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懵逼了!我的儿子失学了…

“让小孩上个小学,真特么太难了。”

文/咪蒙(微信号:mimeng7)

《虎妈猫爸》热播的那段时间,看着剧中赵薇为了小孩上学,搞得倾家荡产,卖了房,卖了车,搭上了事业,搬进了破学区房,成天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时候我想的是,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如果是为了小孩上重点高中,我还是能理解的。
可是,只是上个小学,要这么撕心裂肺吗。
时隔一年多,我想给赵薇下跪道歉。

去年10月,我把公司从深圳搬到北京。
所有人都问我,你儿子怎么办?
我说,一起转学来北京就好啦。我们没有北京户口,公立小学就不去想了,我们去私立学校,应该不会那么难吧,听说私立学校学费都挺贵的,我努力赚钱,给孩子攒够学费就好。
可事实上,孩子入学,比我想的难多了。
我从10月初一到北京就开始打听罗唯唐转学的事,可是因为对北京人生地不熟,朋友也不多,很多工作上认识的人,也不好意思去骚扰别人。
毕竟,我是写过《致贱人:我凭什么帮你?》的人,我不能当贱人啊。
于是,我和罗同学就盲人摸象似的,去找论坛、翻帖子,问仅有的几个北京朋友。
打听了一圈私立小学,最后我和罗同学锁定了世x国际小学,因为听说这所学校不是那种死读书的教学法,是启发式的,一个问题可以让孩子去思考多种答案,这一点在中国真的就很难得了。

据说他们很在意孩子的学习习惯和知识结构。
那时我们还庆幸,还好唯唐认字早,所以阅读也很早,四五岁开始就看了很多少儿百科全书,成天跟我聊什么宇宙黑洞和白洞啊,土星环是由什么物质构成的呀,这知识面碾压我反正是足够了。
期间有一次跟罗同学的朋友吃饭,刚好他女儿就是这所学校的。唯唐瞬间就被这个7岁女生给碾压了。
这个7岁女生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你知道康定斯基吗。
唯唐懵逼了。
我特么也懵逼了好吗。
康定斯基是什么啊啊啊啊。
妈呀这学校学生的知识储备也太可怕了吧。
妈呀这小学,我都考不上的啊。
妈呀我现在让唯唐背诵《大英百科全书》还来得及吗。
我和罗同学叮嘱唯唐再密集看书,好好准备插班考试。

1月中旬,罗唯唐从深圳飞来北京,参加插班考试。
我和罗同学商量着,据说这所学校也蛮抢手的,我们儿子插班,估计只有一两个学位,最少有十几个人竞争,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一进去,发现有100多个家长,黑压压的一片。
我擦。这么多人,这淘汰率太吓人了吧。
整个考试过程极其严肃,家长必须在场外乖乖等着,气氛堪比高考啊。
考了足足两小时,唯唐才出来。
问他题目难不难,他说很多他没见过的题目,比之前深圳小学的考题难多了。
我擦,这可怎么办。
等待考试结果的那一周,我和罗同学真的是忐忑到不行,有种等着皇上翻牌子的感觉。

谢天谢地,一周后,我们收到了学校的通知,让我们准备年后的面试。
这一次是外教面试,之前朋友就提醒,要加强小孩的英语能力,因为我们想进的这所小学,对孩子的英语要求极高。
幸好,唯唐以前上的是全英语幼儿园,他英语还行,日常对话无压力。
朋友说,能做到看英文电影完全不用字幕吗。
这。。。。。恐怕还不行。。。。。
朋友说,那差很多啊。你们还是再给他强化强化吧。
再一次吓尿。
我们只好让唯唐每天看英文书和英文电影。

3月初面试那天,唯唐说,外教主要是问了他的理想,然后围绕他想当工程师这件事谈了很久,他说有几个词不知道啥意思。我去百度了一下,妈呀,都是数学和科学方面的专业词汇。
这真的是小学插班考试吗。
不是哈佛面试吗。
不知道唯唐能不能通过。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虽然时间只有一周,但是感觉过了一年。
再次谢天谢地,终于拿到录取通知书了。
唯唐终于可以进北京的小学了,哦也。
我们一家三口开心惨了,下馆子大吃了一顿。

领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充满期待地问老师,孩子什么时候可以入学呢?
当时心想,不管怎样,3月中旬总能入学了吧。
老师说,8月18号。
我镇定了一下,问, 是8月18号?
她说是的。
我问,是下学期吗?
她说是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学是提前了整整一个学期去招下学期的插班生。
我不知道北京的学校是这样的。
我彻底懵逼了。
那唯唐这学期怎么办?

