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笑事件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网友怒斥罗尔 刘侠风消费网民爱心

今天上午在高铁上赶路,被朋友圈的一篇文章刷屏。《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五天时间,早已过了十万加。一位作家父亲,为患白血病的女儿筹款,每转发一次,有企业定向捐赠一元。我心软,文字写得又那么感人,触动了我,于是转发。作为法律人,我一向对营销类文章是警惕的,但我不会想到会有人用自己的女儿营销。

在我转发到朋友圈后大约一刻钟,就有人告诉我,这件事可能是营销。给出的依据是从不同信源传来的爆料。有医院里的医生说,病人日均花费大约5000元,社保报销80%,总共医药费11元,自费部分2万元。然后有罗尔的前同事爆料说他在深圳和东莞有三套房,根本不是奋斗在生存线上的媒体人。再有很多微信疯传,此人作风不好,跟前妻离婚后孩子归前妻了,这个孩子是再婚生的,白血病可能跟新装修房子有关……

我无法去一一证实这些信息,但对文章本身产生了一些怀疑。细看文章,疑点还是蛮多的。我在转发时其实也质疑了,为什么企业不直接捐款,而要搞转发一次捐一元这种营销性的活动呢?罗尔自己在文章中承认,当时打电话给小铜人创始人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医药费问题,最后是由后者整合罗尔的文字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每转发一次捐一元,保底两万,上限五十万。

吴法天:罗一笑事件,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网友怒斥消费网民爱心

我查看了“p2p”公众号里的文章,11月28日确实有一篇推送《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但内容与罗尔的公众号11月25日推送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不同。该公号在11月27日曾经推送一篇《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显示已经被删除,但p2p观察主编扬秋波表示,那篇文章发出五小时,赞赏就超出当天五万元的上限,这比我一年收到的赞赏还多。11月28日,从凌晨零点到2:18,赞赏又突破了五万元上限。11月28日下午16:00,p2p观察的赞赏功能暂时被屏蔽。仅《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一文被删前的打赏就超过了十万。

P2P观察的官网显示,这背后是成立于2014年8月16日的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2015年11月获得了A股上市公司汉鼎股份以及胡润中国的1100万人民币战略投资,不差钱啊。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刘侠风,注册资金131.579万人民币。公司最初由刘侠风出资70万、岳瑞玉出资30万,后增加股东,变成三个自然人股东,2015年12月汉鼎和胡润加入,分别是以胡润汉鼎股权投资合伙基金的名义投入26316元,汉鼎单独投入263158万元,分别占股2%和20%。

朋友称小铜人公司是p2p公司,这个不准确。P2P在中国已经臭大街了,去年就有千家p2p公司跑路,所以在很多人的字典里,p2p可能就是骗子公司。但准确地说,小铜人是针对p2p的品牌策划营销机构。据小铜人的CEO李小跳(名字好有个性)称,获得融资后,小铜人将从互联网金融的新媒体及数字营销服务转向泛金融领域。嗯,各位客户,我们以前是拉皮条的,以后要开妓院了……

P2P观察公号的赞赏功能暂停后,罗尔的公号发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同名文章,但内容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求助。罗尔的公众号也连续两天都突破五万元上限。深圳本地另一公众号也帮罗尔筹款,通过赞赏收到9万多元的赞助,也转给了罗尔本人。加上其他通过微信转账或红包方式的捐助,更如雪片一样。直到罗尔发文说治疗费用已经足够,仍不停地有人给他捐款,到11月30日变成了一个网络大事件。后来,就有了反转。

