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俊慧:百度与莆田系不必争 练”神功”先需”自宫”

最近,百度与莆田系民营医院打起了口水仗,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指责百度利用搜索引擎收取高额网络推广费用,医院们都在给百度打工,而百度则强硬回应,要继续整治违规医院。有趣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3月31日开始,在淘宝“中国质造”专题中推荐的第一站便是“鞋城莆田”,莆田市长翁玉耀亲自给莆田鞋做代言。可你还记得吗?就在去年7月,阿里曾经辞退了一名员工,理由是她与莆田客户合作,曾几何时,“莆田”二字,在阿里内部是“假货”的代名词。

dfa31bb639dc433aa6874048f255ba16

莆田,史称兴化(非今江苏兴化),原是妈祖文化的发源地,论其历史,可远溯至夏商时期,离古“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泉州大约只有数十公里。《笑傲江湖》中,被诸多高手争夺的《葵花宝典》,便是自莆田南少林传出,后来才有了辟邪剑法。然而,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城,在千年之后,却以“游医”“假鞋”闻名于中国,并通过互联网,将生意做到了全世界。

回溯一下阿里的打假史,莆田系绝对首当其冲。自古商业发达的泉州和莆田地区,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成为不少国际鞋业的代工厂,莆田也因此成为假冒名牌鞋的生产基地。电子商务的兴起,则让庞大的仿制大军有了一个新的发展渠道。曾有句笑话说,如果在某宝上买的名牌鞋发货地是莆田,闭着眼都可以告诉你,是假货。与鞋业起步几乎同时,莆田人陈德良带着几个徒弟开始了“游医”生涯,在莆田特有的家族帮文化带领下,便有了全国各地如春笋般涌起的“××皮肤病医院”“××不孕不育医院”……而这些民营医院为了拉拢客户,在百度上投放大量资金购买关键词、做网络推广,于是当年3B大战时,360董事长周鸿祎可以“理直气壮”地大批“百度虚假医疗广告”。

然而,在互联网席卷一切的时代,在无规则中野蛮生长起来的企业,即使靠互联网捞到了第一桶金,但最终要被互联网倒逼着走上“正确的道路”,所谓“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尤其是在自上而下的互联网+的风口上,要想练成天下无敌的东方不败,不仅莆田系要“自宫”,互联网公司一样要“斩断尘缘”。

在“练神功”这件事上,阿里显然比百度走得更早一些。据说,从2007年开始,阿里便有一条内部规定,不允许引入莆田籍的商户,哪怕只有出生地是莆田也不行。但另一组数据是,仅在2010年,莆田制鞋产业产值将近500亿元,其中出口近20亿美元,位居福建第一。制鞋已经成为莆田支柱产业,一味打假并不能彻底根治,为其庞大的生产能力寻找出路才是根本。

从此次淘宝为莆田鞋所做的“中国质造”专题来看,双方已经在寻求共同发展、转型的道路,互联网不再是假冒鞋的出口,而是为拥有成熟制鞋工艺的莆田鞋业树立自我品牌开辟新的道路。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淘宝通过“互联网+”帮助莆田转型成功,没有了GDP的压力,莆田政府对于打击屡禁不绝的“莆田假鞋”自然有了动力,从而使困扰阿里的“假货”从源头断绝。如果真能达到如此结果,皆大欢喜。

以此反观百度此次对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强硬态度,未尝不是自我转型的尝试。曾有人称,民营医院的广告投入,占百度营收的一半,这话虽可能有所夸张,但从周鸿祎每次都拿“医疗广告”说事来看,民营医院的广告投放绝对是百度的命门之一。由于民营医院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假药、假医生负面不断,百度因此也担负了不小的骂名。不过当下,百度开始在移动医疗方面布局,其营收方向也要向“连接一切”的移动互联网转移,提供的医疗服务如果名声不好,又怎么发展呢?从这点而言,即便打击不规范医疗广告会给百度带来至少数十亿收入的影响,也是必须要“自宫”的。

其实,莆田系的民营医院与其鞋业一样,已发展为相对成熟的产业,是时候抛弃劣币,让良币跑得更快一些了。做医生的都知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庸医所为,与百度争锋相对,实非根治之道。百度搜索关键词价格为何远高于其他行业,无非是因为民营医院之间的非良性竞争,不能靠实力吸引病人,只能看谁更能吸引眼球。此番声讨百度推广价格太高,每次关键词点击999元,说到底,还是自己惯出来的。

医改的未来方向一定是打破国有大医院的垄断,让医生能够自由流动,让更多民资投资医疗机构,民营医院是时候摆脱原来发展初期的原罪,摆脱“虚假、欺诈”等负面评价,向国外私立医院的模式靠拢了,何况已有不少医院走上了这条新兴之路。

从这个角度而言,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若真为了莆田医院们着想,倒不妨向莆田鞋业们学习,和百度携手,将“不良肿瘤”切掉,趁着互联网+这个风口刚刚张开,在移动医疗领域比那些公立医院走先一步,未尝不是一条康庄大道。

来源:   IT时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