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晨:从贾跃亭的哽咽看乐视的赌性

“我们绝不向命运低头……即使哪天没有我了,我们这个团队一定还在,我们的生态是非常……”一瞬间,贾跃亭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度哽咽无语,落下泪来。

  他身旁的乐视影业负责人拍了拍了他的肩膀,似乎在努力安慰他。

  这是昨日(4月14日)下午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采访现场一幕。当一名记者问及过去一年内心决断时,贾的心理突然有些失控。

现场无人进一步戳破一种氛围。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过去一年,一些无法确认更多细节但又不言自明的信息,一直围绕着他。

  如何体会这个失控的哽咽,它是复杂的磨难、委屈还是某种矫饰?

我觉得,这一幕背后,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巨大风波之后的贾跃亭。这毕竟是一个值得过滤政治化印象、从商业角度重新审视的互联网人物。

听过他演讲的人,能感觉他身上某种特质。这是一个气场强大、有超强的产业洞察力与远大梦想同时又充满机会主义风格的战略家。他对成功充满了渴望,以致言论时有狂妄。

我一直在寻找这种特质形成的脉络。我不太相信他从山西走出来时,就是这样子。甚至,在乐视网上市之后,也没见他发出多少耳目一新的言论。当初乐视商业模式非常简单,就是内容的分销 广告,非常原始的竞争风格。

一切像是从乐视进军硬件即盒子与超级电视开始的。贾跃亭似乎从此变得非常犀利,言语里几乎从未脱离“颠覆”一词,市场上所能罗列出的大牌企业,比如苹果、三星之类,全曾被他嘲讽过。

等到乐视眼乱缭乱地涉入平板、成立影视公司,进军农业、汽车、家居等领域,加上资本市场的妖股效应,不断挑战广电监管政策的行动,尤其是反复质押股权融资留下的脆弱资金链话题,几乎一直在颠覆着人们的思维。人们觉得这是一家不同寻常的公司,可能有着特殊的资源。当它与令家的某种间接关联被披露,人们似乎一家意识到,原来秘密就在这里。

但我觉得这种归纳的逻辑,不太可能是一个企业的全部。乐视应该有最基本的商业逻辑。贾跃亭昨日的哽咽里,有一种被误解的经历。

  我所能还原的部分不过如此:乐视之所以走上现有的道路,并且蒙上一层特殊的色彩,它的最初动力,是想跳脱政策管制,结果形成了如今的生态体系。贾跃亭本人也在过去两年成了一个处处标榜战略与生态的风云人物。

公众能够看到,至少截至目前,中国互联网电视行业并没有真正形成规模化运营——除了借助政策的IPTV有千万级用户。这背后与多年来广电领域的产业政策深有关联。中国的电视业始终不是一个纯粹的家电与消费电子概念,而是带有意识形态管制的特殊市场。3年前OTT潮流兴起时,乐视规划进军硬件终端,起初从盒子入手,尝到甜头。随后进军超级电视。这确实是一场颠覆本地电视模式的战略。不同于纯粹的互联网电视企业,乐视盒子与超级电视业务,从一开始就具有商业模式,它的目标是内容、分发、终端及应用,垂直整合。

借助内容年费与硬件价格的隐秘捆绑,乐视很快撬动了部分市场。但因广电政策限制,很快招来持续监管,覆盖终端与内容两端,乐视的新业务立刻遭遇阻抑。尽管通过与牌照方建立合作,但限于日益严厉的政策、基础设施及大众对电视的消费需求,截至目前,它的累积出货仅150多万台。如果只停留在电视阶段,几年内,乐视规模不太可能快速增长。

当监管政策趋严、尤其是接连遭遇整顿后,乐视急需拓展新的业务。上述眼花缭乱的概念背后,都是出路选择。它们并非毫无章法,这里面的枢纽就是它的操作系统。昨天,贾跃亭说,乐视生态的核心中枢,就是乐视操作系统。

也就似乎说,看上去顺理成章的多元化,背后是艰难博弈的结果。当然也是乐视化解资本压力的策略。当时它的局面非常类似囚徒困境:老业务受限,新业务缺乏资金实力。你能看到,几年来,贾跃亭反复质押股权与质押式股权交易,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基本都是发愁资金。创业板股权再融资不畅,乐视资金链持续告急。

试想,假如当初中国互联网电视业政策走向开放,面对一个广阔市场,贾跃亭与乐视会有多少动力在现阶段走到互联网电视之外?我觉得,即便有规划,至少脚步会慢很多。

  某种程度上,正是这种业务、资本、政策多重压力之下,贾跃亭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他两次宣扬国际化的言论,都发生在政策监管的当口,似乎充满了某种战略调整的用意。