吴法天:罗一笑事件,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网友怒斥消费网民爱心

有人说,孩子是无辜的,即使是营销,至少体现了我的善心。可是,如果这是一场营销,我认为对善心的伤害是极大的。首先,无论背后策划的是P2P的营销公司还是有些人推测的基督教传播机构(有多条线索指向),都有自身的利益诉求,他们是利用这件事在传播自己的品牌,何况是利用孩子。其次,如果这个家庭根本不缺钱,这么多的捐款涌向他们,不仅于事无补,而且侵占了大量公共资源,其他更需要帮助的孩子怎么办?他们的父母不是作家,也没有营销机构帮他们,就活该等死?再次,利用人们的善心搞欺骗,那么下次真的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们还会伸以援手吗?“狼来了”见多了会不会造成潜在的捐助人的冷漠?最后,我特别关心这些善款的去向,真的都用在患者身上了吗?如果作家罗尔因此募集了上百万的款项,惊动舆论监督,查出有虚构事实,会不会涉及到诈骗等相应的法律责任?

围绕着这一事件的消息漫天飞,公众需要一个答案。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善心,变成他人营销。孩子是无辜的,我们祈祷她早日康复,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对真相的探寻。如果父亲参与了这场营销,我们未必会因为可怜的孩子而原谅他。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欺骗一个人,却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我拒绝捐款,不是拒绝善心,而是拒绝欺骗。因为,骗捐,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何况是以女儿的名义!原标题:《罗一笑事件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文/吴法天  法天说法(微信号:wulaws)】

——————————————————————————————————

网友评论:

逸夏Y:突然心疼那些大山里的小孩和他们的父母。真的贫穷,同样生病,因为不会上网,不会众筹,不会营销最后只能等待死神的到来。而反观罗一笑,家里住着7万一平的房子,爸爸还是个作家,生个病还可以报销80%医疗费用的时候,爱心人士各种帮助。

吴八尺:朋友圈被罗一笑刷屏,发现转发的人大都是三四线城市的,缺乏基本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判断力。中国不是只有这一个白血病患者,不是只有一个孩子需要救助,不是只有一个爸爸会写文。需要帮的人多了,你们只是被那篇文章倾倒?如果这是一场营销事件,一个骗局,一个谎言,那么众生百相,一目了然。。

毛志坚Marvin:首先,医院看重病报80%我还是知道的,然后看了下朋友圈那个公众号,作者还有心思回复别人,甚至于回一个耶️的表情,我真是觉得tm的挺搞笑的。试想一下,如果真的着急了,现在还有心思在网络上搞这些鸡毛,真是呵呵了,骗一堆吃瓜群众。

让我荡起双桨带你装逼带你飞:新闻工作者就恪守职业道德,这种事,没有幕后推手起不来。背后巨大的利益链条,p2p的运作模式,吃瓜看客懂几条。希望带着善良上路的同时揣着脑子。

水麦烟火:那些说“此事是假更好,说明孩子没事”的人,你知道么,根据粗略的数据分析,通过这次活动营销,罗尔个人公众号圈粉已经达到了6位数的级别。抛开事件本身,作为一个公众账号来说,它已经一夜之间身价百万!呵呵,感谢大家又成全了一个自媒体大号。

璇璇蝈蝈:孩子得病,如果真的如上所说几套房产,并非没钱,作为父母孩子得病的心情可以理解的,但是利用这个话题去营销,可耻,第一,你消费了你自己的孩子,利用自己的孩子,作为父母我为你们羞耻,第二,大众的同情心和善心被你无情的利用,打着虚伪的幌子,装清高的告诉大家我这不是筹钱,是卖文。更多公益解读:www.yangfenzi.com/tag/gongyi

Jurial:媒体人利用大众同情心进行的营销套路就让它停下来吧,多关心关心就在你身边的人。 有感于斯文,善良到底要被伤害多少次才会铁石心肠。获取信息求真求实最重要,在这信息爆炸的时代,不要做盲从者。

