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北伐中原六出祁山的祁山在甘肃礼县,不在陕西岐山县

祁山,位于甘肃省东南部的礼县西汉水上游,是西秦岭向岷峨山过渡的山脉,俗称的“赵家大山”为其主峰。北界渭河,南临西汉水,纵深70华里,西及大堡子山秦公陵园,东至盐官黑土崖仰韶文化遗址,绵延60华里,地域广阔。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漾水》记载:“汉水北,连山秀举,罗峰竞峙,祁山在嶓冢之西七十许里,山上有城,极为严固,昔诸葛亮攻祁山即斯城也,汉水迳其南,城南三里有亮故垒,垒之左右犹丰茂宿草,盖亮所植也。在上邽西南二百四十里。〈开山图〉曰:‘汉阳西南有祁山,蹊径逶迤,山高岩险,九州之名阻,天下之奇峻’”。最后,他评论说,“今此山于众阜之中亦非为杰矣”。也就是说祁山并没有古籍上说得那么险峻。这和今天人们对于祁山的印象甚是相符。

诸葛亮北伐中原六出祁山的祁山在甘肃礼县,不在陕西岐山县

“亮故垒”今名祁山堡,地方志称其为“武侯驻师之所”。是一座在石基上夯土筑成的孤峰,似巨龟栖息在祁山南麓、西汉水畔的祁山村,高约80米,东西长近300米,南北宽约100米。堡顶遗存明清所建武侯祠,自北向南依次排列分布武侯殿(有清代诸葛亮塑像)、关帝殿、大雄宝殿三院落,现存古建筑18间,古碑3通,近现代名人匾额、楹联10余幅,古树名木10余株。文物琳琅,景色宜人,属陇南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为全国五大武侯祠之一。

祁山堡周边留存着多处蜀魏战争的遗址。其东有点将台、马台、九谷堆、擂鼓坪、藏兵湾、卤城、木门道、天水关,南有圈马沟、火烧寨,西有上马石、西县、小祁山、铁笼山。这些战争遗址分布于西汉水上游南北100华里,东西120华里的范围内,与祁山和祁山堡共同构成了祁山古战场。陇南最新各县区数据统计及历史故事|2016年陇南市发展大事记

据《三国志》载,公元228年至234年,诸葛亮在魏国西南边境的秦岭边缘以及陇右的今陇南、天水一带进行了7年之久的伐魏战争。蜀汉后期,蜀大将军姜维在这一带与魏角逐近20 年,公元263年,魏将邓艾督军南下祁山,袭阴平而灭蜀。诸葛亮之世的蜀魏战争,蜀有五次进攻战,一次防御战。公元228年的街亭之战和230年的上邽之战,是蜀军直接兵出祁山深入魏境的大战。公元229年,蜀攻打武都、阴平二郡,诸葛亮亲自督战于祁山以南的建威(今甘肃西和县城附近),狙击了魏雍州刺史郭淮的援军,魏军兵败祁山,蜀遂“降集氐羌”,拓境于陇南。公元230年,诸葛亮命征西大将军魏延入祁山以西的“羌中”,大败郭淮于阳溪。六次战争的其余战事集中在“汉中—秦岭—陈仓”一线进行。所谓“六出祁山”,显然是把“出祁山”作了“取陇右”的代称,是诸葛亮北伐战略思想和军事行动的生动概括。足见祁山在三国史中意义重大,于后世影响深远。

事实上,祁山的优势并不在险峻,主要在于其所处军事战略位置的特殊。《三国志·明帝纪》中说:“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于三城之下者,地有所必争也。”合肥和襄阳是当时扬州淮南郡和荆州襄阳郡的治所,是魏国东、南边境防吴的军事重镇,祁山虽仅是魏国西南边境雍州天水郡西县境内的一要塞,政治地位不可与前二者同日而语,但却与之具有同等重要的战略地位。曹魏政权和诸葛亮的非常重视祁山,正在所谓“地有所必争”。邓艾灭蜀之路:蜀道难,都以为难在四川,其实难在甘肃陇南!

诸葛亮北伐中原六出祁山的祁山在甘肃礼县,不在陕西岐山县

公元222年的蜀吴夷陵之战,蜀国大败,丢了荆州,失去了沿长江东出的通道,《隆中对》规划的“跨荆益二州”,“军向宛洛”、“兵出秦川”,会师中原的蓝图化为泡影,只剩下“兵出秦川”可行。于是,“出祁山,取陇右,据关中上游,居高临下而入秦川,定中原”就成了蜀汉唯一的选择。甘肃陇南人文纪录片蜀道历史名岭《青泥岭》14日起将在央视播出

历史地看,先秦至汉魏,自巴蜀入中原,最平坦的道路是从成都平原出发,北上汉中,经今天陇南的西汉水流域、天水的渭河流域,再翻越陇山,经陕西陇县,过宝鸡,进关中,入中原。据专家研究,史前社会,中华大地上东西方古部族的大迁徙路线中,这一条很重要。夏商周时代秦民族的西迁陇右,后来秦国的东进和南下灭蜀,基本就是沿着这条路线。刘邦自汉中“还定三秦”,兴汉灭楚。东汉刘秀消灭割据陇右的隗嚣和巴蜀的公孙述,大体也是利用这条军事线。所以,三国时代,祁山成为蜀魏两国持久鏖战、攻伐争守的战略要冲,根本原因在于,它是“关中—陇山—陇右渭河流域—西汉水流域—汉水上游—巴蜀”这条军事交通孔道的枢纽。今祁山堡武侯祠内,有清顺治十年(1653年)陕甘监察御史何承都所立《重修祁山武侯庙并祀田记》碑,碑文赞誉祁山“盖秦蜀之要道,而中原之资武也”,真可谓经典之论。

值得注意的是,祁山所在的西汉水流域,自然环境优越,史前文化类型多元,序列完整,内涵丰富。不仅是秦民族的发祥地,秦国和秦王朝的摇篮,还是先秦、汉魏时中华西部古老的西戎、氐、羌民族长期聚居活动的舞台。民族成分复杂,人口众多,农牧业经济发达。商周以后,在早期秦人开发的基础上,历经秦国,秦、汉王朝和曹魏政权长达1000年持续有效的经营发展,至蜀魏开战时,已是陇右著名的粮仓和牧苑,相当繁富。“地接氐羌”的地缘优势也为诸葛亮“西和诸戎”的战略提供了用武之地。陇南的20张城市名片:花椒 核桃 橄榄油 乞巧节 金徽酒 中药材…

