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今天,媒体宣布陈坤将在明年出演电视剧《凰权.弈天下》,讲述一个古代诸国之乱的故事。陈坤在其中扮演男主角宁弈,天盛帝国六皇子,封楚王。在风波诡谲的皇室权力斗争之中,凭借个人的聪慧、隐忍以及英俊,最终胜出称帝。

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上周,媒体宣布陈坤将在明年出演电视剧《脱身者》,讲述一个发生在1949年上海的谍战故事。编剧汪启楠耗费九年时间完成剧本,《脱身者》是系列作品中的第一部。陈坤在剧中扮演一个上海滩小人物,通过他的视角来观察那个动荡不安的大时代,而全剧也通过这个小人物串联起所有的恩怨情仇。

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如果你觉得陈坤是一个三次元世界里的演员,那么请你再看一下题图。这是陈坤前天代言手游《FATE》的角色扮相,在微博已经接近10万转发,25万点赞;而在Twitter上,也成为日本区当日最热推文。对于二次元世界来说,陈坤的三张照片带来的是一次空前的狂欢。而且,陈坤的扮相正是二次元宅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在多年PS陈坤照片之后,这一次终于心愿达成,看到陈坤亲自Cos。

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你要知道,有一个长得非常英俊,同时又能千变万化的朋友,对于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子来说是一种何等沉重的社会压力?和女生完全不一样,男性并不会自我安慰,认为人们看到自己和一个帅哥站在一起,就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自动把自己也划入帅哥的行列。根本不会好吗?相信我,和陈坤站在一起的确会有化学反应,那就是你会自动从人们的视野中彻底消失。请试着想一下:人们一把就把你扒拉到一边,越过你径直去和陈坤握手的情形……当时我的心情,正如以下我这张自拍照一样:

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你当本娃不存在吗?!!)

当然,陈坤也做了一些和英俊完全无关的小事情。比如说前天,他成立了“山下纪录片实验室专项基金”,用于鼓励中国纪录片作者制作更多跨文化和多样性记录影像。金行征导演《罗长姐》和李鹏飞导演的《少年》都获得了基金赞助,用于影片的后期制作;两个月前,陈坤和小伙伴完成了第六届行走的力量活动,再一次背起行囊,走上高原,在雪山之下徒步行走两星期;再往前,陈坤在三里屯红馆举办两场《狂禅》Live House音乐会,邀请小河等音乐人到现场和观众一起玩音乐…..

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所以,陈坤在业界的评论里是个懒惰的人。经常两三年根本不接任何戏,因为他总有一堆和演戏无关的事情可以去玩。可一旦接起来风格又很破朔迷,就像是他演完《寻龙诀》,刚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转身他又跑去演年轻导演的小成本电影《火锅英雄》去了。在《寻龙诀》里一脸大胡子毁败形象还嫌不够,《火锅英雄》里又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过也算是让我这样的人终于长出了一口心中恶气。衷心希望《凰权》和《脱身者》里再多一点这样的打戏,那么我也就不用经常头顶葫芦了。

如果我们从去年的《寻龙诀》开始,一路看着陈坤,一直看到今天他的电视剧《凰权》,就会发现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你都猜不到陈坤的下一步会是什么。电影市场那么好,以他的演技、颜值和票房号召力,他应该接着参演商业大片才是,但他生生把明年变成了电视剧年;整个夏天北京的咖啡馆里都是谈项目的制片人、导演、演员,他背了个包跑去高原上走路,坐在地上听独立音乐人演奏,看着都让人着急;不忙着考虑进军海外市场,和好莱坞顶级导演、制作人合作,反而跑去西宁搞青年电影节,赞助纪录片拍摄……有时候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大吼:阿坤,你到底在搞毛啊?

