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运动视频社区iDareX上线新版网页,开始切入线下活动

以视频切入娱乐运动领域的 iDareX 近日上线了新版网页端。

去年36氪 WISE 1.0 大会前后我们曾报道过 iDareX ,当时我们还是用“酷玩运动垂直视频社区”来形容。而现在,以视频为起点的他们,已经开始切入活动这一块了。这次新版网页端最大的更新之一就是上线了活动模块。

从 PGC 视频内容切入培养用户群,后期把用户延展到线下的活动、线上的电商等,这个模式对许多垂直细分领域都比较适用。iDareX 的路径也类似,他们通过提供国内外户外极限运动、娱乐运动等“酷玩运动”品类的视频内容,切入这帮用户群。在用户看视频看得热血沸腾想亲身去参与时,他们要把线下这一块也帮用户跑通,让用户能在平台上直接预定活动,线下参与。

Image title

目前 iDareX 提供的活动包括官方举办的和各俱乐部商家提供的。其中官方每个月大概会举办 1、2 个活动,例如他们今天刚刚上线的蹦床灌篮活动。

每个星期平台上大概能提供 20 个活动供用户选择。商家提供的活动包括各种体育项目(例如棒球活动、拳击或剑道、射击等)、户外极限运动(例如蹦极、冲浪、极限跑酷等),以及各类娱乐向的轻运动(例如跑跑卡丁车、湿身水枪活动)等。这些活动有些是不定期的,有些是聚乐部商家挂在平台上定期举行的。

目前合作商家大概有 70 多个,分布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居多。目前和商家活动的引进还是通过商务对接,商家提供活动信息后团队的同事放在平台上。团队正在建设一个商家编辑后台,上线后商家可以直接在后台提交活动,平台的运营人员只需负责审核。iDareX 创始人闹闹提到,平台会对合作商家严格筛选,保证活动质量:“首先是场地是否适合,我们会去考察。还有就是调性,必须足够好玩,但又带点体育消耗的运动类活动。”

由于之前只有视频的时候,项目的媒体属性较重,所以团队过去一段时间将重点放在了微信端。在网站更新之前,iDareX 的活动版块其实已经在他们的微信端上线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以来,能看到像室内的、娱乐属性重一点的活动用户报名就比较多,比较重的像潜水可能就比较少一些。” iDareX 自己策划的活动报名情况也会比较理想,上次他们举办了一场泡泡足球运动,两三天就报满了 500 多个名额。

闹闹提到,之所以做一个新版的网页端,除了因为需要做商家的活动编辑后台之外,也是因为他们发现用户其实没有那么的前卫。当产品不再只是内容的消费,而是涉及到活动报名等功能,用户对 PC 端的需求还是在的。

Image title

其实半年多以来,iDareX 定位上切的人群是有所变化的。“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切极限运动,想把那群玩儿得特别 pro 的人带上来。后来发现这个圈子就这么大,而且那群玩的 pro 的人都呆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想往外打的欲望不强。”

所以后来他们调整了一下方向,将目标群体扩大到“爱玩”之人,而不是一定是“专家”。“爱玩的人可能是上半年去滑个雪、下半年去潜个水,这周去打个枪,下周去玩个别的,他们是这样一群人。”这群人爱玩,但未必在哪个领域玩得那么 pro,他们对很多东西都会感兴趣。并且,他们特别爱晒。

要击中这群更宽泛的人,iDareX 需要提供更宽放的内容和活动。所以他们现在的项目也比刚开始时更“泛娱乐运动”了,但是闹闹提到,像滑雪、冲浪等核心娱乐运动项目他们还是离不开。

目前产品上,视频内容和线下活动版块还是相对脱离,下一步团队希望把两者结合得更好。“比如你在视频上看到一个比较好的玩儿法,我们就在底下提供我们的活动链接,把看视频和参与活动这两件事情打通。”

团队也在做一些针对用户的运营,例如选拔粉丝体验师,让其去体验活动并将过程用图文的方式记录成为内容,反哺到社区中。

闹闹提到,活动这件事,其实分前中后。“发现、报名只是活动的‘前’的部分。我们正在做一个评价体系,让用户参与活动之后能回到平台来评价和交流,这是‘后’的部分。”至于活动“中”,iDareX 未来也计划介入,但是目前来看,这是比活动前后都难的一块。有可能的一种介入活动“中”的方式是提供硬件。闹闹提到团队未来可能会做可穿戴设备,具体目前还在规划。

除了视频和活动,未来 iDareX 还会做更多,例如装备。做装备这块非常理所当然,用户看完视频要去玩项目,自然有装备需求。因此装备电商会是 iDareX 未来比较明确的发展方向之一。

文/thethief  36kr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9158自揭面纱:最大的视频秀场,是怎么运行的?