悠悠忽1700多年过去,昔日残酷的沙场,金戈铁马杳然不在,只见炊烟袅袅,沃野苍茫。熔合了道德与智慧、功业与传奇的军事胜地,名山圣迹,早已成为不朽的文化丰碑,深深植根于中华文明的沃土,巍峨屹立在神州的西陲,折射着历史的庄严与神秘……

祁山,风雨沧桑的三国古战场,一座瑰丽的历史宝库。

【来源:陇南礼县发布 审核:张锋 编辑:赵丽】

诸葛亮北伐中原六出祁山的祁山在甘肃礼县,不在陕西岐山县

———————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礼县介绍

礼县历史悠久,据出土文物和文献考查,早在新石器时代(即原始社会晚期),礼县境内就有部落定居。夏商时为雍州地,周为西垂(亦称西犬丘)。秦属陇西郡之西县。两汉时其地分属西县、武都县。三国时仍为武都、西县辖地。西晋西县改始昌,属天水郡。东晋时大部分地属秦州仇池郡。南北朝时,北魏置汉阳郡,治所在兰仓(今汉阳)。西魏改汉阳郡为汉阳县,属长道郡。唐时其地分属长道、大潭二县。宋仍之。元代设礼店文州军民元帅府,初隶王相府,后属吐蕃宣慰司。明洪武四年(1371年)置礼店千户所,属岷州卫,十五年改属秦州卫。成化九年,始置礼县,设县城于所城西(今礼县城穿城门以东为所城),领于秦州而属巩昌府。清顺治十六年裁卫所,将巩昌卫文县所、西固所十百户并归礼县。雍正七年改秦州直隶兰州布政司,礼县仍为所属。民国初属渭川道所辖。一九三六年,成立甘肃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领礼县。一九四九年八月礼县解放,成立礼县人民政府,属武都地区行政专员公署所辖。一九五五年划归天水地区行政专员公署。一九五八年八月,西和与礼县合并,改称西礼县,县人民委员会设在礼县城。一九六二年两县又分置。一九八五年七月礼县划归武都,原武都专区改名陇南行署。二○○四年陇南撤地设市,礼县仍为所属。更多礼县解读:www.yangfenzi.com/tag/lixian

礼县位于中秦岭华力西期及印支期褶皱带(扬子板块与华北板块碰撞带)。由陕西山阳——礼县断裂带及陕西凤县——礼县王坝左家——宕昌断裂带控制。地层区划属秦岭地层分区。出露地层有志留系、泥盆系、石炭系、三叠系、第四系及燕山期运动的花岗岩,其中以泥盆系地层出露面积最大。礼县境内主要断层为:礼县——罗坝——锁龙断裂带;礼县——洮坪魏子坝断裂带;朱家坝(王坝)——秦家湾(铨水)断裂带;成河——廖家寺——林边断层;石堡——龙王山—茨坝断裂带。境内主要褶皱为石家河坝复式向斜。北翼由舒家坝组地层构成次级马坞背斜,南翼由西汉水组构成次级张风坡背斜。境内岩浆岩主要为中川花岗岩体、碌碡坝花岗岩体。岩脉主要有花岗闪长岩脉、花岗岩脉、辉绿岩脉、黄斑岩脉等。

岐山简介

岐山古称“西岐”,位于关中平原西部,处在关天经济区中心带,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和宝鸡市大城市副中心。全县辖9镇124个行政村和1个省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总面积856平方公里,人口48万。2015年,全年实现生产总值143.85亿元,同比增长10.5%;固定资产投资215.65亿元,增长23.3%;地方财政收入3.81亿元,增长18.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6.09亿元,增长13.3%;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212元,增长8.5%;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483元,增长9.8%。

岐山是一座历史名城,是炎帝生息、周室肇基之地,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周文化的发祥地,元圣周公曾在这里制礼作乐,诸葛武侯曾在这里鞠躬尽瘁,中医始祖岐伯曾在这里悬壶济世,享誉海内外的毛公鼎、大盂鼎、小盂鼎均出土于这里,境内的国家4A级景区周公庙、3A级景区诸葛亮庙等名胜古迹闻名于世,素有“周礼之乡”、“青铜器之乡”、“中国礼仪文化之乡”和“千年古县” 的美誉。

岐山是一座活力新城,陇海铁路、西宝高铁均设有岐山站,连霍高速、310国道、关中旅游环线、西宝南线、中线、北线等交通干线穿境而过,距离咸阳国际机场不足90分车程,已融入宝鸡“十分钟经济圈”和西安“半小时经济圈”。更多岐山介绍:www.yangfenzi.com/tag/qishansx

岐山是一座美食之城,是全国500个粮棉大县和陕西省商品粮油基地县,被誉为“陕菜之乡”。“神来之食”臊子面列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代表宝鸡入选全国最美食城市,被《凤凰卫视》、《舌尖上的中国》等国家级媒体专题推介;起源于西周时期的“岐山香醋”被誉为“中国第一香醋”; 始于唐代的“岐山酥饺”远近有名;擀面皮、锅盔被认定为“中华名小吃”和“陕西名小吃”,臊子排骨、肘花被认定为“陕西名菜”,北郭民俗村被评为中国最具魅力休闲乡村、首批“陕西乡村旅游示范村”。

岐山是一座产业之城,境内形成了以机械制造、新型建材、有机食品、医药化工、纺织服装、造纸印刷六大支柱产业,蔡家坡经开区、汽车工业园、建材工业园、食品工业园、服装产业园、西周文化景区竞相发展。特别是蔡家坡经开区内现有各类企业500多户,汽车及零部件制造产业全国有名,西北领先,拥有重型车桥、变速箱等产品130多个系列2200多个品种,是国家新型工业化汽车产业示范基地、西北地区最主要的重型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最大的专用车生产基地和唯一的微型车生产基地。

岐山是一座生态之城,渭河、韦水河、石头河穿境而过,陕汽坡面、渭河北坡、周公庙坡面三大坡面天然屏障,蔡五公路景观大道、西宝北线绿色长廊互联成网,国家级岐渭水利风景区、落星湾国家湿地公园、凤鸣湖生态示范园等城市“绿肺”点缀其中,城市绿化覆盖率达到了45%,先后被评为国家生态示范县、绿色名县、国家卫生县城和省级园林县城。

岐山是一座创新之城。境内各企业现拥有专利500多项、研发团队41个、科技型企业24户、科研机构12个、市级以上技术中心8个、技术研发人员1800多名。“汉德”、“法士特”商标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电子商务发展全省领先,连续十年蝉联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被评为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县。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报道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刘黎平:刘备是怎样找到富爸爸的

➤ 张佳玮:诸葛亮真正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

➤ 张佳玮:袁阔成,留一部好《三国》在人间

➤ 张明扬:历史只给了诸葛亮一个狭小的政治舞台

➤ 三国演义英雄论:还在争论诸葛亮和司马懿谁更利害?

