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诗人、作家胡海升:你猜,茶马古道这个地方在哪?

东经100.25,北纬26.86,毫不起眼的两个数字交织出的是人人心之所向的地方。虫草天麻的舞动,人参雪茶的高歌,还有海棠果的香气在鼻尖蹿动,时时刻刻无不撩拨着渴望美食的心。更有永胜沙金和东巴蜡染的流光溢彩捕捉着路人的眼球,让人来了,便不想再离开。

青年诗人、作家胡海升:你猜,茶马古道这个地方在哪?

时过五年,我才知道你还有另一个芳名——茶马古道。

二山一城,撩人心弦;一江一湖,快意平生,风情万种,欲罢不能里是多少年的积淀?这样的一种魅力,如同心头的白月光,岂能亵渎?忘记时间的繁琐,忽略尘世的枷锁,看一支香烟燃尽沧桑,看紫外线灼热滚烫的视线,坐在小凳上,听客栈老板侃天侃地,讲述那些年。好像不经意间,自己就变成了一个乡人,守着这里的山水过了许久,守着那些尘封的故事慢了时间。或是就坐在客栈外面,不动声色地看来这里的人,或面带微笑,灿若桃花,或面带伤感,追忆忘却,或面带从容,消磨时光,然后慵懒地喝杯清茶,口齿生香。

青年诗人、作家胡海升:你猜,茶马古道这个地方在哪?

就在这里,五年前的一个早晨,在公交汽车站口,她一步没有踩稳,将人行道上的一辆自行车踩倒,一辆接着一辆都要安踏入眠,她顾不得思索,用手尽可能的去扶。是谁看到这一幕能装作没看见,然后安心走过?我快步跑过去推住将要倒的那一辆,她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我。现实不仅仅是残酷,有的时候也很戏剧,如果是在电视剧里,我想此刻会有一首歌想起,现实有的时候远比剧情浪漫,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主人公。她成了我对这座城市的念想,也许那句话是对的,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她带我去了一个叫做玉龙雪山的地方,举头遥望山顶闪耀着银光,5596米的高度和蓝天相接,犹如腾空的巨龙盘旋在这里。不过除了磅礴气势,雪山还处处显现着一份玲珑剔透,随着阴晴的交替和季节的变换幻化出不同的风景。有时像是云蒸霞蔚,乍隐乍现间美得不甚分明;有时又映衬着碧空如洗,湛蓝明媚,光彩夺目;有时流云环绕,点缀着岗峦碧翠,像极了玉带横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像极了她的内敛和性格。

青年诗人、作家胡海升:你猜,茶马古道这个地方在哪?

东方日出时的景象最是好看,金光四射,朝霞多彩,照耀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流光溢彩间仿佛褫夺了世间所有的风光。不过,夕阳西下也别有一番滋味。夕阳无限好,昏暗的金色不太闪耀,却是另一种稳重多情,红纱翻飞比不上此刻的娇媚,叫人不由看痴了。我们平静的看着风景,也凝视着对方,不忍心用人世间真真假假的话语,把自然欺骗。

淡妆浓抹总相宜。

山若多情,水也一定不辜负期许。五年以后今天,晴空万里的时候,再次想起你……想起月牙形的蓝色山谷泛着涟漪,在玉龙雪山脚下兀自开放出一种附和,犹如一轮明月守着那份绮念。我想若遇上秋雨纷飞,湖底的白泥一定会将整个湖染成洁白,四周的绿意在白底的画卷上更明显,不必描绘,已是一副雨中湖色图。我们若置身其中,望着湛蓝绿意,当真犹如身在梦中,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仙境,你我是不是已然成仙。

当然,热情的你或许多情,却不软懦。像金沙江将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直直劈开,生成虎跳峡。17千米的长度,200米的落差,惊险奇绝,让人不由惊心动魄。激流拍打着巨石,冲撞中涛声震天,白浪翻滚,心惊胆战间又不由生出一股冲天的豪气。林立的怪石更是为这里的豪迈添上几分神秘,让人想一探究竟。可是五年以来,无论我如何专研,你远比虎跳峡要深邃……

青年诗人、作家胡海升:你猜,茶马古道这个地方在哪?

从朋友圈里看到她发的照片,只有风景,却不曾有我。但此刻你楚楚可怜的娇弱,你风情万种的妩媚,你光彩夺目的眼神,你吸人眼球的慵懒,全都浮现在我不老的记忆里。

这是一个集美人之所长的地方,让人不由神往。

关于作者:胡海升,1989年生,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海淀区作协理事,出版长篇小说集《僰国秘史》(中国文史出版社)、诗集《从梦中醒来》(北京燕山出版社)、散文集《七彩的少年》。在《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人民政协报》、《团结报》、《诗刊》、《中国作家》、《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探索》、《山西文学》、《黄河》、《散文诗》、《山东文学》、《诗选刊》、《厦门文学》、《中华辞赋》、《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大众日报》、《新民晚报》、《滁州日报》、《忻州日报》、《临汾日报》、《长治日报》、《阜阳日报》、《自贡日报》等各类报刊杂志发表各类作品约100万字。

中国茶马古道有三条,第一条是陕甘茶马古道,是中国内地茶叶西行并换回马匹的主道。唐朝时发展成为丝绸之路的主要干线之一;第二条是陕康藏茶马古道(蹚古道),主要是陕西人开辟;第三条滇藏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和西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是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民间国际商贸通道。

陕甘茶马古道是陕西商人在西北进行茶马互市线路,从长安、汉中到甘肃、宁夏、新疆,到唐朝时,与丝绸之路相连,走向中亚、欧洲,成为丝绸之路的主要路线之一。

路线:

(1)沿藵斜道经留坝、凤县、两当到达天水。到天水后又分为两路:一路经清水到达庄浪等地:另一路经甘谷、武山、陇西、临洮到达临夏(古称河州)地方。

(2)经勉县、略阳、徽县、成县、岷县到达临潭一带(临潭古称洮州)。茶叶到达临夏、临潭等地后,一部分就地销售,一部分转销至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乃至走出国门。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殷健:一位不应被忘却的现代诗人

➤ 徐晋如:真正的诗人看不上鲁迅文学奖

➤ “歌德派诗人”柳忠秧:骨子里是商人

➤ 冉云飞:乾坤何处不容愁 ——序《雪堂诗集评注》

➤ 青年诗人、作家胡海升:散不去的千年记忆在秋雨夜

➤ 邓艾灭蜀之路:蜀道难,都以为难在四川,其实难在甘肃陇南!

➤ 从历史地理学角度审视,甘肃陇南在中国历史中的地位竟是这样的

➤ 陇南市政府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附陇南旅游指南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