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我有不少关于警察的不好的记忆。从小时候就有。

才几岁时,记得我父亲开车被外地交警拦下,硬说车灯亮度不够,要罚款。

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当时,我心慌慌地站在高高的车轮边,看着无奈的老爸,也看着对面那张无比牛气的脸。我不知道车灯亮度够不够,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捡到一分钱可以交给他的叔叔的脸。小小的心灵里,从此留下了一段阴沉沉的记忆。

写专栏以来,由于批评阿sir们,打翻过不少友谊的小船。

电影《解救吾先生》

电影《解救吾先生》

文/六神磊磊

去年,因为写了一篇文章批评警察,说话比较刻薄,打击面也大,有些做阿sir的熟人也受不了了,跑来撕我:“你们媒体里也有败类,也有 ‘浓眉大眼的好青年’,你怎么不一棍子全打死?”

不过今天,我不是来吐槽的,而是要在这里帮一个警察说句话。

他叫做陶佳,34岁,是安徽人,为了妻子转业到重庆做了交警。前几天,他被人砍死了。

砍他的人姓严,是一个驾驶员。根据已经公布的信息,这位严某29号上路开车,在起步并道的时候擦挂了一辆直行车。第二天处理的时候,陶佳认定严某全责。

然后让人惊呆的一幕发生了:严某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菜刀,砍了另一个司机和陶佳。于是陶佳就这样死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罢了,让公检法处理吧,我们可以继续读金庸。

但是我看见,在一些新闻客户端,网民对这事儿的评论许多是这样的:

“交警如不过分,那位师机会好好去砍交警。我只能说砍得好。”(句中错字原话如此)

“……不然人家无故的砍你,我只想说,砍得好!”

“英雄,干得漂亮!”

对于这些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评论,先说一句话:

大家知道低弱愤青的一大共同特点是什么吗?就是慷他人之慨。

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攻下某某岛!但是我儿子不能上阵;抵制某某货!然后咣咣砸别人的车。

那些喊“砍得好”的,觉得解气是不是,觉得过瘾是不是?可严某帮你解气了,你替人家被刑拘吗?你替人家受审吗?人家老人上你家住可好?人家孩子以后上学、找工作你管吗?

就算你的见识有限,非觉得严某是黄继光,非觉得他的行为是堵枪眼,但黄继光的战友也不会喊“堵得好”啊。他们也得流着热泪,喊着牺牲战友的名字才对。

又或者,哪怕是江湖黑道上,有弟兄把自己前途性命豁出去了,替你砍人出气,你也不能喊“砍得好”啊,也得说声:兄弟走好,你父母孩子我给兜着云云。

所以我们推导出一个结论:

这种光喊“砍得好”的人,你固然对不起警察陶佳,你也对不起严某。这类人,是正邪两道都不能容纳的渣滓。

我理解有不少人不喜欢警察。

作为一个年高德劭的政法记者,我深度、深刻、深邃、深入浅出地了解他们一些人的毛病,知道有一些人形象不好,知道其中一些人的勾当,也明白多数警察每天大致做什么,顾虑什么,烦恼什么,忌惮什么,无所谓什么。

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一些喊“砍得好” 的人,相信他们可以立刻说出几百字、乃至上千字的亲身经历、或是耳闻的故事,都是在警察那里遭遇的不快。而且,我们也都还记得雷洋的故事。

但是我们有什么凭据,哪怕有一点点靠谱的信息,可以推导出被砍死的陶佳是坏蛋?可以让我们怀疑,陶佳有枉法徇私?

哪怕你有一万字要喷,也应该等一等真相。一帧清楚的画面都还没有,你就撸完了,猴急什么?万一出来发现是风光纪录片,你后悔吗?

“没做错怎么会砍你?肯定是责任认定不公!肯定是收了对方当事人的钱!肯定是执法态度太差!被砍活该!”