➤ 看过三国的人,你真的知道“六出祁山”的祁山在哪儿吗?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2015年11月20日,祁山文化促进会成立暨第一次会员成果交流会在祁山镇镇府隆重召开。陇南市文联主席毛树林、陇南市政协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高天佑、陇南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焦红原、礼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赵双龙、礼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小林、礼县政府副县长刘忠福等市县有关领导出席了会议。著名作家、西和县政协原副主席黄英、天水师院生化学院原院长张宗周、天水师院生化学院院长刘新文、原礼县政府调研员魏士元、赵高尚、西和县史志办主任袁智慧等域外文化史学界名流和老干部,礼县委宣传部、文化局、旅游局、文物局、文联、图书馆、祁山镇党委、政府负责人及来自县内外文化史学界专家、学者,全体“祁山文化促进会”会员80多人参加了会议。赵双龙向大会作了致辞,甘肃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南玄子主持会议。

    会议选举南玄子、黄英、李映学、魏士元、赵文博为顾问,田佐为会长,张宗周、赵旭东、袁智慧三人为副会长,牟秀琴为秘书长。礼县文联主席陈睿达宣布了《关于接收祁山文化促进会为县文联集体会员的批复》。甘肃秦文化研究会、陇南市文联、陇南市政协研究室和文史委、陇南市白马人民俗文化研究会、礼县文联、礼县旅游局、祁山镇党委政府等单位和个人向大会发来了贺电贺信。市文联主席毛树林在开幕式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祁山文化促进会今后的发展方向和工作重点提出了建议和希望,黄英、张海林、高天佑、张宗周、田佐、彭战获、赵力建、杨瑞峰、独小川等专家学者进行了学术交流发言。会议期间,与会的书画名家在三国文化产业园“诸葛寨”现场进行了创作交流,整个会议氛围热烈而丰富。

    祁山文化促进会是三国文化产业园有限责任公司倡议发起、南玄子、田佐等甘肃秦文化研究会负责人积极倡导、祁山镇党委政府、礼县旅游局等单位协助成立的群众性学术团体。祁山文化促进会的成立,为礼县文化界、史学界、民俗学领域树立了一面旗帜,为热爱祁山文化的各界有识之士搭建了一个交流、学习、探究历史文脉的平台,标志着礼县秦文化研究向更广阔领域的扩展,也标志着早秦文化研究成果正在向资源资源转化。祁山文化促进会的成立,将对挖掘、保护、传承、弘扬地域文化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对繁荣农村文化事业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供稿:礼县电视台)

  2. 为传承优秀的民俗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先进文化为引领,以优越的自然资源为基础,以产业富民为根本,以建设幸福美好新祁山为目标,立足镇情实际,探索新路子、创新新模式、实现新突破、推动新跨越、促进新发展,凝心聚力发展经济,加速推进祁山和谐进步,祁山镇建成“祁山乡村记忆馆”。

    【祁山记忆·三国文化】——“坚持打好三国牌”

    祁山是三国古战场,这里因蜀贤相诸葛亮“六出祁山”而闻名于世,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祁山东起盐官,西至大堡子山,横卧西汉水北侧,绵延25公里,扼蜀陇之咽喉,控攻守之要冲,《开山图》赞誉祁山为“九州之名阻,天下之奇骏”。境内祁山堡为当年诸葛亮挥师北上,六出祁山、讨伐曹魏的前沿指挥部。堡上武侯祠始建于两晋,观阵堡、点将台、藏兵湾等古迹众多,卤城晒麦、木牛运粮、木门伏弩等经典故事广为流传,是全县重要三国文化旅游景点,旅游资源富集,文化旅游开发前景广阔。

    【祁山记忆·历史印迹】——“文化是民族的血脉”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祁山是三国时祁山古战场的天然屏障,为魏蜀必争之地。三国时著名军事家、政治家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祁山镇地处天水、礼县、西和的金三角地带,祁山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和由甘入川的锁钥之地。祁山中部的祁山堡,诸葛亮“六出祁山”曾重兵围困,它远看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万里平原上的一座丘陵,四周不粘不连,全国五大武侯祠之一的祁山武侯祠就建于山顶。

    【祁山记忆·民俗风情】——“文化是人民的精神花园”

    祁山镇地域广阔,多以汉族居住,受地域和环境影响,礼县祁山镇风俗民情极具地方特色,随着社会发展,过去的一些风俗也渐渐失传。近年来,随着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对有地域特色的民俗进行了抢救性发掘。目前,礼县祁山镇特色的风俗民情主要有:山歌、乞巧、庙会、婚嫁、丧葬、忌俗、罐罐茶和其它一些有待抢救发掘的民俗风情。以牛郎织女爱情故事为代表的天传史成的乞巧文化,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历史文化长河中的一朵“金花”,悠悠西汉水是这段传奇故事永恒的佐证。

  3. 今天我们去祁山走走,but,此祁山非彼岐山,这里不产臊子面。今天要去的祁山乃是我们陇南礼县的祁山,它位于礼县东、西汉水北侧,西起北岈(今平泉大堡子山),东至卤城(今盐官镇),绵延约50华里,此地不仅风景秀丽,而且地里位置独特,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最为著名的当属诸葛亮六出祁山,但也有人说是三出祁山,两出祁山,但到底是几出咧,我们一起去当地探访一下喽。

    远眺祁山除了一片葱绿外,已看不到当年兵家必争之地的战火纷纷,但当时它连山秀举,罗峰兢峙,被誉为“九州”之名阻,天下之奇峻,地扼蜀陇咽喉;势控攻守要冲,所以成为三国时魏蜀必争之地,怪不得诸葛亮几出几进就因它呢。