他就是在搞毛。身为演员不老老实实发心灵鸡汤,宣扬慈善,保护地球,几年前打破三次元缄默法则,公开向粉丝喊话,推荐二次元作品《Fate》。几年之后的今天,兜兜转转下来,《Fate》手游发布的时候,好像三次元的明星里也只有陈坤一个人可以和二次元说得上话了,于是他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代言人。得到消息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认,陈坤的这种搞法其实也还不错。在这个连娱乐都让人疲惫不堪的时代里,陈坤始终能让观众对他的下一步充满好奇和期待,也能让朋友经常想着和他聊聊天,因为指不定他那里又有什么新玩法、新花样。更多陈坤揭秘:www.yangfenzi.com/tag/chenkun

和菜头:歌手和佛教徒陈坤,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对于他自己来说,在这些年里他一直在努力打破自己明星的这个身份,总是试图找到新的变化和新的可能。未必他的每一次尝试都指向成功,但他每一次都能现示出自己的另外一面。他和别的明星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乐于一次次打破自我,不去维系大众所期待的那个固定形象。为此,即便面对失败的风险他也在所不辞。也正因为这样,他要比所有的小鲜肉都更具青春活力,也更能证明青春事关心灵,而无关年龄。

今天文章开头的音乐,是陈坤清唱的《心经》。别忘了,除了演员、作家、二次元宅、公益活动家、艺术赞助人之外,他还有另外两个身份 :歌手和佛教徒。作为一名佛教徒,陈坤应该是把生活当做了自己无尽的道场,把人生视作和大众永恒的修行。因此,不知道下一步落在哪里,很可能才正是走在最坚实的道路上。

所有图片:盗窃自陈坤朋友圈

禅定时刻

不用问了:
1、我们认识。
2、是的,吹捧朋友我就没脸红过。
3、对,就是了不起。不服你打电话约他出来吃火锅啊?

【文/和菜头  微信号:槽边往事(ID:bitsea)】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和菜头:我才是龙泉寺住持

➤ 单士兵:看不破红尘更应有信仰

➤ 疯狂英语李阳:我为什么要皈依佛教

➤ 成庆:咄嗟失道趣东瀛——日本佛教一瞥

➤ 揭秘史上首个机器僧——龙泉寺贤二诞生全记录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他不过做了正常人想做的事,而非像大部分国内艺人只想着出名捞金。以他的名气人脉,几年接个片已经不缺钱花,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是很自由的生活状态么。只能说国内艺人平均素质不高,相比之下,陈坤的行为才显得特立独行。很多国外的演员都会做类似的事,游走于商业与艺术电影之间、利用个人影响力做自己觉得有意义或者有趣的事。比较知名的,像韩国的孔侑促成的《熔炉》的拍摄,比如Tilda Switon为了小孩张罗个小众电影节,比如Julienne Moore演了不少商业大片也不影响她成为独立片女王,比如颜丙燕挑戏看内容不那么看片酬,比如韩国的大牌演员可以为洪尚秀的低成本电影无片酬出演……这种自称为演员而非艺人,是有能力又活得明白的人。

  2. 本来对娱乐圈男神没感觉,菜头再次推出陈坤(上次是那个邋遢的火锅英雄照),总算搞清楚是在说陈坤,不是黄晓明。最后一句,他是佛教徒,打动了我,开始追星,现在。

    如果菜头叔跟陈坤站一块,我一定不会把你扒开去跟陈坤握手的,多不礼貌啊!菜头叔也是有颜值有流量有社会地位的好吗?我只会说:叔,请让让呗,我跟陈坤握个手,么么哒。

    说实在的,曾无数次幻想,能下这么美丽的蛋的鸡肯定是帅到没边儿没沿儿,甚至还曾幻想………,今天看了那自拍照,好嘛,再也不想去想那只鸡了。看来上帝是公平的,您的文章写的真好!

    陈坤是我开微博第一个关注的对象,当时关注的明星一堆,早已经换了好多轮人了,每次清理,但是却没有清掉陈坤,最重要是,我们都是佛教徒,我后来发现最喜欢的人都是一个圈子的,你和陈坤和一毛不拔大师。可是当时你和南派三叔下场撕了杨洋让人多么伤心。

    菜头叔叔,文章之前推送的图片是北京灰蒙蒙的天空吗?这又是代表什么呢?我很喜欢你写的<<昆明天空下>>,推送点蓝天白云呗 我手机拍得最多的照片是天空,那里有深邃静谧的蓝色和变化多端的云彩……

    了解陈坤,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他的音乐他的电影他的书他的行走的力量,都值得去看。如他所的,莫失己道,莫扰他心。一直喜欢他,这是一个让人舒服的人。

    作为一个从出生就信佛的迷妹,第一次听陈坤版本的心经,从第一句,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瘦瘦的陈坤,传递出了强大的空灵气场!