这个时候,第二个坏消息来了。
我这才发现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之前我们以为唯唐是这个学期入学,当插班生,所以给他报的是二年级。
没想到他应该是下学期入学,他应该要上的是三年级。
我再次理解了祸不单行这个词的意义。
我的心再次一沉。

唯唐在旁边听到电话,很惊讶,啊,我还要再上一次二年级啊。我说,对不起,是妈妈搞错了。
唯唐说,如果我不愿意重读,就没法上学了吗。
平常跟我一样情绪只分为高兴、很高兴、非常高兴的唯唐,我没有想到,他哭了。
他想上学。
我才发现,来了北京之后,因为身边没有同龄人,没有朋友,他一直很孤单。
他一直在等着开学。
有一天,他坐在飘窗上,看着小区楼下的游乐场,说很想念深圳的朋友。
他期待着去学校认识很多新朋友。
他还准备了几十个冷笑话和几十个脑筋急转弯,准备去学校跟新同学讲。
他还问过我很多次,新学校的菜好不好吃?
但是现在,等待他的是坏消息,这个学期不知道去哪里上学。
以及更坏的消息,下学期得留级。

我为了自己的工作要来北京,才连累唯唐那么折腾,离开了深圳的小伙伴,来到北京。他从来都没有反对过,还一直安慰我,妈妈没事,我适应力很强的。
唯唐一直在认真准备入学。
而我却因为自己的傻逼和大意,搞出这么大的两个乌龙。
我被巨大的内疚淹没了。
我想哭,但是哭有什么用?哭不能解决问题的啊。
我开始疯狂打电话。
我一个个查北京的私立小学,一个个打电话去问,请问,现在二年级还能插班吗?
所有回复都一样,没有学位了。
我开始掏出手机电话簿,一个个打电话骚扰在北京的人,哪怕只有一面之缘。哪怕对方不一定记得我是谁。
毕竟,我是写过《致贱人:我凭什么帮你?》的人,我知道怎么当一个贱人。
我想要一线希望。哪怕多一点信息,也是好的。
问了一大圈,他们都说,正常入学都很难了,你还插班?北京小孩上学有多难你知道吗?
他们建议,这学期就让唯唐待在家里,找个家教教一教,然后,下学期去上二年级。
留级算啥,至少有学上。

我没有想到,因为我不了解北京的情况,导致唯唐小学就要留级。
我没有想到,进一个私立小学那么难,要提前八个月准备好。
我没有想到,一个学校进不去的时候,要换一个学校都完全不可能。
早知道这么难,我就应该像《虎妈猫爸》里的赵薇一样,至少拿出半年时间,什么都不干,专门把唯唐上学的事情搞定啊。
这一次,我真的开始掉眼泪了。
唯唐看我难过,赶紧说,妈妈没关系,你别担心,我重读二年级也没关系,只要有学上就可以了。

说实话,我是一个对痛苦特别麻木的人,也是自认为内心很强大的人,总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做到。
但这件事,我深深体会到作为家长的无力感。
我坐在出租车上,一家家给学校打电话被拒绝的时候,我当时想的是,别说给多少钱了,让我下跪都行,只要能让我小孩上学。
跟朋友说起这事,她说她身边很多家长,都为孩子上学的事哭过。
就连上幼儿园都很难,都是一家家跪过来的。
还有的朋友,多年的社交障碍,但为了孩子上学,求爹爹告奶奶,送礼、套近乎、拉关系,什么事都干过。
比起孩子入学,家长的尊严算个屁啊。

我以前总觉得我努力赚钱,就能给我孩子好的教育。
但现在,我发现,有些事我用钱都解决不了。
我一直都觉得北漂很简单,不就是换个地方,体验新的生活吗。但现在,我第一次觉得北京好大,大到我遇到难题,不知道该找谁。
我以前还写过一个育儿书,专门分享我教唯唐的经验,我现在也应该给这本书的读者下跪道歉吧。连自己孩子上小学的事都搞不定,我这么无能,我有什么资格分享经验?
我更感慨的是,我也不算是弱势群体了,孩子都会失学,那其他人该怎么办?
说好的9年义务教育呢。
教育资源这么紧张,家长们真的走投无路啊。
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选择反抗。
这么难是吧?老子大不了不上了。
可是这是孩子的事,我不能拿他的前途来任性。
我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他的人生。
所以,不管多困难,我也不能被打倒。
因为作为家长,我们没有资格软弱。
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给自己勇气,继续厚着脸皮,打电话。
一个个求下去,总是有希望的吧。

作为家长,我们没有资格软弱。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