    到了祁山除了欣赏当地的自然美景外,武侯祠呀什么的人文景观你也得去看看吧。但如果只看看也许了解的并不详尽,去之前做功课再了解一下它的历史就更good了。

    祁山中部峰顶,三国时有城,极为严固,城南三里有亮故垒,今名祁山堡,距礼县城25公里,系祁山南麓、西汉水北侧平川中的一座石质孤山,四周不粘不连,形似龟又似舰,杰然特起,上平如席,西晋伊始,垒上即建武侯祠,四时祭祀。时隔千余年,几经兴废,保存下来的有诸葛殿、关羽殿、起佛殿,一进三院,自成格局。祁山武侯祠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对外开放,感兴趣的同志请随我去转转。

    转完了景点我们该好好唠唠诸葛亮到底几出祁山这件事儿了。有史料记载,建兴五年(公元227年)三月,诸葛亮于成都向后主刘禅上《出师表》后,进入汉中设临时丞相府。建兴六年(公元228年)四月,亲率主力首次北伐(一出祁山),陇右的天水等三郡降蜀。由于先锋马谡失街亭,情势急转直下,亮只得拨西县千余家还汉中。是年冬,诸葛又率大军二次北伐,出散关(宝鸡西南),围陈仓(宝鸡市东),后因粮草不济而退兵。建兴七年(公元229年)三次北伐,亮派陈式占领了魏之武都(今成县),阴平(今文县)二郡,亮本人曾到达建威城(今西和县城附近,距祁山仅20公里)。建兴八年(公元230年)四次北伐,诸葛亮派魏延西入羌中(今天说、陇南一带),郭淮截阻魏延于祁山一带,被延击败。建兴九年(公元231年)二月,诸葛亮亲自进行第五次北伐,以木牛运输粮草,再出祁山,六月破上邽(今天水市西)。由于李严假传退兵旨令,亮在退保祁山途中射杀张合于木门道(今礼县罗家堡附近)。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诸葛亮亲率十万大军从汉中乐城(今城固县北)出发,进行了最后一次北伐,杀出斜谷口,据五丈原(今陕西岐山县东南),始以流马运送粮草,八月卒于军中。也就是说,六役中诸葛亮真正出祁山的就两次,间接出祁山二次,(一次是亮到祁山南的建威(今西和),一次是魏延与郭淮战于祁山一带),还有两次未经祁山,总称“六出”,是泛指其西线北伐战略行动的整体而已。嗯,现在终于清楚了哦。

  4. 总有一片净土,当我们走进时,让我们的心灵为之震撼;
    总有一段旅途,当我们开始,就注定非同寻常;
    10月的礼县开始换上秋日的盛装,迎接远方的你。
    如果您心累了,乏了,或想出门走走看看,
    就和我们一起走进秦皇故里礼县吧,
    在这里,让您领略不一样的美…

    推荐一
    甘肃秦文化博物馆
    甘肃秦文化博物馆坐落于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城关镇东新南路开发区秦人广场,总占地面积约43864.7㎡,总建筑面积为20533㎡。其中博物馆主体建筑面积8350㎡,包括展厅、会议室、库房、学术厅等,博物馆坐西向东,整个建筑呈古朴、雄浑的先秦风格。

    推荐二
    祁山武侯祠
    祁山东起盐官,西至大堡子山,横卧西汉水北侧,绵延25公里,地扼蜀陇之咽喉、势控攻守之要冲,是三国时祁山古战场的天然屏障,为魏蜀必争之地。三国时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故事,随着电视剧《三国演义》的播出而家喻户晓,祁山武侯祠也因此而名声大振。

    推荐三
    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
    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位于甘肃省礼县城东13公里,是西周(公元前11世纪-公元前771年)至春秋(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时期的遗址。 

    推荐四
    翠峰观景区
    翠峰景观位于县城东南15里处,“翠峰松涛”为礼县古八景之一。其山势峻秀、高耸云端,苍松劲翠、芳草群芬,植被良好,山峦峰顶,殿宇庙阁,凌空筑就。道观建筑年代无考,但见院中半块残碑,因磨损严重,字痕不清,泼水侧视之,有“(南诏)天启元年、辛酉,闰二月二十日”“浙人松屏詹里”下有“进士第巡陕西……乙卯秋八月”等字样。 

    推荐五
    秦皇湖
    秦皇湖位于县城东北50公里处的红河镇双石沟,是利用红河水库发展起来度假、避暑、水上娱乐为主的风景区,由红河湖、天台山、方口寺景区组成。 

    推荐六
    赤土山园林
    赤土山园林位于县城东2公里处,因山体呈红色,故得名。《礼县志》曰:“县东四里赤土山有一石上足迹长五尺,传为陨石”,故得“赤土显迹”之名,为礼县古八景之一。

    推荐七
    香山自然保护区
    香山自然保护区位于甘肃省礼县境内,区内有天然林3730公顷,飞播造林4000公顷。已知有高等植物120科250属500余种;野生动物中兽类30余种,鸟类50种,爬行类10种,两栖类10种,鱼类9种,昆虫类数百种,属国家重点保护的有斑羚、梅花鹿、林麝、鬣羚、黑熊、水獭及鸢、雀鹰、松雀鹰、燕隼、红腹锦鸡等。

    推荐八
    黄金寺
    黄金寺位于永兴镇友好村,礼县佛教协会设于此寺。黄金寺始建于何时已无从考证,但相传古代该寺僧众颇多,规模较大,大约在明朝不知何故被毁。

  5. 三国时期的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公元181年-公元234年),其一生经历,自阳都而荆襄,而巴蜀、云贵、汉中,几乎涉足大半个中国。到了他的晚年,随着北伐的连年用兵,在陇原大地上也多处留下了他的足迹。

      自蜀建兴六年(公元228年)至蜀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的6年间,诸葛亮以汉中为基地,先后对曹魏进行过5次北伐,即所谓“六出祁山”。5次北伐为何被称为“六出祁山”呢?那是因为后人将建兴八年即公元230年秋诸葛亮待魏军于城固、赤阪的一次也计算在内,而这次魏军虽数道南侵,但半途而返,两军并未接触。而5次中,第一、第三和第四次北伐都是在陇原大地上进行的,因此,这位被后人视作中华民族智慧象征的诸葛孔明,遂与甘肃结下了不解之缘。

