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一条Twitter赚了240万美元,TA怎么做到的?

在推文发布后,他以任何人做不到的速度买了拓朗半导体公司30万股票的期权。

靠一条推文赚了240万美元,TA怎么做到的?

氧分子网讯 在3月27日的下午,几家新闻媒体报道,有人因一条推文赚了240万美元。这条推文是《华尔街日报》记者Dana Mattioli发布的突发新闻。

靠一条推文赚了240万美元,TA怎么做到的?

在这条推文发布之后几秒钟之内,有人——或者更确切些地说有某物——以任何人做不到的速度,花110,530美元购买了拓朗半导体公司30万股票的期权。几分钟之后,一直到下午收盘,在人们以人类的速度分析Mattioli的收购传闻的时候,拓朗股价一路飙升。结果,这些廉价的期权带来了240万美元的利润。随后猜测都围绕在这样一种观点:一个自动程序(“机器人”)扫描到了这条推文,分析了其含义,马上根据运算法则购买了这些期权。在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前,这个机器人已经读过这条推文,大赚一笔。

我认识一个在这次交易另一头的小伙子——他不是机器人。他说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他身上。他确信有人想出了推特交易运算法则,这比他之前见过的算法都快。他担心这种快速算法可能最终会让他失业。

我的朋友是华尔街的股票期权造市商。你可以从他那里购买期权,期权就是以你同意的价格在未来某个时间购买股票的权利。比方说,在目前这个点一支股票的价格是每股30美元,你购买了大量期权,这些期权让你拥有在一个小时内的任何时间点以每股35美元的价格购买这支股票的权利。这些股权目前很便宜——用行话说就是“期权处于价外状态”,所以可以以很低的价格购买到——但如果这支股票突然在接下来的10分钟内涨到40美元或者更多,这些股权就很值钱了。

准确解释我朋友的工作在现实中是怎样操作的还是挺复杂的,但你可以把他想象成赌注登记经纪人。他能够为你下注:股票是上涨还是下跌。跟赌注登记经纪人一样,他本质上是在防守,下注者是在进攻。他需要设定一个反应现实赔率的投注线。但如果有一个投注者知道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信息(比如,球队的明星队员不会参加周日的比赛,或者英特尔即将购买这个球队),那么我的这位朋友可能会输得很惨。

3月13日下午,我的朋友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突然有传言说(媒体过后也报道了)埃克森可能会购买一家名为Whiting Petroleum的公司,在短时间内——在任何人可以做到之前——有人已经“在期权市场烧了一把火”。交易被暂停,但是交易重新开始的时候,损失已经不可挽回了。我的朋友说:“我个人在一秒钟内损失了10万美元。”他的公司损失更多。那购买期权的那个人或什么又赚了多少?“我猜他们赚了100万到200万美元之间。在一秒钟内能赚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

后来就是在3月27日发生的著名的拓朗事件了。再然后,在4月1日,制药公司Receptors卷入了收购传闻,这种事情再次发生。Receptor公司股票暴涨,但是有人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购买了大量期权,赚得盆满钵满。(我朋友的公司在这两起事件中侥幸地没有遭受重大损失,总共只损失了不到3万美元。其他人肯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上述每一次事件中,买家似乎在瞬间之内就回应了一条推文,或者可能是在网上其他地方发布的一句话——确定确切的触发因素很困难。

有没有可能是人而不是机器完成了这些交易?我的朋友认为这不可能。下单的复杂性会降低人的速度,做不到这么快完成交易。“对我来说不可能这么快。在你看到信息,分析信息,再按下‘购买’按钮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个速度难以置信。他们在消息出来几秒钟之内买下了一切,这是人手做不到的。”

参与这些交易的有没有可能不止一个团队?我的朋友再一次认为不可能。他说所有三次交易都是在一家名为Lime Brokerage公司的名下完成的。Lime公司不会直接进行交易,而是协助其他人完成这些交易。但我的朋友确信利用Lime的名义进行这些交易的时同一个人。我的朋友说:“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发现模式。这三次交易都使用了同样的模式。所以是同一个人。”

当我向Lime公司的首席运营官Tony Huck打探时,他说他认为Lime公司的客户进行这些交易的可能性不大。尽管他承认有这种可能性,但是他说期权交易只占Lime公司业务的一小部分。在提到这些事件时,他说:“这不符合我们公司客户交易的方式和规模特征。”我回头跟我的朋友核实了一下。然后我再次跟Lime公司进行联系,告诉他们说我看到了一张成交单,上面显示Lime是其中一项交易的经纪公司,这项交易是在迈阿密期权交易所完成的(Lime是迈阿密期权交易的41个注册成员之一)。Lime要求再给一点答复时间,我给了他们几天时间,也提了几个要求,但是Lime没有进一步评论。