当2014年他提出乐视未来的“北洛硅”(北京、洛杉矶、硅谷)战略后,人们似乎看到了一个被制造出来的庞大的概念,乐视可能又要融资或者布局什么新业务了。事实上,那一阶段,乐视资金链确实进一步告急,与多家机构谈论融资适宜。

如果不是与令家的间接关联被曝光,乐视的许多计划可能早就已经开始实施,甚至包括昨日发布的手机。

而贾跃亭本人滞留海外,也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乐视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公司,我本人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昨天,他说,从成立之初,公司就一直遭遇之一,被反复说“呵呵”,2014年只是集中体现了一下而已。而去年他本人又被查出长了瘤,虽是良性,但身体被打了4个洞,放疗多次,备受摧残。

现场一些人对贾跃亭的坚持表达了敬意。但他们提出的问题里,又对贾跃亭为乐视勾画的超越苹果的战略愿景充满质疑。

  我也是质疑者之一。单就手机来说,我相信乐视会有不错的出货,但是真正形成商业模式可能很难:490元的年费贯通全屏的模式,也是业内独一无二,能够引领新的模式,而且还会与超级电视之间形成协同效应。但其最大风险在于:在自身还不具备一个量级的条件下,乐视快速涉入多个领域,虽然密切关联,但是一个庞大生态似乎太早了,它可能会拖垮乐视的主业。

是的,形式上,乐视冲得太快了。比如,乐视控股短短几年就走出了一条类似本土联想控股30多年的道路,架构上也非常类似——虽然没有独立的投资单元。不同于联想控股的是,乐视诸多单元,除乐视影业与乐视电视略有市场地位之外,其他都还是草创期。乐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发展模式,给人留下许多急功近利的印象。

  用一句话来说,乐视是以小马拉大车的方式拓展着自己的商业空间。这对乐视集团的管理、人才、资本、产品持续的创新能力等许多方面都带来了考验。

贾跃亭坦陈,公司拓展新的业务,确实面临资金障碍,公司资金链一直有些紧张。但是,乐视生态的获利能力很好,多个子公司都在落实股权融资,他本人未来可能也会释放出相当比例的股权,吸引更多人才。乐视高管确认,乐视汽车、乐视手机都在谈判,此前乐视超级电视制造部分已是合资方式。

即便如此,我没有怀疑乐视商业模式的价值。贾跃亭对外展示了一个中青代互联网企业家所能达到的梦想高度,并且敢于直接表达出来。尽管许多人对他发出嘲讽,但是,我倒是为本地市场能出现这么一个人,感觉到一种幸运。

我的体会是,过去一段,贾跃亭与乐视是在与时间赛跑,以速度换取时间窗口,以求在新领域实现快速引爆。一定程度上,贾跃亭确实像是靠着市梦率在支撑,乐视似乎玩平衡木。

很多人拿它对标小米。我觉得两家公司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截至目前,小米胜在效率,而雷军又时时给人一种看得见的创新,充满了确定性,但是就像乔布斯评价微软一样,小米整体呈现出平庸,它是靠效率与规则获得了市场。贾跃亭比雷军多了许多赌性,性格里有太多不达目不罢休的疯狂,而且敢于走钢丝。我觉得,一旦在关键产品策略上能够撬动一个巨大的市场,乐视的未来可能更有空间。

“乐视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乐视的模式一定会被证明。”贾跃亭说,很多人确实看不懂乐视商业模式的合理性,这是时代的选择。

他补充说,工业时代,讲求单点突破,讲究专而精,但互联网时代,产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新的商业模式就诞生在众多协同的行业领域,而乐视不过是最早看到这个趋势的企业。3年前,很多人看不懂,3年后却开始复制。

昨日是贾跃亭本人一年多来的复出,也是乐视集团核心高管的一次集体亮相。当身材并不高大的他坐在中间,确实有着不同于许多人的气场。老实说,他能将这批行业内的顶尖好手汇拢在身边,我相信不太可能是纯粹的利益诱惑,一定是有着梦想的号召。毕竟,这帮人原本就有自己的出路。

我对乐视的未来依然心存担忧。但是,如果要我给目前贾跃亭的这个天平上加一个砝码,我确实毫不犹豫地将它加在他与乐视这一边。

面对这样一个企业,我们应该回归到商业基本面,从他们的成长脉络里感受互联网时代的变革,乐视从一个封闭的产业政策里走出,试图通过快速布局,然后沉淀,驾驭着一个庞大的生态杠杆。它的颠覆行动里,虽然有着标榜的用意,但确实带有某种夹缝抗争的印记。截至目前,贾跃亭与他的团队并没让乐视走向不可测的资本游戏道路,而是以不断的产品创新强化执行。