聪聪ninacong:如果自费部分只有2万元,那么事情就不是罗尔自己承认的网络营销和炒作那么简单了,这是赤裸裸的诈骗!!!是犯罪!!!他们应该退回全部捐款,不能寒了那些善良的人们的心!至少得让他把钱吐出来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陈煦楠灬:罗尔把事闹那么大,本来大家是爱心捐款的,结果把一个父亲和一个公司的丑恶嘴脸撕开了。罗一笑小朋友长大怎么想?“我得了重病,我老爸还拿我上去炒一番?”孩子以后怎么面对社会其他人的目光?父亲的债可是要女儿来还的。最好还说什么爸爸不会理你,女儿如果知道,是她不想理你才对。

1ighthouse_:原文11万人赞赏,平均1人10元也有110万了,加上所谓的转发一次捐1元,这么多钱去向呢?文章满是刻意渲染而不是病情实况。比起写这么多你多爱你女儿的词缀,还不如真实反应病情陈述你们的窘迫。有正规医疗体系可更快获救助,却因所谓的不想占用国家资源选择这种方式让你女儿等两个月,你真爱你女儿吗?

Amber亲和素:所以信任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抹掉的,如果爆料是真的,这件事最大的影响是让很多人对于这种捐助失去信任而漠视,真正需要帮助的家庭也会被牵连,重新建立信任感太难,这种影响谁负责,不要脸。

叮叮貓兒_Kit:哎 社会真可悲。想起我同学的孩子 5岁 患白血病快两年了 丈夫抛弃妻子 我那女同学家里条件也不好 孩子病情反反复复 为什么这么多生病的孩子 能得到帮助的反而是这种通过营销获利的呢。

AL素履之往:想起,一个同事,20多岁花一样的年纪,乳腺癌,今年五月去世了[悲伤]。家人承担不起巨额医疗费用,后期基本放弃治疗。亲友同事们捐款也只是九牛一毛,她也没有在网上众筹。看到罗尔,我不禁想感叹,是因为我同事没有一个人会写煽情文章会营销的爸爸么?真悲哀…

沈阳网警巡查执法:#被罗一笑刷屏# 打着公益募捐的名义夹带宗教宣传,消费身患疾病的5岁孩子,恶心、冷血已经不够形容他们了……站住的不应该是这个无辜的小女孩儿,而是某些人疯狂追求利益的脚步!祭奠我们无处安放的爱心……[伤心][伤心]

时间众筹司:捐钱捐到关注点已经和患儿没关系…这就是互联网在这方面的无力,所有互联网公益都躲不过这个结局。所以我宁可信互联网众筹,也不信互联网公益,如果你真有善心,每个城市都有不少福利院和残疾人学校去等着你的帮助,难听点说:真别对着你的手机点两下来满足自己的良心了,那和自我安慰没什么区别。

吴法天:罗一笑事件,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网友怒斥消费网民爱心

朱德泉:#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罗尔,你给我站住!孩子治病,自费共花了18000多,你和你的营销朋友们就整这么大动静,还呼天抢地的主啊耶稣啊!消费未成年孩子的病情进行网上传教布道,是为误导和无道!此次又证明了我的判断:⑩真正救孩子的是社保加社会的付出,是医生与很多无神论热心人,而不是主!

懒蓓蓓:1W多,吓死我了。朋友圈看到那篇文章,打赏人数已经11W,就算一人捐1块钱都已经11W多了。借自己女儿的名目来赚钱,真真无耻之极。孩子无辜,只能说生在这样的家庭,是孩子的不幸。如今有个什么病,上骂政府,下骂医院,中间写个软文发朋友圈,或者轻松筹立个项目,自家孩子社会养,真是好算计[good]

Francesca123:公益、宗教、儿童、营销、募捐、P2P互联网金融……基本都占全了;同时,诽谤国家医院声誉、医疗救护体系、煽动舆论玷污媒体人……也都齐活了。看相关部门怎么处理吧,同时保护好孩子,祝孩子健康。

