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晨:iPhone回收再售背后的互联网隐忧

这几天,苹果掀起回收旧手机的活动。代工商富士康们也开始行动起来。它们不但收,还卖。

resize (2)

许多人围绕价格争论不休。但里面隐含更多值得探讨的东西,若乐观些,算是个好动向。

当然第一观感还是苹果商业动因。每年这个时节,全球手机产业链都在紧急备货,代工厂一般产能都满载多时。但这是金字塔中间或顶端的企业动向,产业链低端环节,未必有如此光景,许多时候,一些小型零部件、材料供应不足,会直接导致苹果等大厂手机出货延宕。

过去两年,你听过苹果、小米、华为缺货、产能不足消息,甚至锤子手机也这么说过。这里面有真实部分,有饥饿营销的用意,也有忽悠的,尤其在为前代滞销的产品清仓提供机会,同时伴随价格调整。

你能从鸿海去年年报中感受到一种供应压力。在苹果、华为、小米等品牌出货推动下,营收高达4.2131兆元,约等于8400亿人民币,代工业获利也很高。目前它的产能已满载。

当2014年年内末,许多手机厂家喊出2015年出货预期时,就意味着,一些牛逼厂家需要提前打理供应链,做好备货。就算苹果也不例外,它也要平衡出货。

回收旧手机,可能就有借旧产品改善产业链的用意。当然,也有借助品牌影响力,均衡市场区域覆盖的用意。它可以通过回收、修复、再出售,将手机投放给那些三四线或者欠发达市场。而在中国之外,当然也有非洲、东南亚、拉美部分区域。苹果在那里的出货远不如几大成熟市场。因此,回收、再售也像苹果的品牌营销策略。

这话题说起来也挺有意思。就是说,旧手机可以扮演苹果拉动出货的动力,填补iphone6价格较高无法覆盖的更广区域。说到底,苹果毕竟不是普通老百姓的菜。中国品牌甚至山寨之所以在东南亚、亚非拉等区域屡有斩获,也跟苹果的定位有关。

这几天,多家媒体显然齐刷刷收到同一指令,集中报道某家手机企业在非洲市场的开拓成效。就连某家著名财经保值的总编都亲自给记者布置这个选题。但是,这个本土品牌在非洲市场的成绩,也跟苹果们的市场定位有关。整体来说,苹果放弃了人口基数最大的市场,从相对少数的中高端消费者那里赚取了巨额的利润。

  但当中国智能手机在上述区域攻城略地时,苹果也担心这种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终归一日会走向高端,借助低价的旧手机可以变相打价格战,并扩充区域覆盖。

还里还有两个饶有趣味的话题。一是去年Q1财报,苹果数据显示,iPhone总出货里,iPhone5比例比如前代iPhone4系列更有力量,后者依然扮演着主力;二是去年夏天,苹果推出iPhone5电池更换服务,不管到底是因为电池续航有隐情,还是其他,我觉得更换一个关键模块,可以直接延长许多电子产品的寿命。两个话题背后有相通的产业背景。

这种话题背后,具体关联着产品品质。苹果产品耐用、保值是出了名的,前者是后者的保证之一。但更重要的支撑在于,苹果有更高的品牌溢价。哪怕上代产品,甚至也比其他许多竞品都更有竞争力。一般情况下,同样一款旧手机,小米肯定不如苹果更诱人。在别人眼中,苹果之外的手机,更像快速消费品,用过后极少再用旧一代,哪怕以旧换新,换个区域市场销售都难。而苹果旧一代,二手市场交易活跃。若你到四六级市场走走,会发现普通大众已开始用上苹果手机,大都隔一代。

我这不是为苹果点什么赞。只是想说明,苹果品牌与产品品质能形成长尾效应。而本土许多品牌的智能手机,包括小米在内,前一代很快就成了沉淀成本,很少再流通,最后要么塞在抽屉里,要么卖掉,被当成电子垃圾进入拆解中心或者贵屿那样的世界。

再去想一下,回收、再售服务,这里面有多一个牛逼的苹果经济学。不要觉得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品质、品牌话题,里面更有成本差异、商业模式的竞争,同时,它还传递了困扰业界的一种危机感。

