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回顾人物篇:柳传志忠告创业者脚踏实地,科技新秀扩展地盘快

上周可谓精彩不断,先是江湖座次排行榜发布,王健林登顶,沸腾了几天。江湖前辈,柳传志、张瑞敏现身平心而论以警晚生,科技新秀大举扩张互联网电视地盘,而新鲜科技常被外域大佬钟爱。

文/陇之江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专栏作者

从做人到做事、从大陆到海外,那些值得我们关注的人和事

且说胡润江湖排行榜公布,华人圈沸腾,地产大亨王健林首次超越盘踞华人首富多年的李嘉诚成为新首富,今87岁的李嘉诚屈居第二,而王健林有61岁。王健林当之无愧为本周醉耀眼的人士,又让更多人对房地产任抱有强大幻想。据统计,榜上有名者多为大地主,而科技大佬也不少,呼声很高的阿里帝国宗师马云暂居第三,企鹅王朝马化腾王子位居第五,而曾经的大陆首富百度始祖李彦宏跌至第十,最年轻者,莫属于44岁的马化腾和45岁的百度始母马东敏。足可见实体土地经济依然强势压过虚拟网络土地,最近全球网络经济市场动荡不稳,或许波及于此。上榜大佬对于财富已不重要,但每次的江湖座次没没牵动他们的心,更左右着追梦人的脚步。

而一颦一笑总被上头条的阿里宗师马云先是发文回应逛夜店之事,又大手笔联手蔡崇信回购阿里巴巴集团股份。由中国经济放缓,阿里股价持续下跌。数据显示,自从去年11月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以来,阿里市值已经累计蒸发了大约1000亿美元。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流走,这周阿里动作不断,可见马云宗师之位不好坐啊。

因脑白金东山再起的史玉柱做游戏后一直在跨界,而谈及企业文化,史玉柱表示,自己对爱拍马屁的人深恶痛绝,一方面这些人心术不正,另外这也容易宠坏领导。这样的态度狼厂的内阁大臣可以借鉴借鉴。江湖上盟友甚少的360周鸿祎对乐视贾跃亭视好:“贾跃亭不是敌人,老贾擅长资本,我不太会玩这个游戏。”“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说的好,其实江湖上很多你死我活的厮杀本没必要,不仅双发元气大伤破坏行业生态,普通用户沦为受害者,上一次的江湖浩劫3Q大战才过没几年吧。

新贵总那么惹眼,不过老前辈们经验教训很值得后生学习。联想柳传志现身新华网衷告创业者脚踏实地、认真学习对自身真正有用的知识。还透露联想最宝贵的方法论:事后重新审视及归纳总结,也就是所谓的“复盘”。而海尔张瑞敏谈及全民皆可诵的“互联网+”时说道:“制造业与电商并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经济学告诉我们没有交换就没有价值,我们交换才有价值。但互联网发展到后期,这个理论就会被颠覆。到那个时候,人们追求的将是共享价值。”而铁娘子格力董阿姨豪赌之后跨界做手机一路格力心,不仅要做硬件,软件也要做,也是为了通过手机布局智能家居,并说“我们的手机加工都用世界顶级设备。我不是看到商机,是看到责任,我们生产个性化产品,必须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 。”

大陆之事暂且说到此,让我们来看看大洋彼岸的大佬都在关注什么。宇宙首富比尔盖茨一向兴趣广泛,热衷探索,这次他看中一家人造肉企业Beyond Meat,据说他们通过使用专利技术和植物产品生产人造肉,他们的创业理念是:“肉类不必源自动物,却同样富含营养。”,而创始人曾说:这是一个强大的创意,只需通过这种简单改变就可能对全球产生潜在影响。能被比尔盖茨看中,其中一个原因应该和盖茨一直做的公益和为解决偏远地区饮食问题不谋而合。

而电商帝国亚马逊掌门人贝索斯看好在英国试水无人机送货业务,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暗示,英国将成为亚马逊无人机递送业务Prime Air的首批试水之地之一。贝索斯称赞英国对无人机的监管方式,称其为“非常令人鼓舞的良好监管例证”。很容易理解英国为何对无人机如此感兴趣。分析师预测,到2025年,无人机市场价值将超过800亿美元。贝索斯不断的在尝试无人机送货业务,更是为了巩固电商江湖地位,减少帮众开支,不过这种不屈不挠的开拓精神值得国内热衷炒作的大佬们看看。

