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光谦:日本为何走不出军国主义残梦?

  现在我们讨论甲午战争,不仅仅是因为两个甲子纪年的巧合,也不仅仅因为我们对历史问题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我想最主要的是因为今天的日本氛围与其当年发动甲午战争前夕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一向担心“日本沉没”,怀有深深危机感的日本,一个工于心计、善于隐忍、从不安分的日本,今天又弥漫着一股要与中国一争短长的军国主义躁动。

  从彼甲午到此甲午,日本的军国基因一脉相承,基本没变

日本军国主义今天死灰复燃,绝不是偶然的。军国主义在日本的生成与恶性膨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和历史文化根源。

跟其他国家不一样,日本是一个独特的民族。战略空间狭小、战略资源奇缺、自然灾害频发,这三大特点是驱动日本军国主义对外连年征战,力图摆脱岛国地位,成为大陆国家的内在动力。

日本梦想成为一个大陆国家,做“大陆梦”至少已有500年历史。1592年,丰臣秀吉亲率20万军队,跨海西征,梦想建立三国合一的日本大帝国,定都北京。虽然此次西征以失败而告终,但“丰臣遗愿”被之后历任日本军阀所继承。这个“梦”日本做了500年,今天还在做。二战中,日本战败投降,日本军国主义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但美国出于对苏冷战的实用主义需要,对日本军国主义姑息养奸。战后,头号战争罪犯日本天皇以及皇室成员不仅没有一个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这一体制还毫发无损地被保留了下来,唯一的改变只是天皇不再管理行政事务。甲级战犯、大大小小的军阀,除了象征性地处理了几个,99%都保留下来了,脱掉了战袍换上西服,他们又成了日本新政府的各级军政要员。战败后的日本像“癌症患者”一样,正准备对他做外科切除手术,但是美国人打开了日本的胸腔与腹腔,看了看癌细胞和癌病灶,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就匆匆忙忙、原封不动地把它缝合了。所以,今天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癌细胞”复发与扩散绝不是偶然的。

两个“解禁”,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重大警讯

在美国全球战略东移的大背景下,出于遏制中国的需要,今天美国再一次不顾国际道义,有意释放日本的战略能力,放日本军国主义出笼,放狗咬人。这就为蛰伏了半个多世纪的日本军国主义借尸还魂提供了机会。今天的日本再次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开始“暴走狂奔”。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在全面否认侵略历史、全面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意识形态的狂热中,日本当局最近悍然突破宪法和相关法律的约束,先后解禁对外武器出口和集体自卫权。这两个解禁,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重大警讯。它标志着日本已经为扩大军工生产,大规模扩军备战,再次开动日本“战车”,打开了闸门。日本的军国主义“战车”已经点火起动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我们绝不能轻视。

面对新的安全形势,面对日本军国主义躁动,我们今天反思甲午战争,我想最重要的是要深刻认识日本军国主义的顽固性、冒险性和疯狂性,对日本再次军国主义化的危险动向保持高度警惕。麻木不仁、麻痹轻敌,是当年大清王朝犯下的致命性错误之一。当年,日本磨刀霍霍,举全国之力,决心以国运与中国相拼时,大清王朝却以为日本不过是“蕞尔小邦”,没把它当回事,“完全不以倭人为意”,以致为之后的一败再败埋下了祸根。

今天,我们绝不能重蹈覆辙,绝不能以为日本极右势力只是一小撮。极右政客虽然为数不多,但是日本国内的盲从之众不少。如果当年不是日本举国上下陷入战争狂热,它能那么嚣张吗?绝不要以为“小日本”翻不起大浪。可以这样讲,从以往大陆扩张,到现在海洋扩张,对外扩张一直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本性。以小博大,铤而走险,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基本行为特征。日俄战争中,俄国国力军力都比日本强,但日本就敢放手一搏。偷袭珍珠港时,美国当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国家,日本国力与美国国力根本不成比例,但日本就敢冒险。日本军国主义惯于以战术上的成功,达成战略目的。所以,我们不要小看这个“小日本”。通过战术偷袭和战争赌博,以求一逞,是日本的惯用伎俩。今后,难保日本不会再用,因此,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在新形势下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特别要重视精神准备

应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疯狂挑衅,做好扎实的物质准备十分必要、也非常重要。但凝聚党心、军心、民心的精神准备,更具有根本性和决定性。如果日本军国主义自不量力,把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假设未来中日之间难免一战,对于我国的综合国力、军事力量,我们有充分的信心。我认为,反击日本的武力挑衅,我们的能力绰绰有余。但在精神力量方面,我们是不是做了充分准备,这一点值得研究。

当年,甲午之败从根本上讲,主要不是败于物质贫弱,当时的北洋水师,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六,舰船吨位,舰炮口径都不小。之所以战败,根本原因还是败于精神贫弱。面对丧心病狂的日本军国主义制造的亡国灭族之祸,清廷上下一盘散沙,内耗不已,国家意志萎靡,官僚集团买办化,与敌暗通款曲,军阀、权臣拥兵自重,军队成为争权夺利的工具。军队腐败、涣散懦弱、偷生纵寇,虽然北洋水师中也不乏慷慨悲歌之士,但由于整体腐败,最终也回天乏术,这是非常值得我们今天研究和吸取的一个教训。

总结这段历史教训,我们要以百倍的努力,振奋民族精神,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筑起思想的钢铁长城,这比什么都重要。今天,我们要坚决反腐锄奸。锄,就是挖的意思,要把汉奸毫不留情地锄掉。腐败必然卖国,腐败必然养奸,而卖国是最大的腐败。要纯洁我们的思想、纯洁我们的组织,坚决排除媚日势力和一些利益集团的干扰。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什么要跟日本“换位思考”啊,他们的言行是“可以理解”的啊。怎么换位?当年他们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惨无人道地残杀我30万同胞,他们有换到中国的立场上思考过吗?他们丧心病狂,奸淫掳掠,搞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时,有换到中国的立场考虑过吗?还有人说“不要揪住日本的历史问题不放”,到底是我们揪着它的历史问题不放呢,还是它死抱着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放呢?至今,日本右翼对其军国主义的罪恶历史毫无悔意,不道歉、不忏悔,凭什么要求我们宽恕它呢?我们不能让这些奇谈怪论扰乱我们的思想,涣散我们的队伍。我想强调的是,不光要认真总结历史教训,还要认真吸取历史教训,这才是我们今天研讨甲午战争120周年的真正意义所在、价值所在。

日本的悲剧在于它还不知道世界已经变了。至今,它还没有想明白日本军国主义倒行逆施、必然覆灭的真正原因,没有吸取历史的教训,还想重温军国主义残梦。只是,今日之中国已不再是120年前积贫积弱的中国,今日之亚洲也不再是120年前尚未觉醒的亚洲,日本今天还想走120年前的老路,幻想得逞于一时,显然是翻错了“黄历”。屹立于世界东方的中国,如今正以博大的胸怀、坚实的步伐,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道上,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中国巨人的前进步伐。中国不觊觎任何属于别人的利益,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但中国也决不允许任何人打中国的歪主意。日本军国主义余孽想卷土重来,得先问一问中国人民答不答应?亚洲人民答不答应?世界人民答不答应?

作者:彭光谦,少将,军事评论家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