无论贾跃亭的哽咽里是委屈、磨难还是复杂的矫饰,在中国,我们都很少看到这类拥有野心、充满巨大争议却又时时激荡你思维的、性情化的产业人物。贾跃亭的脸上有着毁灭与重生的两种色彩。他驾驭着一根复杂的杠杆,让人感觉到一种不安,但同时,他也让我们看到了杠杆尽头一个广阔的未来。

文/王如晨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前乐视员工爆料:我所了解的贾跃亭与乐视说道:

    来源 / 大望路边摊 文 / 摊主

    本文作者曾在乐视担任公关相关职务,亲历乐视的波峰与波谷。那么在他的眼中,乐视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贾跃亭是什么样的人?孙宏斌给乐视带来了哪些变化?本文第一视角进行记录,推荐本文。

    去年11月6日,距离花费巨资召开的旧金山BigBang发布会(LeEco正式全面落地美国发布会)仅仅17天之后,没有任何征兆信号与内部知会,老贾发出了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全员邮件,亲手引爆了乐视危机。从这件事发生到本周日,正好是一周年。

    在上周末乐视网的最新公告中可以看出,乐视致新的灵魂人物梁军,乐视人力资源SVP蒋晓琳,乐视网CTO 杨永强(乐视互娱负责人),乐视视频总裁高飞纷纷离职。在这些人离开后,在我刚加入乐视时所结识的乐视高管中,似乎只有张昭总和刘弘总仍没有离职。

    实事求是讲,老贾的那个“乐视生态”失败了,而且败得挺难看。

    但是,乐视究竟是如何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被媒体黑的几近“体无完肤”的老贾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跟乐视结缘5年,并以公关负责人身份完整经历了乐视的2016波峰到2017波谷——从局外人到局内人,再到局外人——我觉得我的视角可能会更客观一些。

    壹·老贾这个人

    耗费巨资宣布LeEco落地美国的旧金山BigBang发布会,距离乐视危机爆发仅仅17天,一些媒体把这场发布会看成乐视“回光返照”。

    其实,BigBang大会原本定在8月1日召开,而原计划是在LeEco落地美国之后,乐视会召开基于乐视生态布局完成、乐视疾速扩张结束,即全员邮件中说的“生态战略第一阶段结束”背景之下的战略回顾会议。但由于美国那边业务推进出了些问题,BigBang大会不得不推迟到9月27日,后来又推迟到10月18日。

    2016年8月12日,乐视在天津宝坻的一家酒店里召开了上半年战略回顾会议,总监以上级别几乎全部参加。这是乐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管理干部会议,也是乐视生态布局完成之后的一次重定位大会、誓师大会。

    这个有500人规模的大会,几乎被所有媒体都忽略了。但是,这个乐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管理层会议,实际上集中暴露出了已经扩张成为拥有1万5000以上员工,业务遍及北半球的12岁的乐视的全部问题。

    在这次封闭4天的战略回顾会议上,我所知道名字的高管,似乎只有丁磊由于在盯FF91的下线而缺席,其他包括18个国家、不同肤色的高管悉数到场。阿木负责会议主持,老贾与阿木坐在实际上是场外的主席台,乐视豪华的高管团队在大屏幕与主席台之间的两排平行线排列开,外围是其他员工。

    不得不承认,老贾开会的思路可称得上是民主集中制。在这次大会上,每一个生态和重要业务支撑部门的负责人都会上台发言,介绍部门业绩以及未来规划。在发言结束,任何人都可以向该高管提问。在会议刚开始,提问的主力往往是其他生态的高管,但老贾及时纠正了这种趋势,并把提问的机会更多让给中层员工。

    正因为气氛民主,乐视生态的各种问题都充分暴露了出来。乐视生态所暴露的问题之多、之严重,出乎了我的预料。

    我举一个例子。

    台上的高管用PPT介绍的,当然都是半年来的漂亮数字。实际上,除了乐视体育之外,在2016年上半年的扩张期,除了利润率之外的乐视各项业务指标确实都在增长,这些高管拿出的数字也的确是真实可信的。

    各条业务线上已经若隐若现的危机,却是被隐藏的。然而,有的问题可以文过饰非含糊而过,但有的战略业务层面的摩擦却已经无法回避。

    暴露的最充分的,是张志伟负责的营销体系和冯幸负责的乐视移动之间的深刻矛盾,并且在当场爆发了。

    张志伟从京东加入乐视,开始并不是负责最初归属在乐视致新事业部的乐视商城,而是负责建设遍布全国的LePar体系。后来乐视致新副总裁彭钢犯了大错而被削权冷藏,张志伟权力晋升。这个事情发生在老贾归国前后,对整个乐视体系触动很大。后面我还要细讲。

    张志伟与冯幸冲突的焦点在于:乐视的高端手机到底该不该在LePar卖?