借去中心化的力量来改变传统影视业

美剧幕后转型:视频网站渐取代电视台成主顾

朱翊:短视频 除了拍MV还能做什么

《爱情公寓》男一号陈赫如何玩转明星微社区?

求职社区The Muse获A轮融资,创投圈的女性力量不容小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吴咏宁,这个名字这两天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他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情况下,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时因体力不支坠亡。

    26岁的吴咏宁出身不富裕,长期做着籍籍无名的横店群演,练过武术和跑步的他后来找到拍“高楼极限挑战”视频的赚钱路子。也许这个视频会是他的短暂告别之作,因为他正要结婚,还有商家用10万高价换他的这个视频。

    他的朋友说打赏害了他,他的粉丝说为了博取眼球,他拼了。吴咏宁在火山小视频上有100万粉丝,美拍上有24万粉丝,快手上有2.5万粉丝。而实际上,他是今年2月才在网上大批发布类似内容的,可见各大平台巨大的支持力度。所以,吴咏宁之死相当程度上存在平台的错误导向。

    6月18日,“火山小视频”官方微博推了条吴咏宁在高空脚手架上仰卧起坐的视频,还配上文字“卧槽哥们儿你是真的不要命啊,看的我心惊肉跳”,丝毫没有认识到其中的危险性。

    当然,大多数人都没认识到危险。

    变现难,一步步把吴咏宁推向险境

    吴咏宁通过这些短视频挣到不少钱,最直观的要数火山小视频,他在火山小视频发了300个视频,还有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凭借这些活力值,他能赚到5.5万。这次事件还传出10万元的酬劳。

    据吴咏宁继父说,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以来,吴咏宁有钱了,给了家里不少补贴,给父母买了不少生活物品。

    不过,翻开吴咏宁没有被封停的美拍账号,早在2014年,吴咏宁就开始发布美拍视频,尤其是2014年6月到2015年4月这段时间,更新频次非常高,数量达到48条。

    主要内容是他在横店的群演片段、训练片段,以及自己拍摄的搞笑段子。但这些内容的关注程度乏善可陈,点赞数量大都在百个以下,评论数寥寥。

    因此,在2015年4月到2016年10月,他都没有做任何更新。在2016月10到2016年12月,吴咏宁继续更新一段时间的群演花絮,这段时间的点赞量有了小幅度提升,不过幅度不大。

    吴咏宁是有变现野心的,坚持过一段时间,也尝试不同内容,但都反响不大。直到2017年2月,他开始大批上传主打“无任何保护措施”的爬楼极限挑战视频,这种局面才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他的粉丝一下子飙升到二十多万。

    转变也是在去年,吴咏宁第一次接触到爬楼,他说,第一次在好奇心驱使下,爬了横店一座十层高的废弃大楼。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他越走越远,并把它当成一条赚钱路子。

    不过,这只是开始。吴咏宁一类人可以称作“爬楼党”,稍微在美拍上搜索一下,爬楼党并不少,比如吴咏宁的朋友童虎,还有freedom_lara、洋洋、Jason_x1n、小鹿333等等(其中一部分是听障人士),他们的粉丝大都在万人以上。吴咏宁一开始的竞争对手并不少。

    其中粉丝最多的是童虎,他的粉丝数量达到6.7万,他早在2016年8月就开始在美拍上传爬楼视频,时间上比吴咏宁要早半年。童虎没有像吴咏宁那样在高楼墙壁上做引体向上之类的危险动作,如果吴咏宁只是亦步亦趋,想要变现也不容易。

