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的经历告诉我们:不要混小圈子,开放网络的惊人之力与苦痛

史蒂夫•乔布斯去世3年多了。

在他故去之后,有人为他立传,也有人把他的故事拍成电影。

这些传记和电影都赞美乔布斯留下的遗产,并试图分享他构建世界最伟大公司的秘密,比如关注细节、吸引世界级天才并让他们保持高水准。

我们自以为知道他为什么成功。

但其实我们并不懂。

上述秘密本来都是通向成功的有效原则,但我们却将之归为乔布斯的个人特质和怪癖。

乔布斯有两个看似矛盾的特质,狂热专注、永远好奇,很多人往往忽视了这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这可能是乔布斯最重要的两个长处,帮他赢得了其他的一切。

因为好奇,乔布斯充满激情,并拥有了独特的洞见、技能、价值观,还能吸引世界级的人才来帮助自己。而乔布斯的专注又让这一切在个人电子世界开花结果。

我说这些,并不是因为我几乎读过写乔布斯的所有书和文章。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采访过很多世界顶级的关系网络科学家(network scientists),我想弄明白,关系网络在商业领域和个人职业生涯里如何创造竞争优势。

影响职业生涯的简单变量

在2013年12月,我采访了一位世界顶尖关系网络科学家,Ron Burt。在采访过程中,他给我看了一张图表,彻底颠覆了我对成功的理解。这里是简化的版本:

概括一下?根据同行评议过的多重研究,身处开放而非封闭的关系网络,这件事本身就是将要获得成功的最好预判指标。

在图表里,越往右,关系网越封闭,你越可能反复听到相同的想法,再次验证你的老观念。越往左,关系网越开放,你越可能听到新想法。左边的人明显比右边的人更成功。

实际上,这份研究显示,成功职业生涯的可预测改变中 (比如升职、福利待遇、行业判断) 有一半取决于这个变量。

你是否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时刻:你听到一些如此吸引人的事情,你需要知道更多,但是整件事太疯狂,你不得不放弃一些自己的核心理念,才能接受这个主意?

了解这项研究,对我来说,就是这种时刻之一。在我阅读的所有关于自我提高、职业成功、商业、乔布斯的书中,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理论。

我不禁想问,“一个人的社交网络结构,怎么可能会成为职业生涯成功如此强有力的预测因素呢?”

一个封闭的圈层如何影响你的职业生涯

要了解开放社交网络的强大威力,首先要理解相反的状态。

大部分人都在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度过他们的职业生涯;这个圈子里的人已经都彼此熟识。也就是那些经常在同一行业,拥有同样宗教信仰,或者是同样一个政党的人。在一个封闭的网络中,想要做成事更加容易,因为你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信任,你也知道沟通上的行话和不明说的规则。这是一种舒适的状态,因为整个群体在聚拢,他们看这个世界的方式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也定义了你的世界。

想要了解为什么人们在大部分时间里会在封闭的朋友网络中度过,先来考虑一下当一组陌生人被集中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

大卫•罗克 (Rock) 是神经网领导力机构 (Neuroleadership Institute) 的创始人,这是一家通过神经科学研究来帮助领导者的顶级机构。大卫向我们很好的解释了这一过程:

现在的我们总是会将人分成自己人和外人。大多数人都被我们认定为了外人,只有极少数的人,被我们划在了自己的小圈中。这也就决定了我们是不是要在乎这个人,决定了我们是要去支持他或是攻击他。这是人类进化的副产品,在这漫漫长征中,我们三五成群,我们于人存疑。

理解这一过程,我们也就明白了世界何以这般。我们理解了为何民主党和共和党不通过那些看起来对整个社会有明显好处的法案;我们理解了为什么一直以来宗教总是走向了战争。它帮助我们理解了为什么我们会经历泡沫、恐慌和一时风行的潮流。

开放网络的惊人之力与苦痛

身处开放网络的人,拥有独特的挑战与机遇。因为他们是多重组织的一部分,他们所拥有的关系、经验以及知识,都是组织中其他人所不具备的。

当人们无法理解你的所思所想,误解与轻视随之而来,这会让你惊觉自己好似局外人,这是挑战之一。而同样的挑战源自,于开放网络中,你需要去整合不同的甚至冲突的观点,以此构建完整的世界观。

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黑客帝国》的主角尼奥被暴露在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既已出,无所回。他是新兴世界的局外人,也是旧生活的出离者。他所经历的事是他人无法理解的。这种情况会在我们进入一个新世界时发生。

而另一方面,拥有开放网络意味着在以下几点中表现出的巨大机会:

对于世界更精准的洞察

开放网络能提供来自全方位多角度的几乎所有信息,因而,某些错误就能不攻自破。Philip Tetlock 的一个研究曾表示,拥有开放网络的人比那些处于封闭式网络的人要更容易对未来做出正确的预判。

掌握信息分享的正确时机

即使他们不是一手信息的获得者,他们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将所听来的信息传播出去。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能坐享首发红利。

做组织间的传声筒或粘合剂

他们可以在两个人或着组织间扮演调解员或者中间人的角色,以帮助那些无法直接对话的人进行沟通交流,以此创造价值。

更多的惊奇大脑洞

凯洛格商学院的教授 Brian Uzzi 曾做过一个意义重大的研究,他对有史以来成千上万的学术论作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在比较了索引数以及参考文献的结果后,他发现了一个另人惊叹的模式。就那些排名靠前的论文而言,参考文献有 90% 是常规型的,而10%则是非常规型的(例如,来自其他领域)。这一规则普适且经久不变。拥有开放网络的人更容易创造那些打破常规的组合。

乔布斯成功的时间线

正是因为乔布斯对不同行业的好奇心,他最终建立了自己独特的观察视角、跨行业的技能以及丰富的人际关系。乔布斯的这一成就,在整个计算机领域里都是无人可及的。他将自己的这些优点以一种非常刁钻的方式应用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司——苹果公司里。他在苹果时,剔除掉了所有非世界级的人、产品和制度。

基于好奇心的经历    带来的结果

和他父亲一起修机器 –> 学会了门手艺也开始专注细节

放弃了大学学位并参加了书法班 –> 培养了良好的审美观(通过麦金塔电脑上的不同字体可以看出)

去印度研究佛法 –> 造就了苹果的简洁风格

以苹果园为生 –> Mac 的 Logo 灵感来源

在 Home Brew 的电脑俱乐部从事他喜爱的电子工作 –> 和 Steve Wozniack 一起创造了第一台 Mac 电脑

在他被苹果“流放”的那几年开创了NeXT –> 将NeXT的操作系统应用到了新的MAC操作系统中

对音乐挚爱一生(尤其是U2、披头士乐队、约翰列侬) –> 发布了iTunes

很多人轻率地将乔布斯的一生定义为“迷失的”或“不专注的”。然而,当我们回顾他的一生时,我们发现正是他“不专注的”跨界尝试才最终造就的他的成功。

除此之外,乔布斯最为我们所知的就是他的古怪性格了。

但通过以下这段1995年《连线》对乔布斯的采访,也许我们可以从某个角度理解乔布斯的行为:

创造力其实就是一种联想力。如果你问那些创新先锋的秘诀的话,他们定会感到一丝惭愧,因为他们并没创造出完全新的东西。他们仅仅是经历了一些事,一段时间之后,一些基于他们所见所想的新想法就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是由于他们能够将自己的不同经历联系起来,再创造出新的事物。比起平常人,创新先锋们都有着更丰富的经历,更加善于思考。但很遗憾,这些都是太稀有的品质了。我们行业的很多人并没有太多的经历来支撑他们创造,他们最终困于自己的短视,按部就班地工作。所以,更广的视野才能更好地理解人类行为,才能做出更好的设计。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纵观人类历史,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所有的群体创造了同一个认知:英雄旅程。

这个旅程就好像这个时代的开拓者 Joseph Campbell 一样。

事件正变的越来越好,你会觉得越来越适应,但是有些事情发生了会改变了你。你开始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自己文化的局外者。你隐藏了自己的一部分但是却并不能带来什么帮助。你感觉收到了召唤而去自我实现,但是一切又是那么的不确定,所以就会犹豫。

最后,你投入了进来。你走过了艰难的时光从此闯荡自己的新世界。最后,你完成了所有挑战, 然后你回到旧时光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为你有自己独特的视角。

英雄的传奇故事在我们社会学经典影片中无处不在,因为它正中人类学经验。

网络科学领域告诉我们两件事:(1)英雄的旅程是创造成功事业的蓝图。(2)我们都可以成为英雄,只是需要一点信仰你跟随自己内心和好奇心进入未知的世界。

(注:原文来自 Forbes,虎嗅编译。)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汤嘉琛:圈子文化改变官场“游戏规则”

郭奔胜:“圈子”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韩福东:蒋介石的朋友圈

李瀛寰:从博鳌早餐会看李彦宏的朋友圈

陈立行:现代公共生活,冲破圈子式思维

中国商界九个神秘圈子:影响经济的九条暗线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