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哪个诗人会最火?

六神磊磊要来上海签售新书的消息,提前我就知道了。

前天(7月29日),走进上海书城七楼,眼前一幕,还是令我心生感慨,除了微信里一篇篇推完立刻刷屏的10w+,原来他的线下号召力竟也如此之强。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签售会现场,说水泄不通当然是夸张了点,毕竟斯文如我也拼命挤进来了。

因为中间密密层层排列着书架,在书城七楼那间面积不小的大厅,手持《六神磊磊读唐诗》等待签名的队伍摩肩接踵,围绕着书架两旁的过道排成了回字。

队伍的终点,自然坐着粉丝们心目中的翩翩男神,浑身散发着书生气的花露水。至于起点在哪嘛,我绕了一小圈,也没找着。盛况如此,难怪同行好友调侃一句,一本书卖四十五块,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排队抢!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熟悉的人都知道,六神磊磊曾是新华社重庆分社的时政记者,做公号后离职,主业换成了读金庸,偶尔写写唐诗。至于爆文嘛,太多也数不清了,什么《杜甫的太太:我可能嫁了一个假诗人》《没有知识,学一堆道理有毛用》《一个写字的人告诉你:老<西游记>到底牛在哪》《林平之,你来,我们谈谈你报仇过当的事》……

大家都说,看他的推送,常常是等不到文章看完,就忍不住先分享了朋友圈。反正,文笔漂亮的根本不像什么偶像派。

逮住这次机会,本期新榜会客厅终于迎来了这位,时不时在公众号一百多万粉丝面前自诩“超帅的”“最帅的”“极帅的”……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来自榜妹的问题,为啥这么在乎自己帅不帅?男色对文化人也那么重要吗?

我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有没有想过不做公号,你会做点什么?

会写小说吧。当了那么些年记者,心中藏了很多故事。以前写过,大学本科写过一本打架的书,在台湾出(版)的,就是打架手上可以放电那种。

不是科幻,更像玄幻,出了十本,后来考研去就没写了。

名字?打死不能说,一点都不洋气。

既然写过小说,金庸又读到烂熟,为什么不自己写武侠小说?有写小说的打算吗?

武侠小说不可能写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了。这个是规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

就好像今天人写旧体诗不可能达到唐朝水平,唐朝人写四言诗也再不可能像诗经那个味道。

(小说)以后我应该会写的。曾有过一个长篇的想法,后来读到齐邦媛的《巨流河》就幻灭了,她写的正是我想写的。现在暂时还没什么新想法。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说到唐朝人写诗,开个脑洞,如果唐朝就有公众号,你觉得谁最火?

会很可怕,诗歌史会改写。陈子昂红不了,“貌柔野,少威仪”。

王维很帅,但是太温和没有煽动性。他的诗面面俱到,“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不容易火的。

成为头部的是一些我们想不到的人。比如刘希夷。

美姿容,好谈笑,善弹琵琶。颜值高会来事,写的诗通俗好懂易转发,有流行性气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他这样的要火。

晚唐,罗隐可能会火,他的诗也有流行气质。
我未成名卿未嫁,对吧。
今朝有酒今朝醉,对吧。
他丑到一定境界了,又勇于自黑,也许会有反效果,反而大红。

一个无奈的事实是,杜甫不会有今天的地位了。我们后人看到的唐诗史会完全改写。至于李白,不管什么媒体,都是大号。更多杜甫解读:www.yangfenzi.com/tag/dufu

他的天才是100的话我是6,这一句不是谦虚,百神白白。

北京签售会现场

北京签售会现场

金庸小说读得最多的是哪一部?读了多少遍?

笑傲江湖、鹿鼎记吧。几十遍是有的。没事就抓起来看,也不知道是多少遍。

据说陈寅恪后来眼睛不好,但一段史料在哪里,仍然闭着眼睛如数家珍。我和陈大师有一拼,金庸某一段在哪里,在哪个章节,瞎了也能说出个大概。

他倒背经史,我是强记武侠,本事差不多,耶。

如果有导演邀请你演金庸的作品,你觉得自己演谁比较好?