  3. 2012年,陈坤参加一次颁奖之余,谈达到了自己对于梦想的理解,“随着年龄增长,现在的我会把梦想分成两类,一类是自己真心想要完成的事情,第二类就是不喜欢但必须去做的事。”活动现场,陈坤还自爆自己曾有当“室内设计师”的计划,“小时候,我曾梦想着长大后要当一名室内设计师,临毕业前也曾如此规划,却因没缘分错过,后来想了想,自己还真不是那块料,这梦想也就此搁置了。”

    今天来讲讲陈坤的新工作室
    是的,就是那个颜值满分的陈坤
    一个出身贫寒却才华横溢、佳作频出的男神

    他的身份,远不止一个演员
    陪同事报考北京电影学院
    同事落榜 自己却考上

    拍了《金粉世家》一夜爆红
    年纪轻轻就有了荧屏上的代表作

    就在大家都觉得他要走向影视巅峰的时候
    他又发起“行走的力量”公益活动
    通过行走拜托迷茫
    寻找内心平静

    就在演戏和公益即将成为陈坤的标签之时
    他又做起了室内设计
    开了一间小而美的设计工作室:东申空间

    陈坤说:
    “30岁以后,我对世界的好奇心与日俱增。”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这人生也是没sei了

    东申空间的第一个项目是他们的工作室
    这个年轻的团队改造了一间破旧的平房
    陈坤说,在这个项目中
    我既是甲方又是乙方
    一边给他们提要求压预算
    一边又同他们一起想办法

    第一个作品广受好评。随后,东申空间又接手设计了一家餐馆。
    虽然这是一家重庆风味的串店,陈坤的团队可是让它的B格提升了不止一点点。

    像陈坤这样长得好看的演员,难免给人不着调的印象,也往往被人质疑他的能力。

    不过,从他的表演,写作,公益,再到他实现梦想开工作室,似乎经历过那么多时间历练的他,也开始展示他真正热爱的一面了。

    从纸醉金迷、追求物质的美
    到内心平静、崇尚设计的美
    陈坤用东申空间
    为自己建了一个能安放心灵的家

  4. 文 | 陈坤 《愿你道路漫长》序言

    人生路上,总会遇到一些突如其来的“对视”。

    小时候在嘉陵江边长大,夏天喜欢在河里撒欢。一次扎完猛子冒出水面,看见一只不知名的鸟,就停在离我不过三十厘米的水草上,白顶红喙,双目幽黑。我呆住了。等我缓过神,它腾空飞起,消失在天际。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远方。

    2010年拍《龙门飞甲》,沙漠的戏份颇为吃重,整个人筋疲力尽,困顿不堪。某天傍晚收工,无意中一瞥,塞外狂沙无际、残阳如血,心里一动,猛然升起一个念头,想做一个好演员。

    去年夏天,和志愿者去香格里拉行走,一行人攀上海拔四千二百米的那古崩顶。站在山脊上,四周雪山环绕,如在云中行走。突然,太阳猝不及防地刺透乌云,整个山谷光芒万丈,如被上苍加持。我伫立良久,看阳光照耀万物生灵,如同照亮心性。

    之所以回忆起这几次“对视”的际遇,契机是不久前老友王锋寄来他的新书《愿你道路漫长》,请我写一篇序。我自认文字功底与修为未到,内心颇有不安。书中收集了王锋八年多来积累的文字,读至深处,我分明感觉到在和一双眼睛对视。

    我一向认为,外表谦逊温和的人,内心大多坚定有力,王锋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平时来往不多,却是见面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王锋是我内心敬重的人,我清楚地知道,他的才华与境界、他的纯粹与坚持、他对世事的觉察、对美的认知、对生命意义的探索、对人生质感的打磨。

    尤其令人尊重的是,他身处浮华乱眼的时尚行业,多年来却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洞察力,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许多年轻人。