徐XU耳朵:曾获有搞自媒体的朋友天天调侃我,你们记者怎么还没下岗?现在谁都可以发新闻,遍地公众号?我说可是谣言也是遍地啊。记者如果真的都下岗了消失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怀念这个职业的。

马伯庸:民间的善意,就这样被一次又一次透支了。 //@林熊猫:上午朋友圈被刷还一脸懵逼,看到这个就明白了,懂法律的看看能不能定义诈骗啊。

法医秦明:我们愿意为孩子祈祷,给孩子力量,我们希望孩子好起来[心]。但是,如果有人消费网民爱心,诋毁医保制度,甚至利用可怜的孩子去营销,是绝对不能忍的。

Ale鎏白: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会消耗掉大家的热情和信任,如果这位父亲的真实财产情况确如其他爆料所说,并且同时具备营销的身份,那真的是消费善心,对好心人也怀揣着愚弄的恶意。 //@胡萝卜的吉光片羽:现在各种募捐筹款轻松筹变成了恶意骗钱的重灾区!真应该彻底查查!!该吐的吐出来然后去吃牢饭吧

紫丁香的守护:能买三套房,证明你的经济能力很好,有这么好的经济能力,为什么不先靠自己呢,反而要出来欺骗大家的感情,你这么做不只是伤害了大家,更是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不能更好的得到帮助!罗尔,将来你的女儿一定会以你为耻的!

时光依旧却新如故:我只想说,我们并不知道真相怎样,只是希望这个世界的人不要为了利益而泯灭人性[微笑] 人心不能这么轻易被伤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只要是钱的问题就一切都不是问题。如果这种事情真的是炒作的话会寒了很多人的心。那么以后再也不会轻易相信人和事 一如狼来了的故事

时小鱼:小女孩的的确确得了病,但是真实的情况,小女孩的父亲并不缺钱,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把小女孩的故事讲出来?职业本能吗?而且为什么一定要和一家金融公司合作,当你知道他的目的的时候,你还能心平气和的说话吗… 如果他的家境非常困难,小女孩的生命岌岌可危,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

——————————————————————————————

附:《罗尔: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微信全文

23日下午6点,笑笑再次病危,又进了重症监护室。

病床推进重症室的时候,我附在笑笑耳边祝祷:宝贝你一定要好好的出来。眼泪忍不住刷刷地流。

文芳趴在我的肩膀上哭。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她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我不敢再流泪,东拉西扯,要把文芳从悲伤中拉扯出来。

重症室门外的长椅上,睡着一位父亲,笑笑21日凌晨进重症室的时候,他就在长椅上睡着。我和他拉扯起来,竟然是老乡,湖南汨罗人。老乡在宝安捡垃圾,他十岁的儿子读四年级,几天前,儿子被的士撞成重伤,昏迷不醒,一直在重症室抢救,老乡就一直在重症室门外等着,困了就在长椅上睡一下,饿了就吃碗方便面。我问老乡,为什么不回家等呢,等在这里,你见不到儿子,也帮不上任何忙。老乡说:回到没有儿子的家,睡不着。

办完笑笑入住重症室的手续,我和文芳回到家中,才理解那位父亲为什么要睡在重症室门外。没有女儿的家,显得格外冷清,在任何寒流都寒冷。朋友叫我出去喝酒,我没答应,不敢丢下文芳一个人在家中,我甚至不敢独自读书。

文芳前一晚在医院又是一夜没睡,我想她早点休息,她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叹息把我们淹没。

星期四,不是探访日,我和文芳还是早早地去了医院,只想从医生口中得到笑笑的好消息。医生都很忙,三言两语的介绍,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的忧虑。

正好,文芳的两位闺蜜来医院探访了,我把文芳交给她们,自己跑了。

我去跑各种各样的证明,盖各种各样的章,办笑笑的大病门诊卡,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