这样的话,让别人去说。我的读者、我们喜爱读金庸的人、我们尊重“侠义”两个字的人,不说这些话。

有一份理、才能讲一分话。金庸的侠义小说都白看了吗?遇到一个败类、两个败类,就可以株连一个群体?魔教中坏人不少,张无忌还要救锐金旗呢!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注:

更多六神磊磊文章:www.yangfenzi.com/tag/liushenleilei

有时候,我们最期待见到的人,其实是警察。

就讲一个我最近遇到的事情吧。

上一周,我跟着别克寰行中国的车队,自驾跑了一趟滇藏线。沿途塌方、落石不断,各种大堵车。

一路上遇到的车中,低素质的驾驶员整群整群、整窝整窝出现。比如碰到关卡、限行,守规矩的车都靠右停着排队,却永远有人加塞、逆行,然后和对向来车挤成一团,把交通搞乱到无法收拾。

在西藏芒康,一次大塞车,我指责了两个加塞的人,他俩牛哄哄地对我吹胡子瞪眼。如果不是有个车队,感觉他们还要和我动武。

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那个时候,我们这些无奈的老实人最期待看到什么人呢?就是警察。

芒康的警察出现的时候,是我一天最开心的时候。他们鸣着笛,一路把加塞、逆行的车逼回去,然后来回巡视,保证左道畅通。

现场有一辆牌号2222的奔驰,加塞了不服指挥,不肯退回去,还对警察说:我和你们上面领导说好了,要让我们先过的。

藏区警察的回应很简单——扣了他的证。

2222的驾驶员怂了,顿时感觉自己被掏空,追在后面问:哎呀,真扣啦?那我怎么办?回头我到哪里去找你?……

我们车队的电台里像广播日本鬼子投降一样广播了这件事。那时候,我是开心的,是喜庆的,是猥琐的,我希望2222被搞到越怂越好。

在那种地方,键盘侠和愤青都帮不了你的。甚至,那些疯狂加塞的驾驶员里面,有没有平时的愤青?有没有在网上高喊“砍得好”的人?我猜也许是有的。

前不久土耳其政变,有平民流血。一个同学在朋友圈里发了他土耳其使馆同事的一段话:

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国外一夜战火惊魂,你才能深切感受到……安详的睡梦是多么的重要。这种最基本又最被渴求的安全保障,是世界上多少人羡慕的。”

这位老兄后面还有一段话,我不赞同。“子不嫌母丑”,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种比喻。为公众服务不到位的地方,不能用“子不嫌母丑”这种鬼话搪塞。

但是前文引的这段话,大抵是不错的。在多数国人的尚能称为安详的睡梦里,有一份警察的功劳。

我生活在这个国家里有三十多年,报道了他们也近七八年,我了解他们不比你们少。这个群体,也包括其它的医生、护士等等群体,还远没有糟到可以被不讲凭据地最恶意揣测、可以在殒身于岗位的时候,还被一群群的人高喊“杀得好”。

不理解的人,可以翻翻历史,翻翻各种材料,如果这些都看不进去,至少可以翻翻金庸的通俗小说——又恶又蠢的庸众捣的乱,有时比他们痛骂的恶吏还要多。西华子、丁敏君,你以为是什么好鸟吗?

【文/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读金庸 微信号:dujinyong6)】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六神磊磊:令狐冲也曾经是个大愤青

➤ 六神磊磊:金庸江湖里一个最敏感的工作岗位

➤ 六神磊磊:金庸的武功招数名,都不是乱取的

➤ 金庸小说中的混球   六神磊磊:最后的武士

➤ 六神磊磊:是什么力量,让阿紫忽然爱上乔峰

➤ 灭绝师太、任我行、谢逊、林朝英、胡斐到今天能做什么工作?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我的钱虽少,却是从同事们的红包里凑齐的。没错,我们也有害群之马,但也有很多心怀正义的人。没错,我们也有混吃等死的,但也有殚精竭虑日以继夜的。没错,我讨厌强权,但我也知道,媒体也有忘记铁肩担道义的。没错,我是警察,但我希望我们能走在同一条路上。我现在在美国生活,对陶佳的事情有一点看法。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大概不会发生,因为警察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当司机掏出菜刀的那一刻,估计就被击毙了。但国内的警察大概不会料到对方用“菜刀”行凶,到底“菜刀”在什么意义上算凶器?陶佳如果击毙他,是否是正当执法?这些问题才是应该被讨论的问题。而不是陶佳是不是应该被砍死-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2. 我的钱虽少,却是从同事们的红包里凑齐的。没错,我们也有害群之马,但也有很多心怀正义的人。没错,我们也有混吃等死的,但也有殚精竭虑日以继夜的。没错,我讨厌强权,但我也知道,媒体也有忘记铁肩担道义的。没错,我是警察,但我希望我们能走在同一条路上。我现在在美国生活,对陶佳的事情有一点看法。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大概不会发生,因为警察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当司机掏出菜刀的那一刻,估计就被击毙了。但国内的警察大概不会料到对方用“菜刀”行凶,到底“菜刀”在什么意义上算凶器?陶佳如果击毙他,是否是正当执法?这些问题才是应该被讨论的问题。而不是陶佳是不是应该被砍死-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3. 赞同 哪个行业都有败类 但我们不能以偏概全 我有个刑警朋友 为了抓坏人直接用手砸车窗 我问他怕不怕 他说当时只想到抓住他 没顾得上其他 所以我们必须致敬嫁了个军人,退伍回来后做了防暴警察,哪里闹事他们去哪里顶,有次任务还缉毒。他有时候回家来灰心地说,时候真不想干这鸟工作了,又苦又累钱少还天天被老百姓骂,没有少被骂“断子绝孙”这些恶毒的话,尤其在我莫名其妙胎停了之后,特别沮丧,下定决心要辞职的样子……可是晚饭吃到一半接到单位电话又急忙联络班里同事就又出发了、生怕出任务迟到

