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独特的领导力,这些 TED 演讲不容错过

商业科技作者兼美国记者和作者协会前主席 Minda Zetlin总结了 7 个关于领导力的TED演讲视频,PC 端观看更加流畅。

在当今世界,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者?在 TED 的系列演讲中,商界领袖、学者、一个著名的将军和一个乐队指挥围绕这个问题,从不同的视角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1.关注人们的信念。

为什么人们会花几个小时排队购买苹果发布的一款新产品呢?不是因为他们喜欢苹果,而是因为他们要展示自己是第一个使用新产品的人,管理理论家 Simon Sinek 在其 TED 演讲中解释了这一点。

“关注人们对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信念,他们将会被你吸引并追随你”,他这样说道。怎样做到这一点呢?首先你需要专注于你自己相信什么,以及你所做的工作怎样源于这些信念。正如 Sinek 所说的一样,“人们对你做什么并不会买账,他们关注的是你为什么这样做。”

2.让人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乐团指挥 Itay Talgam 在他的 TED 演讲中使用视频片段展示了世界上一些伟大指挥的独特领导风格,同时也向各个行业的领导者传达了至关重要的管理之道。通过放松束缚的方式,让人们自己发光,能最有效地激发出最好的音乐。他还分享了一些重要的经验教训,如 “不要盯着乐器看,那只会鼓励它们”。

3.人人都是领导者

领导力教育家 Drew Dudley 在几年前给一个小女孩分发了一根棒棒糖,小女孩备受鼓舞,因而生活变得更好。若非那人后来向他道谢,这个事件他甚至都不记得了。这就是他演讲的主题。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改变着其他人的生活,多数时候我们甚至从来不会知道。领导不是一项只有几个人拥有的神秘技能,它是一个我们每个人随时随地都会做的事。这是令人震惊和让人深受启发的观点。然而,Dudley 说这正是领导力的本质。

4.在当今世界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者需要新的技能。

即使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更多关于领导力的课程,领导者却还在遇到一些令人担忧的失败,波士顿咨询公司资深合伙人兼总经理 Roselinde Torres 在她发人深省的 TED 演讲中这样说道,其原因是,在全球化、数字化、快速发展的 21 世纪,“依靠传统的发展实践将会阻碍你成为一个领导者”。

相反,她说当今伟大的领袖需要三种能力。首先,他们需要能够观察和提炼趋势,使他们能够看到未来,并为之做出准备。其次,他们需要发展与自己非常不同的人的关系,也就是说那些在自己的舒适区之外的人。第三,他们必须愿意放弃在过去已经获得了成功的做法。这是很难做到的,她说, “这是一个飞跃,而不是一步”。但是,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自然会看到自己的追随者。

5.提高自己的部落水平

我们都是一个部落,或者几个不同部落的一部分,南加州大学教授 David Logan 在其 TED 演讲中提到了这一点。但是,不同的部落功能分为五个不同的层次,从一个城市的街头帮派,到帮助南非开始从种族隔离中复苏的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各个领导层次不尽相同。他解释了为什么最好的领导者了解所有的五个层次,并努力提高自己部落的水平。

6.要乐于向任何人学习。

四星将军 Stanley McChrystal 是美国驻阿富汗国际部队的前指挥官。但是,正如他在其强有力的 TED 演讲中的解释,在 911 后进入战争世界意味着要使用不熟悉的新技术,努力寻找方法来与数百或数千英里远的士兵建立情谊。

学习领导 21 世纪的战斗力创造了 McChrystal 所说的 “专业知识的反转”,因为在他指挥下的许多年轻战士们对技术和数字世界的沟通渠道的理解要比他好很多。 “它迫使我变得更透明,更愿意倾听,更愿意从底层进行反向辅导”,他这样说道。

7.永远不要停止举起你的手。

女性经过多年争取平等,然而当今政府和企业中女性领导人的比例依然非常低,Facebook 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在她的 TED 演讲中这样说道。造成这种现象有很多原因,比如一项研究显示,人们普遍认为成功的男人比成功的女性更讨人喜欢。

甚至比这更糟糕的是,与男性相比,女性对自己的评判更加严厉,而且不太可能认为自己有资格晋升或得到某个肥缺。女性举手慢,把手放下来很快,并且很容易远离权力中心。桑德伯格建议女性需要确保自己在权力群体中拥有一席之地,并保持把脚放在油门踏板上,做好随时前进的准备。

来源:36氪,编译自:inc.com。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TED模式的中国化之路:如何将思想变成生意

习大大和互联网巨头心目中的超级组合:企业家+科学家

TED、百度Bigtalk、腾讯WE 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思想盛宴?