莫大先生吧,拉拉胡琴,别人掌门都死了就他活着,暗暗比。

你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读金庸吗?

会忍不住推荐给他。也许是从小学吧,从漫画开始。喜不喜欢就不好说了。

如果跟金庸同桌,你会跟他聊什么?

1. 谢谢你养活我。
2. 华山上的玉女像为什么像林朝英?
3. 能不能改回去让黄药师不要这样赤裸裸喜欢梅超风?

微信上阅读最高的文章是哪篇?阅读量最令你觉得不可思议的呢?

最高不记得了。

开号第五、六篇吧,叫《金庸、鲁迅、古龙会怎么写爸爸去哪儿》,出差酒店里写着玩,正经写字桌都没有,结果一下阅读一百万了。

抄袭的到处都是。当时还没有原创保护,很容易抄。

还有一个重庆的报社的人,抄了,我死磕维权,他居然说认识我们“刘主任”。

当时也不知道是哪位刘主任。我们现在有一位刘主任,我看刘兄是瞧不上他的。后来他无奈致歉,还来一句:呵呵,这就是国社人的气度和心胸?

你可以贱,我不能抽。不然就是没有气度和心胸。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有人说爱守着看六神磊磊的软文,关于写软文你有什么心得?有没有被甲方驳回修改的经历?

来郑重说一下:软文是隐藏广告意图的。
我那些是不隐藏广告意图的,再迟钝的都知道那是广告对不。
合作都比较愉快。

有一个例外,我也差点要讨薪了,1月份的文章,今天才说要付,居然问我这儿的小妹妹:“惊喜不小惊喜?意外不意外?”

我们人之前去电,听说态度还不耐烦。我是不知道这个事。我要是知道,会让他们意外的。

哦对,说这个才想起来,我要去骂人。

很好奇过去一年广告收入能达到多少?

收入,我才给助理发一万多。现在我对助理封杀5万的消息。

尼玛你们太混了,新榜会不知道大家的价位和收入?年初老徐跑来要十条广告,我震惊了,他这么大腕居然亲自来说这么小的生意,就给了一个……超低价。

我们双输,投放的赢了。我听说5000万以下业务不能惊动他的。1亿以下只能短信汇报。

徐大大三顾茅庐除了“1亿”的广告生意,更是力邀当红KOL颜值担当——六神磊磊出演新榜品牌TVC《让新生的更大声》,8月即将和大家见面!

徐大大三顾茅庐除了“1亿”的广告生意,更是力邀当红KOL颜值担当——六神磊磊出演新榜品牌TVC《让新生的更大声》,8月即将和大家见面!

有没有统计过自己公号“违规被删”几次了?会不会因此多了一些自我审查意识?

(查了一会)36条。

被删,说明我还有差距,理解、解读金庸不到位。理解不到位的就继续理解,解读不到位的就继续解读,找差距再进步嘛!

在新华社写稿和现在公众号上写稿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社里说实话不全是自己感兴趣的。公号上基本都是自己感兴趣的。

害不害怕自己“读完了”而“词穷了”,会不会需要空下来一段去找灵感,通常空下来会去干嘛?

现在看还不至于。

有的,也试过野外发个呆放个空之类,但除了被咬一身包并不好使。我觉得坚持写作比发呆一个月好。

词穷,往往不在于写太多,而在于读太少,杜甫一千四百首诗也没看见人家词穷。

此前签售现场

此前签售现场

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热情的粉丝?热情到让你又爱又恨?