互联网+郎潮下,国内创业若火如荼,不过隐形的泡沫已现,而对于创业者能获得投资人的赏识是见不容易的事情,且看硅谷知名天使投资人纳瓦尔·拉威康特(Naval Ravikant)最看重创业者4点特质:1.聪明。首先关注的不仅是伟大的创意,主要关于他们对即将从事的工作有多么深刻的理解,因此聪明是关键。2.充满活力。创业非常困难,而扩大一家公司的规模需要多年不知疲倦地投入,承受及克服种种困难。从长期来看,能够成功的将是有能力坚持的人。3.正直。拉威康特开玩笑地说,如果一位创业者聪明又勤奋,但人品遭到质疑,那么“你得到的将是一个努力工作、非常聪明的骗子”。他认为,这是最难判断的一点,往往无法通过介绍了解。最终,他会关注“除经济利益动机以外的核心价值观”。“例如,当我与创业者交谈时,如果他们提出了对股东、员工或创业者不公平的方案,只是为了让我感到高兴,那么这就是一个警报。”4.领袖魅力。拉威康特表示,招人喜欢并不是成功的必要元素,但无论何时当他考虑投资时,他都需要喜欢这名创业者。

那些正在左右江湖版图的新秀人物和产品

刚刚改名的合一集团古永锵表示,版权价值在衰落,更多的收入将来自传统广告模式之外。对比腾讯、阿里,优酷土豆的ARPU值(每个用户的平均收入)差太多。“真正要蜕变的话,必须要在收入方法上做改变。”并说:现在行业中的虚拟现实投资更多是硬件,但驱动任何硬件爆发的一定是内容。虚拟现实内容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付费内容,不同的视角可以对应不同的价位。视频版权的价值确实已经没以前那么重要了,而背靠电视台的芒果TV依然大力发展内容,而对于未来在线视频的发展,自制内容和虚拟现实内容显然是大趋势。

线上线下的结合已是一种生活方式,现如今在线视频开足马力向线下互联网电视进攻。妖股暴风科技掌舵者冯鑫表示:暴风不想成为帝国,而是想做生态联邦。这也就是说,暴风科技不会以收购为发展生态的主要手段,而是强调独立的公司和独立的成长。冯鑫透露在该生态联盟以理性使用相互资源为原则,强调同类唯一,暴风不会对同一种业务类型选择支持两个团队。DT大娱乐实施的主要方式是寻找外部的资源和团队,暴风通过注入资本来完成业务推进。在DT大娱乐战略推出的100天内,暴风已陆续推出魔镜3、互联网电视、秀场等新业务。暴风TV掌门刘耀平紧跟其后放出豪言:一年后销量肯定超小米,暴风TV优势在于线下渠道和物流,互联网公司最怕做线下。这种豪言壮志期待能早日实现扬眉吐气,以后别跟小米做对比。而乐视TV掌门梁军认为,现在的互联网电视大同小异,所以一定要“跑得快”,不断更新。必须要拉着行业跑。今年会在产品和内容上有大变革。如今的互联网电视一篇红海,琳琅满目的产品放在眼前都不知道选择那块,至于真正抓住用户的是产品本身?渠道?还是品牌,在这个巨变的时代已经没有标准答案了,且看他们如何取悦用户吧。

不甘示弱的光线传媒掌舵者王长田表示,未来三年向网络院线投资30亿,确信网络院线的版权是没有问题的。除了传统电视剧的投资之外,光线传媒下半年将重点制作超级季播剧,配合电影同时制作网络剧。先是占据线下渠道,然后抢占线上内容,依然的020打法。

one more thing …

多次要上头条未果的汪峰要做耳机了,品牌名叫:fiil,fiil?feel?不知道带上fiil耳机,会不是很有感觉呢?fiil显然一个生造的谐音联合体英文词,据说产品复制小米模式,还欲做中国版Beats。fiil定位是轻奢产品,走高端路线,并涉足流媒体播放和音乐社交。目前耳机产品设计已经完成,现在正在代工厂做试生产,正式上市时间暂定在今年11月份。明星跨界科技产品圈,汪峰并不是第一人。在他之前,韩庚、周杰伦和水木年华等明星都推出过手机产品,但是这些贴牌“明星定制机”都是昙花一现的命运,透支了消费者的信任。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春秋列传:百度始祖李彦宏

互联网江湖上周回顾:马云圈地买房忙花钱,大佬频显江湖跨界融合多

余佳文道歉背后:是谁在消费创业者?

