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印刷学院党委副书记彭红:让好书走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

人民出版社读书会与北京印刷学院携手,为打造新闻出版行业新智库共同努力。在2016年6月17日举办的“互联网+读书会发展论坛暨读书会媒体推荐会”上,北京印刷学院党委副书记彭红对此作了精彩论述。

北京印刷学院党委副书记彭红:让好书走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今天非常高兴能来参加由人民出版社读书会举办的“互联网+读书会发展论坛暨读书会媒体推介会”。首先我谨代表北京印刷学院,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时节,祝贺人民出版社读书会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同时也对人民出版社长期以来为我们国家出版事业以及读书事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这几年,“互联网+”在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中形成了一种新的形态。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4月份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要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推进互联网强国的建设,推动我国网信事业的发展,让互联网更好地造福国家和人民。

“全民阅读”作为我们国家大力支持和推动的文化事业,在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中已经成为了国家的重大发展工程和重要发展战略。因此我们相信,国家的软实力和我们全民的素养都会得到极大的提高。今年3月份,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李克强总理与800多位中外记者会面时表示,书籍和阅读是人类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希望“全民阅读”能够形成一种氛围,无处不在。在全球文化发展和变革中,互联网与“全民阅读”的融合发展已经有了广阔的前景和无限的潜力,必将成为一种时代潮流,乃至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战略性和全局性的影响。

在“互联网+全民阅读”时代潮流中,人民出版社积极统筹各大出版社、知名作者和新闻媒体资源,服务广大读者进行在线阅读和线下交流,在“为人民出好书”的宗旨中,呈现出了一种公益的、文化的、崭新的出版人品质。更多读书资讯:www.yangfenzi.com/tag/dushu

北京印刷学院起源于文化部的文化学院,是亚洲唯一一所以出版印刷为特色的高校。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以传媒技术、传媒文化、传媒艺术、传媒管理四个领域发展的学科优势,对国家出版专业人才培养有着极大影响。北京印刷学院高度重视读书会在全民阅读中的作用,并于今年提出了一个“全民阅读的引读者”的目标,纳入了学校的工作重点。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得到了人民出版社的大力支持,并与人民出版社读书会建立了紧密联系。我们与人民出版社共同践行国家倡导的全民阅读,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国民素养和社会文明程度的实践,双方始终保持着一种互联互动、积极合作的良好关系。

2015年10月,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人民出版社的黄书元社长兼任我校教授。我校艺术系的学生为人民出版社读书会设计了LOGO,我校学生设计的LOGO也得到媒体界,尤其是书友朋友的喜欢和传播,把它放在身上,放在心里,放在文化的共享之中。2016年4月由人民出版社读书会发起,我校承办的第一期培训班也取得了积极的效果,获得了广泛好评,我们还将继续扩大这样的发展。

我作为北京印刷学院的代表,非常荣幸与在座的同仁见证了读书会研究中心的成立,为我们读书会和读书会研究中心今后的发展作出更多努力,发挥北京印刷学院的人才优势,围绕读书会研究中心的建设和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为全媒体的发展以及全民阅读的建设出一份力。

北京印刷学院党委副书记彭红:让好书走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

我们希望从以下三个方面开展努力:

一是聚焦“互联网+全民阅读”事业发展的热点、难点,围绕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在“互联网+”时代的出版业整合、营销、拓展出版交流合作等方面加强研究,并出台我们的研究报告,为政府统筹版权事业的重大战略、发展思路、重大项目提供决策的咨询和智力支撑。

二是学院将围绕新闻出版、创意文化、媒体艺术等“互联网+全民阅读”的关联领域,依托我校重点学科、特色专业以及柔性引进的行业领军人才的优势,为首都和行业培养骨干力量和高层次人才。

三是以人民出版社读书会社交平台,全国读书会联盟(筹)等诸多项目为抓手,以读书会研究中心为支撑,聚焦国家新闻出版事业“十三五”的发展,积极打造新闻出版行业新智库,努力在出思想、出成果、出人才方面取得更大的突破。

同时,我们还有一个更美好的心愿,就是为我们中国出更好的书,使好书走向世界,发出中国的声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互联网虽然是无形的,但运用互联网的人们都是有形的,互联网是人类的共同家园”。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媒体融合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互联网+读书会”的创新与发展,更加需要政府、企业、高校的密切合作。

相信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能够在今后的发展中成为推动“互联网+全民阅读”的好平台,我们能够借此机会广交朋友。北京印刷学院愿意与大家携手并进,共同汇聚更大的力量,为出版事业的进步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谢谢大家!

彭红简历

彭红,教授,1964年生,湖南长沙人,198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1987年-1992年任北京舞蹈学院团委书记兼社科部教师,1992年-1999年任北京舞蹈学院团委书记兼学生工作部副部长,1999年-2007年任北京舞蹈学院学生工作部部长,2007年-2010年任北京舞蹈学院附属中学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2010年-2011年任北京舞蹈学院舞蹈考级教育学院党支部书记,2010年9月—2011年4月在河北工业大学挂职校长助理,2011年-2015年6月任北京舞蹈学院纪委书记。2015年6月任中共北京印刷学院委员会副书记。

来源:人民出版社读书会(微信号:rmcbsdsh)
【主持|李倩文 设计|李灏 执行主编|张皓俞 值班总编|高寅】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研究阅读学,共倡全民阅读

➤ 助力全民阅读:人民出版社读书会社交平台百位名家签约大会举办

➤ 广电总局副司长李建臣:读书会转型升级应实现六个“突破”

公大读书会:建设书香世界 打造精神家园

➤ 朱晓剑:乡村读书会如何才能接地气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李建臣:读书让人有诗和梦想的冲动

➤ 愿人民出版社读书会给你的美好回忆不辜负这日盛装出席的你…

➤ 让我们一起做读书的引领者,全国读书会联盟(筹)第三期培训班举办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在阅读并不是强刚需的 K12 市场,科学阅读怎么做?

