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明天和意外,能由我们决定吗?

生命的消失,是一场必然。

而消失的方式,则包含着偶然,也就是意外。

文/ 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人类最害怕的不是生命的消失,而是生命意外的消失。你还正在乐呵乐呵地恋着自己这条贱命,等着明天的日出,老天爷却下手了,压根没打印你明天看日出的门票。

老天爷下手的方式很多。

你在电梯里好好的,电梯跟你前世无仇,今生无怨,它却要带着你掉下去。

你在飞机里好好的,没得罪机长,也没得罪空姐,更没得罪飞机,它却带着你摔下去。

你东凑西借,省吃俭用,好不容易付够首期,然后和心爱的人一起无比辛苦但又心甘情愿地按揭,偏偏这房子挨着一家工厂,你也没得罪它,它却爆炸了。

你锻炼身体,你不抽烟不喝酒,你不吃油炸,你吃素行善,定期检查身体,却得癌症了。

你拿着点小钱入市,也不贪心,也不恶意做空,从庄家到监管,谁都没得罪,却半夜加印花税了。

反正,你活得温良恭俭让人畜无害,你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你却意外了。

就好像屠格涅夫写的《鹌鹑》,一只被枪击中的鹌鹑,躺在草丛里哀吟:“一大群鹌鹑,才一只猎枪,怎么偏偏命中的是我呢。”

明天,也是要凭票入场的。

老天爷会安排一个意外来夺走一些人的门票。

在未来的道路上,明天和意外在赛跑。

生命,充满了随机性。

其实,古老的中国文化,并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而是相信生命的随机性。

因此,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主观上的“不仁”,其实也就是老天的无意识,和我们作为“刍狗”的客观地位,决定了生存长短、生存质量跟人品没什么关系,而是踩在随机性这条道路上,随他去加减乘除。

我们矮矬穷和屌丝们能做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小心一点,增加获取明天门票的机会。

老子也给了一个比较折中的答案:陆行不遇兕虎。这也可以理解为明知山有虎莫向虎山行。

明知道动物园的老虎也是能吃人的,明知道自己没有武松的本事,就好好呆在观光车里,不要下车去当饲料。

明知道抽烟可能会得肺部疾病,就不要去过那个云雾瘾,雾霾我们没法防,但那一点尼古丁

还是可以防的。

明知道消防水龙头喷不上百米高空,你就不要选择住高层建筑。

明知道你自己只有一套房子,你就不要卖了房子去配资玩杠杆

明知道房子周围有危险环境,例如日本的核电站,不对,话不能这么说,太残忍了。我很理解这些业主,因为只有这个价位,这个位置最适合,以目前的经济实力和客观条件,实在找不到比这更适合的居住区了,而且你以住进这套房产的实际行动,表示了对周边管理人员的最大信任。结果…………

或许,为了活命,可以忍一忍,再有诱惑力的房子,如果隔壁杵着根大烟囱,排列一行不明所以的仓库,还是尽量忍一忍惜购吧,哪怕这里有全城最好的学位房。

这个世界给我们提供的保护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尤其是安全资源有限,用在我们身上就摊薄了。事前预警不够,事后打捞轮到你时可能已经迟了。

总之,我们屌丝和矮矬穷能做的,就是小心一点而已。

孟子说得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这个世界,随时有可能变成一堵很大的危墙。

我们不立危墙壁之下,我们不自己作死。

然而,我们不作死,却总有一种力量去作死我们。

这就是命。

命,分为两种。

一种是老天的无意识,也就是“不仁”,八千万年前那颗撞向地球,灭绝恐龙的陨石,就是命。

还有一种,是人为的天命,怎么解释呢?讲个故事吧。

唐朝中期,曾经发生一起军事政变,国家元首唐德宗被叛兵围困在奉天城,城内一度陷入绝境,有一天叛军点火攻城,唐德宗父子眼看突围无望,正抱头痛哭时,忽然大风转向,火烧向叛军。

因为一场逆向的风,唐朝又延续了一百多年。

后来,唐德宗对宰相李泌说:“奉天那次逆风,救了我大唐,真是有天命这回事。”

李泌却给了一个经典的回答:“作为老百姓,可以说天命,因为他们的命运是由别人决定的;陛下作为君王,却不能说天命,因为你就是老百姓的天命,你就是制造天命的。”

李泌这句话,应该铭刻在碑文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同时,我们不要制造危墙。

自己不作死,也不作别人的死。

在这个基础上,孟子又作了升华:舍生取义。

不立危墙之下,是对生命的珍惜;但明明知道前方有大火,却逆向而行,走向火海,这就是生命的升华。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天津爆炸导致医院饱和,伤员如何为自己争取最佳治疗时间

BBC跟拍了49年:穷人与富人的人生七年

罗四鸰:“无名氏”的生命尊严——评贾樟柯的《天注定》

吴晓波:对我影响最大的八句话,生命就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展现新一代生命的魅力——读李拾齐的诗集《致青春》

一本献给所有人的书——《生命最后的读书会》书评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