      首出祁山 遭遇街亭之失

      建兴六年(公元228年)春,诸葛亮扬声由斜谷道(今陕西眉县西南)取郿(今陕西眉县),并使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今陕西太白县境内),以吸引魏军主力;而他自己则身率6万大军进攻祁山,从而揭开了第一次北伐的序幕。诸葛亮的军队一路浩浩荡荡,势如破竹,很快便攻占了今甘肃西和、礼县一带的祁山地区,并在祁山堡安营扎寨。祁山堡位于今礼县城东23公里的祁山乡,是祁山山脉突起于汉阳川的一座孤峰,四面陡峭如削,唯西有门可入,能沿曲折小径攀援至山顶。堡东9公里处为卤城(今盐官镇),以盛产食盐著名;堡西南为川口村,是出入巴蜀的隘口。而山顶则为一平坦的开阔地,且西南角有洞穴通西汉水河畔,可供军队汲水。于是,诸葛亮便在这里设立了他的北伐军指挥部,指挥蜀军继续北进。

      由于诸葛亮出其不意,再加上军队的戎阵整齐,号令严明,所以蜀军一路攻城拔寨十分顺利。南安(今陇西县东北)、天水(甘谷县东)、安定(镇原县南)三郡纷纷叛魏归蜀,诸葛亮在天水又收了姜维,一时间,关中为之震动,曹魏朝野上下大为恐惧。至此,魏明帝曹睿才恍然大悟,慌忙从洛阳赶到长安坐镇,并派大将张郃率兵抵挡蜀军。当时,张郃出兵的路线大体是沿“丝绸之路”的南道东段行进的,即由长安经固关(今陕西陇县)、大震关(今甘肃清水县东陇山东坡),越陇山而至今张川县的龙山镇、秦安县的陇城镇,然后进入天水、祁山一带。这与诸葛亮进攻关中的路线恰好是一致的。于是,蜀魏两军便在这条“关陇大道”上的军事重镇街亭展开了一场殊死的决战。

      街亭在今甘肃省秦安县东北45公里的陇城镇,由此往东可越陇山而进关中,往南则可以下天水而入四川,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当年街亭之战的主战场就在今秦安县的陇城镇(古略阳)至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龙山镇(原断山镇)之间,即今天的连柯川一带。其地当清水河(古略阳水)谷地,多为平川,唯东南部有一山突起,东西横截,不与众山连属,名曰断山(今名龙山),成为街亭防守的前沿阵地。

      街亭之战时,诸葛亮坐镇西城(即西县,约在礼县东面的祁山与大堡子山之间),而令参军马谡为先锋,率大军与张郃战于街亭。但因马谡“违亮节度”,“依阻南山,不下据城”(近人或谓马谡所据之南山乃街亭东南之百顷塬,而非断山,可备一说),结果被张郃绝其汲道,“大破之”,街亭失守。接着,魏军又长驱直入,很快平定了南安、天水、安定三郡,令蜀军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这样,诸葛亮出其不意夺取关中的军事计划便完全被打乱了。不得已,他只好带领姜维等撤军,并拔西县民千余家还于汉中。至此,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北伐遂以失败而告终。这是诸葛亮首次踏上陇原大地。

      诸葛亮坚持“平取陇右”,先夺取天水然后再从背后包抄魏国的策略,曾遭到很多人的非议。第一个持反对意见的是魏延,他在第一次北伐前夕的汉中军事会议上就提出,由他带5000人,十天穿越子午谷(汉中通往关中的四条谷道之一,其余三条为褒斜道、傥骆道、故道即陈仓道),然后夺取长安。诸葛亮认为此计“悬危”,没有采纳。于是,今天有很多人便认为这是诸葛亮的战略之失,是心胸褊狭,妒贤嫉能,更由此而对诸葛亮进行全面否定。这种说法比较偏颇,其实,魏延“十日出子午谷”之计无论在敌情估计、道路行进、军粮供应还是在时间安排以及袭占长安的难度等方面,都带有明显的“悬危”特点。别的不说,子午谷全长约700余里,全是穿行于山谷中,要边修栈道边行进,十天根本走不出去。两年后曹真也是由子午谷南侵汉中,结果费时一个多月,才走了一半路程。街亭之失,那是因为错用马谡所致,并非战略方针的错误。陇右为襟带、咽喉之地,而天水又是关中进入陇右的门户,只要控制了天水一带,便可随时从背后出击长安,从而保持战略的主动性。且其路况也远较东线谷道为坦易,便于大部队的运行和展开,并能避开东线敌军的严密防守,所以诸葛亮的“安从坦道”、“平取陇右”,是完全正确的。

    传运粮草 嗣子殒命陇原

      首出祁山失利,让诸葛亮在军事上受到打击,而负责押运粮草的嗣子诸葛乔(即其兄诸葛瑾之次子)在北伐中离世,更让诸葛亮饱尝了失去亲人的痛苦。

      诸葛乔,本字仲慎,建安九年(公元204年)生于曲阿(今江苏丹阳市),小其兄诸葛恪仅一岁,而与《吴书》的作者韦昭同年。诸葛乔年轻时即与其兄诸葛恪俱有名于东吴,论者以为诸葛乔才虽不及其兄,而性业过之。当初,诸葛亮尚未有子,于是便求诸葛乔为嗣。诸葛瑾启告孙权后,遂“遣乔来西”(见《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而诸葛乔一到西蜀,诸葛亮即以之为己嫡子,并易其字曰“伯松”。蜀建兴五年(公元227年),又拜为驸马都尉,随诸葛亮北伐至汉中。诸葛亮使其督五六百兵,与诸将子弟一起传运粮草于谷中。为此,诸葛亮还曾写信与其兄诸葛瑾说:“乔本当还成都,今诸将子弟皆得传运,思惟宜同荣辱。今使乔督五六百兵,与诸子弟传于谷中。”此即“一出祁山”之时也。然而不幸的是,诸葛乔于建兴六年(公元228年)便卒于军中,年仅25岁,过早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以致人们连他的形象也有些模糊不清了。