    吴咏宁自己说过,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命。

    高频的更新速度、比其他玩家更狠更决的玩法,才能在同类内容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功赚到钱,这是吴咏宁的成功之道。

    平台内容饥渴,吴咏宁们剑走偏锋

    变现难不只是吴咏宁一个人或者某个群体面临过问题,变现难是短视频行业的普遍情况。

    “陈翔六点半”是行业内知名的短视频供应商,单集内容全网点击量破亿是常态。但据搜狐科技报道,其单集视频的广告报价不过20万,有的甚至只有5万,这个价格只能维持团队运作。背后是人力、创意、创作、拍摄、剪辑、后期推广等各种成本。

    拍摄美食短视频大火的李子柒,最近被曝出与品牌商的合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据公开信息,能盈利的短视频公司只有三成而已。各大平台在短视频业务投入不断加码,平台对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市场却没有给以正向的反馈。

    事实上,赚钱的更多集中在单干户,集中那些低成本内容,平台更依赖的内容也是这些长尾内容,而他们的盈利之路划出了一条剑走偏锋的路径。

    一开始,平台比较热门的内容是美女的搔首弄姿、吃货的大快朵颐、粗俗的搞笑段子,但一段时间后,不断让位于更新鲜、奇葩的内容。

    去年6月,×博士写的残酷底层物语引起人们对快手上的低俗、怪异内容的关注。媒体曾采访拥有20万粉丝的快手大V山东小闯,他的视频内容主要是各种生吃猛喝,比如生吃大肠、猪肺,秒吹二锅头。他说,我是正常人,自虐是为了挣钱。这种高强度自虐让他每月收入达到2到3万。

    最近,全网大火的长相奇丑的快手大V“外星人陈山”正在庆祝粉丝破50万,他的搞笑短视频不久前疯传全网,最大的卖点其实就是奇丑长相,几乎没什么成本。

    但是,这样的内容并不能一劳永逸,快手经过整顿后,以上争议内容已经较少出现主页上,在火山小视频上,更火的内容是一口干掉“老干妈+棒冰”,自从陈山火后,类似以奇丑男子做主角的搞笑视频层出不穷,一定程度也分走了陈山的流量。

    还想要赚钱也只能剑走偏锋了。今年10月,快手上的未成年人晒自己怀孕的视频开始在微博热传,事情愈演愈烈,快手被号召抵制,结果快手封停了一批账号。其实,早在去年6月,看看新闻就有提及这一现象,当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导致快车成为未成年少女晒怀孕的温床。

    从自虐、卖丑,到违法的未成年怀孕视频,再到可能危及生命安全的极限挑战,越极端,越能获得用户点击,才能赚钱,成为用户不断铤而走险的推力。

    吴咏宁后,内容导向和标准有待完善

    快手用户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不少用户为了赚钱缺乏理性,甚至不择手段,一定程度上也能理解。美拍更贴近一二线城市用户,所以爬楼党内容相对较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火山小视频对内容审核并不严格,内容给人一种“快手第二”的既视感。

    某种程度上,错误并不在用户身上,错在平台在内容导向。

    比如快手以记录时代为己任,尤其标榜关注平凡普通的用户,不希望精英的权力过大,但实际情况却是,夸张、极端内容成为关注的焦点、中心,而那些真正具有记录意义的内容却非常少见。

    这次事件后,美拍说不再鼓励此类内容,但爬楼党的视频还是轻松检索到,这句话的含义应该理解为不再鼓励类似吴咏宁的极限挑战视频,火山强调严禁用户在直播中涉及极限运动,没有对类似短视频做出限制,显然,对于平台而言,这是一块优质的内容源,很难一下子割舍。

    在内容备受质疑的并吃过不少亏的快手要警惕性大一些,今年9月,因为吴咏宁视频过于危险,做出了限制传播的处罚。

    这次事件让公众知道了爬楼党,但我们显然需要举一反三,类似危险性质的极限运动短视频并不少见,比如跑酷、极限越野等等,各种生吃猛喝,以及自虐性内容,等等,都需要得到更大的重视,防范于未然。当然,极限运动或一定范围内的自我挑战是正常的、被允许的,问题是具体的标准还有待完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