  4. 赞同 哪个行业都有败类 但我们不能以偏概全 我有个刑警朋友 为了抓坏人直接用手砸车窗 我问他怕不怕 他说当时只想到抓住他 没顾得上其他 所以我们必须致敬嫁了个军人,退伍回来后做了防暴警察,哪里闹事他们去哪里顶,有次任务还缉毒。他有时候回家来灰心地说,时候真不想干这鸟工作了,又苦又累钱少还天天被老百姓骂,没有少被骂“断子绝孙”这些恶毒的话,尤其在我莫名其妙胎停了之后,特别沮丧,下定决心要辞职的样子……可是晚饭吃到一半接到单位电话又急忙联络班里同事就又出发了、生怕出任务迟到

  5. 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和公安打交道,诚然每个行业里都有鱼龙混杂的人,但通宵熬夜、半夜出警、每月一次的目标考核还是比大多数工种的强度更高。昨天奶奶去世,派出所工作的姐夫和我守夜通宵后接了电话就出门了,至少到现在他有28个小时没睡觉……
    写得好!作为掌握公权力的一群人,警察当然需要被严格的约束,而公民也得益于被合理约束的警察的保护。杀警就叫好,这和砸烂公检法的无序社会有何分别?

  6. 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和公安打交道,诚然每个行业里都有鱼龙混杂的人,但通宵熬夜、半夜出警、每月一次的目标考核还是比大多数工种的强度更高。昨天奶奶去世,派出所工作的姐夫和我守夜通宵后接了电话就出门了,至少到现在他有28个小时没睡觉……
    写得好!作为掌握公权力的一群人,警察当然需要被严格的约束,而公民也得益于被合理约束的警察的保护。杀警就叫好,这和砸烂公检法的无序社会有何分别?

  7. 记得小时候读天龙八部,乔峰自杀后,一帮看热闹的人在那里各种揣测,说什么话的都有,儿时的我觉得这一段写的太煞风景,直到长大后才发觉这一段的精彩,人情如此,人心如此。每次生活中出现不公的事,警察孤独地处理,我就想,键盘侠哪里去了?难道那些会喊杀喊打一腔正义的人,只活在网络里?现实中,抓小偷/对付公交车上的咸猪手,只能是警察的事,其他人只有明哲保身的义务。经常是,某休班警察撞见了,本能上前! 面对危机,警察和军人冲上去的几率比普通民众多,当然,这些普通民众可能就是隐藏在民间的键盘大侠。

  8. 记得小时候读天龙八部,乔峰自杀后,一帮看热闹的人在那里各种揣测,说什么话的都有,儿时的我觉得这一段写的太煞风景,直到长大后才发觉这一段的精彩,人情如此,人心如此。每次生活中出现不公的事,警察孤独地处理,我就想,键盘侠哪里去了?难道那些会喊杀喊打一腔正义的人,只活在网络里?现实中,抓小偷/对付公交车上的咸猪手,只能是警察的事,其他人只有明哲保身的义务。经常是,某休班警察撞见了,本能上前! 面对危机,警察和军人冲上去的几率比普通民众多,当然,这些普通民众可能就是隐藏在民间的键盘大侠。