    显然,冯幸是反对在服务水平还处于低端状态的LePar销售乐视高端手机的,他认为这会扰乱乐视手机的品牌体系。冯幸正在打造另一套线下渠道体系,并且已经有所落地,他也在现场做了介绍。但这种局面如果发展下去,一家公司的两套线下渠道体系互相耗损的情况不可避免,而且,乐视商城与LePar渠道串货导致的价格体系混乱问题,已经可见于报端。

    但老贾显然是打算倾力投入LePar的,这是他投入巨资并寄予厚望的销售渠道,一件乐视有而竞争对手还没有的武器。实际上,在老贾的规划里面,LePar以后要卖乐视的所有产品,甚至电动汽车。

    于是,关于乐视移动与乐视销售体系之间的纠葛,成为一整天会议的全部内容。老贾在现场,细心听取各个部门高管与各部门中层的提问与建议,现场讨论了业界各家手机厂商的渠道模式。但争论了一整天也没有争出个结果。老贾最后说,这个问题的讨论先停止,回北京后会召开专门的总裁会进行再次讨论。

    这让我很惊讶。

    这么重大的战略问题,为何在这次大规模的战略回顾会议上才迟迟浮出水面?高管之间的重大分歧,竟然以这种方式爆发?

    由此,便可以引出外界最好奇的两个问题:老贾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何乐视内部管理如此混乱?

    【长板:魅力与天分】

    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老贾已经可以听进去一些别人的公关建议,而且此时乐视的公关体系本身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的直接结果,就是老贾被说服,选择在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在危机爆发后公开亮相,360度回应媒体。那一天,演讲+专访,老贾说了很多很多。

    在这次回应之后,有一位熟识的《中国企业家》的女记者,在朋友圈说自己被老贾的诚肯所感染,已经对老贾“路转粉”。

    有一个圈儿里人说:“我对老贾的印象一开始是这个人有理想勇于创新,到逐渐发现其实老贾核心的技能是传播,和在上市和非上市体系之间做账。”
    这一点我不能同意。

    实际上,所有和老贾对过话的人,都会留下良好的印象。老贾谦虚,诚肯,有理想,有感染力,有着这个浮躁时代所稀缺的某种企业家魅力。

    除此之外,还必须要指出的是,老贾的行业战略眼光和极客爱好水平,也是出类拔萃的。

    很多人知道一个故事,就是梁军被老贾从联想“忽悠”来乐视,本来是做盒子。但过来之后老贾才跟他说,乐视要做互联网电视,要颠覆黑电产业。而在老贾的指引下,梁军果然功成名就。

    其实,乐视内部很多人都知道,被老贾挖来的魅族技术核心人物马麟,其实也从老贾那里获得了非常多的启发。在2014年赴美之前,老贾长期躲在办公室里面一个人研究手机,之后与马麟分享心得。而老贾对产品的那些奇思妙想,也同样体现在了FF91之上。

    在BigBang发布会之上,老贾说:“我不懂汽车,所以我造出的车一定是最具创新性的。” FF91的创新性,已经得到了包括在汽车圈老人儿李想在内的人的确认。

    在战略上,老贾也是颇具眼光。

    首先,必须承认,老贾发明的“生态化反”一词就极具创新性与吸引力,并且被广为引用。有很多互联网圈里人认为,如果老贾不造车,能够把资本与精力集中于打造“平台+内容+终端(硬件、软件)+应用”闭环生态,是有可能成功的。

    实际上,老贾谁的大腿也不想抱,他想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态,这个生态在乐视体育内容充沛、乐视影业成长迅速、乐视手机快速占领市场、乐视超级电视遥遥领先的2016年初,在投资者面前是很有说服力的。

    老贾的战略布局的确很牛,否则暴风也不至于在乐视后面亦步亦趋跟随模仿了三年半。

    而乐视体育停摆之后,至今尚未出现可与其巅峰时期等量齐观的体育内容平台;为了销售乐视终端产品而在2014年就开始落地的LePar,即在“互联网下半场”布局线下渠道,要比竞争对手早做了两年。雷军在2016年末才开始反思自己做晚了,后来抛出了“从米粉到伙伴”的口号,而乐视早在两年前就这么干了。

    当然,除了上面这些,老贾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财技,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2015年老贾回国并启动生态战略之后,会有那么多名声响亮的高管加入乐视。而这些高管,在2016年8月12日的战略回顾会上,第一次进行了全体(丁磊除外)亮相并热烈碰撞。