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这些便宜,一分钱都不想占。现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笑笑,爸爸正在竭尽全力,你一定要等着我。那些手续办下来,至少需要两个月,笑笑能等上两个月,就一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笑笑会走路以后,我们就一直玩着一个游戏,她耍赖不想走路的时候,我就往前跑一段,然后蹲下来,张开双手。笑笑一见,就会眉开眼笑地奔跑过来,投进爸爸的怀抱。

宝贝,你看到没,此刻,爸爸正在家中向你张开双臂,你赶紧跑回家来,把爸爸扑倒。

昨天是感恩节,我想写些文字,感谢亲人和朋友两个月以来对我们的鼓励和支持,竟然心烦意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只好不写了。

罗一笑,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对你的恩情,很深很重,我一笔一笔给你记着,你不能耍赖,必须亲自感恩。

罗一笑,幼儿园的老师和小朋友,正在举行给你献爱心的活动,老师和小朋友都很想念你,盼望你早点回去上学,你一定不要让他们失望。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

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

—————————————————————————————————

附:《罗尔: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微信全文

2016年1月,我主持的《女报•故事》停刊,我一下子成了闲人。

2月29日,我在老友网络大侠庞祝君的指点下,学会了玩微信公众号的基本动作。我没想玩出多大动静,只是想把自己多年来的旧作在微信上做一个梳理,先后整理出了两本书,一本是热血派系列《那些义盖云天的人儿》(即将由海天出版社出版),一本是情爱小说集《亲爱的爱》(正寻找合作方)。玩了大半年,虽然也出了10万+的文章,但公众号一直不温不火,粉丝不足一千,新出文章,也有人赞赏,每篇能收获几十块、几百块,赞赏者大多为朋友(不是朋友的,赞赏多了也成了朋友),让我感觉很是惭愧。

9月8日,女儿笑笑查出了白血病。最初的慌乱之后,我开始了真正的原创,记录我们一家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文章惊动朋友圈,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两千。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意外的三万多块钱,总让我觉得是“横财”,揣在怀里总有不得安宁的感觉,于是,我做出一个决定,捐出30000元给10个白血病患儿,只留下2800元给笑笑做治疗费。我的目的有二,其一、弘扬基督教基本精神,爱人如己;其二、充硬汉,向关心我的亲友显示,我还没有被白血病打倒。

现在回头看看,我的“壮举”有些幼稚、有些可笑,自己正焦头烂额,却硬着头皮充好汉。大部分朋友表示不满,我们给你的钱是给笑笑治病的,你为什么要用来做秀?因为反对声音太强烈,在捐助四个白血病患儿12000块钱之后,我暂停了捐助活动。

11月23日,笑笑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笑笑生病以来,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写出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从文章的角度来看,这篇千字文写得很乱,简直语无伦次,但这篇让我露怯的文章,牵动了读者的同情心和爱心,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哄动,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居然达到了每天五万块的上限。

许多朋友建议我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主动找我,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我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现在,我真的不得不去网上筹款吗?犹豫再三,我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有没有必要“出此下策”?商量结果,不搞。

第二天下午,侠风让我去他的公司喝茶,我赶过去,才发现老友刘平石和杨格也在。我们四个是牌友,自称“深圳四大天王老子”(四个父亲之意),常常凑在一起玩早已没人玩的“三打哈”。这一回,侠风把我们召集起来,加上小铜人美女CEO李小跳,是来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的。我们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我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块钱,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四大天王老子中,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愿意以这种方式帮助笑笑,我也很有面子,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我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侠风的重新整合,就算翻十倍,他也不会损失太大,我并没有太在意。

星期日,我上午在教会礼拜,下午把手机落在单位办公室里,侠风、平石、杨格和小跳他们讨论稿子的事儿,我一直没参与。等我发现手机落在单位,返回去取时,文章已成形。哥几个联系不到我,急坏了,只怕我出点什么事儿。我终于出现后,且惊且忙,匆匆掠一眼侠风整合的文章,同意发稿。