气炸周鸿祎的90后CEO余佳文,无畏还是无耻?

Linkedin中国:90后是不是失去了认真说话的能力?

法律界Uber“亿律App”上线:开启全球法律服务新模式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楠爷说道:

    深读过凌志军的《联想风云》,结合《联想风云》之后联想的发展和柳老做的事情,不成熟的见解如下(谈不上评论,没资格评论柳老)

    另外,我个人并不认同倪光南院士从09年以来对联想的评价,成为一个好企业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技术驱动未来这种方式在特定历史时期根本就不适合中国这些企业,中国到现在,能谈得上技术驱动的IT企业不过华为,中兴尔尔。倪光南院士总认为用行政手段和所谓的技术壁垒去对抗自由市场化,这在过去计划经济时代是有效的,但在市场经济时代这等于自杀。所以我并不赞同他对联想所谓走歪路的评价。
    柳老创业时候已经40多岁,在那个意识形态和对民营经济态度模棱的年代里,那个小门市部招聘柳老是科学院计算所这辈子可能做过最正确的事情
    柳老十分善于处理政府关系,善于在政府顶层高官,红色权贵,主管部门科学院以及联想之间长袖善舞,既保持良好的关系,又能在动荡和时代的变革中独善其身,保证联想的安全。
    柳老自始至终是个企业家,在面对倪光南院士的技术情节和公司发展的两难选择的时候,选择了有利于股东和公司发展的道路
    科学院和计算所很多老人都一起参加了联想的创建,在柳老掌权之后,大胆启用新人,从今天看来,正是89黄金一代成就了联想,那批年轻人成为大联想控股和成就了整个中国高科技行业的黄金20年,包括但不限于:朱立南,杨元庆、郭为、唐旭东、陈绍鹏,当然还有无法略过的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孙宏斌
    大胆试错,大胆调整人力结构,当然,联想包括柳老也为试错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比如FM365,比如历史上的大裁员
    是中国第一批敢于尝试主业外多元化经营的领军人物,将先把联想分拆,然后涉足房地产(融科智地),投资与金融(君联资本,弘毅资本),农业等,并取得成功,形成庞大的联想系企业生态链
    是中国土鳖企业家里大胆尝试风险投资和并购基金并取得空前成功的先驱,君联资本已经成为中国最具竞争力的风险投资基金,弘毅资本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PE(但据说IRR并不好)。君联资本CEO俱乐部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VC CEO俱乐部。在君联资本的版图中,甚至还诞生了科大讯飞系这样的三代系谱企业生态,科大讯飞已经成为了合肥市的样板企业和高科技生态链的主角。
    为中国民营企业国际化趟出了一条血路。
    柳老带出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铁军,联想系人才遍及全球,这是大联想最宝贵的财富。

    柳老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然后是一位深刻影响中国IT产业和民营企业发展的企业家,然后是一位土鳖野蛮生长,并迅速跟上国际主流节奏的投资家,最后是一位长袖善舞的商业大师。