    书中有一篇文字,王锋以同行者的身份讲述了他的团队、他所处的行业,但视线并未落在眼前的成败得失,而是关注那些年轻人的成长轨迹与内心修为。他以文字为天栈长渠,带着经验与善意,走进年轻人的内心世界,关注他们的脆弱、流血和疼痛,并且告诉他们:此行的收获,比你要抵达的地方更重要。

    内心境界在山上的人,不会认为自己在山上,更不会用所谓的高姿态去俯视众生,他们更谦卑,更懂得低入尘埃,更有温度,更富有关怀与同理心。

    这是王锋文字给我的触动,某种程度上也像是我“身为同行者”的一番自白。作为他的朋友和读者,为拥有这份机缘而感恩,在与他“对视”中也照见自己的心念。

    生命的意义,究其本真在于漫长道路中的内心修行。所有结伴同行中,意念良善的“对视”则是灯火,有灯火处就有力量。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内心,莫不如此。

    更何况我一直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双凝视世界的眼睛,迟早会成为一盏灯火,守在某个关隘,等着帮助别人渡过此地,让他们有力量走向更漫长的道路。
    行走的目的并非抵达,而是为了参悟漫长本身。从这个意义上讲,坚持行走的人,都是同行者,这也是你我的缘分所在。

    愿我们道路漫长,笃定行走,不舍修行。

    ——————————————————————————————
    《愿你道路漫长》

    王锋,资深媒体人,曾供职于《三联生活周刊》,历任全球三大男性杂志《男士健康》《时尚先生》《GQ》中国版主编。该书是他的首部文集,话题涵盖广阔,关注人的身体、精神,爱物之心,城市杂记,时尚美学等,记录了从事媒体行业这么多年来的观察和心路历程,也从当下人们的生活方式为出发点,延伸至深刻的人生哲思。

  5. 《寻龙诀》中,和黄渤、舒淇、乌尔善的合作,让陈坤体验到了过去没有过的团队感情。但学会了敬重其他演员,陈坤还是苦恼于自己的“审美洁癖”:“我看不起的人、看不起的事,还会没来由地不喜欢。”

    陈坤身边的人都称他“少爷”。“少爷就是不缺吃、不缺穿,所有人都照顾我。我只要把我喜欢的事儿干好就行了。”陈坤说。

    演戏显然是他“喜欢的事儿”。但有些事不是,比如现在流行的做导演:“去当导演的演员太多了,特别不像我装x的样子”,陈坤开玩笑。“装”,也是“少爷范儿”的一部分。

    等待杂志拍摄间隙,陈坤串进“东申童画”的员工休息室,对着沙发上的一排同事,甩了甩头发表演“高冷范儿”。大伙儿哄笑着鼓起掌来,陈坤十分满意,又换了两种演法。

    前段时间,他看了一个探案类的剧本,看高兴了,转身告诉助手:“这样的角色我得接五个,演出五种不一样的感觉来。”

    陈坤身边的人都称他“少爷”。“少爷就是不缺吃、不缺穿,所有人都照顾我。我只要把我喜欢的事儿干好就行了。”陈坤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演戏显然是他“喜欢的事儿”。有些事不是,比如现在流行的做导演:“去当导演的演员太多了,特别不像我装x的样子。”陈坤开玩笑。“装”,也是“少爷范儿”的一部分。

    陈坤在办公桌背后供奉着大宝法王救活一只小鸟的照片,办公桌对面摆放着好友黄觉的油画,他每次喝茶前要先焚香,喜欢收藏顶级佛珠,比如“果冻亮绿松石佛珠”,这些都是他多年来形成的“少爷品位”。

    2015年12月18日,《鬼吹灯之寻龙诀》上映,陈坤在片中演18岁知青时代的胡八一,和38岁参加过越战后,漂泊美国的胡八一。

    一个月前,看过媒体场的记者告诉他:“胡八一演得不错”,他眉飞色舞,旋即又强敛起脸上的得意,双手合十道谢。

    1
    “导演,你能不能鼓励一下我?”
    电影上映前,陈坤录制了一期《大牌驾到》。主持人阿雅问他:“两个年龄段,哪个更难?”39岁的陈坤标志性地扬起一边眉毛:“当然是40岁了。我们18岁的人真是理解不到,40岁是怎样的沧桑感?”