      诸葛亮曾有《诫子书》与《又诫子书》两封书信传于后世。《诫子书》讲修身与为学都要静的道理,诸葛亮临终前以此谆谆告诫自己年仅8岁的儿子,这是可以理解的。而《又诫子书》则专谈饮酒,全文是:“夫酒之设,合礼致情,适体归性,礼终而退,此和之至也。主意未殚,宾有余倦,可以至醉,无致迷乱。”意思是说,设酒宴客,是为了合乎礼节,表达感情,从而使身心舒适,以恢复人的本性。而礼节尽到,客人退席,这便是最大的和谐与快乐了。倘若主人的情意未尽,客人也还没有到疲倦的程度,可以继续饮至酒醉,但不能醉到神志不清的地步。这的确是一篇讲“酒文化”的绝妙好词。但诸葛亮临终前,竟然与一个年仅8岁的小孩子大谈饮酒,则未免有点令人不可思议了。且不说8岁的诸葛瞻可能还未开始饮酒,就是偶与酒宴,也谈不到设酒宴客,更遑论“主意未殚,宾有余倦”的问题。那么,《又诫子书》又会是写给谁的呢?我以为,这当是写给诸葛亮的嗣子即诸葛瑾之次子诸葛乔的。

      从诸葛乔在东吴时即已取字“仲慎”,至蜀后又易字“伯松”,并拜为驸马都尉,随即参加北伐的情况来看,诸葛乔入嗣时当已过了“弱冠”(即20岁)之年,应算是一位成年人了。再加上他与蜀中诸将领的子弟一同共事,又时常奔走于山谷之中,所以,无论出于社交应酬,抑或其他需要,饮酒之事都是免不了的。而这便是诸葛亮《又诫子书》写作的缘起。

      大约其时蜀中的官场上,饮酒之风还是很盛的。所以诸葛亮的这番告诫,既是出于对嗣子的爱护,同时也是有感于蜀中诸将子弟的饮酒之风而发的。诸葛亮当然不愿意看到蜀国的官员们像当年的“殷顽”那样沉湎于酒,以致不能自拔,于是,出于对巩固西蜀政权的考虑,他便向刚入蜀不久的嗣子谈了自己对饮酒的见解,并试图通过诸葛乔以去影响当时的“高干子弟”们。应该说,这才是诸葛亮写作《又诫子书》的深远用意。

      可见,《又诫子书》的写作时间实应在《诫子书》之前,而两者的名称也应当互换才是。大约在陈寿所编的《诸葛亮集》散失之后,后人虽得其佚文,然对其写作的背景及文章的先后次序已不甚了然了,故遂依其内容之重要程度,聊为标题区分而已。这便成了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情况。但令人欣慰的是,由于诸葛乔的参与北伐,穿行于陇原山谷,遂令诸葛亮留下了这篇千古名文,并让后人从中领略了酒文化的最高境界。

      连出祁山 兴复之业未竟

      诸葛亮再次足履陇原,是在建兴七年(公元229年),即他第三次北伐期间。此前,他曾于公元228年的冬天出散关(宝鸡市西南大散岭上),围陈仓(今宝鸡市东),举行过第二次北伐,然因粮尽而不得不返。第三次北伐的路线是今天的甘肃南部一带,由于准备充分,结果大获全胜。这次,诸葛亮首先派陈式攻打武都(今成县西)、阴平(今文县西北),待曹魏的雍州刺史郭淮欲率众出击时,诸葛亮则领军来到建威(今西和),从而逼迫郭淮退还,由蜀军完全占领了武都、阴平二郡,并拥有了今甘肃徽县、成县、康县、西和、两当、宕昌、武都、文县、舟曲及陕西省的凤县、略阳等广大的地区。后主刘禅对这一次的胜利也十分高兴,旋即下诏恢复了诸葛亮的丞相职位(街亭之役后诸葛亮曾上书“自贬三等”)。

      建兴九年(公元231年)春天,诸葛亮复出祁山,又举行了第四次北伐。这一次,诸葛亮以“木牛”(一种灵便的独轮车)运送军粮,首战即打败了西救祁山的魏军郭淮、费曜,并借机芟割卤城一带的熟麦。魏国派司马懿率军迎战,诸葛亮与司马懿相遇于上(今天水市秦州区)之东。但魏军敛兵依险,蜀军久不得交战,于是,诸葛亮遂引兵还保祁山。司马懿原本不肯交战,后因部下笑他“畏蜀如虎”,才自己率军取中道(赤峪沟往天水镇一道)击亮,而令张郃追蜀军至木门。木门在今天水市秦州区西南牡丹乡的木门村(一说在礼县盐官镇罗家堡村境内),其地两山夹峙,空谷一线,为略阳至祁山的必经之道,故又称“木门道”。道长约500米,宽约50米,地形十分险要。诸葛亮在撤退时,早于木门东山埋有伏兵,待张郃追至,万箭齐发,“飞矢中郃右膝”,遂射杀张郃。与此同时,蜀将魏延、高翔、吴班等也于中道大破魏军,逼使司马懿还保上。

      此次北伐,两路魏军均被打败,但诸葛亮最终还是又回到了汉中。原来当诸葛亮与司马懿对垒上之际,蜀中负责运送军粮的李严因害怕粮秣误期而受诸葛亮责罚,竟假传后主刘禅之旨,要诸葛亮回师。加之军中粮尽,诸葛亮也不得不暂时收兵。这样,原本很有希望的第四次北伐又夭折了。

      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春,诸葛亮再率10万大军,由褒斜道出斜谷,占据五丈原(今陕西眉县西南斜谷口西侧),举行了他生前的最后一次北伐。但在与司马懿对垒百余日之后,诸葛亮却因劳累过度,于这年的农历八月廿八病逝于军中,终年54岁。一代忠臣良相殉职,千古智慧之星陨落,诸葛亮的兴复之梦终未实现。

      据说在诸葛亮逝世的那天晚上,有一颗发着红光的流星,自东北向西南方向流动,三起三落,最后变小,投于诸葛亮营中。此事首见于东晋孙盛的《晋阳秋》一书,而今天五丈原诸葛亮庙内正殿侧墙镶的一块石头,据说就是当年那颗流星的陨石,经附近落星湾的居民世代保存下来的。是民俗附会,抑或天文现象的巧合?这只有留待天文学家们去解开这个谜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人们称诸葛亮为“巨星”,称诸葛亮的离世为“大星陨落”。