    我一直用一个人来类比柳老,这就是曹丞相——一代枭雄。

    顺道荐书,历史上写联想写得最好的没有之一的纪实文学:《联想风云》

    《联想风云:关于一个人、一个企业和一个时代的记录》(凌志军)【摘要 书评 试读】

    《追随智慧》、《联想风云》、《中国的新革命》这三本书,都是在2P世纪第一个十年完成的。从很多方面看,中国在这几十年经历了西方世界几百年经历过的变化,但是从另外一些方面看,这个国家仍然顽固地保留着旧时代的特征。中国人第一次被日新月异的商业革命所激励。这又导致了他们对意识形态革命的普遍的厌恶和摈弃。新革命取代了旧革命,对于利益的追求成了人们行为的动机。这是一个伟大的进程,包含着一连串耀眼的成就.也包含着层出不尽的丑陋勾当。光明与黑暗交织在一起,新思想和IB思想此起彼伏,促使我的写作发生了一个改变,从关注这个国家的政治进程转而描述她的商业进程。
    我没有试图印证官方的立场,也不想刻意追踪市场的风向标。因为在今天的中国.唯上和媚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名利场上的阶梯。然而我们如果回过头去看,就会发现历史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它通常会让很多最权威最聪明最有名望的大人物显得可笑和无足轻重,也会让一些小人物变得伟大和不可磨灭。凌志军,祖籍广东,1953年生于上海,长在北京。十五岁到工厂做工,十六岁做农民,十九岁当兵,二十五岁成为新华社记者,三十岁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三年后获得法学硕士学位。现为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资深记者。

    凌志军是当今中国时政作家的代表性人物,被誉为“中国的威廉。曼彻斯特”、当代中国记者的“标杆”。2003年《南风窗》年度人物。他的每一本书都引起巨大反响。他拥有广泛的读者。他在过去十多年间连续出版九部著作,全部进入畅销书排行榜。他的著作还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
    2007年出版的《中国的新革命》,被境内外媒体和研究机构评为当年“值得记忆的好书”、“年度商业书”、“最佳商业图书”。
    2005年出版的《联想风云》,入选当年“最佳风云榜”,并获得“2005年度北京地区最佳版权输出图书奖”。
    2003年出版的《变化》,被中国大陆媒体评为“年度图书”,同时在台湾获得“开卷好书奖”。
    2000年出版的《追随智慧》,被媒体评为当年“最佳纪实文学”。
    1998年和同事马立诚合著的《交锋》引起轰动,也引发了激烈争论,成为当年“中国第一畅销书”。1996年出版的《历史不再徘徊》,获得新闻出版署颁发的“优秀图书奖”。

  2. 高洛逸说道: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个人对柳传志和联想公司的印象都不好,我早期的《柳传志,我和上帝一起为你祷告》、《联想‘国际化’梦向何方》和《INTERNET,能让联想飞起来?》等财经评论作品就没有一篇是表扬他们的。对柳传志的印象差是因为他本领不高(老多银子打了水漂的FM365和赢时通都是坏在他手上的,破烂级别的IBM笔记本电脑收购行动多半也是他绸缪和主力推动的)还总不自觉(不自觉检讨,也不自觉给后辈让位),对联想公司印象差则是因为它的追求总是次得让人鄙夷(很多比他们小得多的公司都在芯片类核心技术业务取得了突破,资历和实力明显占优的他们却从未在核心技术领域取得过像样的成绩)——但是,身为中国经济界的一位独立观察者,我又不能不正视其二者的存在与发展,因而每每看到柳传志幸福满满地出席这大会那论坛以及联想公司猫在“世界500强”阵营里我也只能如是苦笑以释怀:21世纪在中国这样光靠人口红利就能吃香喝辣的地区做生意,真是太幸福了啊,但愿他们能长有此运吧!

    看到很多一边倒支持任总的,任总确实很厉害,但是柳老也不是吃素的。80年代,改革开放伊始,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荡,能毅然决然的放弃中科院的饭碗,下海经商,其间决心岂是尔等之辈所能比拟的。在经历过被骗子将大部分的创业资金骗掉后还能坚持下去。经历过无数的挫折,翻越过一个又一个的山丘。联想现在劲头不行了,但依然是全球PC行业的老大,像当年牛逼的摩托罗拉也已经被联想收购。。。。。。
    联想是站在了PC时代的巅峰,时代在发展,任凭那个商人再牛逼,也终难逃脱被逐渐取代的命运。就像是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先生,祖籍浙江金华浦江县黄宅镇
    “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司马迁《报任安书》
    21世纪以后的历史学家完全可以加上一条典故,“任总下岗,华为崛起”!