    事实不是如此。纵使自我感觉良好,“每天早上起来都觉得自己特别帅”,当扮演初恋女友的杨颖,扎俩小辫站在眼前,陈坤还是抓狂了:“她怎么能那么年轻!”陈坤只能“逼迫自己相信自己只有18岁”。

    “这是一个绝对的表演难度。”导演乌尔善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把人往老了做不难,但把人往年轻做,必须得靠演员的眼神。”

    乌尔善最终看到了他想要的眼神。尤其在影片后半段,38岁的胡八一通过生死之镜看到18岁的胡八一,两相对比,差异鲜明。“他抓到了两个状态:少年的纯真,和后来带着痛苦回忆的沧桑。”乌尔善总结。

    在乌尔善看来,陈坤能够驾驭知青时代的胡八一,一个原因是他对知青的了解——2002年,陈坤曾和周迅一起演过讲知青故事的《巴尔扎克和小裁缝》;而中年胡八一沉稳、成熟的领袖感,才是对陈坤的真正挑战。

    正式进组前,陈坤没少做准备:半周吊威亚、三周近身搏击、几大本风水专著、一系列寻宝类电影。原本还要练跑酷,陈坤实在练不好,韩国团队便扬长避短地设计动作:增加陈坤拿手的近身搏击,减少跑酷。

    武戏不简单,陈坤拿着飞虎爪,不小心就要打到自己。有场戏,要从一条沟上跳过去,到空中转体,踢一脚柱子,最后落到另一边,摆一个造型。陈坤知道这会很丑。试了一次,果然。此后,包括武替在内,这个完整动作就没人做到过。

    然而相比寻找38岁胡八一的内心世界,这些都不算什么。陈坤焦虑到头发都掉了四整块,才慢慢找着感觉。第一根救命稻草是造型。看着自己那张脸,他总出戏。但把长发和胡子蓄起来,倒也像那么回事。

    对手戏演员给了他不少刺激:黄渤节奏得当,舒淇细腻真实,夏雨的“大金牙”夸张而鲜明。“压力越大,越害怕和他们对戏,越是要相信自己就是这个角色。”

    监制陈国富随时在微信上告诉他,怎样处理会比较好。乌尔善因为《画皮2》,早和陈坤形成某种互相信任的默契。陈坤不知道怎么演的时候,就看看他。在内蒙古,现场八百匹马在草原上跑,陈坤紧张,问乌尔善:“你真的不慌吗?你就不怕这么多马出什么意外吗?”乌尔善回答:“如果我是胡八一,我慌我也得稳着。”

    知青时代,胡八一的初恋女友丁思甜在一个墓穴中丧生。年轻时慌张酿成的错误,一直压在胡八一心上,这是他日后“慌也得稳着”的原因。

    乌尔善发现,陈坤在演成年胡八一的时候,故意采用了一种“发声位置比较靠后、共鸣很强的声音”。陈坤告诉他,这就是在模仿乌尔善的蒙古腔调。因为故事的一半发生地,就在内蒙古。

    自觉演得好的时候,陈坤会向乌尔善求表扬:“我今天特别好,你没有发现吗?你能不能鼓励一下我?”乌尔善是个用词吝啬的导演,总是“不错、再来一遍”,最高评价也只是“很好”。

    陈坤完全入戏,是拍到重返内蒙古寻宝后,置身奇幻而真实的布景时。“他在纽约时自暴自弃,但再回到草原,身上就有了一种意气风发,有了担当。”陈坤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就好像我们演员,当红的时候,突然不演了,去做另外一件事,非常辛苦。被迫又做回演员的时候,就会充满信心。”这正是几年前,他突然暂停接戏,开始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时的写照。

    2
    “我们缺少对同行的赞美”
    真实的生活有时让陈坤感到乏味:坐在飞机上念经看电影,旁边的人都会盯着他看,“你还必须对别人笑”;明明是个“乱七八糟的人”,还总得在舞台上展示优雅。

    “我是站起来就可以生气,也容易跟别人感动的人,生命不就该这样吗?为什么得虚虚假假的?”陈坤说,“我的生活是荒诞的,所以我特别喜欢魔幻戏。”

