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心灵鸡汤读多了损害智商

最近有一篇《成熟的姑娘,更懂得示弱》的文章很红,读完之后,想起来这篇文章半年前就已流传一圈了,而作者更写过一本《灵魂有香气的女人》,已经大红大紫了。

平心而论,这篇文章写得挺好看的,可以说是新时代女性鸡汤文的范本之一了。我觉得拿它为代表分析一下鸡汤的营养成分倒挺有意思的,爱喝或不爱喝的都可以参考一下。

文中的这位女友,是一个特别能干特别坚强的女孩,结果男友选择了一个只懂狐媚的漂亮女人,把她甩了。作者于是感慨:“谁让你这么倔强刚毅呢,谁让你这么不示弱呢?”

但文章认真读下来,却发现根本不是作者说的那么回事。这个女孩也许很热情,但却是一个没有边界感的人。该做的事情做不该做的事情也做,自己的工作去做别人的工作也去做。一个“承担了部门的绝大多数工作”的人,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人,落在现实生活中应该很讨人厌。公私不分,也有违职业精神。另一方面,雇佣这位女孩的公司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什么样的分工能让一个人完成一个部门的绝大部分工作?其他人算是渎职还是怎么回事?工作中到底存在了多大人事漏洞和管理隐患?

在与男友交往中,“两个人出门,检查钱包钥匙的一定是她;刮风下雨,担心门窗没关的也是她;亲友交际人情往来里唱主角的是她;甚至车胎爆了,她也比他早半拍开车门下车”。看到这里我们就明白了,这个女孩找的不是男朋友,而是儿子,而且是一个能够让她处处越俎代庖、管头管脚的儿子。

其实上,这位姑娘的问题,不是她自强自立,不是她完美能干,而是她的智商和情商都不高,做事没有分寸,不管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都喜欢侵入别人的领地。这样的人现实生活中是很难长期与之相处的。

她如果不认真了解自己、改进自己,而总以“我太能干所以把男人吓跑了”“我太善良了所以男人不喜欢我”为借口掩饰问题的话,那么,很难避免对这个世界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女性独立,可不仅仅是有个发工资的工作,或者每天自我催眠“魔镜魔镜我最美”就可以的,这是一个漫长的心理重建的过程。一般来说,男性并不存在作为人的价值感的困惑。但女性就不一样。一方面在传统教育当中,女人的价值存在是依附于男性、依附于家庭、甚至依附于爱情的;另一方面,男性的工资并不足以养家,女性的家务劳动也不能折算成劳务和贡献,女性还必须出门工作,现实社会反复要求她们独立自主。结果,在需要女人养家、需要女性的劳力的时候强调女性自强;需要女性生育、需要女性服侍男性的时候又强调女性的家庭责任——每个女人都必须在这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当中来回撕扯;女性要确立自我认知,要经历复杂的挫败和学习过程。

而心理的健全和成熟,同样需要不断地调适和甄别。

但这种鸡汤文,为了喜欢取悦读者,尤其是目标读者(主要是女性),就把问题全部简化。告诉她们,你很完美你很可爱你很能干,只要你学会低头,男人就不舍得离开你啦。这种美文,看得多了就像催眠一样,让你以为万事俱备,只要装傻。

上次我和一位从加拿大来的姑娘见面,她是从事写作的,经常飞回中国。她说,我发现现在机场书店的格局变化挺大的,以前最好卖的书都是“教你如何成功”,现在卖的最多的书都是“教你怎么防小三”之类的。这是怎么回事呀?

我也一愣,不知该说什么。我想,这至少说明了女性坐飞机的比例大增了吧。

当然,以上感受并不属于科学数据调查,只是一种直觉。况且,现在的“防小三”的书也不会真那么蠢,教你上街厮打,而是劝你,如何打扮,如何煲汤,如何身段优雅,让男人最终舍不得离开你。我订阅了很多女性公号,这样的文章车载斗量,读之令人昏昏俗睡。它们不能解决一个逻辑问题:是否只要一个男人出了轨、犯了错,他就理应得到你更好的照顾,得到一个更美、更温柔的你?这算是对他们的不忠进行奖励吗?那他们老老实实呆在你身边的时候反而应该忍受你的不美和坏脾气吗?