    《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田涛、吴春波著,中信出版社2012年12月版

    就中国企业在全世界攻城略地而言,华为是绝无仅有的一家民营企业,其余的基本上都是垄断型央企;BAT、联想虽然号称互联网巨头、信息产业巨头,但就技术开发投入、年销售额、全球化布局、专注执着于自己的特长领域而言,均远远不及华为。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既然是企业家论剑,那就只能以“谁的企业更加厉害”作为最终评价指标。本文就采用这一论调。

    华为自1987年创业以来,栉风沐雨29年,成功跻身世界500强,与美帝信息产业的支柱微软、英特尔、谷歌、苹果、思科,以及韩国举国支持的三星,是处于同一重量级的高新技术企业。与老牌帝国主义、制造业强国相比,华为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过了德国博世、日本本田。由于传统制造业需要长期的技术积淀,IT产业却始终以摩尔定律指数增长,可以预测,专心、专注、专业的华为仍然会高速成长——在终端消费领域,“赶星超果”,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梦想。
    所以,下一步,我们中国需要考虑,如何才能打造更多的类似华为这样伟大的公司。
    华为是中国最早进入世界500强的民营科技公司,时间是2010年,当时排名第397名,上年营收218.21亿美元,净利润26.72亿美元。
    2014年华为营收为467.74亿美元,净利润45.20亿美元;2015年华为的排名是第228名,根据2015年年报,华为运营商、企业、终端三大业务全球销售收入达3950亿元,同比增长37%;净利润369亿元,同比增长33%。经营现金流达到493亿元。

    就2014—2015财年的研发投入而言,联想仅仅与百度、腾讯持平,甚至远远落后于阿里巴巴和中兴,更遑论遥遥领先的华为。对于一家中国IT产业的“老字号”,真是情何以堪!

    笔者曾经这样认为,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国;2014年,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国民经济规模也已经超过美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两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年份标志着中国成功地跻身帝国主义行列!然而从研发投入来看,如果没有华为,中修帝国主义在世界最强研发支出企业榜上无名,脸面大大地无光,实在对不起自己占据的制造业第一大国的宝座。

    所以,华为的成功,已经不仅仅是经济学意义上的,而是升华为民族主义的情怀高度!

    华为总裁任正非是中国绝无仅有的企业战略思想家;无论传统产业,还是高新技术产业,我很少看到各行各业的大佬巨头们,如联想的柳传志、万科的王石、万通的冯仑,还是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以及王健林、郭广昌等能够挑出华为的问题。
    互联网实验室总裁方兴东甚至认为,华为是中国唯一的世界级国际化企业。无论是观察者网、知乎、微博、微信,还是真诚的爱国者们、产业经济分析师们(例如:杜建国、铁流、张庭宾等),甚至金融专家宋鸿兵,不惜成本代价,都自动自觉为华为呐喊助威!

    华为与联想的关系,非常类似于19世纪欧洲强权舞台上的一对德意志兄弟——新教实力派普鲁士和传统盟主奥地利君主国。

    如果投身于政治军事,那么任正非将会是类似俾斯麦、毛泽东式的战略大师。
    俾斯麦虽然出身于传统的容克地主阶级,但他所建立的德意志帝国最终证明是一个既保守又开放、既集权又民主的现代开明专制政体,19世纪开始在欧洲泛滥的各种民族主义、自由主义浪潮都对它无可奈何。正因为如此,这个无拘无束的巨人善于在波云诡谲、复杂多变的欧洲强权政治舞台发挥其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影响力,它清楚地知道,最重要的是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而且并非不加节制、咄咄逼人,以至于引发集体性反制。
    与华为相比,联想就是哈布斯堡君主国,多民族,力量涣散,联想规模虽然庞大,高层背景深厚,1984年成立,科研资源、政治资源不可谓不丰富,起点不可谓不高,曾经大于华为,也是500强企业,但就技术研发的投入,全球化的拼搏这两项硬功夫、真本领远远不及华为。
    话说,联想老总柳传志倒是很欣赏华为总裁任正非,就像奥地利人在1871年以后,以崇拜的目光注视着德国。
    1880年代,奥匈帝国的知识分子普遍以一种不加掩饰的嫉妒看着富强发达的西欧,尤其是德国首都柏林,1870年以前只是小小的普鲁士王国的首都,随着德意志帝国的创建,以及德国经济的高歌猛进,柏林逐渐展现出了日照中天、恢弘壮丽的盛世景象,而维也纳恪守自己的传统,与德意志新康德主义的哲学潮流始终保持距离,自然主义的文学与艺术风格也没有在这里产生重大影响。
    但仅仅保持距离,并不能舒缓心底的惶恐疑惑,奥地利林茨人赫尔曼·巴尔这样写道:“截至目前,他们有色当战役、俾斯麦和瓦格纳,我们有什么?”