没有,我们都很克制守之以礼的,没有一起练玉女心经。更多的是遇到别人的热情粉丝。

比如今年新榜大会,一个休息厅里,贵榜徐达内前呼后拥的进来了,身边各色人不绝。

一个妹子拿个本本旁边站了半天,然后转向我,说:“六神老师给我签个名好吗?对不起徐达内老师实在是太忙了。”

快问快答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
《唐诗鉴赏举隅》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一句话评价自己?
才胜于学,正气胜于才
更多六神磊磊解读:www.yangfenzi.com/tag/liushenleilei

最爱听谁的歌?
张学友、李宗盛、蔡健雅

打王者农药吗?
不打

喜欢什么运动?
游泳

读一句诗?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陈寅恪好帅

能送新榜粉丝三本签名书吗?
好啊,我寄来

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那个诗人会最火?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欢迎大家踊跃留言,文末评论点赞前三位的小伙伴,你们将获得六神磊磊寄出的签名版《六神磊磊读唐诗》。

最后……
没替新榜粉丝要个三十本实在是TM疏忽了。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邢哲夫:杜甫的历险与突围

➤ 六神磊磊:双鱼座金庸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 三国演义 水浒传 神雕侠侣 倚天屠龙记 武侠小说最美六首开篇词

➤ 别人家的孩子武亦姝,中国诗词大会会成为文坛的星光大道

➤ 唐朝是如何打造一带一路的?强大国力、繁荣发达的海陆丝绸之路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六神磊磊:不懂唐诗,就不是中国人吗?说道:

    李白草书《上阳台帖》,为李白书自咏四言诗,也是其唯一传世的书法真迹。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现代人关于唐诗有三种迷信:唐诗尽是好诗,非读不可;“你也配谈唐诗”的道德洁癖;脑残式地护古。

    文 / 六神磊磊

    我觉得现代人读唐诗,先要破除迷信。为此我不得不说几句唐诗的坏话。

    唐诗的成就很高,一切形容伟大的辞藻用在唐诗之上,大体都没有错。但唐朝的诗确确实实并不都是好诗。

    《全唐诗》四万八千多首,后来陆续补遗,达到了五万首,这些诗并不都有价值。除去相当数量的水平不高的应制诗、应酬诗不说,就算一流诗人有感而发的一些作品,也不是好诗。

    2016年9月14日,河南郑州,《诗词曲韵》中秋品鉴会在河南省人民会堂上演。图/视觉中国

    杜牧写当时女士的脚,“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元稹写幽会的时候,“汗光珠点点,发乱绿葱葱”,明显不是好诗。

    乃至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唐人句子,究竟算不算“好诗”,也是可以探讨的。“世人结交须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这样的算好诗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好诗吗?至少宋朝就有人不赞同,说这句子殊无可采。

    唐诗是菁华,尚且有好有坏,我们传统文艺里很多东西的良莠不齐便可想而知。现在有人爱把传统的东西捧到天上,自己明明并不了解,也不肯真下功夫研究,却特别愿做好龙的叶公,一曰“国学”则膜拜不已,“非学不可”,不学不是中国人,似乎不能吟出几句“东风不与周郎便”来,就要人格不健全了。

    我的太奶奶活到九十多岁,一辈子不识字,不懂唐诗,但她的一生充实有意义,头脑清楚,思想开明,你说她不是中国人吗?

    关于唐诗的三种迷信

    所以这是要破除的第一种迷信。一切文艺上的东西,但凡被顶礼膜拜,就一定不好玩了。世上本没有什么非学不可的学问,非要说的话,只是错过它的遗憾程度不同而已。错过唐诗,遗憾会特别大,但也只是遗憾而已,千万不能夸张。

    第二种迷信,乃是患上一种洁癖:“你也配谈唐诗?”