  9. 上周因为聚会时一点意外,住了一晚401的急救室,后半夜稍微清醒时,听到旁边床位几个巡警在耐心地监护、开导一位被飞车党抢包而摔伤的社会底层的不幸女子,女子的家人过了几个小时才赶过来,几位警察已经垫付了检查费悄然离去… 最恶的,不是具体的某个或某群人,而是把他们变成凶神恶煞的体制,“不是他态度不好,人家怎么会砍他”这句话里逻辑的愚蠢和无知就和“不是你撞的你干嘛要扶”一样。

  10. 感谢您的理解和发声,我就是警察,我敢保证,工作至今,我一直依法办事,严守纪律,从不徇私舞弊,对得起头上的国徽,我也敢说,像我这样的警察,一定是大多数。只希望大家不要因为部分垃圾否定我们整个行业。谢谢您。子夜,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中,妻儿老小已安然入睡。披星戴月,可能只是一个成语,但对于我这个基层警察,就是工作生活的常态。此时此刻,夜阑人静,默默读着磊磊这篇文章,不禁潸然泪下我是稳坐9527沙发的那位医生,感谢磊磊于这个是非混淆的年代还能冷静的替医生讲一句公道话。

  11. 高中毕业那阵去银行办业务,亲眼看见了几个便衣抓两个劫匪,我用手机拍了两张照,那警察把我手机夺过去把照片删了,还把我身份证复印了一份,我心想你至于吗,低头一看他腿上受的伤,我就改变了看法,觉得挺伟大的,警察是高危行业,冒着危险保卫人民确实了不起

  12. “年高德劭”当是六神读金庸烂熟于心,随手用了《侠客行》中的一句话——那汉子道:“赏善罚恶二使交代得清楚,长乐帮帮主是位年方弱冠的少年英雄,不是年高德劭的婆婆。”史婆婆怒道:“放你的狗屁!你又怎知我年高德劭了?我年虽高,德却不劭!”就像有些人为医生被杀叫好一样…无论对方是否有错,哪怕他真的徇私枉法认责不公,哪怕他真的草菅人命见钱眼开,都不是你砍他的理由。否则,人人都可以有理由地执行私刑的话,法律是干什么的?

  13. 然而我都是对着风光纪录片撸的,撸时心中别有一番豪情。我有个亲戚是警察,管理企业申购危险品的配额,有企业每月提供2000月的红包,他说,这钱不能收请问此文原创是哪位?何来“年高德劭的政法记者”?感觉磊磊很年轻啊?女警家属,我深知这套制服一点都不诱惑。我只希望到处都是平平安安,包括他们!刚骑完滇藏回家,前些日子芒康前后塌方堵车,全靠武警和警察在路上排除塌方保持秩序。一名警察还帮我们骑友搬开路边堵路的石头在这里还要说句谢谢。有一名警察,在接女儿放学的路上,把自己6岁的女儿单独放在路边,一个人冲进一伙正在斗殴的人群,摆平他们。这名警察是我父亲。为此,我妈骂过他好几次,可他依旧故我,他说穿着这身警服就不能不管。

  14. 作为刑事法官,经常和公安打交道,也有很多警察朋友。多数时候和他们吃饭,也会调侃他们,可是当他们接到一个电话说一句抱歉就离席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他们确实很忙很累。上学时候也不怎么喜欢警察,直到和他们接触,了解他们之后,才真的懂得他们也是一份普通的职业,不同的是,他们多数都很敬业。而且我们不能没有他们。

  15. 我是警察家属,我家警察刚刚经历了三天两夜的蹲守,抓住了四个毒贩,就在我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他回来了,我心疼到流泪,他说,没事,终于抓住了。警察在广大民众的形象。是好?是坏?如果真实民调。不认可的应该占大多数。要不是多年自身的不文明执法,不注意纪律约束。也不至于出现杨佳等至今被(所谓键盘侠传颂人物)。磊磊行文的目的也算是劝善。希望警务人员也吸取教训。人都活的不易。各自珍惜吧!

  16. 刚来北京那年冬天,由于货的原因晚上1点多想要关门锁门的时候,突然发现角落有个浑身是土和伤的人,我试着劝他走还答应给他件衣服,可是他不走,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我很害怕。唯一想到能帮我的就是偷偷给警察打电话,不到15分钟就来了并好说歹说送他去救助站才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