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侠:原来中国喜剧真的能逗笑观众

或许是因为过于屌丝化的名字,再加上暑期档这样一个令人沮丧的档期,对《煎饼侠》一直没有太多期待。那张浮夸的海报太过狗血,不知道会让多少人误会了这部电影的质量,也不知道是不是反而能拉拢到更多的小城观众。
《煎饼侠》海报

《煎饼侠》海报

文/ 杨时旸

但无论怎样,以当下中国院线电影的水准来说,《煎饼侠》目前的评分被严重低估了。在这个近乎恬不知耻的对IP进行透支的电影时代,《煎饼侠》值得被审慎地歌颂。

它是暑期档中的最大惊喜,某种程度上超过《大圣归来》,因为毕竟后者的口碑一直不俗,更因为它是动画,技术的隆重能让人们忽略剧情的稚嫩。但《煎饼侠》不同,它是喜剧,甚至掺杂了部分闹剧的成分,是中国院线观众最热爱的类型,也是最容易被挑剔的类型。

《煎饼侠》剧照

《煎饼侠》剧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院线喜剧开始主打一句宣传语,叫“笑中带泪”。这都是那群出身于八线小城,在《知音》和《读者》浸淫中长大的公关团队的杰作。他们热爱这种既用喜剧招徕客人,又用眼泪表示深刻的假模假式的矛盾短语。其实,笑中带泪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能用电影推动人们达到这种情绪,很难。之前几乎所有有这个企图的电影都让这句宣传语沦为了笑话。《煎饼侠》算是努力蹦跶着碰到了这句“笑中带泪”的边缘。

《煎饼侠》老老实实地做了一部结实的喜剧——至少在那场柳岩对大鹏进行“点化”的戏之前都是如此。网剧出身的大鹏,有一种特别本分的喜剧观——逗笑观众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他用最合适于一个演员的表演方式逗笑观众,而不是考虑传达背后的“意义”。在他的价值观当中,笑料就是笑料,没有高低贵贱,笑是普世的,把人逗笑是喜剧的道德。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中国喜剧界竟然还存在争议。

《煎饼侠》剧照

《煎饼侠》剧照

网络视频是残忍的,其实比大电影要残忍得多。《屌丝男士》那一类东西,如果在三分钟之内没有抓住观众,人们早就关掉了事。这样的残酷训练,至少让大鹏懂得了对包袱的敬重。他把这一切都平行移植到了大电影当中。他的小聪明在于,懂得扬长避短。他让所有演员以真实身份出演,明星就是明星,首先,可以使光环最大化,有利于电影宣传;然后,更重要的是,还可以直接利用那些明星本身的特长。

《煎饼侠》剧照

《煎饼侠》剧照

他让岳云鹏唱唱《五环之歌》,让宋小宝说一句“你这个损色!”,让赵四抖会结巴,让邓超喊一句奔跑吧兄弟……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俏皮的小聪明段子,挠着娱乐圈和公众心理的痒痒,当包贝尔躲大鹏的片约时,假装喊着,“把我的大麻拿来!”这种小幽默,不但近乎于现挂,而且还都带着刺儿呢。

所有这些都是亲切的,大鹏极其聪明地利用了这些喜剧明星自己的标签、符号和金句,他们沉淀多年留存下来的经典段子,就被大鹏全部顺理成章地为己所用,而且你还不会觉得突兀。能做到这一点,只有让他们自己演自己才可以,不然,为他们重新设置角色,反而会显得很做作。这样利用明星是最有效,也是最经济的办法。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网剧给大鹏带来的鸡贼。

《煎饼侠》剧照

《煎饼侠》剧照

对于那些隆重对待电影的学院派人士来讲,《煎饼侠》的剧情或许有些段子化,但如果以效果论英雄的话,大鹏至少让每一个段子都熠熠生辉。里面几乎没有咯吱人的地方,却都能让你笑得舒展。客观地讲,《煎饼侠》本质上仍然是一部IP电影,但混杂着喜剧类型片、闹剧和正剧等多种风格。重要的是,这部IP电影,有一种毫不欺瞒的态度,它明目张胆的告诉人们,用的就是《屌丝男士》积累起的人气,再加上这个套层结构的故事、戏中戏、现实和虚构的穿插,所有人的真名出演,反而让人们觉得诚意十足。它绝不像《栀子花开》,近乎诈骗地启用了何炅的一个歌名以及李易峰的粉嫩,就此了事。如果你不故意苛求,那么即使说《煎饼侠》是段子集锦和碎片化的,那这部集锦也让人从未停止过笑声。它足以对得起喜剧这两个字了。更何况,这部电影真的没有那么碎片,他比很多故作精妙的电影的起承转合都要纯熟。

除了对于喜剧明星最精准地盘活,大鹏也熟谙观众的心理。当他演绎被打回底层的小人物,他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身上每天面对的心酸,当他在开头张扬着意得志满,他也明白,戳破那些明星画皮的那些部位,观众才会买账。后来,大鹏在酒桌上念叨,“我不想再演屌丝啦。”在天台上,柳岩说,“这么多年,别人就会说,柳岩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借胸上位。”这就是他们真实的心声。看到这些,你会觉得你不但看了喜剧,甚至还贴近了大鹏和柳岩的身边,看了一次他们私下的吐槽。从这个意义上讲,《煎饼侠》不但成功地植入了大量笑料,还在抒情的桥段中成功搬演了一幕明星的真人秀。

《煎饼侠》海报

《煎饼侠》海报

在这个网络时代,作践自己有时是唯一能成功的捷径,这真残酷,但他们作践的时间长了,观众就分不清角色和演员,他们就被角色附体。人们只盯着大鹏贱兮兮的表情和柳岩深邃的乳沟,这个时候,他们能用自己的名字说出那些平时无人去听的感慨,人们也就能看的到那份背后的无奈和酸楚。刚刚他们卖笑赚了一份掌声,这些桥段,他们卖泪又能赚到另外的感慨。是的,你能从《煎饼侠》里看到周星驰电影的影子,超级英雄电影的影子,那些硬汉动作片的影子等等,这些致敬做得都不差,有时,近乎可爱。

《煎饼侠》有它的问题。比如结尾,当在天台上被柳岩点醒之后,大鹏因为梦想而爆发。他真的突然变得犹如英雄附体,同时,海哥角色的转变,尚格云顿的客串以及古惑仔的出场,等等这一切都有些转场得过于突兀。大鹏仍然想在结尾营造一点与梦想相关的情怀。但还好,他向经典电影致敬的桥段仍保持着一股故意的嬉闹范儿,这有效地冲散了那股阐述梦想时不可避免的矫情劲儿。甚至,某种程度上讲,真的让人觉得有一点圆童年梦想的童趣。

喜剧其实是最难驾驭的题材。在这个时代中,人们的口味越来越重,笑点越来越高,机灵的段子手都能随时吊打喜剧演员,你想逗笑久被历练的观众,得需要多少功夫?《煎饼侠》真的意想不到的在这个让电影感到耻辱的档期,让人们看到了一部像样的喜剧。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屌丝男士》之后,大鹏的《煎饼侠》是怎么火起来的?

章诗依:“旁观他人之痛苦”——电影中的新闻人及新闻伦理

极客淘金梦:HBO播情景喜剧《硅谷》四月开播

魏新:古代的“喜剧之王”

《小时代3》一个无法抗拒的新时代

耳东:我为什么不抵制《人间小团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