冯仑竟为烧脑活动未来论坛《理解未来》站台,你敢完整看完吗?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重新认识领导力:主观世界的破碎与重建说道:

    湖畔大学的失败课外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梁宁-闲花照水录”(ID:cafeday),作者 梁宁;《主观世界的破碎与重建——湖畔大学的失败课外课》

    王民明曾在阿里供职7年,官至阿里巴巴管HR的VP。上周,他给我和周航上了一课。

    这一课的缘起是这样的,周航(易到用车的创始人)在湖畔大学领了一个课题,研究“失败”。

    航叔说,中国人的观念里,失败是羞耻的事。因此每个九死一生的创业者对自己的失败经验从来略过不谈。大家愿意对媒体呈现的,永远是那幸运的5%。

    然而,失败是创新者的宿命,如同失败是跳高运动员的宿命一样。

    在一条一定会遇到失败的道路上,因为缺乏失败经验的分享,一般会对别人的幸运与顺利程度夸大想像,然后自责、自我否定,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倒霉。

    创业的时候,我曾问过雷军,“为什么看上去别人都挺顺利,而我这么不顺?”

    雷军说:“因为所有人在谈的时候,都简化了过程。”

    所以,周航从湖畔领了这个活计,我们相对长叹,然后相互打气去面对疼痛的课题,比如:“领导力”。

    上周,周航和我准备在湖畔大学分享,我们基于自己的疼痛,对领导力的重新思考,湖畔大学建议我们先和王民明聊聊,并安排了很好吃的饭。于是就有了这一晚的对话。

    王民明有僧人的面相,语气平和娓娓道来,偶尔盯你一眼,目光锐利,直刺脸上。

    我问他,阿里怎么定义领导力呢?

    他说:领导力是认知现实的能力。

    好抽象啊~我继续问他:那一个人怎么能有领导力——认知现实的能力呢?

    他说:就是会遇到事情,碎掉,然后再重建。

    晕~~更抽象了。

    于是我直率&略无礼地问他:碎掉是什么意思?你碎掉过吗?

    王老师平静如水说一段他自己的故事:

    我加入阿里的第一年,向彭蕾汇报。我非常努力,做了三个以前阿里从没有做过的项目。驱动团队加班熬夜,大家一起拼命干了一年,彭蕾调到蚂蚁金服了。换了***当我老板(我忘记名字了)。他一看,觉得这三个项目没价值,于是把三个项目都砍了,人分流到不同的其他地方。我改向他的一个副手汇报。

    王民明笑了笑说:那我就碎掉了呀。

    他说的很平静,我是深能体会到那种碎裂的痛苦:

    带着团队,点灯熬夜苦干一年,天天驱动自己的,是认为自己做的事非常有价值,而且自己能做好,怎么也能得个90分,即使不打90分,85分总是有得,即使没有85分,80分总是妥妥的。既然80分妥妥的,那就再努力一点,争取让它85、90甚至更高。

    没想到,拼了一年,得到的是0。

    这搁我,肯定受不了啊~

    我问他,那你怎么办呢?

    王民明说:遇到这件事,我就碎掉了呀。然后,我就得重建呀。

    我问:你怎么重建呢?

    王民明说:我首先需要去理解我的老板。我需要理解,为什么我觉得这么有价值的事,他的眼里毫无价值。

    他再重申:领导力是认知现实的能力。

    他说,我需要知道,我关注的关键要素和价值是什么?我领导关注的关键要素和价值是什么?我需要在破碎后的自我重建里,扩展我的边界。抓住更多的客观要素,理解不同的价值感。

    我问:那你和你老板关注的关键要素和价值有什么不同呢?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又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阿里的业务有纵线和横线,横线是平台,纵线是一个一个的垂直业务。有一天,纵线的一个老大和横线的一个老大,因为业务的交叉点的业务/团队/业界该归谁,争论了1.5小时。

    场景是:一个人想拿走,另一个人不放,两个人就盘道道,一个人抛出一堆道道,说,为什么应该给他。另外一个人再用一堆道道化解他的道道,说,为什么应该归自己。1.5小时后,没结论。一个人就走了。算是不欢而散。

    王民明对留下的那个人说:你在阿里5年了,这块业务如果给他拿走,当然会影响你的业绩,但是无关生死。但是这个人才来阿里不到一年,如果有这块稳定的业务支撑,他今年就可以活下来。阿里需要不断有新的人进来,让系统不断拥有新的能力。

    王老师说:你刚来阿里的第一第二年,也得到过阿里各种同事的各种帮助。现在,是不是你可以把你得到的帮助返还给系统,让其他人得到你的帮助呢?