苹果赚钱确实靠硬件赚钱。但是如果没有服务与生态,苹果不可能创造今日辉煌。它的生态核心之一当然是强大的系统。过去多年,人们看到微软等巨头比苹果的研发成本高出很多,主要原因就在于后端研发缺乏集约型,操作系统面向不同终端缺乏统一性,手机、电视、PC都很不同。当WIN8出来后,这种尴尬才有所缓解。而苹果研发成本地低,则与它的系统一以贯之有关。你能看到,苹果几乎不去盲目开发缺乏自身系统支撑的电子产品。

再举一个反例:小米产品策略多处失败,尤其路由器,正在于它的产品根本没有自己的系统核心,或者这类产品用不上。缺乏系统支撑的小米,除了竞逐外观工艺外,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我至今不明白小米去年还急吼吼推出什么空气净化器,这是盲动的征兆,分散了很多研发资源、产业资源。

  而苹果每一款产品,几乎都将自身成熟的技术储备、服务用尽,尤其是系统,体现出鲜明的集成战略,这里面涉及集约化的运营,导致出现不同的成本结构。在硬件品质有保障的情况下,旧手机回收与再售,等于无形中延长了技术与服务的周期。

有很多厂家都喊着要打败苹果,有的讨着巧说,比如小米最近就变通说说自己未来出货会成全球第一。如果依照目前状态,极有可能达成目标。但我也相信,小米的产品品牌溢价,几年后也很难赶上苹果,它的模式里缺少更多集成,隐含着巨大的沉淀成本。

小米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是它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但硬件终端里,自身集成的技术很少,这导致它在软件领域的积累还无法真正释放在终端,虽然小米也在快速补充它的硬件专利技术,但短期不太可能主导核心,小米手机的品牌溢价,还无法真正获得提高。如果盲目拔到高端路线,也会被拖累。在人们心目中,小米的高效率里面,有不成熟的气质,它还无法匹配高端市场。

所以,小米以及中国其他手机企业,还只能强调所谓“出货量”。这是单一的水平的规模竞争,而不是纵深的服务竞争,距离还很远。当市场出现短期饱和或者产业高度成熟、面临创新难题时,这种过度依靠出货量的模式就不可持续了。厂家们需要在存量的市场里挖掘新的增长潜力,那就需要软的部分。

再回到旧手机上。当出货面临抑制,小米们的旧手机,就更不可能诱人,二手市场,几乎没有什么溢价能力,它的命运就是电子垃圾。小米们在存量市场的生态与服务,就很难深挖,明显弱于苹果。

面临这种竞争,小米们如果走偏,动作变形,那就是透支品牌影响力,盲目多元化,将过往的成功赶快复制到其他终端上,做出一系列眼花缭乱却没法深耕的电子产品。或者透支商业模式,以小马拉大车一样,去盲目嫁接其他产业。小米参与智能家居业,虽然非常合理,但若用力过猛,很容易拖到它的核心主业。小米的生态还没强大到无所不能的地步。

小米如此,中国其他品牌更是如此。苹果一个旧手机回收、再售话题的背面,隐含着本土手机的压力与危机。

还有一个需要继续反思的信号,也是我多次强调过的。苹果这个话题反映出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悖论:它打破了信息不对称,让整个社会走向高校、协同,变得透明、民主,但却戕害着一个物理世界,并最终反馈到人与社会层面,反受其害。

  这是一个被夸张过度的互联网时代。当互联网+被标榜为拯救世界的动力后,苹果回收再售旧手机的动作,有些反向的指标意义。那就是互联网已经导致一个浮夸、浮躁、醉生梦死、奢靡浪费的现实。

手机产业链已相当成熟。就算山寨智能手机,除了软件体验外,硬件供应链也是不错,某些品质跟大牌没区别,智能手机使用寿命越来越长。大部分人更换手机,并非因为坏了,而是喜新厌旧,追求新体验。但人每天把玩手机,基本用途并没多少变化,无非社交、娱乐、通话,即便屏再大,电池再长,也还是这些。你曾经安装过的几十、上百个应用,大部分都沉寂其中,或者装了卸、卸了装,日常所用不过有限几个。那些号称要把手机打造成行业用途的,大都只是概念,成规模的行业应用很少。手机主要还是个人用品,它张扬的是自由、隐私、个人主义。