反过来想,有没有哪位男性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会抱怨自己“都怪我太优秀了所以她不要我了”“都怪我太能干了所以她要和我分手”“都怪我太有钱了所以她不爱我”“都怪我把她照顾得太好所以她甩了我”?没有。人同此心,女生凭什么认为自己被甩是因为这些理由?

男性也会抱怨,他们一般只会诉诸于“我太穷”这种实在的缺点。

其实这两种心态,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基础,即是对维持关系的失败推卸责任。男性认为自己“穷”导致分手,但这通常并非是自我检讨,而是用来开脱,反向指责女性嫌贫爱富。另一方面,“穷”是一个外在因素,有不可控性,诉诸于“穷”并不会对自身进行否定。但我们知道,一个姑娘在知道男生穷的情况下还愿意与他交往,说明并不是很在意贫富,而是男生在性格上有其他难以忍受的缺点让她离开。而自身有缺陷,是不成熟的男性无法面对的。

女性也会推卸责任,她们的方式是认为自己太过独立自强、不喜欢讨好别人——说是自责,实际上是指责对方审美低下、只配接受虚荣的女人。比如在文中,女主角描述前男友的新女友,是这幅模样:“照片里永远45度仰角、锥子脸、美瞳假睫毛,据说特别嗲,柔弱到连矿泉水瓶都要交给她的前男友开,然后说一句‘离开你我可怎么办呀’。”基本上就是一个标准的狐狸精形象。我很想说,矿泉水瓶我也是从来都拧不开的,那又怎么样?

妖魔化竞争者,其实也是丑化前男友,这样就保持了一个怨妇的完美形象。错都是人家的,我还是白莲花。

很能理解失恋的姑娘发发牢骚、隔空骂骂狐狸精、诅咒前男友,这都是一种良好的宣泄,人畜无害。哭过骂过醉过,醒来又是一条好汉,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反感的是,那么多的鸡汤,教授的都是“驭术夫”:不从人的心理建设与社会关系上挖出根源,而是教自己的目标读者学会怎么推诿责任,教男读者知道女性是怎么拜金的怎么巧妙地取悦她们,教女读者知道男性怎么喜欢无能的狐媚怎么装傻来骗他们,不是学习建立一种平等的关系,而是学会怎么跪舔。当虚假的跪舔坚持不下去时,关系自然会破裂,这时正好教大家推诿责任的手法……书就可以生生不息地永远卖下去了。

这些鸡汤书的盛行,是因为反智主义大有市场。

鸡汤文也并不只在感情领域吃香,它们在每一个领域都泛滥成灾,宗旨就是给你正能量,简而言之,就是教你学会看到“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教你“百万富翁赚了钱也和农民一样晒太阳”;教你对这个社会复杂的现状安之若素。应该说,这些不叫鸡汤,而叫鸡精汤,有害无益。

在鸡精汤的调配方面,于丹登峰造极,她的那句“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深得鸡精汤的精髓。其“营养”成分主要基于几点:一是,你很棒;二是,社会很美好。你之所以过得不开心是因为你没掌握看待世界的方法,只要你学会把丑的看到美的,把恶的感受为善的,世界马上变成美好的人间。

指出自己的问题和社会的问题,会让人耳聪目明,但却痛苦;而修习这种“正能量”大法,则教你如何雾里看花到处都是朦胧美。确实,这样眼也糊了,心也瞎了,就没有了纠结,心情舒畅;但必定离正常的社会、正常的人格越来越远。

作者:侯虹斌,历史小说作者,专栏作家,媒体从业者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最近有一篇《成熟的姑娘,更懂得示弱》的文章很红,读完之后,想起来这篇文章半年前就已流传一圈了,而作者更写过一本《灵魂有香气的女人》,已经大红大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