    “全民阅读”既然被写进国家战略,做一个中国版 Lexile 阅读分级产品怎么样?

    “孩子的阅读水平到什么程度?应该给他买什么样的书?”不光是在中国,这两个问题也困扰着其它很多国家的家长。但是在美国,这个问题有一个解决方案,就是通过对阅读内容和孩子阅读水平的评测,帮助他们找到符合自己阅读难度的图书,比较常见的测评系统之一就是蓝思分级阅读测评体系(The Lexile Framework for Reading)。

    蓝思测评体系曾经受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资助,主要从语义和句法两个维度衡量阅读难度系数,帮助读者选择适合自己的读物,目前产品覆盖了全美 50% 的学生。同时,很多教育科技公司在这个体系下诞生了,比如 36 氪曾经介绍过的 Lightsail、Commonlit 和 Newsela 等等。

    而在中国,大部分阅读测评都来自出版社,但是因为缺乏技术算法,而且测评和出版社的图书销售业务直接相关,测评结果都变成了“专家导向的阅读建议”,最常见的形式就是“适合 X 岁儿童阅读的读物”。不论是学生还是成人,科学地测评阅读能力始终没有实现。但是从 2006 年起,“全民阅读”的概念却开始一步步从国家层面推荐,最终变成一项国家战略。

    当阅读的重要性越来越多地被提及时,考拉阅读想探路中国分级阅读,做“中国版蓝思”,给学校提供全方位的阅读解决方案。

    蓝思的标准把读者的阅读能力分成了 1500 个等级,而这背后收集了几千本书的数据。考拉阅读的创始人兼 CEO 赵梓淳介绍,这些数据包括字频、词频和长难句,涉及语言学、认知语言学背后还有一套算法,需要不断加入各种语料进行完善。在这方面,考拉阅读根据权威小学的课外书单和专家建议,选取了部分图书进行标准构建。

    “全民阅读”既然被写进国家战略,做一个中国版 Lexile 阅读分级产品怎么样?

    具体来说,考拉阅读对标准的研发分为四个步骤:

    建立自己的语料库,其中包括平衡语料库(学生日常能接触到各种阅读内容)和非平衡语料库(已经被专家评定过的内容,比如教材),通过机器分词将语料进行切割,从字频、词频、句式等不同层面建立初步标注的语料库;借鉴蓝思的数学模型,用机器学习的知识(比如神经网络)打造一个初步模型;在对初步模型测试的基础上,利用深度学习的算法,通过交叉学习挖掘难以被人为发现的学习特征;最后再根据学生主动做题产生的数据、以及阅读行为中产生的数据(比如阅读速度)不断对算法进行修正。

    整个过程有两个角色非常重要:专家和技术人员。赵梓淳介绍,在早期收集收据构建的过程中,考拉阅读和国内一些认知语言学、心理学学者建立了合作,他们更结合具体理论进行分析、给出细节性指导,同时还能帮助推动一些国家级课题;其次是技术人员,考拉阅读的 CTO 在北京大学主攻数据挖掘,曾在微软亚太研发集团、IBM 中国研发中心从事机器学习、数据挖掘方向的工作,技术团队都来自北大。

    国外产品的商业模式主要以 to B 为主,赵梓淳表示,因为自由阅读的不确定性,要在中国推进阅读分级方向,也同样需要进校。在国家“全民阅读”政策的驱动下,很多学校都把阅读加入教学任务中,由语文老师以读后感、读书会的形式监督学生阅读。通过对学校的走访,考拉阅读发现这种方式让一些校长很无奈,因为阅读过程无法监测,读后感和读书会的“水分很大”。

    赵梓淳表示,考拉阅读的 1.0 测评标准将在 1 月推出,这版产品将帮助学校划定图书难度系数,用数据帮助语文老师、校长看到学生的阅读效果。但是前期只能通过“线下看书、线上做测评”的方式推进,还无法检测到学生的读书数据,未来会考虑结合智能硬件的解决方案。

    但和提分比起来,阅读并不是 K12 阶段的刚需,会有多少学校对阅读标准感兴趣?中国学生的真实阅读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有数据统计,中国中小学数量大约 41 万所,根据考拉阅读的前期调研,因为政策和一线语文老师的需求,大约有 30%-40% 的学校对阅读产品感兴趣,赵梓淳表示,即使能拿下这些学校,市场规模也很可观。

    而中国学生的阅读环境还是以纸质图书为主,因为家长对电子屏幕的顾虑,数字阅读在国内的推行相对困难。虽然没有每个学生每年在阅读上的具体花费,但赵梓淳给了这样一个数据,同样做中小学生线下阅读、线上做笔记和测评的攀登阅读今年以来实现了 4000 万营收。和攀登阅读一样,考拉阅读也只想定位于一个测评工具,让学生拿到测评结果后,在书库内找到合适自己的书线下阅读,而不是做类似 Kindle 的事情,所以版权问题暂时不会涉及。

    考拉阅读曾在今年九月获得 400 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由 Pre-Angel 领投、真格基金跟投,估值 4000 万,1 月起将开启 Pre-A 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