    这样的句式,同样适用于《红楼梦》等。这是一种常见病症,我把它叫做“低层次的仰望”,根子还是无知。

    唐诗是通俗的艺术,假如用革命的话语来说,就是人民的艺术。唐诗的繁荣,本来就是一个诗歌从帝王权贵来到广大人间,从宫廷冲向江山和塞漠的过程。唐诗在它所处的时代,本来就不是什么极度典雅庄严的艺术,仿佛必须盛装打扮,戴上领结,才可以吟诵。

    《骑马人物图》,唐代,佚名,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有一部分唐诗确实是用典艰深的、晦涩的,但大量的唐诗是通俗的、好懂的。在当时,它是一种朗朗上口的、有一定文化水平即可参与和欣赏的玩意。一个人也许不明白具体什么是“例以贤牧伯,徵入司陶钧”,不太清楚什么是“薛王沉醉寿王醒”,但并不影响他喜欢李商隐——他肯定能懂“相见时难别亦难”吧。

    在唐代,旗亭上的歌女可以唱诗,宫中的女孩子可以在红叶上写诗,营妓可以为诗人,寒士、孤僧、幼童人人可以作诗,病得如卢照邻一样气息奄奄了也可以作诗。骆宾王“鹅鹅鹅”,浅到极处,照样天下传诵;白居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通俗到极处了,当时人照样赞叹。

    唐代画家张萱的作品《虢国夫人游春图》,原作已佚,现存的是宋徽宗摹的摹本。

    真要说“配”与“不配”,在李世民、上官仪、虞世南作诗的时代,王勃哪里配作诗?在唐玄宗、张九龄作诗的时代,李白又哪里配作诗?王昌龄早年是种地的苦孩子,高适曾是无业的四零五零人员,他们又哪里配作诗?十举不第的罗隐,成绩差也罢了,还长得丑,面黑头方,又哪里配作诗?

    第三种迷信,乃是对古人的“脑残式爱护”,这个不能亵渎,那个不能亵渎,似乎在心中画了一个“麒麟阁”,有一个“英灵谱”,上了这谱的,就万万不能冒犯,否则便要国将不国,事关民族兴衰危亡。

    小品里有人演个搞笑版的花木兰,有人便勃然大怒,觉得亵渎了某种精神。游戏里把李白搞成女士,又有人勃然大怒,觉得践踏了某种秩序。这些人的生活,就在大怒和再次大怒中度过。

    经典话剧《李白》,濮存昕主演。

    唐诗的包容与自由

    他们不知道唐代的诗人们多么能调侃。王绩狂歌“礼乐囚姬旦,诗书缚孔丘”,姬旦是周公,这也可以囚的?孔丘是孔子,这也可以缚的?但唐诗好像也没有因为他而毁了。他哥哥王通,是当时的大儒,那么严肃的一个人,也搞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诳诞外号,自己是“王孔子”,徒弟们有的号“子路”,有的号“庄周”。

    我们一些现代人,没有学到唐人放达、自由的一面,反而学到了我们传统里虚假、伪善、僵化的一面。

    要说调侃圣人,《西游记》罪莫大焉,玄奘法师何等伟大人物,被搞成婆婆妈妈的唐僧,见事不明,昏聩无能,还被女妖按在床上,捂裆高呼“我的元阳为至宝”,还有调侃更厉害的吗?

    唐僧与玉鼠精。

    那些捍卫花木兰、李白的易怒现代人,对此为什么又不愤怒呢?因为他们觉得《西游记》乃是“名著”,乃是“经典”,经典的调侃不叫调侃。他们绝不会想到,《西游记》在漫长的时间里都不是什么经典,只是上不得台面的消闲说部。他们也绝不会去想,如果调侃被禁绝了,创作被束缚了,以后哪里还有什么经典?

    唐诗本身,恰恰就是反对迷信的,是一种极包容、极开放、极力创新的文艺。

    它有形式、题材、手法上的巨大创新,也有头脑上、思想上的自由奔放、兼容并包,这些都熔铸在了诗人们的篇章之中,犹如悬挂在七、八、九世纪天幕上的闪烁明星。

    章怀太子(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第二子)李贤墓中壁画。

    比如韩愈,当后生李贺被人攻击,认为他考“进士”乃是犯了父名“晋肃”之讳的时候,这位文坛巨擘拍案而起,写下了光彩照人的《讳辩》:“周之时有骐期,汉之时有杜度,此其子宜如何讳?”“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 ‘仁’,子不得为人乎?”