如果你读过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的书《Flash Boys》,你就会知道交易战争经常发生。但书中的故事跟我们这里谈到的事件有点不一样。书中的那些高频交易者发现有人有意以每股5美元的价格购买一支股票,然后他们使用技术手段迅速买下这些股票,再以每股5.01美元的价格转售给这位有意购买者。他们通过一次又一次购买大量不同的股票,积少成多,积累起大量财富。

我们这里谈的是根据突发的传闻进行的期权交易。由于期权是金融衍生产品——你购买的是购买股票的权利,不是股票本身——你可以以更少的现金支出获得更大的收益。让我们所谈的这些交易显得非同寻常的是,这些交易是在交易日结束前的最终时刻购买的,这些期权再过几分钟就会失效了。任何股票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突然暴涨的概率非常低,即将过期的期权可以以很低的价格购买到,如果能获得回报,这些赌注的利润是非常可观的。试想一下,如果购买拓朗期权的买主花110,530美元购买了拓朗的常规股票,他会在交易日结束前净赚3.4万美元。但是,他购买的是期权,他赚了240万美元。

能够根据新闻内容进行交易的机器人已经出现好几年了。彭博、道琼斯等新闻媒体甚至已经推出了面向计算机的简短新闻,他们以机器更容易识别的格式向机器人直接发送信息。还有报道称有对冲基金根据推特上的观点进行交易。在拓朗事件中,机器人读到了推特上的传言,理解传言内容,然后马上执行期权策略。对我的朋友来说——或者至少对他在其中工作了7年的商业领域来说——这是全新的事物。他说:“这在过去感觉是一场非输即赢的赛跑,但他们研发出了这些运算法则,我们现在是完全无能为力。我们成了易被攻击的目标。这次事件中所使用的运算法则是我们见过的最先进的版本,属于完全不同的级别。”

这跟期权交易的理论宗旨相去甚远。期权本身是为了让股票交易者不遭受潜在损失而提供的一种保险(“对冲”)。像我朋友这样的造市商创造了可购买这种保险的环境。然而,这种机器人把期货市场当成了轮盘赌——不同的是它知道球会落在哪里。我的朋友说:“如果其他人有我们所谓的‘未来蓝图’,这真的感觉他们是在打劫你。确实,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合法的,你可以说这很公平,拥有最快速电脑的那个人赚到了所有的钱。但是回想1995年,期权的意义仍然是保险,想象一下你告诉别人说有一家公司制造的高速电脑能够阅读推特上的传言,然后在一秒钟内购入股票,很快就赚到了几百万美金。在那时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但现在确实发生了。”

公正地说,使用机器人也会有风险。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Paul Tetlock说:“依靠互联网内容自动交易是竞争激烈的业务,许多公司尝试过了,结果失败了。”机器人也有可能出大错。Tetlock举了个例子,联合航空公司2002年破产的旧新闻不知怎么在2008年重新出现在网上。“运算法则根据这条旧新闻进行了交易,联合航空公司的股价在几分钟内下跌了76%”,但最后在当日几乎又完全反弹了回来。

Tetlock觉得没有理由担心这些最新发展会有道德上的问题——即使最后在这个市场大家都使用机器人来完成交易。Tetlock说:“跟手指速度最快的人或者个人关系最广的人相比,最聪明的计算机高手从股票交易中赚的更多。如果人类编写的程序比人类本身能更好地利用新闻来进行交易,没有明显的理由市场会受到损害。在那样的环境下,股票价格会随着新信息快速准确作出反应。”

除了机器人会出错,还有另外一个风险:少数设计及其高效的机器人会把其他人淘汰出局。那样市场会萎缩,机器人的用处也就不大了。南加州大学商学院教授Kenneth Ahern说:“如果大家都得到一样的信息,但是每人以不同的方式分析信息,或者看法不一样,市场应该会得出最合理的价格。但如果你遇到入门门槛,有些人速度比其他人要快,价格会出现偏差。当然,偏差只会出现很短时间。我还没有见到足够的证据能够表明我们应该对此进行监管。我担心的一直是管理者能否会比市场做得更好。”

你可能会认为那些编写出这些运算法则并从中获利的人是天才。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的这位朋友感觉就像有人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把钱拿走:“他们就像是新闻一发布就进行交易的内部人士。”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参与这些交易的有没有可能不止一个团队?我的朋友再一次认为不可能。他说所有三次交易都是在一家名为Lime Brokerage公司的名下完成的。Lime公司不会直接进行交易,而是协助其他人完成这些交易。但我的朋友确信利用Lime的名义进行这些交易的时同一个人。我的朋友说:“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发现模式。这三次交易都使用了同样的模式。所以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