    那个人听了,愣了5秒钟。然后干脆地说,我没有从你刚才说的角度考虑过。这块业务让他拿走吧。

    王民明说,就这样,一个人在阿里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地与系统与客观现实碰撞。在这个过程里会不断地碎掉,然后重建。在每一次重建里,扩大自己的边界,容纳进来更多的真实的东西,就能掌控更多东西。

    而王老师的工作之一,就是站在一边看着一个又一个人被撞击,等着看到他碎掉。然后告诉他,这就是你扩展自己边界的时刻。

    我说,一个人如果保护自己,害怕碎掉,或者不能接受碎掉,一直在原地痛苦呢?

    王老师说:那他就只能被阿里的组织排出体外了。

    阿里人力有一个高频词是“闻味道”。王老师说,和一个人只需要谈一谈,就可以闻出味道。马上做出判断,这个人在阿里呆不了1年,能呆3年,还是大概能呆到5年以上。

    我问,如果你一闻,就知道一个人呆不了一年,你为什么要让这个人进来呢?

    王老师说,系统不断需要外界新鲜的养分,新人的接入,能给系统带来养分。

    一个带有自己固有能力和认知的新人进入阿里的大系统,第一年,是给系统提供养分的。如果你能够在阿里系统的冲撞里,打开自己的边界,与阿里的系统连接共生,3年后,你就可以从系统中得到养分。

    马云说,3年才是阿里人,5年才是阿里陈。

    如果,不到一年你提供完你积蓄的小养分,然后离开,那你就做了系统的肥料。(脑中晃过若干当过肥料的朋友~)

    我又问,那什么样的人,你一闻,就觉得呆不了一年呢?

    王老师笑了:太自我的人,太保护自己的人。

    而我们过去的文艺作品里,破碎是悲剧的,是悲惨的。

    遇到破碎,自己就是受害者,应该被怜爱和补偿。。。

    破碎时刻,是电影里音乐与光影一起渲染的悲情时刻……天地万物每一片树叶都应该为主角哭泣~~

    真的错了~

    破碎,才是成长的关隘。

    我们应该拍拍主角说,恭喜你,那个限制着你的狭小玻璃壳子破碎了。

    我们这些好学生一路上学,读书作业考试占了全部的时间和体验。最亲密的成年人——父母与我们的交流,往往诸多禁区。于是,我们只能从书本和文艺作品的描述里,建立自己最初的主观世界——非常理想化的主观世界。

    然后,我们走向社会,开始工作,开始与人有利益交往,开始恋爱,开始创业。按照自己理想化的主观世界的预期,在现实世界行动,于是,基本都摔在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不一致的缝隙或鸿沟里——这就是挫折。

    然而,我们身边并没有王老师这样的导师,在一旁观察你。

    在你疼痛的时候,告诉你,疼痛是因为有不一样的东西,在碰撞你。要把握疼痛的时刻,这时领悟到的东西才是深刻的。

    在你产生裂痕的时候,告诉你,裂缝,才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在你破碎的时候,告诉你,破碎是必然的。每一个能做大事的人,都经过无数次破碎,然后一次次的重建里,自己的主观世界与自己要征服的客观世界渐渐融合,然后人剑合一。

    可是我们怕疼,害怕自己悲剧,害怕自己破碎的样子被人看到,甚至自己都不愿意多看。

    在破碎里,并不知道这是必然,木呆呆不知道该怎么办,无休止地疼痛在原地……

    于是,大把的时间过去了,而自己的成长有限。

    刻板教育害死人啊。

    我曾经对如何与人相处,毫无感觉。创业6年,与无数人分分合合,耗损的情感与心力,大于数场恋爱。有一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感到自己浑身都是伤口。

    然后得出了一个我的理论:

    人最敏感的地方是伤口。

    想判断一个人对某个点是不是敏感,不是看外貌,不用看他读过什么书,做过什么事。问问他有没有伤口,就知道了。

    我才明白,伤口,也是上帝的馈赠。

    我先天的感知能力,对很多东西愚钝无觉,但是上帝,给了我伤口,用这个后天器官,为我增加了感受能力。

    今天,又和我的美女朋友J交流情感问题。

    其实感情和婚姻,也是领导力。文敏说的好:一个老婆爱抱怨老公,那是员工心态。女人应该是家庭生活的主导者,老婆应该是家庭的CEO,每天想办法激励自己的老公,哈~

    我直率地对J说:你一直坚持着“理想化的生活”,而你爱慕的那个人,生活在完完全全的现实里。他怕你,他对着如此理想化的你无法开打他自己,所以荷尔蒙之外,你们没办法真正连接。

    她问我,那我该怎么做呢?

    也许,她会经历一次破碎,但那也是上帝的美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