    比如张籍写《节妇吟》,明清的人看了连连摇头,觉得“节妇之节危矣哉”,哪有嫁了人还收他人的奢侈品,退还的时候还双泪垂的道理呢?但人家唐朝的张籍就觉得这是个好姑娘。

    唐代张萱《捣练图》(局部) 。

    唐诗到底美在哪?

    我们现代人学唐诗,能不能把韩愈的胸襟学了去?能不能把张籍的包容学了去?

    曾有人采访时问:唐诗到底美在哪?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的水平回答不好,而且怕几年也说不清。但不妨看一点:在唐朝之前,齐梁近百年间的诗里,有过哪些女性?

    大概除了几个“不辞红袖湿”的采莲女,再除了几个“春日上春台”的思妇,似乎留给我们深刻印象的就只有一种女性——“流风拂舞腰”的、在宫里唱歌跳舞供达官贵人欣赏把玩的女性。

    一百年啊,时间不短了,可我们的诗人们却几乎只会写这一种女性。

    2014年9月15日,浙江省人民大会堂上演《印象国乐》。图/IC

    再看看唐诗中写了多少种女性呢?怕有成百上千种吧!真是百花齐放、万紫千红。

    她们可以独立、坚强,幽居在空谷,也可以威武、侠气,舞剑器动四方;她们有的在思念丈夫,“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也可以年少不知愁,凝妆上翠楼;有的白头坐在上阳宫里,谈论玄宗,有的弹琵琶在浔阳江头,沦落天涯。

    她们有的是天真少女,哭泣在秋千下;有的是机敏伶俐的新媳妇儿,洗手作羹汤,先遣小姑尝;也可以是孤独怅然的商人妇,苔深不能扫,坐愁红颜老。

    她们有的是从事手工活的寒女,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也可以是贫苦的山中妪,逃到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她们之中有云想衣裳花想容的贵妇,锦衣玉食,炙手可热势绝伦;也有石壕村里的老妇,要赴河阳役,独与老翁别。

    唐代周昉《簪花仕女图》。

    唐朝的诗人们书写了几乎每一个阶层、每一种性格的女性,关照了她们在人生每个阶段、每种处境下的每一种情绪,忧伤和欢乐,痛苦和绝望,挣扎和希冀。

    所以说唐诗的美,是包容的美,是多样的美。偏狭和迷信,是读不得唐诗的。

    六神磊磊

    最爱的五句唐诗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 杜甫《春望》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 杜甫《月夜忆舍弟》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

    —— 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 杜甫《赠卫八处士》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 杜甫《江村》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496期

    本期看点

    唐诗里有五万种活法

    杜甫的人生不是“惨”,是丧

    王兆鹏:一张地图里的唐代生活史

    李白的人生轨迹。

    西川:谈“诗”,更应谈“唐”

    西川,著名诗人。图/李伟/新周刊

    李少君:重走“一带一路”,发现边塞诗里的荷尔蒙

    李少君,诗人,《诗刊》副主编。

    伟大城市总结者赖特诞辰150周年

    消灭大城市!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1867—1959),美国建筑师。

    余秀华:人到四十,保持欲望

    余秀华,诗人。

  2. 这位唐朝大诗人的悼亡诗,你一定读过,感动过说道: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史斌杰

    潘安死后几百年,中国文坛再没有出现杰出的悼亡诗作,直到唐代宗大历十四年的春天(公元779年),一个孩童在长安万年县的一个贵族家庭降生。

    他的出世不会改变中国历史进程,却足以让那精神饱满的大唐诗坛锦上添花。

    他叫元稹,和他的朋友白居易,柳宗元,刘禹锡一样,他们是那个时代的骄傲,科举考试的成功者,显赫时,影响着国家;落魄时,又写点东西,一不小心就影响了后世。

    今天我说元稹,就只说他的悼亡诗。名篇有四首,《离思其四》和《遣悲怀》三首。这四篇,每一篇都写出了千古名句,听来感情真挚,字句浅而内涵深,语味淡而境界高。

    《离思其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是为悼亡妻韦丛而作,前两句字面上写,见过沧海巫山这种至大至美的景象,对一般的山水景色就不会放在眼里。实际上表达了,他和亡妻的感情有如沧海之水,巫山之云。深沉美好,无与伦比。自然,像亡妻那样的伴侣也是独一无二的。