  但在互联网消费热潮下,许多手机厂家变着法儿挑逗、撩拨大众的消费欲望,诱惑他们不断更新手机。iPhone5刚用一年,肾6一来,就又更新了。苹果的旧手机还能维持一定价值,但是大部分其他品牌的手机,基本上就成了垃圾,成为拆解中的碎片。

  它与厂家宣传的一块钢板、三防、高空摔下照样能打等等噱头,呈现一种矛盾。这么牛逼的产品,为何还要代代更新,并且有时营销还要商业苦肉计。这简直是一种反讽。

  参加过许多牛逼手机的发布会,每次都是那么张扬、奢华、诱惑,但是一想到曾经去过的长江边上的拆解中心,以及全球著名的电子垃圾重镇贵屿,那让人窒息的空间,你会觉得这是两个世界。

互联网打破了社会的一些不对称,创造了高效的机制,荡涤了社会人心,却以一种沙文主义漠视着一个物理的世界。那些原本仍有着巨大生命力的手机、电脑、板卡、电视、以及许多管线,统统成了垃圾。这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也是人类的罪恶。互联网创造了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活力,但也鼓噪起一种进步主义的幻觉,甚至也包括增长的陷阱,并造成巨大的产业浪费。

真的,这个阶段的互联网是一把巨大的双刃剑,当互联网英雄尤其是消费电子英雄们在海内外重大场合牛逼哄哄的时候,他们是永远看不到这一幕丑陋现实的。雷军还曾发出,未来的芯片将是沙子价。我曾多次抠字眼为他圆场,但是实在无法从他过往的言论看出他有这种生态意识。

商业当然也是一个过程。人们不需要天真地幻想立刻出现一个理想的世界,那里一切都可以循环、复用。但是,至少当你为了确立某种商业模式时,应该对它产生的产业负面效应有所体谅、反思。

有人可能会说,贵屿那边不是好事吗,电子垃圾可以回收利用,很好啊。是的,如今的电子产品,高达80%的材料都可以复用、循环,最种还会走向市场。但你不要只关注这个环节。你要看到当初它诞生的一幕,以及为了它的诞生,多少不可再生能源的浪费。贵屿不是真正的循环经济模式,它只是互联网左右的电子工业,戕害环境的缩影。

截至目前,这产生幕幕狂欢的产业,这个时代,都建立在一个不可再生能源消耗的基础上。相当比例的材料、无数的乡村、河流、书目,不但再也无法回到它原初状态,甚至你永远也看不到它们了。

真的,每次听到一些手机厂家炫耀单纯的出货时,我都觉得那种思维有一张商业暴力。而说者却感知不到。

  苹果手机回收、再售,并无益于真正解决这种危机,也许还掺杂上述太多商业用意。但那时,无论如何,它的动作值得让人思考,我们应该回到尊重硬件、尊重物理现实的世界,尊重那些小小的电子产品,努力提高它们生命周期,给它们灌注更多节制的精神、内容、服务,而不是过度地标榜破旧立新,打破一个旧世界,事实上,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遵循一种渐进式的革命,从0到1的理念,也不是放弃0,而是在它上面,开出生态之花。

旧手机有生命,其他的东西也有生命。去过中国台湾、日本、欧洲许多国的人,会发现当地,保护环境的手段在于,旧瓶装新酒,一些古老的建筑,一些古老的街道,外观依然,但内在已经更新。中国大陆喜欢打碎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喜欢拆了建、建了拆。过往百年,都是这么一个逻辑。它确实打碎了许多传统的牢笼,却透支、重创了自己的未来,从此失去根基、家园,变成丧家狗一样。

“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不是电视,也不是收音机,而是对土地有机体复杂性的揭示。”美国“现代环保之父”李奥帕德在《沙郡年记》里说。

电视、收音机是他那个年代的奢侈品,生态主义、超验主义也是他那个年代的价值取向、但我觉得,放在当下语境,“互联网”应该同样被置换进去。

我这不是标榜一个理想的社会,但我标榜理想主义,期待一种生态意识的神话。如果没有对于环境、物理世界以及制造业的尊重,不给它灌注节制、环保意识,仅仅标榜互联网那个 、物联网、工业4.0这类看似深刻的眼花缭乱的概念,固然能带来偌大便利,提升整个社会效率,但它的结果,一定会是一个崩溃的社会。

文/王如晨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