    【缺陷:怯懦与盲区】

    然而,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老贾的缺陷,却又是那么的严重。老贾这种缺陷,如果不在乐视内部工作,是很难发现的,非常容易被上述闪光点所掩盖。

    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不久,乐视危机公关组成立,OA里面的名称是“高级媒体关系组”。这个小组的部门组成比较复杂,以后再细说。小组成立之后,乐视公关决策的中心,就转移到了危机公关组来,乐视终于开始用专业的公关方法论展开自救。

    在危机公关组成立不久之后的一次讨论中,我们有了一个共识:老贾其实有社交恐惧症。

    在碰撞激烈、戏精遍地、娱乐营销至上的互联网圈,很难想象老贾这种级别的老板有社交恐惧症,何况老贾在与人交流时候的态度又是那么的谦逊而自然。

    然而这确是事实。其实,这一点从老贾对企业家圈子的这个“会”,那个“岛”,以及“俱乐部”之类的社交平台毫不感兴趣,就可以看出端倪。所以,老贾参加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我们是做了很长时间工作的。

    知道了老贾的这个秘密,就不难理解《中国企业家》的记者为何对老贾刮目相看。实际上,老贾是媒体最喜欢的那种采访对象:有被压抑的强烈表达欲,却又心防不够,总是把关于乐视的种种构想倾囊而赠。老贾的这种缺陷会给公关工作带来麻烦,最典型的一次就是他在2014年末《财经》的越洋电话采访中,回答了所有敏感问题,差一点把乐视推向险境。

    这和孙宏斌后来表现出来的领导人素质比起来,是有巨大差距的。

    其实,老贾的这种缺陷,影响了他的视野。实事求是的讲,老贾的能力结构里,有着严重短板,这种短板最终导致了他苦心经营的乐视生态功亏一篑。

    这种视野和知识结构缺陷,集中的体现,就是乐视的管理混乱。而对于一位企业家来说,这种缺陷可能是致命的。

    实际上,老贾曾多次公开说自己不善于管理,在全员邮件中他也把乐视危机主要原因归结于管理失误,这种坦诚的确符合他的风格。

    但老贾在乐视的管理究竟有哪些失误?我想说说我的看法。

    在年中战略回顾会议之上,张志伟与冯幸的矛盾爆发,并且牵扯出了乐视营销体系的种种问题。这种与“乐视生态战略第二阶段”完全不匹配的、事关乐视商业根基的矛盾,久久未能内部消化,而是在这种场合暴露出来,本身就说明乐视的决策体系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老贾是一位非常勤奋的创业者,这种勤奋在2016年乐视全球化战略铺开之后达到了极致,老贾经常会一整天连轴转的开全球会议。但也正是在2016年,在老贾的精力已经不足以Cover每一条业务线的时候,乐视在管理上的积弊全面爆发了。

    先从乐视体育看。

    在战略回顾会议上,发言最猛烈尖锐的又是一位投资人(不是曾强),他做过这么一段点评:“我和雷子认识很久,我们在一起开了很多会了。可是,经过一轮一轮的沟通我发现,乐视体育这个团队就没有懂做生意的人!”

    其实,虽然乐视移动成为了去年11月份乐视危机的第一个风暴眼,但乐视体育的颓势却很早就暴露了出来。

    去年6月份加入乐视之后,我所参加的第一个跨部门公关协同会议,是去乐视体育开会。这次会议雷振剑并没有参加,乐视控股公关负责人老C也没有参加。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次跨部门协作会,成为了对乐视控股公关部的批判大会,背景则是在数天前的总裁会议上,老贾得知乐视体育半年的运营情况后对雷阵剑大发雷霆。

    在乐视体育的人看来,乐视体育的很多业绩没有达成,主要原因在于乐视控股公关部的资源支持不够。

    这显然是很可笑的,是一种过于无理的“甩锅会议”。

    不久,听闻原李宁集团的CEO张志勇加盟乐视体育担任总裁。我采访过张志勇,那是一个真正在体育行业摸爬滚打10余年实战经验丰富的企业家。一位参加乐视体育高层会议的同事,也跟我描述过听张志勇发言后的感觉:真正懂行的人来了。

    然而,不到两个月,便传来了张志勇离职的消息。

    实际上,自从乐视体育宣布融资80亿之后,就没有过好消息。乐视体育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项目失误,也让中国的体育迷大为愤慨。曾在乐视短暂工作过的我的好基友王以超,也跟我讲过他所知道的乐视体育的一些事。

    我的疑问是:连部门协同都困难重重,又何谈“生态化反”?老贾又为何允许这样的现象长期存在下去?