没想到,我平日里匆匆草就的文字,经侠风加工后,竟酿成了网络大事。

不到半天,赞赏金抵达五万上限,赞赏功能暂定。阅读量突破10万。

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上限。微信后台慌了,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阅读量突破100万。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我的公众号,让我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上限。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我的微信号,加我为好友,直接给我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我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我就给我钱,不让我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我的微信给我发红包,不得不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才能把钱交给我。

我两千多关注者的公众号,一跃成为拥有四万多粉丝的大号。

就像一个只有一亩三分薄地的农民,突然成为拥有良田百亩的地主,我一时不知所措。

从前我的公众号,来来往往的就那么几百号人,连回复留言带感谢赞赏,我一个多小时可以搞掂。如今,打开公众号,留言上千条,赞赏几十页,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要去医院探望笑笑,还要接待来探访笑笑的朋友,还有记者,我连浏览一遍留言、看一遍谁在给笑笑赞赏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有些微信红包我都来不及收取,沉底了。

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

马上又要去医院看望还在抢救中的笑笑,我只能草草写下以上文字,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马云资助小马云其实是个谣言 范小勤只是阿里公益基金受益人之一

➤ 小马云范小勤爆红:大企业如何介入社会舆情,别让爱心毁了他

➤ 马云凭公益事业,再入《时代》影响力人物榜

➤ 壹基金副秘书长沈旻:爱是你独立前行的武器

➤ 他们这么努力,除了做公益,还带给我们更多的权利

➤ “宇梦童行”视频上线 看马天宇携搜狗网址导航做公益

➤ 中国首善马云和公益那点事儿:帮助别人是改变自己

➤ 对话李剑:简单公益的行动派  崔子研:漫说公益伦理二十条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支付宝事件还没过去,昨天又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刷了屏。阅读点赞十万加,打赏每天满五万,据说还有什么转发一次捐一块的好心机构,其实我是看到这里就发现是个坑的,也就没有参与,今天早上果然剧情又翻转了。

    罗一笑确实得了白血病,原因似乎是他老爹移情别恋蹬了原配之后,装修新房甲醛超标。一个深圳东莞三套房的媒体人,每天治疗费用80%报销的情况下也就花了两万块,写文章求打赏顺便帮关联P2P宣传不知道是一种什么精神。你就想说,现在这人心怎么都这么险恶啊,出点啥事先欢天喜地的去卖惨,回过头去看看咪蒙,反而不算什么了。考虑到他们都是媒体人出身,我还是想发出一点倡议,这些有能力玩弄舆论和民意的写字的人,尽量有一点社会责任,控制一下自己的能力,给广大吃瓜群众一点活路吧。

    其实我看到转发一次送一块钱的时候,就得出两个结论,第一结论是,这不是什么正经机构。凡是这种传播的都不会是好人。公益就是公益,不应该附加条件。第二个结论则是,这么大规模的诱导分享,腾讯居然没管。以后搞不好又和轻松筹一样,形成一个卖惨募捐行业。比较而言,我还是觉得支付宝校园日记之类的露肉打赏更积极向上一点。起码人家是靠身体吃饭,而不是玩弄别人的心灵。

    大传播之下必有妖孽,因为假如不是利用了人性,你是很难实现更大的传播量的。而假如你利用了人性,多少都会有些擦枪走火。这就好像运营产品一样,色情路线必定带来巨大的用户数和活跃度,但是产品经理或者运营总要在KPI和社会底线之下做一个平衡和抉择,没做好就是支付宝,做好了就是微信,躺枪了就是百度。

    其实微薄上也有类似现象,某个医生今天喷喷医患关系,明天喷喷警察不作为,一个月打赏十几万。换了谁都要继续喷下去才是,这些钱反正也不会给那些被患者砍死或者砍伤的医生,暴戾之气越来越浓。还是我老爹那句话,人都是好人,金钱扭曲了人的灵魂。用扭曲人的灵魂的方式去再获取金钱,恐怕是更让人觉得可悲的一件事情了。