      至于诸葛亮究因何疾而终,说法不一。近人或谓肺结核,或谓胃癌,或谓胃溃疡大出血,实皆缘“呕血”而立论。“呕血”之事见王沈《魏书》,且谓“亮粮尽势穷,忧恚呕血,一夕烧营遁走,道发病卒”。然为《三国志》作注的裴松之已辩其妄。裴松之说:“亮在渭滨,魏人蹑迹,胜负之形,未可测量。而云‘呕血’,盖因亮自亡而自夸大也。夫以孔明之略,岂为仲达呕血乎?及至刘琨丧师,与晋元帝笺亦云‘亮军败呕血’,此则引虚记以为言也。其云入谷而卒,缘蜀人入谷发丧故也。”

      综观诸葛亮的北伐,他在陇原大地留下的足迹主要集中于今天的天水和陇南地区。像建威(今西和县城附近)、祁山堡、卤城(今盐官)、天水关(今天水镇北)、木门道(牡丹乡木门村)、西城(祁山与大堡子之间)、上(今天水市秦州区)等地,诸葛亮皆曾亲历,并留下了不少的遗址和传说。如祁山堡附近的“诸葛亮上马石”、“诸葛九寨”(传为蜀兵积土假充粮堆),天水城东俗称陈家磨处的“诸葛军垒”(传为蜀兵每人握一把土堆置而成),及流传于木门村一带的“木门矢髀”故事等,皆是。至于街亭(今秦安县陇城镇),诸葛亮虽未亲至,但蜀军的首次北伐受挫及孔明的“挥泪斩马谡”,都与街亭之失是分不开的。所以,我们今日要追寻诸葛亮在陇原的足迹,街亭当然也是不可忽视的。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诸葛亮的北伐未能成功,给千古英雄带来了永久的遗憾。但值得庆幸的是,他却在甘肃大地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令后世之人追忆。 (作者:兰州大学教授,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张崇琛)

  6. 甘肃礼县大堡子山遗址
    早期秦文化研究的宝库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物质遗存璀璨丰富。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共生互补的发展历程中,秦人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秦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统一了文字、货币、度量衡等,最终创立了延续至今、影响深远的制度和文化。最新的考古研究表明,早期秦文化的发祥地就在以礼县大堡子山为主要中心的甘肃东南区域。
      因历史沧桑,大堡子山在显赫一时之后尘封两千余年;又因风云变幻,深埋地下的秦早期文化遗存在20世纪末呈现世间;还因利益驱使,大堡子山和周边遗址惨遭盗掘,珍贵文物大量散失,相当一部分流落海外。
      通过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学者的娓娓讲述,相隔两千多年前那充满传奇色彩的古老“秦人”世界逐渐变得清晰可见,那些不断被考古、研究等手段破解的千古谜题令国人惊叹,令世界震惊。

    遗址“问世”掀起早期秦文化研究热潮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大堡子山遗址地表一直为农田。由于主要遗迹分布在山坡之上,加之埋藏较深,过去并不知道该地点为一处重要古代遗址。20世纪80年代末,礼县、西和县一带因村民挖掘“龙骨”(即动物化石,是一种中药材)无意中发现了一些古代墓葬,由此引发了盗墓活动,并从周边地区逐渐发展到大堡子山遗址。
      1993年,盗墓活动加剧,大堡子山遗址遭到疯狂盗掘,盗掘中出土了大批青铜器和金器等重要文物。经过国家文物局、甘肃省人民政府和各级职能部门的联合打击,猖獗一时的盗墓活动得到了遏制。1996年,大堡子山遗址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堡子山遗址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两次调查和发掘。”甘肃省文物考古所所长王辉对于大堡子山遗址的考古工作了如指掌,说起每一次发掘所取得的成果都如数家珍。他说,为了使大堡子山遗址免受更大的破坏,搞清大堡子山墓地的性质,为今后有效保护提供科学依据,也为秦文化研究的开展收集更多信息和获取第一手资料,1994年经省文物局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对这一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这次发掘在遗址中部勘探了21万平方米,发掘大型墓葬2座、车马坑1座、中小型墓葬9座。
      王辉回忆,大型墓葬及车马坑均遭严重盗掘,出土器物较少。墓室内主要残留有石质小型装饰品、贝壳、象牙簪、石磬、铜矛及铜容器残片。共计出土各类随葬品2000余件,其中费昂斯珠1044件、肉红石髓珠724件以及绿松石串珠,其余各类玉、石器300余件,金饰片3件。铜容器残片可辨别的器形有鼎、簋和盘等。车马坑内从残存迹象看,原有东西排列的车辆4排,每排3乘,共计12乘,但发掘时仅见铜矛一件和少量铜泡、盖弓帽及残片。9座中小型墓葬随葬品有铜器、陶器、玉器、石器等。
      “大堡子山遗址的发现掀起了早期秦文化研究的热潮。”王辉说,为进一步探索早期秦文化的面貌,寻找秦人早期都邑以及其先公、先祖的陵墓所在,并为大堡子山遗址总体保护规划的制定提供科学依据和翔实的资料,自2004年开始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国内5家单位组成联合课题组,启动了以大堡子山遗址为中心的早期秦文化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项目。随后的4年时间里,不仅发现了西山坪——石沟坪、大堡子山——圆顶山、六八图——费家庄3个早期秦人活动的中心区域和西山、山坪和大堡子山3座城址,还在大堡子山遗址发现夯土城墙4段、夯土建筑基址26处、中小型墓葬730余座、祭祀坑1座以及其他遗迹和较丰富的文化层堆积等,基本厘清了大堡子山遗址的布局和结构。

