联网,不能直接影响人们的生活。

而到了现在,随着互联网+概念的提出,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的出现,网络正在渗入实体的经济的每一个角落。车联网,要求汽车随时接入互联网,物联网要求物联网芯片随时接入互联网,工业4.0要求工业制造设备接入互联网。

这个时候,互联网甚至比交通更重要,互联网负责数据信息的传递,他无处不在。而互联网数据流动所需的成本,也就渗透到了每一个行业。

我们关注油价,因为油价涉及到运输成本,而我们的衣食住行每样商品的运输都需要消耗燃油,这个成本都会加到价格上。

同样,在互联网+的时代,任何东西都需要数据传输,数据传输所产生的费用也都加到最终产品上。互联网费用的高低,直接决定着互联网+能不能加的成。如果某个行业互联网化,产生的效益不够交流量费,那么这个行业就无法互联网化,互联网+也就成了一句空谈,所以李总理在提出互联网+之后开始关注我们的网速和网络费用,要求有关部门“薄利多销”。

  二、低网速和高网费是怎么形成的?

其实,年龄大一点的用户还记得当年装电话有多么困难,预交数千元的初装费,昂贵的话费。后来,随着移动通讯的竞争,固定电话边缘化,初装费没有了,甚至固话本身都消失了。

在移动通讯初期,手机费异常高昂,即使到了技术已经非常发达的1996年,手机还是双向收费,1分钟0.4元,甚至0.6元。而小灵通出现后,手机费用在短短几年就大幅下降到0.2元,0.25元,各种优惠套餐层出不穷。

固话和移动通讯费用的下降有两个推动力,一个是摩尔定律下技术本身的进步,一个是运营商充分竞争,三家互相竞争,费用就下来了。

而宽带接入的格局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的宽带接入初期搞的是南电信,北网通,中国移动没有固网宽带牌照。

  这就造成了一座城市实际上只有一家运营商,用户爱用不用,如何定价完全看运营商自己的市场策略。早期宽带接入实际是独家垄断的。

而固网宽带需要基础设施建设,独家垄断若干年的结果就是这个城市大部分居民区只有一家的网络和设备,其它两家即使后来拿到牌照和准入,也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这是中国宽带价格高速度低的起因。

后来,南电信北网通的限制放开,但是原来的强势运营商还是强势,而可怜的中国移动直到2013年12月才拿到了固网牌照,基础网络建设要从头开始,虽然打出低价竞争,但是没有网络没法用,价格再低也没用。这就造成了现在宽带接入市场的现状。

此外,因为经济利益分割,电信企业并非绝对强势。很多小区、车站、机场甚至居民个人都会要求运营商给予补偿或者入场费。甚至小区物业与某一家运营商达成协议,独家垄断。这就提升了宽带接入的成本,而这部分成本最终还是会转嫁到用户身上。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推高了宽带接入的服务价格。

在移动领域,问题则反了过来。中国移动在2G时代积累了大量用户,而用户的手机号有一定的刚性,不能随意更换号码。无论联通、电信如何竞争,用户只是换加一部手机上网,原号码保留,因为换号通知所有联系人太麻烦。

而用户携号转网只是开了试点,而且过程异常麻烦,所有中国移动至今可以5元30M。3G、4G套餐往往要打包不少东西。

  三、技术和竞争可以解决问题

未来互联网+需要高速低价的互联网络,从历史看,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从技术和竞争两方面下手。

同样的基站建设成本,2G时代负载的用户和4G时代负载的用户是完全不同的,网速更是天壤之别。要降低运营成本,就要发展更快的通讯,更快的网络。

去年,在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和华为联合举办的2014年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华为透露公司已在5G创新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按照整体规划,到2018年,华为将开始部署5G实验网,2020年部署5G商用网。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之一。

除了技术,放开竞争也很重要。中国运营商并不少,关键在于要让它们平等竞争,不能有壁垒阻碍。

  在固网领域,三家都给牌照只是第一步,关键是要把基础设施建设的障碍扫清。一个小区,规定谁都可以进,物业也好,业主也好,不得无理阻挠,不得勒索费用。

只有这样,才是充分竞争,才会把固网宽带的费用降下来。

在移动领域,强制允许携号转网,避免因为换号无法转网的情况。这样存量用户可以根据价格和服务自有选择,5元30M自然就成为历史。

互联网+将把中国带入一个新的时代,而降低网络成本就是为新时代扫清障碍,李总理的吹风非常及时。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中国的互联网接入速度慢,收费高的问题已经说了很多年,但是被国家总理拿到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谈,还是第一次。

    为何网速和费用问题被提到这个高度?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