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视频:从来侠女出风尘

本期嘉宾
李筱懿|《灵魂有香气》作者,媒体人
鲁大东|书法家里面最会玩摇滚的

冯叔访谈两位嘉宾

冯仑:伟大的女人特多,我们今天在杭州,就先说说杭州的女人。汤唯好像是杭州人,秋瑾墓也在杭州,小凤仙、白娘子,还有著名的“小姐”苏小小。当然,“小姐”是我们今天的叫法,当时不这么叫。
李筱懿:当时叫名妓。来杭州,一定要去一个地方就是苏小小墓。其实我有一个朋友特别懂女人,和他聊女人特别好玩。
冯仑:有人敢说自己“懂女人”?那这个人一定真是男人,而且我估计一定是个有文化的坏人。

冯仑(对大东):和苏小小有关的记载,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鲁大东:我觉得可能是唐代。

▲ 《新白娘子传奇》|看到画面就忍不住要唱起来

▲ 《新白娘子传奇》|看到画面就忍不住要唱起来

李筱懿:历史上有这么多人为苏小小写了这么多诗,她肯定有什么特质,让男人觉得她特别好。
鲁大东:可是苏小小是一个传说中的人,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她呢?

冯仑:是因为觉得好奇吧。在中国历史上,有这么多文艺女青年,谁能和苏小小一样留这么大一个墓下来?
鲁大东:文艺女青年还有鱼玄机、上官婉儿这些。

冯仑:而且苏小小家里有钱,她的父母在杭州做生意,她就在这儿散财,广交天下文人雅士,诗酒作乐,偶尔自己上去表演一下。这个文艺女青年还是有点个性的。
鲁大东:确实有钱。她坐的那个油壁车,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宝马、跑车。

▲ 杭州的苏小小墓,谁能解释下为什么是黄顶的?

▲ 杭州的苏小小墓,谁能解释下为什么是黄顶的?

冯仑:那秋瑾呢?秋瑾这么有名,是因为辛亥革命的原因吧?
鲁大东:秋瑾去世以后,很多文人要宣传她、炒作她。《小说林》本来是本艳情小说杂志,秋瑾去世以后,这本杂志发表了很多纪念秋瑾的革命文章。那个杂志社有个主编,叫曾朴,后来他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孽海花》。曾朴这个人很奇怪,他当时是报人,但又经商,所以他对风月场上的事情也比较了解。当时,他还把一个十几岁的歌舞妓介绍到北京的八大胡同中的陕西巷里,那个歌妓就是小凤仙。

李筱懿:我记得当时八大胡同的那个馆子还不是特别有名,应该是属于二等的。
鲁大东:对,小凤仙的相貌其实算不上是绝色佳人,可能以我们现在的审美来说,蔡锷的原配比小凤仙要好看得多。大家去这种场所,求的就是“色艺双绝”嘛,有的时候,甚至“艺”还占先。越是有文化的,越有气质。况且,据说蔡锷也算是隐修之人,不会为了显摆自己的地位去那种场所。

▲ 绍兴秋瑾故居中的秋瑾蜡像

▲ 绍兴秋瑾故居中的秋瑾蜡像

李筱懿:对,蔡锷还给小凤仙写过一幅对联。
鲁大东:“从来侠女出风尘”。

李筱懿:对,就是这幅对联。等蔡锷就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小凤仙才知道这个人是谁。然后,小凤仙就把舌头咬破,在那幅对联上滴血明志。
冯仑:小姐的命运是由嫖客决定的。小凤仙一生当中可能有很多客人,但只要有这一件事情,她就牛逼了。

鲁大东:那你觉得为什么从来侠女出“风尘”的比例这么高?
冯仑:第一,在风尘你能遇见真英雄。

李筱懿:良家妇女出不去。而且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对良家妇女的评判是不一样的。
冯仑:过去是农业社会嘛,所谓“风尘”,就是开放搞活的地方,而这种地方人来人往,侠客、英雄、逃强、土匪、坏人特别多;另外,落入风尘的人,自己也有各种背景,有时候也不乏有像小凤仙这样有情怀、有才华的人。