    《寻龙诀》之前,陈坤拍过的魔幻题材还有《画皮》系列、《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钟馗伏魔》。《鬼吹灯》原著作者天下霸唱看完预告片,说陈坤“特别有冒险家气质”。

    陈坤以前没看过《鬼吹灯》。即便和南派三叔关系不错,《盗墓笔记》他也没怎么翻过。但《鬼吹灯》还是让陈坤“战战兢兢”:“《鬼吹灯》有太多粉丝,我们是在用大家太熟的银幕脸,去挑战大家熟知、又有想象空间的探墓故事。”

    小说里的胡八一惯用风水,这是正式开拍前,陈坤找到的自己和角色的惟一相通点:“他信风水,我信直觉,都有点儿神神叨叨”。后来找到的,还有“观察力”。在他工作室里焚香煎茶的榻榻米前,一位摄像记者颇为尴尬地和他斗了几句嘴。他为这位记者沏茶:“我说话时他的反应、我倒茶后他的变化,这些我都在观察。我观察所有事情,就像胡八一一样。”

    有件事陈坤没想通。“胡八一他们盗宝盗得也挺好的,怎么折腾了十年,到了纽约,还能这么穷?”这个问题乌尔善也回答不了。陈坤开始瞎猜:“肯定是盗墓的时候,只取了该取的东西,他们不贪心。百多个菜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不多吃。”

    “不贪”,是陈坤早几年决意休息、行走时想通的。“我已经不在意做什么当红演员,因为我年轻时经历过这个。”

    在陈坤看来,《寻龙诀》里的头号反派,并不是刘晓庆饰演的“圣母”虹姐,而是“每个人内心的恐惧”:胡八一和王凯旋的恐惧,来源于对丁思甜的愧疚;大金牙的恐惧,来源于金钱;“圣母”自己的恐惧,来源于死亡。

    而《寻龙诀》给予陈坤最大的一个启示是:兄弟情。在戏里,胡八一、王凯旋、Shirley,“摸金校尉三人组,合则生,分则死”。戏外,陈坤头次经历和黄渤、舒淇、乌尔善一起的团队感情。

    陈坤使唤着不听话的飞虎爪,舒淇扛着巨沉的金刚伞,拍起武戏空间狭窄,俩人总怕打到对方。黄渤背着古董贩子“大金牙”夏雨,沉到断气也得不停地跑,跑了十几二十遍,他还跟导演请缨:“我再换个方法试试。”

    陈坤和黄渤合作,带着压力也带着尊重。“说真话,以他的颜值,要不是靠悟性、情商、专注、努力、吃苦,能到今天的地位吗?”陈坤半揶揄半认真,“我呢,一出道就火,就成了少爷,哪怕又笨脾气又不好,还是被所有人赞美。就这些,还不够渤哥教我吗?”

    演戏时,黄渤会把每场戏的台词都提前设定好,舒淇则凭借敏感和直觉,感受到什么便表达什么。胡八一在水里向Shirley求婚,陈坤看见舒淇的眼神,呆了:“我在她眼睛里看到的是真的,那种复杂,我想都想不到。”

    “他们俩是极端。我不多不少,取了他们的中间值。”陈坤总结。后期录音时,陈坤去看了一小段片子,正好看到最后舒淇穿着小背心在渗凉的水里浮着,陈坤想起那天拍戏的场景,哭了。

    《寻龙诀》之后,陈坤去拍了杨庆执导的《火锅英雄》,对手戏演员秦昊,陈坤觉得“和渤哥类似”。放以前,他绝不会如此关注另一个演员,“我错过许多和更好的演员学习的机会,那是我自己的问题”,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我觉得我们缺少对同行的赞美。”现在陈坤这样想:“大家说娱乐圈的演员浮夸,但演员是个体。很多人做这份职业,是有骄傲和荣耀感的。”他自己的荣耀感来自角色“反差”:演胡八一,从年轻到沧桑;演钟馗,从女相的魔王,到男相的钟馗。

    他听说了“明星”和“演员”的区别,想了想说:“我是个演员,只是长得像个明星。”

    学会了敬重其他演员,如今陈坤苦恼的是自己的“审美洁癖”:“我看不起的人、看不起的事,还会没来由地不喜欢,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不能接受不同层次的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