    后两句说,万花丛中过,我都不稀罕看,因为那最美的一朵我曾得到了。半缘修道半缘君,元稹真的是道教徒,“身委逍遥篇,心付头陀经”。但他在这儿用这个只是个幌子,他想表达的,还是我娘子真好,是不一样的烟火。

    遣悲怀: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尽箧(qie),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首句用典,将妻子比喻为谢道韫。一是讲妻子是个才女,二是讲妻子与谢娘一样出身高贵。然后呐,他把自己比喻为战国的隐士黔娄,古代这些个文人老喜欢扒个名士附会自己,以抬高身价。像孔明自比管、乐即如此。实际上,元稹和黔娄是没半毛钱关系的,黔娄一生自甘清贫,元稹却上赶着当官,官小点也满腹牢骚,哭哭啼啼。

    他妻子韦丛的出身是不逊于谢娘的。韦丛,字惠丛,太子少保韦夏卿幼女。韦夏卿是正二品官员,相当于今天的副部级。二十岁时韦丛嫁元稹。当时的元稹授官校书郎,管国家图书馆的闲杂事儿,他的官阶啊,就不说了吧。

    第二联,顾我无衣搜尽箧,我妻子看我老穿一件衣服,没有个换洗件,于是翻箱倒柜去搜寻。(可能是嫌太脏了受不了)泥他沽酒拔金钗,我身上没钱,就缠着要她买酒,卖个萌,撒个娇的,她便微微一笑,拔下头上金钗去换钱。其实元稹当时穷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工资低,二是老和白居易这些人互相请客,高消费导致的。

    再下句说,妻子陪我吃野菜粗粮,同样吃得香甜。没钱买柴烧,她就去扫门口槐叶,以作薪炊。说实话,如果侯门女真会干这些,那我也就跪了。元稹可能是为寄托哀思,将妻子的好写实化,一不小心,就夸张了。在我看来,唐代公务员是过着小康生活的。尤其科举出身的白领阶层,应该活得乐滋滋。

    上面写的是同患难,下面却没有共幸福,妻子去世了,他只能是鸳鸯失伴飞。

    今日俸钱过十万,我现在有钱了,但她却过早离去。与君营奠复营斋。不能与君同享荣华富贵,能做的只有,请一众僧道来为你超度。此生缘浅,来世再见。

    末尾两句,读似浅淡,实则哀伤之至。

    第二首是三篇中最简单的,摘录至此,简作赏析。

    遣悲怀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讲妻子去后,为了避免睹物思人,过于伤感,元稹将妻子的旧衣施舍出去。她用过的针线还在,诗人就将它封存起来,以此来封闭关于过往的回忆。

    每当看到妻子身边的婢仆,也引起自己的哀思,会不自觉地对他们好。

    总之,诗人以为,配偶之丧,虽然是寻常的事。但,共患难的伴侣离开,就是使人无所适存,痛彻心扉。

    这三首层层递进地,抒发着哀情。直到第三首,集中爆发,喷薄出振动千年的句子。

    遣悲怀其三(摘)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犹是几多时。

    此句浅显之至,却不失格调,这类诗的出现真正意味着元白将高雅的唐诗引到了通俗的轨道上。直到唐末造反派黄巢写下咏菊花为唐代诗坛关门,百年诗客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通俗唐诗作品。

    遣悲怀三的最后两句最值得一提: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翻译过来太矫情了,不过,如果非得解释,我会用张艺谋电影中一句台词:

    韦丛,我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