    奥地利皇帝、匈牙利国王——弗兰茨·约瑟夫
    如果说,我对华为有担忧,那就是自然人的寿命有限!战略大师俾斯麦不常有,但强敌环伺的德意志帝国必须时刻面对欧洲强权(先是处心积虑图谋复仇的法国,嫉妒愤恨的俄国,最后是离岸平衡手——大英帝国)的挑战;任正非不常有,但更新换代速率极快的IT产业面临的竞争则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德意志帝国(蓝色)与奥地利—匈牙利共同君主国(红色),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协约国胜利、同盟国失败告终,德国虽然丧失了海外殖民地以及1/8的领土,仍然是欧洲最强的工业国。我们甚至惊奇地发现,它部分实现了其战略目标:法国损失惨重,英国负债累累,伦敦金融城丧失了趾高气昂的全球最终投资者和放贷人的地位;奥匈帝国土崩瓦解;十月革命后,俄国陷入了长期内战和列强封锁,丢失了大片富饶的土地——自公元1700年以来,德国忽然发现自己周边没有了像样的制衡对手。所以,当纳粹德国崛起后,大展神威、拳脚如意,周边国家纷纷臣服于希特勒脚下,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被元首轻松地吞并,匈牙利也选择了与纳粹政权结盟。
    当然,我们这些后来人知道,希特勒低估了苏联的工业化潜力,这也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犯下的错误。不过,希特勒在1938年~1941年还是稳固了东线。苏德战争爆发前,没有任何国家能够遏制德国的兵锋。
    两次世界大战,威廉二世和元首都违背了俾斯麦的俄德友好传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经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失败,以及冷战的冰火煎熬,1989年以后 ,俾斯麦创建的德国仍然以巨人的雄姿傲立在欧盟的核心区,法兰西与德意志的握手言和,同样都是欧洲联盟的中流砥柱,且德国的经济地位、产业竞争力越发突出;而奥地利则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欧洲发达国家。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当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天下风云突变,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利润微薄、研发投入较少的“美帝良心想”会有怎样的下场。

    当年的“巨大中华”,以及1980年代成立的400多家通信企业,除了中兴通讯依靠深圳特区的优越探索环境,开发出“国有控股,授权经营”这样的发展模式外,与华为齐名外,巨龙已经倒下,大唐已经衰落。

    联想和海尔,由于所在的产业竞争激烈、利润微薄,已经走上了多元化的道路;而通讯领域更新换代速度极快,所以华为创建29年来,始终专注聚焦,形成了不可撼动的霸主地位。

    柳传志和张瑞敏都非常推崇通用电气(GE)及其多元化,视杰克·韦尔奇为偶像。然而,笔者很遗憾地认为,GE毕竟是100多年历史的老牌制造业巨头(1879年爱迪生创建,1892年摩根财团出面为其重组、兼并),借助美国崛起的天赐良机,方才有今日之规模。其核心技术如航空发动机、燃气轮机等,无不靠着深厚的积累与时间沉淀。
    2015年,GE 宣布将缩减金融业务,重新回归“制造为主业”的工业公司 ,计划到2018 将金融产业的比例减少到10%!看来,他们也意识到了集中优势兵力、专业聚焦的重要性。中国企业,除非是国有老牌,还是不要轻易东施效颦。

    正因为同为IT领域的中国企业巨头,规模同样是世界500强,柳传志称最敬佩任正非,我们广大网友自然而然会把联想与华为相比较,我们多么期盼,联想也能在技术研发、全球市场开拓领域达到华为的层次。这是自然而然的,甚至可以说理所应当。很可惜,柳总的接班人杨元庆太令人失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