    有人说,乐视体育是老贾的提款机。我不知道内情,不便发表评论,但乐视体育显然是老贾管理失败的一个典型案例。乐视危机爆发之后,融资80亿的乐视体育也是第一个被集团放弃拯救的生态,准确说法就是“自生自灭”。

    再从乐视的豪华高管团队看。

    我刚加入乐视的时候,有前同事提醒我,说“乐视是一个草台班子”。

    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准确。乐视的很多管理问题我知道,媒体知道,几位我认识的乐视内部管理人员也知道。但乐视的高管团队,在2015年下半年就可以用“豪华”来形容了。而且,老贾习惯于把每一个头顶光环的高管入职,都在公关上大肆传播,我虽然不是高管,但也享受到了这个待遇。

    然而,事实证明,老贾没有能力驾驭这个豪华高管团队。更准确的说,老贾不晓得该如何在一个大体量公司中进行授权与人才培养。

    在战略回顾会议上,一位跟随徐昕泉总从京东加盟乐视的中层,站起来发言,认为老贾很义气,值得跟。理由是他看到N多早起跟随老贾创业的“老人儿”都健在于乐视,并且有价值归属感。

    当时在会场的我,对这种说法打了一个问号,实际上后来的事态走向也印证了我的这种怀疑。

    在用人上,老贾缺少杀伐决断的魄力,不能收放权力自如。

    乐视有很多外界耳闻能详的“老人”,从各个生态事业部,到公关这样的支撑部门都是如此。老贾对这些人熟悉,这些人往往被认为“忠诚”。但是,他们的一部分人,个人的成长速度与能力,已经严重落后于乐视的前进步伐。但这些人被委以重任,即使在豪华高管们陆绪进驻之后,老贾仍然习惯于越级指挥这些人,即使不越级指挥,这些人也会越级汇报,实际上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监军”。

    这显然是那些职场名声响亮的高管们所难以接受的。

    各个生态事业部,由于牵扯人物众多,我不便点明这种情况。但有一个在我之后入职,曾在乐视短暂停留过的高管,我觉得可以说一说,他就是顶着一大堆闪亮头衔加入乐视的控股CFO吴晖。曾经是优酷CFO的吴晖,在战略回顾会议上的发言,表明他对互联网业务的理解是比较深刻的,他对互联网产品的很多观点有产品运营的味道。

    吴晖总在乐视来去匆匆,有人说,他只是一个大出纳。

    在战略回顾会议上,最后一个演讲的,是乐视北美(代)CEO任宏亮。

    在现实中,显然LeEco落地美国存在着种种资源制约, 任宏亮在做Keynote的时候也多次提出这一点,并且提到了他的前任。

    老贾当时打断了他的发言,坚定地说:“乐视生态北美落地是现在最高优先级别的事情,公司的所有资源都要优先照顾北美生态。你的前任没有大局观,不是帅才,只是个将才。”

    林校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被我注意到。这篇文章不是写乐视的,却在文中插入一句话提到了老贾:

    “老贾明明是吕布的命,非想干曹操的事儿。”

    我觉得这句话是到位的。集很多天分与优点于一身的老贾,缺少一个统帅杀伐决断或杯酒释兵权的魄力,对权力难以收放自如。这造成了他管理上严重依赖能力有限的“旧臣”,不能实事求是地进行领导班子的权力分配。而根据事业发展的客观需要,“疑人要用,用人也要疑”才是一个统帅应有的气魄与方法论。

    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一下马云。当年西湖边创建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现在还剩下多少?马云是怎么解决以卫哲为代表的劳苦功高、位高权重的“老臣”问题的?马云在2003年的事业低谷,为何去延安?

    我们再看看刘强东。刘强东总每个月都会在京东总部宴请员工,增进员工感情,直接了解公司的业务细节。很多人都看过一段视频,一位女性老员工在饭桌上向强东总邀功后的强东总即席回应。

    他的原话是:

    我倒希望你去多请下假,说实在的,你们休假也可以给兄弟们一点机会。有时候不要认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个部门就散了。不会的。我在美国8个月,公司都没散过。你也当如此。不管是法律还是我们京东内部的规则,你都是可以休息的。我们有老员工都休了3年了。你很清楚的是吧?都是为公司作出巨大贡献的,也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你们也就该心安理得,该休息休息,该请假请假。来,你们也举杯喝啊!