    吃瓜观众被一次次愚弄之后的结果大概就是谁也不信了,这个社会为啥这么冷漠,大概就是一次次的被愚弄的无法产生对这个世界或者外人的信任吧。这种信任的崩塌多少是拜这些揩油、碰瓷的人所致,中间还有营销机构在推波助澜。互联网帮助大家具备了获得每人捐助几块钱就能成千上万的能力,也让更多人对不劳而获开始乐此不疲。脱衣卖肉还只是初级,这种利用爱心同情心的推广,确实是亵渎了社会的信任资源。所以对每次传播我都觉得需要很慎重,更准确的描述,更谨慎的要求回报。这个世界最好的模型还是交易,这种募捐什么的,最后还是需要一些验证,而不是让一些善弄文字的人颠倒众生。

    相信最后这些钱还是要被捐出去,这一点我到不担心,和支付宝一样,作者只是没想到会搞这么大。既然搞这么大,背后的东西也不会藏得住,这恐怕对孩子也会是二次伤害。最后恐怕还是捐钱保平安吧。

    很多圣母会表示,只要对孩子有用就好。这些人只能看到眼前的孩子,看不到社会道德沦丧会害了更多的孩子。

    所以只有孩子是无辜的,王八蛋总是大人。

  2. 近日,朋友圈一篇名为《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的文章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许多爱心人士为孩子捐款,社会各界对罗某笑患儿的病情及治疗费用非常关心。现将罗某笑治疗情况及治疗费用通报如下:

    一、关于罗某笑病情及医疗救治情况

    患儿罗某笑,5岁11个月,于2016年9月在深圳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6年9月、10月、11月三次入院接受化疗。11月7日入院后,在治疗期间患儿出现发热、气促、心率快,黄疸逐渐加重等感染征象,于11月23日转入重症医学科(PICU)。

    目前,患儿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确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正在接受持续呼吸机辅助通气、床旁血液透析滤过(CRRT)等治疗。治疗期间医院已多次组织多学科联合查房,开展病例讨论,为孩子制定了详细、积极的治疗方案,与患儿家长一直保持良好沟通。

    二、关于罗某笑医疗费用情况

    我院严格执行深圳社保及物价部门相关收费政策,罗某笑共住院3次:

    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总费用44375.06元,其中医保支付30730.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为30.75%(自付费用中包含自费药物2支国产“培门冬酶”共 8011.74元,该药为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一线治疗用药)。

    第二次住院共28天,住院总费用35961.66元,其中医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为13.83%。前两次住院的医保及自付费用均已结清。

    第三次住院截至11月29日共22天,住院总费用123907.59元,其中医保支付106332.8元,自付17574.79元,自付比例为14.18%,第三次费用将于出院时结算。

    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罗某笑患儿后续治疗费用,会因孩子的病情发展而变化。对急危重症病人,我院将继续贯彻“先救治后交费”原则予以救治,不会因费用问题影响治疗。

    三、下一步治疗方案

    目前罗某笑患儿病情危重, 11月29日,我院组织正在医院工作的“三名工程”加拿大多伦多病童医院血液专科团队(国际公认血液治疗顶尖团队)对孩子病情进行讨论,专家们肯定了之前的治疗方案,并给出了后续治疗建议。

    我院将继续组织多学科专家联合开展治疗,包括强有力的抗感染措施,脏器功能保护,如呼吸机、血液净化治疗、营养支持等,尽全力对孩子进行治疗。

    我们衷心祝愿罗某笑小朋友早日度过难关。

    深圳市儿童医院
    2016年11月30日

  3. 昨天到今天,《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在朋友圈大量转发,引发舆论广泛讨论。我们对其中涉及的问题在这里进行说明。
    微信公众平台对赞赏功能设定了单日5万的金额上限,超过额度则用户不能进行赞赏。11月29日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阅读量快速上涨,并导致赞赏资金猛增,达到5万的上限,赞赏功能暂停。11月30日凌晨零点,赞赏功能自动重新开启,在短时间内,大量用户给公众号“罗尔”进行赞赏,由此触发系统bug,导致单日5万限制失效。大致时间节点如下:

    00:00-00:01 赞赏已超过5万
    00:00-00:30 赞赏达到100万
    00:00-01:20 赞赏超过200万

    11月30日00:51,平台发现异常并开始拦截。完成拦截后累计超出限额的赞赏资金已经达到200余万元。由于实际赞赏金额远远超过设定的5万上限,经慎重考虑,平台对超额部分进行了暂时冻结。

    由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中,并没有提出募捐的需求,只是用户自发赞赏,因此不存在违规行为,平台没有处理文章和帐号本身。

    对于冻结的这部分资金,我们欢迎相关方一起沟通,协商妥善解决方案。

    对于因为平台系统bug给广大用户带来困扰,我们郑重致歉。

    此外,与此事件相关的另一帐号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敌人》,在摘要和正文中明确引导用户转发朋友圈,涉嫌诱导分享,今日早上10点该文章已作删除处理。

    我们也建议大家在需要帮助时,通过合法合规的网络募捐平台发起募捐;大家假如有捐助的意愿,也建议大家选择合法合规的网络募捐平台进行捐赠。以便相关捐助资金在规范的流程下做更好的管理和监控,这无论对捐助者还是受助者,都是更妥当的选择。

    另外,借此再次强调的是,微信赞赏功能并非募捐工具,《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使用协议》4.3.8中明确规定,用户不能用赞赏功能进行募捐等行为(详见截图),

    该内容在公众平台的运营规范中也有明确表述,提醒广大公众号运营者注意(详见超链)。

    因为平台bug给当事各方造成的困扰,我们再次郑重道歉,并将持续提升平台能力。在此,我们也一起祝愿笑笑早日康复。

  4. 关于“罗某笑事件”的赞赏资金,经深圳市民政局、罗尔先生、刘侠风先生以及腾讯方面四方沟通,由罗先生、刘先生提议,达成如下一致意见:

    1、微信公众号“罗尔”(微信号:le20160328)的注册使用人罗尔先生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的全部赞赏资金、2016年11月30日网友当日全天所有文章的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网友,经核算,共计2525808.99元。

    2、与此事相关的另一个微信公众帐号“P2P观察” (微信号:p2pguancha)的注册使用人刘侠风先生将该微信公众帐号下《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一文的全部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网友,经核算,共计101110.79元。

    3、微信平台将在3天内(12月3日24:00前),将上述两个帐号共2626919.78元的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

    4、如有用户未能按时收到款项,请将个人微信号、款项支付时间、赞赏金额发送邮件至:weixinzanshang@qq.com。

    微信团队
    2016年12月1日

    罗尔先生、刘侠风先生也委托我们发布声明,如下:

    罗尔先生的声明

    罗尔【系微信公众帐号“罗尔(微信号:le20160328)”的用户】已授权委托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财付通科技有限公司将本人微信公众帐号下《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的网友全部赞赏资金以及2016年11月30日网友对该微信公众帐号当日全天所有文章的赞赏资金全额(共计人民币:2525808.99元)原路退回给赞赏者。

    感谢广大爱心人士对小女罗一笑的关爱。

    声明人: 罗尔
    2016年12月1日

    刘侠风先生的声明

    刘侠风【系微信公众帐号“P2P观察(微信号:p2pguancha)”的用户】已授权委托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财付通科技有限公司将本人上述微信公众帐号下《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一文的全部网友赞赏资金(共计人民币:101110.79元)原路退回给赞赏者。

    感谢广大爱心人士对罗一笑的关爱。

    声明人:刘侠风
    2016年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