▲ 《建党伟业》|有很多影视作品都演绎过小凤仙

▲ 《建党伟业》|有很多影视作品都演绎过小凤仙

鲁大东:还有就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在当时,妓女是唯一可以和上层人士接触的唯一职业。
冯仑:台湾有段时间公娼是合法的,是一个有牌照经营的场所。而在大陆,自从商业产生以后,山东曾经是中国夜总会密度最高的地方,特别是山东台儿庄。因为当时是运河文化,需要通过运河来运煤,而最早的运煤集散地其中之一就是台儿庄。

这个地方有中国第一个股份公司,中兴股份公司;另外,还有很多做煤矿生意的人开分号、盖豪宅、养女人;商会一多,夜总会就少不了。但是自从商人跟欢场有了关系以后,这事儿就低俗了,基本上只给银子、不写诗,所以再后来就没有什么像小凤仙这样的女子流传下来了。

▲ 山东台儿庄。每个城市都有我们不知道的角落

▲ 山东台儿庄。每个城市都有我们不知道的角落

李筱懿: 那男人看女人,首先看什么呢?颜值重要吗?
冯仑:我想起一个故事。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是党支部委员,当时有一个同学,犯了所谓的“作风错误”。他在农村的对象写信来闹,信上写着说,村里人都认为她相貌非常好,是个十里八村的美人。结果后来,他对象来了,我们一看,这是美人吗?后来我们愣把他俩关一个屋里,结果我们这个哥们就跑出来了,说,“不行,不能在一块。”所以,每个人对“颜值”这件事的看法,差距其实很大。

李筱懿:男人什么时候真正爱过勤劳、善良、朴实的女人?
冯仑:奋斗的时候。“红袖添香夜读书”,也是勤劳,跟着一块熬夜、研墨。

▲ 美不美,要看跟谁比

▲ 美不美,要看跟谁比

李筱懿:很多女人都说,在爱情中,中国男人不太尊重女人,你们同意这个观点吗?
冯仑:中国还是男权社会的意识比较强。在政治和社会地位上,男女很平等,从文化心理上来说,还是男权社会强势。
鲁大东:这不一样。“男主外,女主内”其实是一个平权的思想,大观园里面掌权的其实是王熙凤,而不是那些男人。

冯仑:一个社会,最主要的还是法律、社会地位上的平等。比如说,男性和女性都受到伤害时,法律并不会朝一方倾斜,会提供同样的保护;但在阿富汗,法律不保护女性的权利,女性受教育的权利、就业的权利,都不受法律保护。

李筱懿:女人在一块聊的话题,绝大多数都是“男人”。而且我们所有女性最困扰的问题都是情感问题,可是很少有人真正知道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女人都是用自己的想象去琢磨男人。所以,我今天听你们两个聊天,觉得特别有意思,因为你们想的跟女人想象的完全都不一样。

冯仑:我们俩想得一样。
鲁大东:我们俩想得一样。

冯叔有话说

大千世界众生相当中,女人是特别重要的一部分。我记得江湖上有一个大哥说过,在外走路,一定要注意不同地方的女人,她们能帮到你的地方,其实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你想过好生活,杭州、苏州的女人是首选,她们可以让你的生活多姿多彩、很有味道;如果你遇到大难要跑路,湖南妹子或重庆女人能陪你共患难;如果你想要搅局,东北女人擅长这个;如果你愿意不断接受挑战,最难搞定也最难撇清的是武汉女人;如果你想要体面,别忘了带上上海女人;如果你想过安生日子,陕西、山西、山东的女人最合适。

总之,世界非常精彩,正像我们的宴席一样,无鱼不成宴,无女人不成世界,好好生活,关注女人。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