    遗址两座大墓墓主应为文公和静公

      大堡子山遗址虽经严重盗掘破坏,但通过有关专家、学者详细的调查、勘探和局部发掘,仍然获得了关于早期秦人和秦文化的许多信息。在早期秦人和秦文化的研究中仍具有重要的地位。
      王辉介绍,西汉水上游的考古调查表明,这一地区是早期秦人活动的主要区域,是秦人和秦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反映了早期秦人在西汉水流域和西戎杂处、战争与和平交替的状况;大堡子山城址是目前发现的西汉水上游秦人故地规模最大的城址,结合西山城址、鸾亭山祭天遗址和山坪遗址的发现,可以基本厘清早期秦人在西汉水流域都邑的迁徙和变化。
      “我们还确定了大堡子山遗址大型墓葬的性质和年代,提供了研究秦人陵园制度和丧葬制度的重要资料,对认识秦文化的来源也具有重要意义。”王辉说,“中”形大墓和车马坑、秦公和秦子铭文铜器的发现,可以进一步确认大堡子山遗址所葬墓主应为两代秦公,虽然学界对两代秦公究竟是哪两代还没有形成共识,但通过对秦公、秦子铭文铜器的研究,并结合大堡子山城址的年代判定和文献梳理,遗址两座大墓墓主应为文公和静公。
      1993年大堡子山遗址被盗以来,流散于海内外的“秦公”“秦子”青铜器以及部分无铭文的高等级秦国文物已有50余件(组)之多,这些文物经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反复考证,均一致认为属于礼县大堡子山被盗大墓。同时,随着抢救性发掘、劫后清理、科学发掘的先后成功实施,也进一步证实流失海外的秦公、秦子等文物均应出自大堡子山被盗大墓。
      王辉说,在中国文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秦帝国虽然短暂,但却处在一个承前启后的关键阶段。秦帝国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国家,所创立的中央集权官僚体制、郡县制度,以及车同轨、书同文等经济、文化制度为汉帝国所继承,并在中国历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由于早期秦国的历史文献记载甚为简略,尤其依赖古遗迹和地下出土文物。可以说,尽管遭到盗掘破坏严重,但大堡子山遗址在早期秦文化和秦人起源的研究中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10年联合考古取得突破性学术成果热潮

      有关秦国的历史和文化,人们熟知秦始皇、秦陵兵马俑,但对于秦族、秦国的早期历史和文化所知甚少。从20世纪30年代起,史学界对于秦族、秦文化究竟是西来还是东来产生了两种对立的观点,即所谓“东来说”和“西来说”。究其原因,一是司马迁《史记·秦本纪》中有关秦族早期历史的记载颇为简略和模糊,二是20世纪80年代以前有关秦国的考古工作局限于关中地区秦国较晚阶段。因此,寻找更早阶段的秦文化及追索秦人在甘肃东部的活动轨迹则显得尤为重要。
      20世纪80年代初,北京大学考古学系与甘肃省文物工作队合作,在渭河上游的甘谷县毛家坪遗址首次发掘到西周时期的秦文化遗址,揭开了从考古学文化层面探索早期秦文化的序幕。但由于毛家坪遗址没有发现城址及高等级墓葬,发掘面积小,文化遗存不够丰富,因而还不能全面反映早期秦文化的面貌及特质。
      “中国古代国君陵墓一般埋葬在都城之内或附近,秦公大墓的发现为寻找秦人早期都城提供了重要线索。”早期秦文化联合考古队领队侯红伟说,1998年,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礼县博物馆,对大堡子山斜对面西汉水南岸的赵坪村圆顶山秦墓地进行了小规模的抢救性发掘,清理的几座中型墓葬随葬铜礼器或为五鼎、七鼎,从而证实这是一处春秋早中期的秦国贵族墓地。大堡子山秦公大墓以及圆顶山秦贵族墓地的发现,清楚表明西汉水流域的礼县一带是秦人早期活动的重要中心之一。
      据了解,在大堡子山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相关文物部门为其划定了相应的保护范围,制定了基本的保护措施,但由于对整个遗址的内涵不清楚,2001年在制定大堡子山遗址保护规划时因资料欠缺暂时被搁置。此外,文献记载早期秦人在甘肃东部和东南部的都邑、秦公葬地有多处,也需要通过考古调查、勘探和必要的发掘,以确定其位置和内涵,这是文物保护的需要,也是大遗址保护规划制定的需要。
      早期秦文化考古研究项目自2004年启动以来,在国家文物局、甘肃省人民政府、甘肃省文物局和相关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连续进行了10年的田野考古调查、钻探与发掘。作为参与者、见证者的侯红伟对这些年的收获感触颇深,他说,现在,我们对秦族、秦文化的来源,早期秦文化的面貌,秦人在甘肃东部及东南部的活动轨迹,秦与西戎的关系等问题有了全新的认识,取得一系列突破性的学术成果。其中,2006年大堡子山遗址及张家川马家塬战国西戎贵族墓地的发掘,双双被评为当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礼县祁山堡——三国时期古战场

      祁山东起礼县盐官,西至大堡子山,横卧西汉水北侧,绵延25公里,地扼蜀陇之咽喉、势控攻守之要冲,是三国时祁山古战场的天然屏障,为魏蜀必争之地。三国时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故事,家喻户晓,祁山武侯祠也因此而名声大振。
      祁山堡位于祁山中部,西汉水北岸的河滩畔上,是一座石基土填的孤峰,四周不粘不连,形似龟又似舰,武侯祠建于其上。相传两晋伊始,堡上即建武侯祠,人们四时祭祀,热闹非凡,时隔千余年现保存下来的武侯祠为全国五大武侯祠之一。

    揭示秦人发展 展示先秦文化
    礼县有个甘肃秦文化博物馆

      “礼县是秦人的发祥地和摇篮”已成为史学界的共识。甘肃省礼县西汉水流域丰富的史前文化遗址及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为研究大秦帝国建国的初创史提供了极其宝贵的资料。2004年,国家文物局等五单位开展的早期秦文化调查发掘项目,是继中国夏、商断代考古工程后的又一个重大考古项目。
      为了更好地保护、利用独具特色的礼县秦早期文物,促进秦文化的系统研究和全面发展,使秦文化走向世界,促进地方旅游业的发展,在征求国内文物部门和有关专家学者意见的基础上,礼县修建了集陈列展示、文物收藏、学术研究为一体的甘肃秦文化博物馆。
      甘肃秦文化博物馆坐落于礼县城关镇东新南路开发区秦人广场,总占地面积约43864.7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0533平方米。其中博物馆主体建筑面积8350平方米,包括展厅、会议室、库房、学术厅等。总投资框算为3690万元。建筑特色体现了古朴、雄浑的先秦建筑风格。
      甘肃秦文化博物馆是集陈列展示、文物收藏、学术研究为一体的大型博物馆,独具特色的建筑、先进的内部功能设施,全方位地展示陇南、甘肃省的先秦文化,成为国内一流的秦早期文化考古科研基地。2011年,该馆被甘肃省委宣传部命名为甘肃省第五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6年04月02日 第0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