    这才是一个数万人团队领导人应有的管理艺术。

    在学习阿里发明的HRBP人力资源体系的公司中,我觉得乐视学的挺像。这从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来。在乐视危机爆发前夜,我还和前同事阳淼与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蒋晓琳,一起交流了乐视的团队管理方法论,我们都觉得晓琳总阐述的方法论是很透彻的。蒋晓琳总也是我个人比较欣赏的一位职场女性高管。

    然而,HRBP的本质还是HR,HRBP的设置本意是实现“政委”功能,对业务线的领导与团队进行监督与鞭策。但是,因为老贾对权力的这种分配不当所导致的乐视在管理上的盲区,HRBP显然是无能为力的,晓琳总也无能为力。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是:一个HRBP如何监督管理一名由老贾直接指挥的“老臣”?

    于是,乐视大厦17层会议室里,就会频繁上演高官们的撕逼大战,相互攻讦,这种文化一直持续到刘淑青主持总裁会议时期。

    对于一家重公司来说,管理瓶颈总是比市场瓶颈先到来一步。显然,由于老贾的视野局限与性格缺陷,使得他在面对公司扩张之后所产生的系统性问题,表现的束手无策,最后只能是系统崩溃。

    贰·老贾与老孙

    在去年11月6日危机爆发之时,甚至在今年1月份FF91 发布之后直至春节,没有人会想到,春天里的乐视会崩溃的如此之快。

    有人说,乐视是被媒体写死的,我觉得这种说法有道理,虽然这里面有因果逻辑不简单。实际上,犯下严重公关策略失误的趣店和罗敏,如果不及时调整策略,也会被媒体写死,这是由当下的媒体环境决定的。但关于乐视的公关,那是另一个话题了,需要另外辟文阐述。

    从2013年开始做互联网电视引起媒体关注,到2015年疾速扩张,再到2017年乐视生态崩盘,乐视从崛起到崩溃的4年时间在中国商业史上不过是一瞬。

    而以白衣骑士形象驰援乐视的孙宏斌总,则给乐视的故事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6年12月10日,来到乐视大厦的孙宏斌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在2017年的香港为乐视和老贾落泪;

    错过整个互联网时代而50岁回来补课的吴晓波老师,也一定没想到,和他同时代比他年纪还大的老孙则逆袭,以54岁高龄摽上了老贾这个超级网红,用半年不到的时间把自己变成了商界的No.1网红。

    高处不胜寒。

    显然,老孙没有料到,自己会陷的如此之深。当然,老贾也没有料到,局面会完全失控。

    据我了解,从1月16日到7月末老贾彻底出局,中间共经历了三轮老孙与老贾的博弈。

    三轮博弈的两个阶段性分界线,也是阶段博弈的结果,分别是:5月21日乐视大厦媒体沟通会,老贾宣布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由梁军接替;7月6日,乐视网晚间突然发出公告,公布老贾辞去董事长,并且不继续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关于两者的博弈细节,我听说过很多,但不便于把这些道听途说都写出来。我仅描述一些我所确切知道的,并且已经是无关大局而成为旧事云烟的事情。

    电商造节已经不是新鲜事,而在造节影响力上仅次于阿里与京东的,其实是乐视的“414免费硬件日”与“919黑色电商节”。也正是因为919这个彩头日子被乐视抢占了,阿里后来才退而求其次地把洋酒节放在了9月9日,引起了很多人的吐槽。

    据说老孙和老贾有对赌,我并不知晓,但作为大股东,老孙肯定对乐视特别是乐视致新的业绩是有期待的。但414的销售业绩惨淡,让孙宏斌大失所望,也让老贾大为光火并在与老孙的博弈中愈发势弱。

    据说,老孙在总裁会议上说:“我投给致新20个亿,最后就换回来一堆库存!”

    乐视超级电视的口碑是很好的,据说,414之所以惨淡,除了铺天盖地的有关乐视负面舆论影响外,是张志伟销售策略失误。

    最后是张志伟背了锅,在总裁会议上痛哭承担责任。

    当然,现在梁军总出局,张志伟总似乎又回到了管理岗位上,相信他能带领乐视致新走的更远。

    414的失利,导致的结果就是老贾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并由梁军接任,老贾与老孙的博弈进入了第二回合。

    7月6日是我作为乐视PR最狼狈的一天。

    这一天早上,我们发出了提前准备好的老贾的一封信,他在信中再次以坦诚的语气讲述了自己救乐视的行动与决心,并再次确认了自己会履行还债的承诺。

    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媒体群里还发红包转发,这封信也得到了很多媒体人的同情与理解。但这封信发出不久,突然从上海的一个养生号上放出了软银200亿投资乐视的“大新闻”。

    圈子里的专业人士显然不会相信这样的新闻,危机公关组在刚开始并没有在意。但外围舆论影响核心人群,此篇公号文章迅速10W+并被其他媒体转载,新闻裂变的影响力立刻覆盖了老贾的这封公开信。我们立刻进行了干预,通过各种形式进行了辟谣。

    此篇文章是一个迷,一些人怀疑是乐视内部的“猪队友”操作的,我不知内情,不做评论。这篇无厘头“搅屎棍”文字虽然转移了焦点,但毕竟还是对乐视持支持的态度。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天傍晚,乐视网突然发出公告,老贾辞去董事长职务,不再继续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至此,我们早晨帮老贾发出公开信欲挽回信誉的努力,彻底泡汤,新一轮铺天盖地的负面迎面而来。

    按常理判断,老贾突然辞去董事长,应该是老孙的要求。而老孙为何如此急迫要求?我推断可能与7月3日传出以招商银行为首的金融机构查封老贾资产有关。

    至此,老贾彻底出局。

    不管老孙与老贾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我觉得,老贾能遇到老孙这样的商业伙伴,能遇到一位在明知道入坑,却还在自己公司的业绩说明会上怒怼自己投资人,为老贾洗刷名誉的哥们儿,实在是人生幸运。

    老孙给老贾的最后一份大礼,是以30亿元收购乐视金融。老贾成立乐视金融时期的资本金10亿,在两年间增值三倍,成为了危机爆发后整个乐视生态最能慰借老贾的一块业务,可以解老贾燃眉之急。

    可能是因为与乐视金融前CEO王永利先生有关,与其他生态不同,乐视金融是原乐视7大生态中最稳健的一块业务。在乐视危机中,这个团队充分展现了精英团队的素质,挽微澜于既倒,即使在危机的时刻也没有发生理财产品刚兑危机,甚至没发生任何一起违约。

    在乐视工作的后期,其实我是在乐视金融部门工作,而危机攻关组其实也是由乐视金融部门人员构成。

    相信可弥补融创版图中金融板块缺失的乐视金融,可以走的更远。

    叁·乐视的价值

    就在我于楼下咖啡馆写作本文的时候,旁边桌的一个女孩还在和编辑大声沟通,关于乐视网的机构投资者到底亏了多少钱的问题。看来在一段时间内,还会有一些负面声音。而乐视网现在也会发出督促老贾履行当初借款承诺的公告。

    至于老贾现在还会不会为已经不姓贾的乐视网筹钱,没有人知道。我们能看到的,就是老贾仍然在通过自己的“双微”,持续发出关于FF 的各种信息,最近一条是昨晚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老贾创办的乐视,生产的既不是保健品,也不是高利贷,更不是庞氏骗局。乐视是一家生产既不假冒也不伪劣产品的实业公司。

    正因为如此,乐视从东风无限到今天分崩离析艰难自救,让人唏嘘。曾经为其负责公关的我更是五味杂陈。

    一位在老贾身边工作的管理人员曾经跟我说,老贾是一个勤勉而自卑的人。后来经历过乐视的大起大落,我发现事实应该是这样。作为企业家,老贾的闪光点与缺陷都同样明显,老贾的短板注定了他不可能打造出他想要的那个乐视生态。

    7月末,已经是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战略角度看,我认为不是乐视生态本身的架构出了问题,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认为老贾(贾跃亭)这套东西本身是对的,但是我们的节奏感跟宏观经济没有对上。”。

    老贾不是骗子。老贾失败了,但老贾的精神很可贵。

    王兴曾经在2014中国企业领袖峰会上说:“企业家精神,就是不顾现有资源而不懈追求机会的精神。”

    以这个标准看,老贾是最有企业家精神的,只不过如何管理一个万人规模以上的公司以及豪华团队,恐怕老贾还要向王兴请教。

    我相信,时过境迁之后,总会有人想念那个不抱任何大腿,不找任何干爹,想自力更生打造出互联网另一极的老贾。在互联网圈的中年男人里面,老贾更像是一个不油腻而少做戏的少年,就像他在“野子”里唱的那样。

    人民为什么想念周鸿祎?因为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到了寡头统治的计划经济时代,没有人折腾了,创业者从一开始就盘算着该怎么被BAT收了。

    人心思变。

    这篇稿子写到最后,耳边回荡着老贾在那场战略回顾会议上的结束语:“钱的问题不是你们考虑的,是我考虑的,我来解决——应该不会是问题,如果我解决不了,那再……当然,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高潮时随缘加盟,风雨中协力同舟。乐视的工作经历将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

    作为曾经为老贾和老孙都服务过的公关负责人,衷心祝愿老贾,赌上全部身价、个人信誉的All in梦想可早日得筹;衷心祝愿老孙,洒泪明志、纵横捭阖的雄图宏愿能百炼成真。

    纪念乐视危机一周年的下一篇,我讲讲乐视的公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